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少将归来[星际] > 14.自然人类维权协会
少将归来[星际]  作者:二狮
    AK本来就整天冷着脸。打了磁粒体封闭以后,脸就更冷了,要不是有全息易容,别人可能会以为他是来杀人放火的。

    两人一起去了Alpha7星上最大的自维会中心。

    宥君在注册了Kaleido之后才知道,在大脑里打开或者关闭K,看到的就是两个世界。Kaleido世界在数字形象的装点下五光十色,而相比之下,没有K滤镜的现实世界,多少显得有些寡淡。

    但自维会不一样。

    据说,这里是整个Alpha7星球上,唯一一个开不开K都一样的地方。这些漂亮的瓷砖壁画,精致的木雕桌椅,还有大片绿植盆栽——都是真的。不是全息投影。

    宥君和AK走进一座大厅,刚进门就看到了那个巨大的“狼头”图标悬在墙壁上。

    漂亮的人类接待请两人先做了精神阈值检测。

    AK已经成功降到了三十以下,但他扫了一眼宥君的结果单,顿时露出疑惑的神情。

    宥君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AK的精神阈值在打了抑制剂后,可能直接从350左右降到了30,而宥君的磁粒体不全,精神阈值本来就在一百上下浮动,现在竟然才勉勉强强地降到七十。

    仿佛吃了假药。

    无论如何,宥君好歹还是擦边通过了磁粒体检测。两人进门领了号,静待服务窗口。排队的人还不少,叽叽喳喳的热闹极了。

    服务窗口有各种分类,有旧人类心理咨询预约,边缘星球移民中介,线下活动报名等等,而他们选择了“特殊情况处理”。

    自然人类维权会的主旨,正如名字所示,就是帮不拥有磁粒体的人类维权。他们认为“旧人类”这个称呼很不尊重,所以自称“自然人类”。因为他们坚信——人类在与磁粒体发生共生关系之前,在不能“脑控”一切的时候,依然曾在古地球上创造了绚烂的文明,这才有如今一切的根基。

    可见磁粒体的存在,并不是必须的。而当下把“旧人类”标成脑残智障打,是毫无逻辑的行为。

    同时,自维会也坚信,把生活里的一切琐事都交给机器人完成,弱化人与人之间的真实交往、沉溺于各种虚幻的数字世界,是极不健康的。他们定期会举行活动试图改变这一现状,比如线下植物栽培,茶道,绘画课程等等。

    等待服务窗口叫号的大厅里,有不少小展台。各类瓷器手工书法绘画五花八门,但宥君被一个卖酒的展台吸引了。台上绿色大瓶子里浸泡着饱满的青梅,试喝的小样里酒色清浅,泛着微黄,香气飘得极远。

    宥君拖着AK就往展台那边走,被拖的人却是一脸不情愿。

    站台的矮个子吆喝着生意:“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来,尝一尝,自家酿造的梅子酒!整个Alpha7,出了这扇门,哪都买不到!新人类到底有什么好,他们喝酒都受限!也就咱们自然人类才能大口喝酒,多痛快!”

    宥君闻言向AK投去了不解的目光。

    AK小声解释:“磁粒体抑制。”

    纯天然的那种。

    但宥君记得自己以前是能喝酒的,而且似乎还很爱喝。这才耸了耸鼻子,他就忍不住对展台咽了一口唾沫。

    ——真的是好香啊!

    宥君忍不住伸手拿了一小杯试喝,AK就很是恼火地打了一下他的手背。

    宥君吃痛回头:“干嘛,反正在排队呢!”

    ——磁粒体抑制剂都打了,还怕什么?

    说完他就低头微微抿了一小口,青梅的酸甜里夹着醇厚的酒香,简直就是他重生至今尝过味道最好的东西。宥君顿时就萌生了买一瓶带回家的念头。

    AK:“......”

    卖酒的小哥自然是很高兴:“500星币一瓶哦,不过我们自维会只支持线下付款。”

    宥君坦坦荡荡地看了AK一眼:“我没钱。”

    AK冷漠:“想都别想。”

    宥君粉色的小舌尖飞快扫过上唇,眨巴眨巴那双睫毛长又翘的大眼睛:“可是真的很好喝啊。”

    虽然他也使用了全息修容,但眉眼间全是陆大鸟的神态。

    宥君微微踮起脚尖,往AK耳边蜻蜓点水一般凑了凑,半撒娇似的喊了一声:“情缘~”

    AK:“......”

    为了一瓶酒,人设和节操统统不要了!

    吃不消。

    AK无奈地把一沓钱拍在桌上,领了一瓶梅子酒,转身大步就走。刚好在这个时候,系统叫了他们的号,宥君喜滋滋地跟了上去。

    两人被一个极漂亮的工作人员请去了一个小房间。

    宥君化名秦荣,AK则装成了陪他一起来的自然人类朋友。大致情况就是,秦荣的磁粒体突然失灵,治也治不好,现在十分不知所措。

    “说实话,这种情况并不常见。”漂亮姑娘坐在电脑前歪了歪脑袋,“但也不是没有出现过。”说着她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安抚道:“别着急,自维会虽然不能帮您修复磁粒体问题,但我们可以帮您对接一些资源。”

    “要是您觉得精神阈值太低,在Alpha7星上很难继续生活的话,我们可以帮助您移民。”工作人员一边说着,一边给了他们看了各种五颜六色的移民资料,“边缘星球其实也没大家想的那么糟糕。”

    宣传单上介绍了第七星域边缘大把旧人类星球,表面上看起来确实不错,但宥君估计这些地方,都是卫星城那种鸟不拉屎的样子。

    “您刚才提到,我这种病情之前也出现过?”

    漂亮姑娘点点头:“是的,我们大概处理过十几个这样的案例。”

    “那,那后来,这些人......都怎么样了?你们有跟踪吗?”

    工作人员脸上依然挂着标准的微笑:“我们给每个人都做了量身定制,有的人在Alpha7上找到了一份不需要精神阈值的工作,有的移民去了边缘星球,但大家都过得很好。”

    “秦先生,如果医疗介入依然无效的话,您可以回去先考虑考虑,是想换工作,还是移民。”漂亮姑娘说着递过一个全息屏幕,“您可以在这里填写个人信息,想好了之后,我们工作人员几日后会联系您。”

    宥君按着秦荣的假身份信息填了,一边还演得十分诚恳:“其实,我现在非常希望能和一个......经历类似......的人谈谈。你们能提供......比如,相关社群......那一类的服务吗?”

    “很抱歉,我们对客户信息严格保密。毕竟,磁粒体失灵这种事情,大家并不爱讨论。”

    现在离宥君注射磁粒体抑制剂,其实只过了两个半小时,但他明显感觉那股劲儿已经过去了。世界断断续续地嘈杂了起来——他又感受到了自己的精神域。

    宥君表面上还和工作人员好好地聊着天,背地里却忍不住探出了精神网络,摸上了自维会的电子数据库。

    自维会鼓励“不被科技支配”,办事中心雇佣的员工都是精神阈值不合格的旧人类,电脑系统也十分老旧,宥君黑进去没费什么事。

    双方和和气气地聊完了移民事宜,说日后再联系。

    一出门,宥君就悄悄地告诉AK他的发现:“他们的来访记录里,没有‘林晓瞳’这个名字。”

    “可能是化名。”

    AK其实心里大为诧异——单论精神阈值,明明他比陆大鸟高出太多。但这位对磁粒体抑制的抗性似乎好得有些过分,五小时的药效不足两个半小时,还是在喝了点酒的情况下。

    “你有没有觉得自维会哪里不对劲?”

    “啊?没有。”宥君说着又乐颠颠地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梅子酒,似乎这才是他今天此行的最大收获。

    AK:“......”

    “我也没觉察异处。”AK沉吟,“但也不能确定他们和此事毫无关系。”

    两人一回到花小喵那里,宥君就看到表情包变回了小机器人模样,“蜘蛛丝”一头粘在天花板上,一头缠住它的脖子,整个机器人以“上吊”的姿势在空中摇晃,身后是那副巨大的“狼头”平面投影。

    表情包:[死了.jpg]。

    宥君:“......”

    “发生了什么?”

    表情包哭唧唧地报告了自己所尝试的所有翻译算法,反正没有一种有用。他甚至用不同的方式把狼头上的黑白色块切割开来比对,除了发现其中有一部分可以连接某色情网站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收获。

    “我只发现了一件事。”表情包可怜巴巴地交了底,“这次的狼头,和上次试炼给的狼头——它们虽然看上去是一样的,但如果你仔细比对,会发现色块里白点的位置不一样。”

    “所以线索在那些白点的排布里?假设白点是0,黑点是1,有暗码?”

    表情包:“我破译不了。”

    AK微微皱起眉头:“可是上次试炼,我完全没有用到这些白点给的线索,依然完成了任务。”

    宥君看了他一眼,嘲道:“得到奖励的人又不是你。”

    AK的眼里闪过一丝意味深长,平静反问:“你怎么知道不是我?”

    宥君突然心虚:“......那个,那个我们去的时候,你要找的东西不是已经被人拿走了?”

    “那你就这么笃定,”AK嘴角冷冷一勾,“之后我去总控室的路上,什么都没做?”

    宥君腹诽——装,你继续装,你装到天上去那管磁粒体也在老子身体里。

    “既然以后也要继续合作,我不妨告诉你。”AK冷冷地垂下眼,“若不达成目的,我的字典里没有‘撤离’。”

    ——但是当是在卫星城,他主动撤离了。

    宥君心里莫名忐忑了起来。

    说得就好像他真拿到那管磁粒体似的。

    宥君突然又想到白天买回来的那瓶酒。

    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要是他把AK灌醉,岂不是可以反攻对方精神域?通过今天一事,宥君发现AK对磁粒体抑制极度敏感,但这些干扰对他的磁粒体来说,却影响不大。

    ——反正AK也干过药倒他强攻精神域这种不入流的事,谁还不会玩阴的了!

    这个念头一起,说什么都压不下去了。

    宥君说他要开酒。

    AK黑着一张脸不说话。

    “超好喝啊,不尝尝?”

    AK理都不理他。

    但这梅子酒可能还真有几分威力,开了个口,整个房间都香的要命。

    “来来来,干一杯,情缘,为了我们共同的佣兵任务!”

    AK:“......”

    “我说,你以前该不会是没喝过酒吧?”宥君瞥了他一眼,“人生体验啊,大兄弟。试试?”

    AK:“......喝过。”

    “哦,那你知道为什么磁粒体抑制剂对我没效吗?”宥君一挑眉,张嘴就开始胡言乱语,“刚我仔细想想,可能就是因为我从小喝酒长大的。以前我老家卫星城那个地方,大部分都是自然人,大家二锅头当白开水喝,我喝多了,耐药性自然就好了吧。”

    AK:“......”

    “真的超好喝,酸酸甜甜的。你信我,这味道你平时真喝不到。”

    “哦,对了。光这么喝不好喝,我去花小喵那儿加点料,混着青柠蔓越莓汁和苏打水,再加点冰,就更好喝了。”

    AK本来一直在好好地想怎么解密,结果被陆大鸟叭叭的吵得头疼:“......烦不烦。”

    宥君一撇嘴:“你尝尝。你答应我尝尝我就不烦你了。”

    AK好说歹说地答应了。

    “我去找小喵给你加气泡水!”

    宥君飞奔出去。

    其实,花小喵说是开的“酒吧”,只是沿用了这个词汇。售卖的大部分“酒水”都是不含酒精的。找出一点真玩意儿出来还真有点费劲。除去气泡水和蔓越莓汁,宥君还掺了伏特加和威士忌。但凡他能找到几瓶“真酒”,全部给AK倒了一点进去。

    AK本来喝酒喝得不多,硬是没喝出什么怪味。

    宥君正盘算着AK磁粒体什么时候罢工好搞事,对方却突然跳了起来:“我知道了!”

    “啊?”

    “这个试炼,每一轮都是有主题的。很明显,无论是上一轮,还是这一轮,主题都和旧人类有关。保护旧人类,追求种族平等——Marokintana生前就是新旧人类平等法的极力推行者。”

    宥君:“......”

    说着AK又找出了那张任务线索:“......总是有人喜欢带着有色眼镜看这世界......”

    这是在说,“旧人类”总是被歧视。

    AK突然关掉了房间里的灯,四周一下子暗了下来,只有那个全息狼头发着微光浮在空中。他掏出了一个迷你光灯,它可以随意切换任何波长的光。

    宥君眼前,就仿佛打上了不同颜色滤片,光线的波长逐渐增加。

    紫色。

    蓝色。

    绿色。

    黄色。

    ......

    AK试完了每一个波段的可见光,那个狼头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直到他切到了比红色光波长更长的红外线,狼头突然变了。

    部分黑色像素色块上,出现了红色的数字,有正数有负数。

    两个狼头上的红色数字不一样。

    宥君忍不住喃喃:“......卧槽这酒很给力啊......”

    他都顾不上之前的“小计划”了,脑子飞速地转了起来。

    接下来整整两天,两人都在讨论这些数字到底代表什么,提出了无数种算法与猜想。

    但是第三天,花小喵突然找到他俩,说有一封信,是从自维会那里寄过来的。

    宥君和AK对视了一眼——这个年代,的确也就只有自维会的人才会选择如此“古老”的交流方式了。当时宥君在填写记录的时候,留了他们几个佣兵的共用地址,也就是花小喵的酒吧。

    信封拆开一看,宥君心跳停了一拍——这格式非常眼熟。

    “亲爱的秦:别丧气。或许我能帮助你解开磁粒体失灵的秘密。”

    署名是自维会的那个狼头,以及一个地址。

    那个地址是用一种特殊墨水写成的,在空气中曝光了一段时间后,就以肉眼所见的速度从纸张上消失了。在这个年代,一切线上活动都会留下电子记忆。而像古人一样书面交流,虽然原始,却是最安全的。

    那个地址,就在Alpha7,单从地址上看,似乎是一座废弃的仓库。

    宥君愣愣地看了AK一眼:“然后,那个林晓瞳,这么直接赴约,就人间蒸发了?”

 

少将归来[星际]: 14.自然人类维权协会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