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掌门是个撩人精 > 23.魂石再现
掌门是个撩人精  作者:粟米壳
    林晚上一次做焖面,凭的是记忆拷贝姥姥的做法,难免存在偏差。

    这次就不一样了,她是完全照着菜谱来的,调味料多少克都是按称,可以说是非常严谨了。

    一刻钟过后,可乐鸡翅上桌,酱汁棕红,香气扑鼻,可以说是十分诱人。

    小蔡吞了吞口水,并没有急着动,把目光放在了老罗身上。

    “小、兄弟。”小蔡被迫改了口,当然在知道小萝莉的真身是是膘肥体壮的男人后,他的世界观到现在还难以恢复。“我师傅特意给你做的,快尝尝。”

    老罗被他那强扯开的笑容晃了下眼睛,下意识觉得此人有病。然而宋九慎已经夹起一块吃了起来,老罗最喜欢吃鸡翅了,而且整整几个月没开荤了。

    他夹了一个,那浓汁包裹下的鸡翅硬的硌牙,就像是蘸了浓墨的诡异味道,充分刺激着味蕾,直冲头顶,逼得他猛一口吐了之后只剌舌头。

    整个过程快若疾风,林晚还没反应过来,那一盘鸡翅就已经被整盘扣进了垃圾桶里。“你这女人下毒!”

    “……”林晚被人指鼻子,不由看向还夹着一个鸡翅吃的宋九慎,眉头一皱,顿时上来三分火气,“我好心给你做吃的,你怎么能这么冤枉我!”

    “宋九慎你说!”老罗都要怀宋九慎被这个女人毒傻了,不然怎么还能吃第二口,第三口……

    宋九慎进食的速度是慢里斯条的,“老罗的口味本来就与常人有异。”

    一句话盖棺定论。

    林晚就放心了,跟着大家涮火锅吃。

    小蔡则一颗心放了肚子里,果然,没吃师傅做的东西是明智的!

    最可怜的当属老罗,他看着宋九慎开始质疑自己的口味了……

    客厅里的电视机在进了几段广告后,开始播报当地新闻,冲进画面里的男人高大魁梧,十分眼熟。正站在第一医院门前,控诉医院医生敛财暴行,坑害病人家属,并且还纵容朋友等人对病患家属进行暴力殴打。

    “我这条胳膊就是被她的朋友给活生生挫折的,看着斯斯文文的,物以类聚,都不是什么好人!”

    “……”

    “……”

    老罗热衷于串了鸡翅在锅子里烫熟了,蘸了浓厚麻酱,吃得欢快。

    和小蔡两个浑然不受影响。

    “你们怎么都不吃了?”小蔡看了眼新闻,皱了皱眉,那男的一看就不像个好人,还夸张说着妖术什么的,这世道像宋九慎这样道法高深的应该没几个了吧!

    “南珠还被他们打的在医院,居然还敢上医院去……”林晚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

    “是昨天的新闻重播。”

    林晚听了宋九慎的去看,还真不是即时的,脑袋一热过后想起来郁南珠住了一个礼拜就出院在家休养了,她这两天还打算过去看。

    “一个医生拜金虚荣,身上穿的戴的,哪是她拿医院工资能供应得起的!我老婆的药一盒就得大几百的,一个疗程下来就是好几千,问题是这一月疗程就得俩,林林杂杂还不算,这不是喝我们的血……”

    电视上的男人还在叫嚣。

    林晚当然不相信郁南珠会害病人性命,又不是疯了,可男人一直在反复强调药品价格高昂,药品无效,还是让她心头突突突的。

    “这新闻上说的天柱山包子店,老板娘……死了?”小蔡喃喃,像是后知后觉才发现。“就是地铁站附近那家包子店,我之前都是在那买早饭吃,最近这阵子一直关着门,我还以为回乡探亲……”

    小蔡死死皱着眉头,“不、不只是操劳过度,还有家暴!那男人不干活,没钱了就管老板娘要,那回老板娘不给就直接打,我们在场的给报了警,结果因为是人家家事调解,老板也诚心认错,老板娘没追究之后不了了之。”

    “家暴这种,只要开了一次头,就会有无数次。”

    小蔡点头,然而,老板娘已经死了。

    老罗的声音就是在这时候响起的,不知什么时候停下的筷子,凝着电视机方向瞳孔骤缩后变作了浅色:“那男的身上有死气。”

    林晚顺着看并不能看出什么,“他老婆刚死没多久。”

    “不是。”老罗准确一指男人,“是他快死了。”

    剩下的,为什么快死了,会怎么死,一问概是不知。

    林晚抿着唇角,发现宋九慎在开头时说过一句后再没开过口,老罗能看出来的,想必他也看出来了。

    大概是察觉了她的目光,他道:“命数。”

    老罗受不了小蔡聒噪,直接甩手一张符贴了他脑门上,小蔡哇啦哇啦仍是说着,却没一点声音了。

    “人各有命不单只是说说的,做过什么好事,什么坏事,或功过相抵,或压倒一方,到了底下自有评断。那厮死气缠身,是常年作恶,命理单薄。有些人寻常倒霉摔个一跤,就可能是伤个胳膊腿儿,对他来说也许就是灭顶之灾了。”

    林晚听得似懂非懂,说到底就是包子铺老板自作孽不可活,随时会去鬼门关报道。

    那也是、恶有恶报!

    老罗转问宋九慎:“李鹤兮去哪了?”

    “太山。”

    老罗当即皱起眉头,“他从那儿出来就变成了浓浆烈焰覆着之地,吓得回老巢躲?”

    宋九慎思忖沉吟:“去找补他的镜子。”

    去太山找补镜子……都碎成渣了吧!

    “他有病吧!”老罗破口。

    “太山灵镜。”宋九慎幽幽启口,“是碎了,碎片即是魂石。通体乌黑,圆滑,有古朴鎏金纹理,当是碎痕,当年承载李鹤兮暴走时能量而封存,时过境迁,现有人用此作恶。”

    林晚离开了桌,须臾又重新回来,表情甚是无语地摊开了手心,“是这种的……石头么?”

    老罗拍桌而起,魂石就落在了他手上,仿佛要把这当成李鹤兮一样死死掐着,气势骇人。

    “……”

    小蔡紧张地想跑,然而符纸贴着不能动不能叫,就看着那黄符纸不断飘起落下,呼吸急促,胸脯不住起伏,甚是可怜。

    而林晚觉着自己更可怜,毕竟在那之前,她一直想着会是什么厉害玩意儿,纹理鎏金,也许剖开来里头内有乾坤,现在全部破灭。

    “这是你的,任你处置。”

    宋九慎云淡风轻从老罗那拿过了魂石物归‘原主’。

    林晚错愕。

    就听他道,“鬼祖的芥子空间。”他顿了顿,“宝贝更多。”

    林晚一下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一物一物,非常公平,随即眼睛再度亮了起来。

 

掌门是个撩人精: 23.魂石再现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