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在豪门写爽文[穿书] > 1.第一章
我在豪门写爽文[穿书]  作者:一年春天
    第1章

    春日阳光正好,不刺眼又暖融融的,最适合晒一晒日光浴。

    简宁推着轮椅,来到大宅的花园里,放眼看去,满目春花烂漫,青草鲜嫩,心情更好了几分。

    跟轮椅上的人说话时,语调也不由放得轻柔。

    “去那边的花廊下坐坐么?”

    轮椅上坐着一位俊雅的男人,可听到问话,他脸上毫无波动,只是平板的回答,“随便。”

    简宁忍不住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没再说话,径自把男人推到了花廊下面。

    此时花廊上盘绕的常青藤才刚展叶不久,叶片之间有稀疏的空隙,阳光刚好能散射进来,是个晒太阳又不会伤眼睛的好地方。

    将男人在花廊下安置好,简宁又吩咐一旁随侍的佣人,“帮少爷准备点柠檬水润喉”,便不再多操心,坐到花廊的另一侧,拿出电子阅读器,专心的看起书来。

    轮椅上的男人则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佣人送来柠檬水,他接过,只喝了一口,便放在一边,不再碰了。

    柠檬水太过酸了,还掺了点苦味,估计是榨汁的时候,没有把核去掉,也忘记放冰糖调味。

    这些佣人,当真是越来越敷衍了。

    这样的小事,自严颢从医院回到家中之后,已经屡见不鲜,然而他既无力也无心去管。

    正值壮年的父母遭遇车祸,忽然离世,他自己也在车祸中受了重伤,如今仍不能正常站立。

    这样大的变故,不仅让集团运行受到影响,股价暴跌,就连经历大风大浪的爷爷也被打击的一病不起,瘫痪在床了。

    家里最重要的两个扛鼎之人——父亲和爷爷,都倒下了,现在只留下他和弟弟两个。兄弟两个都没有经营管理大集团的实际经验,何况他如今的身体不中用,弟弟又素来顽劣,根本指望不上。公司只能委托给职业经理人勉强运营,但没有股东坐镇,想必颓势已成定局。

    而等待他们的,怕是只有家道中落的命运。

    二十四岁之前,严颢风光无限,是人人追捧的豪门贵子,如今变故突生,急转直下,就连佣人都要欺辱到头上来了。

    可他又能怎样?

    郁猝的捶了一下不中用的大腿,严颢心底的烦闷更甚。

    正这时,有佣人过来通报。

    “少爷,您舅舅来了,正在前厅等着。”

    表情明显变得不耐,严颢对佣人挥挥手说,“告诉他,我正在休息,不见客。”

    佣人为难道,“少爷,我已经说过了,可他还是不走。”

    “严誉没在么?让他去应付一下。”

    “二少爷昨天就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呢。”

    严颢气得不轻,“他又去哪里胡闹了?”

    佣人不再答话,静静站在一边。

    知道此时生气也没用,可实在没心情和精力应付自己那个势利眼又贪财的舅舅,如今家里大不如前,对方嘴里肯定没有好话,说不定还存了什么坏心思。

    一转头,严颢看到了正在悠闲看书的简宁,忽然有了主意。

    “简小姐,我身体不适,不能待客,你去替我应酬一下吧。”

    没料到对方会提这种要求,简宁十分意外,但考虑到两人之间的关系,这要求也算合情合理,她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放下水杯,简宁利落起身,笑了一下,“好的。”

    说完,转身进了大宅。

    严颢注视着她的背影,半天没回过神来,这个简宁,最近变化太大了,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其实并非他的错觉,简宁确实换了一个人。

    十几天前,现实中的职业女性简宁穿进了正在追的豪门狗血小说里,顶替了原书中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留给她的“遗产”除了一副漂亮的皮囊,再有就是和小说男主——严颢的一纸协议婚约。

    正是这个协议未婚妻的身份,害了原书中的“简宁”,让她有了不切实际的非分之想,其实她不过是男方家里“买来”的未婚妻,以防严颢真的落下残疾,娶不上老婆,找的兜底保障而已。

    可“简宁”却贪图豪门生活,阔太头衔,死死抓住不肯放手,进而走上了极端反派之路,最后落得身败名裂的悲惨下场。

    而自从发现无法回到现实世界之后,简宁迅速冷静下来,她详细查看了与严家签订的那份协议,在明显偏颇的霸王条款里找到了一线生机!

    “男女双方在合约期间要对彼此忠诚,不能出轨,否则视为违约,需支付对方三倍违约金。”

    三倍违约金就是600万啊!

    六百万对于严家不算什么,但对于简宁来说,却是一笔巨款!

    也就是说,她只要不重蹈原书中的覆辙,走上给男主和女主捣乱的老路,顺顺利利让主角两人HE,那么男主的违约事实便是板上钉钉,自己就能顺利拿到违约金,这任务简直毫无难度啊!

    到时候,她怀揣巨款,天大地大,想去哪里潇洒不行?简直比活在现实世界还要滋润!

    至于眼前嘛,因为女主还未出现,她只能暂且留在男主家中静静等待。

    而且合约中还有照顾男主的条款规定,简宁自然还是要做一些表面功夫的,虽然她不打算和男主交好,但也绝不能与他交恶,毕竟主角光环不好惹!

    这也是为什么严颢会感觉她像变了个人似的。

    也实在是之前那位“简宁”做法有点太过了,才对比的她现在如此“不正常”。

    原书中,“简宁”初入豪门,被虚荣冲昏了头脑,干了不少没分寸的蠢事,就连家里的佣人私下都议论说她“上不了台面”。她没有管钱的实权,空挂着一个少爷未婚妻的名头,实际并没有什么好处可拿。而豪门生活不仅规矩多,没钱可挥霍的日子还很枯燥,根本没她一开始想象的那么光鲜亮丽,这还不算,她还要成日对着因为各种落差而消沉抑郁的“残废”未婚夫,时日一长,自然原形毕露,对严颢也没有好言语了。

    而简宁穿过来的时候,这对未婚夫妻已经是相看两厌的状态了。

    她还能怎样呢?只能尽量不让关系恶化下去吧,做不来低声下气的嘘寒问暖,但按照协议条款,该尽义务的地方,她也不会怠慢。

    虽然简宁做这些,不掺夹任何感情色彩在里面,但也让严颢感觉到了明显的不同。

    比如今天推他出来晒太阳,还帮他点柠檬水的举动,就是之前绝没有过的。

    而最近一段时间,简宁不再随意使唤佣人,对大家说话变得礼貌周到,甚至也不再频繁的叫车出去逛街,聚会,更多的时候都是留在家里看书,这种变化也让严颢很意外,也很满意。

    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因为什么转变,但好的转变总比坏的要强,这也是为什么,严颢会突然想到要让简宁替自己去见舅舅的原因,她应该不会在舅舅面前做什么离谱的事情,勉强应付一下自己不愿意见的亲戚还是可以的吧……

    多少还是有点不太放心,严颢最终躲在了一个隐蔽的位置,偷听了前厅里两人的谈话。

    当初简宁追这本豪门狗血文的时候,并没怎么太用心,除了对几个主要角色印象深刻之外,其他配角都快忘得差不多了。

    但是对这个男主的舅舅,她还是有一些印象的,这是个极其不要脸的男人,姐姐刚意外身死,他就打起了外甥家产的主意。

    原书里,他被男主和女主联手啪啪打脸,被虐的很是凄惨。

    但关于简宁代替严颢会面舅舅的剧情,原书中却并没有描写,也许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所以作者没有赘述吧……

    边走边想之间,简宁已经来到了前厅,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正站在那里,微微躬身,端详摩挲着严家名贵的瓷器花瓶,两只眼睛冒出来的贪恋光彩,毫不遮掩。

    简宁不由厌恶的皱了下眉头,然后轻咳一声,惹得那男人迅速直起腰身。

    满脸堆笑的回过头来,刚要开口喊人,却发现并不是自己外甥,于海明立即变了脸色,语气不善的问简宁,“怎么是你?我家严颢呢?”

    “他不舒服,暂时不见客。”

    简宁不急不恼,冷淡应对,说完,径自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见她这幅态度,于海明十分恼火。

    不过是个协议未婚妻,说白了,就是买来伺候他外甥的女人,看看这个架子拿的,真把自己当女主人了!

    “不见客?我是客人么?我是他舅舅!”

    于海明说着话,用力拍了下沙发扶手,惹得旁边的佣人都侧目。

    简宁扯起半边嘴角,笑了一下。

    这个笑带着明显的轻蔑和鄙视,让出身不高的于海明格外敏感,相当不舒服。

    他直接站了起来,指着简宁说,“我不见你!就算我家严颢起不了床,也轮不到你代他出面。”

    见他这样没有分寸,耍赖叫闹,还对自己出言不逊,简宁也不打算再跟他客气。

    “不见我?可以,那就请你离开吧。”

    然后吩咐旁边的佣人,“送于先生出去。”

    于海明顿觉受辱,继续大喊,“就凭你也想撵我?你算个什么东西?”

    此言一出,简宁的脸色沉了下来,冲站在门边的保镖厉声道,“请于先生出去。”

    保镖立即上前,架上于海明的胳膊就要把他拉出去。

    于海明恼羞成怒,对简宁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思?仗着我外甥身体不好,你就想当严家的正经少奶奶?做梦!有我这个舅舅在,你休想占到严家一分钱的便宜!”

    简宁冷笑,“于先生,我和严家好歹有份协议维系,也算休戚相关。你又与严家是什么关系?你姐姐在世时,明确说过不准你登门,如今夫人刚刚离世,你不哀思亲人,反而上蹿下跳,成何体统?!要跳要叫也请回你们于家,严家大宅不欢迎你!”

    说完,给保镖使了个眼色,两个彪形大汉立即架着于海明出了门,即使对方一路叫嚷,简宁也毫不心软。

    甚至,她还在于海明要出口伤人,用不耻的语言骂她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拿过佣人手里的抹布,塞进了于海明的嘴里!

    被保镖架着的于海明气得眼睛都凸了,可却毫无办法,最终还是被拖出了严家大宅。

    简宁站在门口,拍了拍手上的灰,再转身,发现周围的佣人和刚从角落里出来的严颢全部都在用不可描述的表情盯着她看。

    很意外么?很过分么?

    也许在这些原书人物的眼里确实有点吧,可她是穿书而来啊!

    用简宁自己的话说,老娘穿过来,可不是为了受这份鸟气的!有仇必须当场就报!

 

我在豪门写爽文[穿书]: 1.第一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