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千娇百媚 > 2.讨官
千娇百媚  作者:青木源
    浓华抬首望着马上的男人。

    男人肌肤皎洁如月,相貌出众而如好女,只是他长得阴柔而已,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世家子中常见的阴柔之气。

    他浑身的煞气将面容上柔美带来的阴柔冲的荡然无存。

    浓华望着他,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他,但是到底是在哪里见过,甚至面前人姓谁名谁,都完全没有半点记忆。

    他容貌实在是太过出众,若是真正见过,她应该能记住才是。

    “使君是……”浓华问。

    燕地寒风凛冽,她开口便被灌了一肚子的冷风。

    那男人轻轻踢了一下马肚,口里轻斥一声,胯~下的马匹温顺的走过去。

    他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浓华。

    那冷硬如刀的目光落到她身上,让人惶恐不安。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的那男子双目里流转的光里掺杂着缕缕千回百转的复杂情绪。

    似乎还有丝丝恨意。

    浓华在寒风中的身子越发僵硬,她觉得面前的男子有几分似曾相识,但不记得自己究竟在哪里见过他,也不记得自己曾经哪里得罪过他。

    她直接迎着男人的目光看过去,背脊挺得笔直。

    从洛阳到这苦寒之地,这一路的颠簸,她知道很多人想要折腾她,甚至以此为乐,越是如此,她就越不肯在这些人面前露出半点怯弱的姿态。

    “……呵”马上的男人看到她挺得笔直的背脊,忍不住咧嘴笑了。

    那笑声里没有多少真正的笑意,反而泛着北地的刺骨冰凉。

    袁氏扑到浓华面前,“大胆,竟然敢直视皇后!”

    投向浓华的视线被这突然冲出来的妇人截断,马上的人眯了眯眼眸,嘴角略略勾起,神情似笑非笑,上挑的眼梢里杀意在弥漫。

    霎时间他身上漫溢的杀气压得面前几人瑟瑟发抖。

    浓华反手把袁氏给拨到身后,她仰首毫无畏惧的和那男人直视。

    若是真的想要杀她,就算做出再低的姿态也没有任何用,反而还会受到一番羞辱嘲弄。

    她不卑不亢,那男人的眼神略变。他头歪了歪,兜鏊上鲜亮的羽翎在风中摇曳。

    他笑了一声,直接下马,他对着皇帝单腿跪下,“臣拜见陛下。”

    他冲着皇帝跪拜,可是话语似乎是对着浓华说的。

    “臣霍尧救驾来迟,还请陛下恕罪。”

    赵丰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逃亡的这几日只胡乱的喝几口水,吃几口干粮。身上衣裳单薄,到了这会,北风一吹,冻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请起。”赵丰艰难道。

    单腿跪在地上的男人抬头站了起来,“请陛下和臣到府邸之中稍作休息。”

    “你到底是何人?”浓华打断他的话。

    她方才听到他自报家门,也依然没有听过这号人物。

    “……”霍尧转头过去,他目光里没有任何对于帝后的尊重和敬畏,不答反问,“难道娘娘是想要在这里继续呆下去?燕地已经入冬,可滴水成冰,可不是洛阳里的温吞,野外过夜,哪怕有火也抵挡不住酷寒,娘娘应当比臣清楚才是。”

    浓华蹙眉,她还想再说,皇帝已经打断她,“好了皇后,过去吧。”

    说着,他勉强站起来,就往霍尧那里走了几步。

    霍尧令人牵来马匹,叫人扶着皇帝赵丰上马。

    他看着皇帝上马之后,回头过来,瞥着浓华,“娘娘,请。”

    说着,他抬手对着已经牵来的马匹示意。

    浓华嘴唇抿了抿,她直接翻身上马,不要人帮忙。

    霍尧挑了挑眉,“娘娘好魄力。”

    他说着,看了一眼太子和和康公主那边。

    不管是太子还是和康公主,上马的时候极其狼狈,尤其是和康公主被送上马背的时候,还险些滑了下来。

    洛阳内世家当道,风雅盛行。至于骑射乃是末等浊流的武人才会的。皇亲国戚和世家们不屑为之。

    所以这些贵人们,根本就不会骑马。

    浓华刚才那样熟门熟路的直接上马,倒是让霍尧有些刮目相看。

    “……”浓华坐在马上,她没有做声。

    面前此人,她听了他的名号,也想不起他在朝中到底担任甚么官职。这样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人,她总觉得格外的诡异。

    霍尧听她不答,也没有放在心上,直接让人牵马,和他们一道回去。

    走的时候,她看到远处有一群胡人来收拾这里。

    她坐在马背上看了一眼,见那群胡人穿着厚重的皮裘,头发梳成一条辫子垂在那里。那些人把之前追兵留下来的死马拖走。

    浓华看着,陷入沉默。

    “娘娘。”袁氏跟在浓华身边,亦步亦趋,不敢离开半步。

    浓华看到袁氏眼底浓厚的担忧和惊惶,浓华安抚的对她笑笑。

    他们一行人被带到了一处官署里,分别安置在署房内。

    浓华到署房没多久,就有人把铜火炉给送了来。铜火炉就是平常官吏用的,比不上宫内用的,炭火也是平常的炭火,炭火上冒腾着烟雾。

    这种在以往,别说是浓华,就是宫内也很少见,更别说用了。但是眼下,有用的就算不错。

    送火炉的人没有进来,把东西放在门口就走了。袁氏赶紧把火炉提了来,火炉不大,可以直接提在手上。

    浓华现在手脚都冻僵了,之前满心思都是想着要逃命,还不觉得。现在坐到了屋子里,才发觉手脚已经冻的连知觉都没有了。

    袁氏把火炉提到浓华面前,伸手把浓华的手给拿过来,仔细揉搓。

    “娘娘好好暖一暖。”袁氏道。

    她看着浓华,眼角都忍不住冒出了泪光。她从浓华出生就一直呆在她身边,看着女郎一点点长大,后来又进宫为后,在袁氏看来,自己照顾大的女郎应该享受到天底下最好的富贵,而不是在这里忍受苦寒。

    浓华看到袁氏眼角的泪,“阿姆别担心,我没事。”

    袁氏擦了两下眼角,狠狠道,“若不是楚王赵王他们作乱,陛下和娘娘,还有两位殿下怎么会受这样的苦楚!”

    开国皇帝原本是先朝的重臣,权力倾轧之中,将朝中其他对手清除的一干二净,后来等到先帝掌权的时候,直接行了废立之事。

    高祖皇帝妻妾甚多,子嗣也多,先帝开国之时,觉得先朝之所以会灭国,乃是因为藩王们手中没有实权,不能拱卫京都,也不能平衡朝堂臣子和宗室。所以干脆就将兄弟和儿子们封了有实权的藩王,遍布于各军事重镇。

    世家之间原本就有诸多矛盾,宗室们之间也各有心思。先帝在的时候,尚且能平衡朝堂势力,各方不敢轻举妄动。可当先帝驾崩,太子赵丰继位之后,这种平衡随着外戚夺权被打破。

    当时皇帝母家凭借太后的威势,想要夺取大权,朝堂其他势力如何能允许?

    经过几年的恶斗,以太后娘家落败而告终。当时牵连范围之广,甚是罕见,当时的皇后都被废黜。

    浓华就是皇后被废之后,重新甄选入宫为后的。

    后来朝廷争斗越来越大,皇帝赵丰又比较懦弱,藩王们干脆以清君侧的名头起兵,混战之中,留守洛阳的赵王不敌其他藩王,干脆就挟持帝后太子出京。之后赵王被燕王打败,他们也就一并被掳了过来,成了燕王手里的筹码。

    浓华这个皇后还没做多久,就已经遭了许多罪。

    “眼下说这些也没有甚么用处。”浓华摇摇头,想起这一路上的艰难险阻,“现在比在洛阳的时候,也好不了多少,还不是一样被人扣在手里,身不由人?”

    “娘娘……”袁氏望着浓华,红了眼圈,忍不住哽咽。

    正哭着,外头有人敲门。

    浓华顿时警醒起来,她看向门口,“何人?”

    “小人奉命给娘娘送膳。”

    袁氏赶紧擦擦脸,站起身亲自把食盒提了进来。

    打开了看,发现是两碗热气腾腾的汤饼。汤饼条有一指头粗细,汤水上漂浮一层厚厚的油,看着粗糙的很。

    但是汤饼上盖着一层羊肉,羊汤的香味铺面。

    她已经有一段时日没有好好吃东西了,赵王对她不如对皇帝那么看重,给几个蒸饼就算了,燕王就更加。至于逃亡路上,能从农人手里讨来一口粗粮,就是很不错了。她都不记得自己多久吃过热食。

    袁氏看着面前的羊肉汤饼两眼发直,她吞了一口唾沫,把羊肉汤饼端出来,都送到浓华面前。

    浓华很饿,端起了一碗,让袁氏把另外一碗吃了。

    羊肉汤很油腻,却很香,一碗热乎乎的汤饼和肉汤下肚之后,浑身上下真正都热了起来。

    浓华吃的很仔细,甚至连羊肉汤都没有放过,直接一滴不剩直接喝了。

    吃完之后,身上发热,手脚都有了力气。

    她吃完之后,就有人请她出去,说是那位霍将军想要觐见帝后。

    说是觐见,来的将官嘴里说出的话却很不客气。

    现在寄人篱下,身家性命都在他人之手,容不得他们还摆出之前的谱。

    浓华跟着将官到前堂,这一路走来,她发现官署里应该有的那些胥吏,全都不见了。她不由得握紧了手掌,心下格外不安。

    到了前堂,皇帝早就到了。

    之前有人给他收拾了下,吃了点东西,看起来比开始要精神一些。

    堂中站着的便是之前见过的那个男人。他依旧是之前的戎装,手扶在腰侧的环首刀上,来者不善。

    “将军所为何事?”浓华坐在皇帝身边开口道。

    霍尧在下一笑,“臣来见陛下和娘娘,当然有事。”

    他说着,让人给自己把胡床送来,直接金刀铁马的坐在上面,他身上的血腥味还没有完全散去。

    浓华几乎还能闻到他身上的那股铁锈味。

    “臣想要问陛下求个官做。”霍尧大大方方开口了。

    他此言一出,皇帝坐立难安。

    “是甚么官?”

    “蓟州刺史。”霍尧道。

    皇帝一惊,“可是蓟州刺史不是早就有人在做了么?”

    浓华道,“将军此举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霍尧朗声笑,“臣此次来,也是为了此事。”

    说着他拍了两下手,很快就有人送上一只木匣,霍尧接过,放在皇帝面前的案上,伸手打开。

    浓华看清楚里头的东西,压低声音低呼。

    上面的盖子完全去掉的时候,匣子内赫然出现一颗人头!

    人头头发凌乱,双目圆睁,保持着临死的惊恐模样,肌肤上的血迹已经发黑,看来已经死了有一段时日了。只是北地苦寒,所以首级保存完好,没有腐烂。

    浓华被出现在面前的人头吓到,她捂住胸口,看向霍尧。

    只见霍尧依然是之前风淡云轻的模样,嘴角略勾,“刚才臣忘记了和陛下说,原蓟州刺史,已经死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眸轻动,直直看向浓华。

    他双目清亮,看过来的时候,她心头也跟着一悸。

 

千娇百媚: 2.讨官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