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宇宙最高悬赏令 > 16.死神的告死鸟(十六)
宇宙最高悬赏令  作者:黎明尽头
    第十宇宙的医疗水平很高。

    高到即便此刻你只剩下了一口气,第二天都能毫发无损活蹦乱跳的地步。

    所以虽然风烛对自己的脸下手极狠,一刻钟后他的脸便已然恢复如初。

    “多洛莉丝走前说了,你今后的房间是东王宫编号1002的侧殿。友情提醒一下,1001是东王的寝殿。”

    “刚才帮你治疗的时候,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你到底是怎么舍得对你那张脸下手的?”

    医务室里的女医生显然也看了刚才的面试直播。她问出这个问题时,面上的谴责之色几乎都要溢了出来,因为她实在搞不懂为什么有人会如此暴殄天物。

    就风烛那张脸,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第十宇宙绝无仅有的瑰宝。

    当然,现在这份瑰宝是他们东域的了。

    秉着少说少错的原则,风烛只是笑了笑没有开口。

    他也很喜欢自己的脸,但他更喜欢自己这条命。

    别说第十宇宙医疗水平不错、他动起手来没有后顾之忧,哪怕刚才那一刀注定会让他毁容,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挥下去。

    因为他从来都赌不起。

    他看出了东霆那一刹那的犹豫,但他拿不准东霆最后会作何选择。所以他只能尽其所能,为这场以命为注的赌局一再加码。

    于是他赢了。好在他赢了。

    而现在,他要去收取他在整个骑士考核中赢得的另一个赌注。

    风烛走出医务室后直接离开了东王宫,开着悬浮车回到了之前订的那间酒店里。当他走进酒店的套间时,乔依丝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神色兴奋浏览着投射在虚空中的某个八卦网页。

    关于乔依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原因很简单。

    这是他们在二轮测试结束后约好的。

    “恭喜你了,第四骑士。”乔依丝恋恋不舍地收回了投在网页上的视线,侧过脸来笑着和风烛打了个招呼。

    “谢谢。”

    风烛坐到了乔依丝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对常人来说或许过于柔软的沙发却正合他的心意。

    他的神经已经够紧绷了,不需要再来个硬邦邦的沙发给自己添堵。

    “那么,我就直接说正事了。我的称号【更好的选择】还有一次使用机会,你想问些什么?”

    乔依丝说得很直接。

    风烛帮她通过二轮测试,她为风烛使用一次称号,这是一场十分公平的交易。她并没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况且她和风烛才认识没多久,与其在这里东扯西扯的徒增尴尬,不如早点付完报酬坐飞艇回家去。

    “在问你之前,我想先确认一件事。”

    “乔依丝,你是北域人吧?”

    风烛的这个问题让乔依丝稍微有些意外,因为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会对这种事感兴趣的人。不过这些都无所谓,这个问题根本算不上是什么个人隐私,所以乔依丝直接开口答道:

    “是啊。口音什么的应该多少能听出来些吧?毕竟我很少离开北域的。”

    随后,她便看到风烛意味不明地笑了笑,那个真正的问题也终于被他问出了口:

    “那么,乔依丝……”

    “告诉我,如果让你现在做出选择的话,一年三百六十天之后,你会想杀了我吗?”

    如果说风烛的上一个问题只是让乔依丝稍感意外的话,那么他这个问题就让乔依丝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然而从风烛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和平静到极点的眼神来看,他并非在开玩笑。

    相反的,乔依丝的直觉告诉她,此刻的风烛才是最最认真的。

    这样的认真程度,甚至远超当初在二轮测试中他模仿酒神的时候。

    “……不会。”乔依丝见状终是发动了自己的特殊称号,然后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风烛闻言先是沉默了一瞬,然后抬起右手来轻轻盖在了自己的脸上。

    就在乔依丝以为他出了什么事的时候,一阵断断续续的低笑声从风烛苍白而修长的指间缓缓溢出。

    “哈……哈哈哈……”

    不过转瞬之间,那阵笑声越来越清晰。

    从最开始略微有些压抑的低笑,到后来无所顾忌地大笑。笑到最后,风烛的眼角甚至因为过于激动而泛起了些许旖旎的红痕。

    太美了。

    这真的太美了。

    乔依丝原本还在思考风烛究竟为什么要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但当风烛笑起来的那一刹那,她的脑子里便什么都不剩了。

    当初她去找风烛合作时,风烛便对着她低笑过。然而这次的笑和那次完全不一样。

    那次的笑仅仅是稍纵即逝的惊鸿一瞥。而这一次……

    他是罪,他是恶。

    他是深海之冰,他是燎原之火。

    风烛身上明明只有一种近乎傲慢的冷淡,却偏偏能烧得人热血沸腾痛不欲生。

    他光是坐在那,就仿佛在嚣张地对整个宇宙无声宣告着——我独一无二,举世无双。

    那一刻乔依丝突然明白为什么面试直播时东王会对风烛露出那样微妙的眼神了。

    因为但凡有点征服欲的人,都无法抗拒这样独特的灵魂。

    回过神来的乔依丝犹豫了一瞬后,最终选择放弃了深究风烛所问的事。因为风烛问得如此模糊,明显是不想让她猜到前因后果,她一点也不想成为那种自作聪明的存在。

    既然这件事对她没什么害处,她实在没必要去追根究底。

    “谢谢你了,乔依丝。你可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风烛因为大笑而嘶哑了几分的嗓音在客厅内低低地回荡着,他这一秒的道谢比最开始对她恭贺的回应要真情实感得多。

    乔依丝随意点了下头就匆匆离开了这间酒店,连刚才在网页上看到的风烛和酒神的八卦帖都被她给抛到了脑后。

    比起八卦这种小事,她更怕自己再待下去的话,以后的审美标准就降不下来了。

    毕竟看过那样的风烛之后,今后再难有人能够入眼。

    [风烛,你到底想做什么?]

    乔依丝走后,风烛放松身体任由自己陷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与此同时,那条在东王宫里装了半天死的红蛇也在他的脑海里开口问起了这件事。

    “你觉得呢?”风烛没有直接回答它的问题,只是神色懒散地反问了一句。他那墨黑的瞳孔深处此时还留存着些许仍未散去的笑意。

    显而易见,他现在的心情很不错。

    [一年零三百六十天,正好是你的死亡倒计时,考虑到你还特意确认了那个女人是不是北域人……所以到了那一天,你想对北域动手?]

    “你这不是都猜到了吗?还问我做什么。”

    [之前你跟我说如果你活不下去,会拉着整个第十宇宙一起陪葬,我以为你只是在开玩笑。结果你竟然是认真的?!]

    “我从不开玩笑。”

    “虽然拉着整个宇宙陪葬有点难度,但仅仅是一个北域的话,倒也没那么困难。”

    “毕竟毁灭可比建设容易多了。”

    “万一我凑够三千亿买下了地球,这该死的死亡倒计时还没有停止……那我就用这笔钱去买点杀伤力还过得去的炸/药,为北域献上一场前所未有的盛大烟花。”

    “在那种程度的盛景下,北域的空气便再也不会冷到让人生厌了吧……”

    风烛说得轻巧,红蛇却觉得自己的血液似乎又冷了几分。

    就从刚才风烛说那番话时的流畅程度来看,这些想法他大概早已在脑子里考虑过无数次了。

    所以说他如此吸引疯子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自己就比任何人都疯。

    它现在倒是一点也不担心风烛会不会吃亏了。

    东王也好,中域那群神明也罢,和这家伙比起来不过是半斤八两,谁坑谁还真不一定呢。

    也不知道第十宇宙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才让这么些疯子都齐聚一堂?

    就在红蛇沉默之时,风烛低缓的嗓音仍然徘徊在寂静的客厅中:

    “你也别瞎操心了,反正现在这些后手都用不到了。因为乔依丝给了我否定的答案。”

    “小红,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那时候我还活着。”

    这也意味着一年三百六十天后,我便彻彻底底的自由了。

    所以北域才没有爆炸,所以乔依丝才不会因为这种毁家灭国之仇而想杀了我。

    如此想来,这真的是……太让人高兴了啊。

 

宇宙最高悬赏令: 16.死神的告死鸟(十六)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