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小甜心 > 12.小甜心12
你是我的小甜心  作者:持尘
    照片上的女生容貌姣好,年纪也就二十岁出头一点。

    林映潼很眼熟。

    呆呆坐了会儿,回忆了一下,断定,这个女生她一定认得。

    叉掉照片,看到沫梨的文字信息:【松落落爆照了,长春树要捧她,打造美女高材生人设吸粉】

    林映潼没觉得奇怪。

    这是长春树惯用套路,当初也想让她走这个路线,只不过林映潼不喜欢自己的三次元暴露在公众视野,毫不客气拒绝了。

    耐不住她自己争气,靠着实力起来的,要不然早就被长春树冷藏了。

    就拿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的解约这个事情,长春树改她的稿子,她坚决要解约,结果呢,人家看她毫无利用价值了,直接上演了一场撕逼大战。

    只不过让林映潼觉得奇怪的是,前段时间长春树一改往常态度,竟然公开向她道歉,而且也跟她工作室致电,态度别提多好了。

    实在不像长春树的作风,不知道是不是又要来一波骚操作了。

    而且……

    偏偏这次长春树选择了松落落,这个和她曾经有过节的作者。

    松落落抄袭她的事情,长春树很清楚,却还是这么做,看来利益才是人之心所趋。

    林映潼心里冷笑了一下,想起来,长春树几次三番提到她有靠山,她背后有人,给她戴上了那么一顶高帽子,可能就是想用舆论的作用。

    不过这事儿先放一边,反正波哥说他会解决。林映潼也就懒得去想这些事,现在当即的任务是好好搞创作,全身心投入,拿出成绩来,这才是对那些看不上她的人最有力的打脸。

    和沫梨聊了两句,林映潼心念一转,想到一个事,转手把照片发给了叶奚瑶:【这个人很眼熟,知道是谁吗?】

    叶奚瑶和她一样,都是夜猫子,很快回复过来:【廖家的】

    姓廖的,那就是廖依家里的。林映潼微微怔忪了下,终于想起来了,这个松落落就是廖依的表妹薛谖。

    心里生出一阵烦闷,这该死的人际关系,走哪儿都逃脱不开。

    隔了几秒,叶奚瑶又发来一张照片:【就是廖依表妹,上个月还来我家吃饭呢,还好我哥不在,要不然又得被缠死】

    林映潼点开那张照片看,确实是她。

    小时候,廖依常来叶家做客,身旁总跟着一个小妹妹,是廖依的小跟班,就是薛谖。后来随着年纪增长,小姑娘似乎也有了自己的小心思,廖依就不爱带着她来玩了,眼看着姐妹俩有隔阂,可是眨眼几年不见,来叶家玩,廖依又带上了这个小妹妹,而且关系看上去比以前更亲密了。

    林映潼和薛谖年纪相仿,虽然和廖依互看不顺眼,总不至于连她表妹也一块不待见吧,林映潼从来没有这种思想,那时候和薛谖也玩的不错,只是不知道后来怎么搞的,薛谖逐渐冷落了她,在她面前说的那些关于表姐的坏话好像放了个屁一样,转眼就跟廖依如胶似漆去了。

    看的出来那时候廖依为什么和薛谖感情一下子淡了,大抵不过就是廖依喜欢叶奚沉,而薛谖也隐隐约约表现出了她对叶奚沉的欣赏和崇拜。至于后来又为什么重归于好,林映潼是真的搞不懂她们。

    只能说,女人的友谊啊,比玄学还要难解。

    松落落和薛谖同一个人的事,林映潼不打算说,她现在跟长春树解约了,没必要再把陈年旧账挖出来翻了,撕起来不仅难看,还跌分儿。

    这事儿她是打算就这么过去了。

    却没想到一个星期之后竟然和薛谖见到面了。

    *

    自从林映潼出来住以后,叶夫人还是十分不放心她,总叫叶奚沉百忙之中抽出空去看看甜心,或者带点什么吃的用的给她,这孩子从小就可怜,十岁没了娘,爹又不要她,一想起来都要落泪,是她和老叶从小带大的,心尖尖上的宝贝肉,哪里舍得她在外面吃苦。

    林映潼现在住的这套房子也是叶叔叔送的,挑了最好地段,小区环境和安全各个设备设施人员流动全都亲自考察过,可以说非常用心了。

    虽然那时候林映潼手上已经有足够资金,自己买套房子完全没问题,但是叶叔叔执意要送,还说她自己的钱就留着自己玩,林映潼心里很感激,老是觉得过意不去,只要一有空就往叶家跑,买点好的给二老。

    林映潼一回去,叶奚沉肯定也跟着回去,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吃上一顿饭,其乐融融。

    没想到的是,这次回去,廖家一家子也都在。

    她和叶奚沉一起进门的时候,廖依的目光如果能化成小李飞刀的话,分分钟扎死林映潼了。

    林映潼当没看见,昂着下巴抬头挺胸收屁股走进去,然后戳了戳叶奚沉的后腰,叶奚沉转头,两人互换眼神。

    叶奚沉秒速会意,放慢脚步,主动把胳膊伸过来让她挽着。

    林映潼神情自然大方,嘴角挂着优雅得体的笑容,歪靠着叶奚沉挽着手臂,走进了屋里。

    廖依看见此幕,心里抓狂的不得了,却又不能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爆发出来,只能将这口气往肚子里咽,拿恨恨的眼神死命瞪着林映潼,心里早把她连同祖宗十八代骂了个不下二十遍。

    “姐姐。”薛谖拉了拉廖依的手,低声附在耳边问,“她真的和叶奚沉在一起了?”

    廖依不说话,鼓着嘴,拿起桌上的水一通猛灌。

    廖母转过头,也看见了门口进来的一双璧人,眉心不由自主一蹙,继而站起来,像没看见林映潼似的,径直朝叶奚沉走去,然后拉起来叶奚沉的手,非常非常自然的挤开了林映潼,十分热情的架势:“奚沉今天难得回家呀,我们廖依在和你爸谈公事,你来了正好,大家一起聊。”

    叶奚沉神情淡漠,看了眼廖母,“我只是回来和家人聚餐,不想谈公事。”

    廖母也早就习惯了叶奚沉这种噎死人的聊天方式,继续热脸贴着他的冷屁股,还想多说两句,叶奚沉转头看了眼林映潼,下巴轻微一扬,示意她跟上,从廖母身边错身而过。

    林映潼回头看了眼廖母,脸色尴尬又难看的呆站在原地。

    “嗨。”林映潼心情很美妙,落落大方朝廖依和薛谖打招呼,顺便再眨一眨她那双大眼睛,长睫毛扑闪扑闪,眼尾弯起,浅淡瞳仁里仿佛聚集了万千星光。

    廖依脸色很难看,遮掩不住的那种,扯了扯嘴角,翻了个白眼,心里骂死她这个小碧池了,装什么装,装给谁看。薛谖比廖依稍微好一点,并没有将不悦表现的那么明显,对林映潼淡淡笑了下,回应了一声。

    看到廖依脸色这么难看,一脸有气憋着放不出的神色,林映潼心情万分美妙。

    女孩子之间的小心机勾心斗角,在男生眼里都觉得很小儿科,甚至很少会去在意观察,但是好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叶奚沉会特别留意她的一举一动,哪怕和别人说着话,注意力也会不知不觉分散了跟随着她去。

    会去观察她身边的一些小事,会去在意别人怎么对她,会去特意了解她周围的人际关系,

    也会去留意她在这个环境下是否适应是否被每个人都善待,紧张她的每一刻,仿佛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这么多年来,他也早已将“偷窥”她的生活变成了生命的一部分,割舍不下。

    这种习惯是从什么时候养成的?

    可能是当她踏进叶家大门的那一天晚上就从心里生根发芽了。

    一开始他很难理解自己这种病态的行为,却控制不住这种行为,他为自己找借口,是因为看她太可怜了,遭受了巨大的心理阴影,无法开口说话,失去至亲,再不给她一点点爱,再不可怜她同情她,怎么说得过去。

    有了这个借口,他更加肆意起来,心安理得的做着那个”偷窥狂”。

    可以在玩着游戏的时候,余光悄然关注她的一举一动,也可以和同学聊着天,余光一扫,走廊上翩然而过她的身影……再后来,发展到,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她,自然到自己有时候都没有察觉,直到她渗入进他生活和心里的角角落落,而他也将一心二用练成了登峰造极的水准。

    就比如此刻,分明在另一边和父亲聊着天的人,谈着一些最稀松平常的小事,嘴角浅勾,也不知道突然这么好的心情哪里来的。

    于是目光还是忍不住朝那里看过去,恰巧对上林映潼的视线,两人如有默契般的相视一笑。这一幕不巧被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叶奚沉的廖依捕捉到了,脸色越发的难看。

    叶奚沉知道,她全然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松自在,只不过善于保护自己而已。

    用人把菜端上来,叶阿姨招呼大家吃饭。按照以往的习惯,都是等到叶叔叔廖叔叔和叶奚沉还有叶阿姨落座,她们这些小的才会去填补空缺。

    叶家的规矩,位置都是按规定排好的,林映潼刚要走过去到叶奚沉旁边坐下,廖依先下手为强,眼疾手快一屁股坐了下去。

    林映潼一下子被她的操作搞的很懵逼,既然她想坐就让她坐呗,转回身坐叶奚瑶旁边去了。廖依抢到座位,得意满满,抬着下巴,晲了眼对面的林映潼,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忽然听到身旁传来一声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

    转头一看,叶奚沉直接站了起来,径直走到林映潼旁边,低身跟叶奚瑶说了一句,叶奚瑶立马会意,虽然有点不情愿,不怎么想和廖依去坐,但是哥哥的话不能不听,站起身来把位置让给哥哥。

    林映潼瞥了眼落座的叶奚沉,没有说话,低头抿着杯中的果汁。

    “嗳,”叶奚沉挨过来,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吃完饭忙不忙?”

    林映潼拿余光勾了眼叶奚沉,不是很想和他说话,总觉得这人今天骚骚的。

    她半仰脑袋,托着杯子底部有一下没一下晃荡着,杯子里的猕猴桃汁随着摇晃的振幅一点一点流进她嘴里,林映潼最喜欢这种酸酸的味道,眼睛都笑眯起来了。

    叶奚沉捏着筷子的一端,拿另外一头敲敲她的杯底,发出清脆的碰击声,林映潼斜眼他,眼神问他“干嘛?”

    大概是好不容易挨近过来坐,结果人家还不理他,小叶总有了小情绪,但又不想用语言表达,就用实际行动默默的含蓄的表达一下不满。

    林映潼也觉得对他过于无情了,又怕他等下捉弄她,于是放下了杯子,对上他漆黑的眼底,林映潼愣了下。

    无论多少次看叶奚沉的眼睛,总是觉得很深很深,会窒息,会心跳的那种。

    但是她很快就把这种微妙的情绪一笔带过了,眨了眨眼,状似无意问道:“看样子你很闲嘛,叶总。”

    “我打算给自己休个假。“小叶总诚挚的目光看着她。

    “你又休假?”林映潼十分无语的表情,“你不才刚休完假回来的嘛。”

    叶奚沉身体往后轻轻一靠,就那么一脸笑意看着她,“自己做老板,想什么时候休假就什么时候休假,你不会懂的。”

    林映潼:“……”

    他们就这样旁若无人说着话,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十分自然普通的日常,然而落在其他人眼里却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廖依此刻的心情难以形容,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了,向来疼爱女儿的廖父也有所察觉。

    其实和叶家的这门亲事,廖父抱着很大的希望,他一直看好叶奚沉,不消说这个年轻人的潜质和能力都是有目共睹,但就说如果他和廖依的婚事成了,不久的将来远安集团就改成姓廖,这才是他最大的企图心。

    但只可惜,叶维鸣精明的很,怎么可能看不透他廖奇均的那点如意算盘,当年那句口头的娃娃亲更像是一个随意的玩笑,再也不见他提起,虽然廖奇均三五不时的提点一下,但总能被叶维鸣几句话轻松绕开。

    如果叶奚沉那小子对他女儿有意思的话,这事儿还好办一点,这小子向来自持自大,要是真喜欢他们家依依,硬要娶过门,叶维鸣也奈何不了他,问题的关键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对家里那条狗都比对廖依的兴趣大。

    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甜心那个丫头,早把那小子的魂儿勾走了,还怎么可能拿正眼看一下他家依依?

    想到这里,廖奇均轻轻咳嗽了一声,打断了那边那对旁若无人聊天的人,“甜心今年还是没找工作吗?”

    林映潼转过头,见发问的是廖依的父亲,廖奇均,虽然语气很和蔼,但是所谓绵里藏针不外如是,字字句句都十分刺耳。

    廖奇均好几次拿她工作的事情发难,在他眼里,写小说这种事情上不了台面,赚不了几个钱,说得好听点是关心,实际上就是纯粹找茬。

    林映潼掀了掀嘴唇,不是很想理会。但是出于礼貌,她还是收起了这些情绪,轻轻嗯了一声。

    谁知廖奇均完全不懂得见好就收,继续说道:“就你写小说能赚几个钱,还不如来公司上班,薪水高还有假期,福利也好。”

    语气里满满都是优越感

    廖依第一次听说林映潼写小说的,马上看了眼薛谖,“爸,你还别说,写小说还真的挺能赚钱,薛谖对吧?”

    薛谖慢悠悠喝了一口酒,一股子藏也藏不住的得意:“我赚钱,不代表所有写小说的都赚钱啊,就比如有些扑街,”她抬起头朝林映潼轻扯了扯嘴角,轻蔑的语气,“一年都赚不了几块钱,不适合吃这碗饭,非得硬吃。”

    说完之后,薛谖傲慢地抬起脑袋,抻了抻脖子,朝桌上四下看了一圈,看中林映潼近处的那碗汤,刚要转动转盘舀汤的时候,林映潼站起身,按住转盘,取过手边一个干净的小碗,笑眯眯道:“大大,要喝汤对吧,不劳烦您亲自动手呀,小扑街帮您盛。”

 

你是我的小甜心: 12.小甜心12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