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红楼史上最刚的贾赦 > 4.第四章
红楼史上最刚的贾赦  作者:非南北
    贾赦的话,将贾母吓得心惊胆战的,遑论贾王氏还是贾珠和贾元春的嫡亲母亲;贾王氏更是吓得肝胆俱裂。

    贾母叹了一口气道:“房里没有外人,你先起来吧。老大,他……他是失心疯了。你放心,他不敢的,他只是听说要搬出荣禧堂,一时心中不忿,说说罢了。他已经说出这样的话,若是珠儿和元儿有个好歹,反倒落人口实。他定然不敢做什么!”贾母嘴上这么劝贾王氏,实则她自己心里也是不信这话的。贾赦虽然形貌与之前一般无二,但是贾母总觉得贾赦变了,现在这个贾赦,是一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样子。

    贾王氏更是不相信贾母这轻飘飘的劝慰,哭道:“老太太,珠儿和元儿就是我的命,大伯这是要逼死我了。”

    “他就是个疯子,他是和我过不去,他是要我的命!”贾母也叹道:“珠儿和元儿,我打小养着,哪一个又不是我的命!”

    若是原身还活着,若是原身也看见这一幕,不知作何感想。贾母婆媳总拿贾琏的性命拿捏贾赦,此刻也终于尝到了被人死死抓住软肋的机会。

    “老大不愧是那老东西养大的,跟那老东西一样阴险,城府也是一样的深。”贾母口中的那老东西,便是先荣国公夫人,贾源之妻周氏。

    周氏出身书香门第,嫡出的贾代善又是八公子弟中唯一一个不曾降等袭爵的,可见周氏教养孩子的本事。因贾赦是荣国府嫡长孙,自贾赦生下来,就抱到了周氏跟前儿教养。也是因此,贾母总觉得贾赦跟周氏一条心。

    虽然现在周氏已经故去多年,但每每贾赦叫贾母不顺心的时候,贾母总是要将周氏拉出来骂一骂的。

    贾母和贾王氏婆媳长吁短叹会子,贾母接着道:“老大这二年太能忍了,合着都是扮猪吃老虎,我们以为他是被卸掉了獠牙,却不知他跟毒蛇一样就等着趁机咬你一口。许是我们太大意、太心急了……若不,叫他暂且还住在荣禧堂吧。”

    贾王氏自然是想搬入荣禧堂的,做梦都想。但是没有贾母做主,她也不可能去将贾赦赶出来。既然贾母决定暂且放弃,贾王氏自然不敢又异议,忙低头应是。

    自贾赦醒来,贾母无时无刻不受惊吓,此刻已经乏了,摆摆手道:“从此以后,元儿就住我房里;珠儿那里,你多警惕些,再增加几个可用的人也使得。”贾母偏疼贾政,如今更是将贾政的一双儿女做眼珠子疼,受了贾赦威胁之后,越发看重贾珠兄妹两个的安全。

    贾王氏见方才贾赦进来说了一句话就出去了,心中也担心儿女,忙告退出来,三步并作两步的去寻贾珠,生怕自己去得迟了一时半刻,贾珠便糟了贾赦毒手似的。

    而贾赦从贾母房里出来,便带着人去了族学。

    贾家族学原是最早的宁荣二公贾演、贾源兄弟封爵之后出资修建的。只是贾家军功立家,没有书香门第的底蕴,族学只建屋舍学堂,却不请饱学之士做先生,如今族中大大小小几十个孩子,就只贾代儒一人授课。

    到了族学之后,贾赦没叫人传话,自己径自去了学堂,在窗边略瞧了一眼里头的情形。

    只见贾代儒单手握着一本书,摇头晃脑的在那里念,下头学生倒也有几个跟着念的,其他孩子则有交头接耳的,有传递纸条的,有打瞌睡的,各种乱象不足而论,课堂纪律极差。

    这让贾赦一下就想到了原著里贾宝玉闹学堂那一节。

    如此课堂,也难怪贾家族学开了几十年,一个出息的子弟都没有,别说进士了,举人都没出一个半个。

    宁荣二府,唯一一位凭本事考上进士的贾敬,原是先太子伴读,并未在族学念书。

    贾赦并未打断贾代儒授课,而是目光在一众大大小小的孩子身上一一扫过:堂堂荣国府未来继承人,被贾母丢到这种地方;倒悉心培养贾珠。贾赦总觉得原身只怕不是贾母亲生的。

    贾赦这个角度只能瞧见一众孩童的背影,说来奇怪,扫过众人之后,贾赦将目光停留在一个孩子身上。

    那孩子似有感应一般,也朝贾赦方向望来。果然一个照面,贾赦就觉得这孩子必然是贾琏。

    而贾琏更是吓得一惊,将刚接过的纸团揉成一团,塞到屁股底下,正襟危坐,拿起书本摇头晃脑的跟着贾代儒念了起来。

    贾赦瞧见如此情景,忍不住笑了。

    贾赦还是周坤的时候,小时候家境不好,没有钱支付高额的择校费,念的就是片区指定小学。那所学校的教学质量不算很好,课堂上也跟现在的族学课堂一样乱糟糟的,贾琏方才的样子,就跟自己小时候在课堂捣乱被老师抓个正着的表现差不多。

    因着贾琏突然正襟危坐,其他孩子也察觉不对。有些宁荣二府嫡派亲支的孩子是识得贾赦的,瞧见贾赦站在窗外,也都不敢胡闹了。有些旁支子弟不常到宁荣二府走动,并不知窗边站的人是谁,只觉那人瞧着怕人,也都止了胡闹。

    学堂内,只怕独有摇头晃脑的贾代儒不知道贾赦来了。

    现在时候本就不早,离下学也近了,贾赦便没有打断贾代儒授课。果然不多时,贾代儒一篇文章讲完,对一众孩童道:“今日回家将此篇背熟了,若是明日不会……”

    京城宁荣二府何等显赫,贾家子弟多数躺在祖辈的功劳簿上不求上进,叫他们在学堂坐到下学已经不容易了,谁将一个在族中不得势的酸儒贾代儒放在眼中?

    只见贾代儒课业还没布置完毕,一众学童一哄而散,有些跑得急的还将贾代儒撞得一趔趄。

    贾赦摇了摇头,中国人自古重视教育,贾家族学这个样子,自然难以有能支应门楣的子弟。也难怪偌大家族最终落得风流云散的下场了。

    贾琏因为身份尊贵,身边是跟着小厮的。此刻他的小厮赵家林正在替他收拾书本笔墨。而贾琏因为上课不用心,被贾赦逮个正着,现下低着头立在那里,似乎有些害怕。

    贾赦背着手走近课堂,贾代儒见了,急忙行礼。

    论辈分,贾代儒乃是贾赦的叔辈,不过他如今依附宁荣二府过活,在贾赦面前自然是谦卑的。

    末世不讲辈分,只讲实力,贾赦向来不将尊卑瞧在眼里,但他作为现代人,还是很讲人人平等的,对于贾代儒,并没有居高临下的傲慢。只淡淡的说:“儒叔不必多礼。”便绕过贾代儒,走到贾琏跟前。

    “老……老爷。”贾琏长得很好看,虽然才六岁,但一双眼睛中如有星子,脸上白净,五官如画,依稀能看见日后风流模样。但他此刻小小的脸庞上写满畏惧。

    “叫什么老爷,以后叫父亲吧。”贾赦摸了一下贾琏的头,伸手去牵他。

    贾琏下意识的躲了一下,还是叫贾赦拉住了手。六岁的孩子还不是很分得清时间过了多久,他只记得很久以前,父亲也是疼爱自己的;但是也有很久父亲不怎么理会自己了。大概,就是母亲不在了那么久。

    刚开始,贾琏觉得贾赦很生疏,但是叫贾赦温暖的手牵着,又有几分形容不出来的温暖感觉划过贾琏小小的心扉。父子两个牵着走了一段,贾琏只觉得自己没那么怕了。

    “老……父亲,你会罚我吗?”贾琏抬起头有些担忧的望着贾赦。

    “这次不会,若是以后再犯,两次一起罚。明日以后,你不用来族学上学了,我给你请先生在家授课。”贾赦对贾琏倒也没有多深的父子情,不过他既然做了贾赦,占了原身的身体,自然要护着原身在意的人周全。

    六岁的贾琏还不是很明白贾赦这话的意思,不过听见自己不会受罚,还是高兴的:“像珠大哥一样在家里念书吗?以前老爷考校我和珠大哥学问,我总是不如珠大哥的。若是新先生知道我不如珠大哥,会罚我吗?”

    贾赦听到这里,微微一笑,又揉了揉贾琏柔软的发丝:“琏儿很聪慧,琏儿只要好生学习,过不了多久就会超过你珠大哥。要受罚,也是你珠大哥受罚。”古时候讲究严师、严父,但是贾赦觉得现代的鼓励式教育更加适合小孩子。尤其贾赦已经察觉到,贾琏在贾珠面前,是自卑的,这个时候更需要为他树立自信。所以,贾赦用很笃定的语气告诉贾琏,他不比贾珠差。

    至于贾琏这次口中的‘老爷’,贾赦自然知道指的是贾政。若是自己没有穿越,若是原身还是颓废不管事,贾琏多半要像原著里说的一般长成二房的一个管家。

    果然,贾琏听到贾赦这样说,眼睛一亮道:“当真?”

    贾赦看着贾琏纯净期盼的眼神,微笑着点了点头。贾琏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开心的笑了起来。灿烂得仿佛把天空都点亮了。

    父子两个就这样牵着手从族学慢慢走回了荣禧堂。古时候讲究父为子纲,以严父居多,倒少有贾赦这样的慈父举动;一路上,父子两个引来颇多目光。

    贾母以为贾赦性情大变,是因为自己逼得太急了,她越想越担心贾赦当真什么都不顾,取了贾珠性命,谁也别想好好过日子。于是贾母终究忍不住亲自到耳房来寻贾赦,她原是要跟他说自己不逼贾赦搬出荣禧堂了,却扑了个空。

    贾母在耳房坐了半日,才听说大老爷回来了,忙走到廊下来瞧。

    贾赦倒没有一副要杀人的样子,也没有提刀拿枪,只见他一面走,一面低头瞧着贾琏,父子连个仿佛在说话。贾母远远瞧着抄手游廊上父子两个一大一小牵着手慢慢走来,恍惚间仿佛看见了当年。

    当年,贾代善也是这样牵着贾赦,父子两个有说有笑。婆婆偏心贾赦,丈夫也偏心贾赦,什么好的都给了他,自己的政儿却什么都没有。如今贾赦已经享受了几十年,好容易熬到婆婆死了,丈夫去了,自己替政儿拿回这些年他失去的,难道不对吗?

    贾母站在那里出神,贾赦父子却已经走近了。

    “给老太太请安。”贾琏还是很懂规矩的,瞧见贾母,忙上前请安。

    贾赦放开贾琏的手,自己却没动。他虽然成为了贾赦,但他依旧不惯古代的繁文缛节,尤其他心中不喜贾母,便不会委屈自己故作恭顺,所以,醒来后贾赦就没向贾母请过一回安。

    贾母跟贾琏说了免礼,又说快回去换衣裳吧。

    贾琏回头瞧贾赦,眼中有几分依恋。显然这孩子虽然生在膏粱富贵之家,却很缺乏关爱,贾赦不过是去接了他一次下学,这短短一段路程已经让他对贾赦生出亲近。

    贾赦笑着对贾琏点点头道:“去换衣裳吧,等会儿到父亲房里来用膳。”

    贾琏点点头雀跃的去了,贾赦对贾母微一点头,便要回自己屋子。

    贾母也没让开,直接叫鸳鸯扶着自己,也进了贾赦住的耳房。贾赦倒没抢在前面,就算他对贾母没有母子情分,但是现在不是末世争夺生存资源的时候,让一个老太太走先行的风度,贾赦还是有的。

    贾母和贾赦一前一后的进了屋子,贾母便要挥退下人。

    贾赦插口道:“老太太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心中坦荡,便事无不可对人言,也不怕别人听见。”

    贾母依旧执着的让所有人下去,她还是国公夫人,荣国府的下人们自然不敢违背贾母的意思,很快,耳房内只剩贾赦和贾母。

    贾赦倒也无所谓,待得人走干净了,贾母才道:“赦儿,你若喜欢住荣禧堂,便住着就是。我原是想着东院朗阔,你若要娶新夫人,搬去那边过日子倒免得受人打扰,这里头和政儿半分干系也没有,你何故骂他,说他想住荣禧堂?还将珠儿和元儿扯在里头?”

    娶新夫人?对了,原身父孝三年,实则二十七个月,妻孝一年,都是今年除服的。若是按原著时间线发展,大约原身搬出荣禧堂后,就要娶邢氏了。原来,原身是因为这个理由被撵出荣禧堂的,只不知原身想没想到这一搬,就叫贾政鸠占鹊巢,原身再也没住进过荣禧堂。

    “老太太觉得我在乎住在荣禧堂?”荣禧堂按礼法,是荣国公才有资格住的,自己现在住的也是三间耳房,并非主屋。按贾赦的意思,其实自己有个独立的院子住着更舒服。

    贾赦不在乎住哪里,但是他并不像贾母想的那样好糊弄。我原本是要强占你的屋子的,现在我都不占了,你难道不应该感激我吗?

    贾赦不喜欢贾母这种施恩一般的语气,也不喜欢这个逻辑。

    但是贾母显然不知道贾赦心中所想,“既是你不在乎,那为何叫你搬院子成亲,你又那样大的气性,还对珠儿一个孩子喊打喊杀的?”贾母也不解了。

    贾赦伸出食指摇了摇,“我在乎的不是一间屋子,而是荣国府的权柄。”

    贾母听了这话,心中大惊。

 

红楼史上最刚的贾赦: 4.第四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