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岫看着那身影,鼻头微微发酸。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因为看到褚辰而感动的一天,他仰起脸,对上褚辰愕然的眼神,下意识想撑起身子起来,但他现在像只笨企鹅,几下都没能起来。  狼狈道:“帮我一把。”  两秒后,将一只手伸到了他腰间。对方力气很大,轻而易举的将他扶起,然后松手,依然拦在门前,沉默的望着他。  哪怕他捂的严严实实,褚辰也断断不会认不出他。  “有事?”  颜岫浑身都冰凉,眼睛带着水光,一如既往的人畜无害,无辜而可怜:“我能先进去吗?”  屋内开了暖气,颜岫一进去就微微一晃,急忙扶住桌角才勉强站稳,垂目片刻让那股晕眩感过去。  他察觉到褚辰在打量自己,半晌,熟悉的讽刺溢出:“还以为你叫嚣完跑去潜心修炼了,吓的我每天都不敢懈怠,没想到你居然……成了猪。”  这时,外面又传来敲门声,褚辰拉开门,是王昭:“海哥说这屋里烧着炕,怕你觉得干,让我赶紧送壶水来,都睡下了才想起来。”  褚辰接过来,道:“谢谢。”  王昭愣了愣。褚辰问:“怎么了?”  王昭忙摇头,门被关上之后,他裹紧了大衣,心里犯嘀咕:怎么觉得太子好像突然高兴了?拿小金人都没这会儿心情好……错觉吗?  褚辰提着壶回来放在桌子上。颜岫已经取下了围巾,雪白精致的面孔圆润许多,只是精神很差,估计被冻很了,鼻尖眼角都通红。  他拉开凳子,动作笨拙的在对面坐下,捧起褚辰推过来的水杯,抿了口热水。  他喉咙跟五脏六腑都冰凉,连续喝了一杯水之后,内里熨帖了一些。褚辰坐在他对面敲着桌面,往日他讽刺之后颜岫总会不甘示弱,今天这副模样倒是少见的很。  褚辰道:“有什么事,直说吧。”  颜岫轻声说:“日子过不下去了,想请你帮忙。”  褚辰语调上扬:“哦?怎么回事儿?说出来我高兴高兴。”  颜岫睫毛纤长,缓缓抬眼的模样要多动人有多动人,他细白的手指摩擦着一次性杯,汲取着上面的温度,那句‘我怀孕了’怎么都说不出口。

    “有人跟踪我。”

    “狗仔?”褚辰轻笑:“你减减肥就不用怕被人跟踪了。”

    颜岫一时说不清楚,低头啜了口水,眉头紧锁。  褚辰很快失去耐心:“这么晚了也不好再麻烦别人再腾房间,你今天就睡那边凳子上吧,有什么事明天找海哥帮你。”  褚辰走向床铺。颜岫心头火气升腾,这种事他对另一个罪魁祸首都不好开口,怎么可能找经纪人?!  他猛地踢开了凳子,大步走了过来,褚辰瞧他气势汹汹,立刻坐直了:“我明天还有戏要拍,打架拍完奉陪。”  颜岫隐忍道:“床分我一半,我不睡凳子。”  “睡凳子有助你减肥。”  颜岫的脸还是小可怜,手指却发出了让人肉痛的咔咔声。  明天拍戏,肯定不能带伤的,褚辰在权衡之后,识相的让出一半床。褚辰站着比他高躺着比他长,被分走一半床估计挺憋屈,翻来覆去了一会儿,也没睡着。  于是又绵里藏针的膈应他:“胖成这样,你怕是做不成偶像了。”  又没接招。  褚辰疑惑地看他一眼,拉高被子沉沉睡去。  颜岫睡一阵醒一阵,屋内渐渐射入了一道光,他继续躺着没动,听到身边人动静了起来。  褚辰在故意吵他,颜岫心里骂他幼稚,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直到身后突然传来一股推力,颜岫睡在外面,猝不及防的翻身滚落下去,他猛地扒住床头,但腹部落地后还是一痛,脸色顿时煞白。  褚辰从里面探出头,被他的脸色吓了一跳:“不小心踢到你了。”  颜岫咬住嘴唇,眼泪涌上来,褚辰愣了愣,神色不自然的伸手,道:“就摔了一下,怎么那么大反应?”  颜岫抽了抽鼻子,慢慢在地上缩起来,浑身发抖。褚辰越发不自在起来,他丢下衣服下了床:“颜岫?”  颜岫捂住脸,哑声道:“不要告诉别人我在这里。”  “我能跟谁说啊?”褚辰皱眉扯他:“没事就起来,我不欺负你了,嗯?”  “我怀孕了……”  褚辰没听清楚,“我要去上工了,你再不起来我不管了。”  他站起来,被颜岫扯住了袖口,“你能不能帮我弄点吃的?”  褚辰皱起眉,又看了看他胖乎乎的身子,道:“还吃,你是真不想做演员了?”  那疼痛渐渐过去,颜岫缓过来,道:“我得吃点东西。”  褚辰让王昭给他拿进来两份盒饭,颜岫调整好情绪,端过去坐在床边,他昨晚都没吃饭,饿的厉害,但吃了两口却立刻就吐了。  他抱着垃圾桶吐得头晕目眩,满头大汗精神恍惚。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脚,褚辰拍了拍他的背,语气有几分凝重:“你生病了吗?”  虽然他跟颜岫互相看不顺眼,但要是对方真的有了什么张不开口的困难,褚辰也不能真的坐视不理。  颜岫脸色煞白,接过他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嘴,道:“我怀孕了。”  说出来之后,颜岫感觉轻松很多,他没有去管褚辰如何反应,起身去漱了口,重新出来之后继续吃刚才那份盒饭。  等到盒子被丢进垃圾桶,褚辰才陡然回过神,他难以置信的站起来,想说什么,外面却突然有人喊他:“开工啦!就等你一个了!”  “等等!”褚辰嘶声,道:“颜岫……”  “是真的。”颜岫神色平静,道:“不过跟你没关系,你先忙吧。”  “怎么失了魂似的?”坐在车上,吴鹏海见他神色阴沉,王昭心里也纳闷儿,明明昨晚刚高兴了点儿,早上脸色就更难看了……太子这心思真摸不透。  就连导演都察觉褚辰不对劲儿了,今天拍戏褚辰总走神,他喊了停,将褚辰叫过来:“昨儿晚上风太大,大家都没怎么睡好,你要是撑不住,咱们缓缓。”  “抱歉。”褚辰疲惫道:“麻烦给我五分钟。”  助理迅速把热水递上来,褚辰合目休息片刻,才重新站起来打起精神开工。  今天有个长镜头,导演还有点担心褚辰不知道心底压了什么事儿拍不好,结果他调整的倒是很快,休息之后便一次性完成了。  导演拍着他的肩膀感叹后生可畏,本来还想多关切两句,见他脸色不好,便放弃了。  他出去的时候将房门反锁了,颜岫又睡了一会儿,醒来时外面再次热闹了起来。  《狼烟》彻底杀青,大家都在商量着吃什么好,有的在吹褚辰的最后一幕戏,有的在讨论褚辰今天不对劲儿的状态。  颜岫侧在床上心不在焉,这番话想必是对褚辰心理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不过他嘴严,应该是不会说出去的。  何况他还算给了褚辰缓冲的时间,还特别强调这事儿跟他没关系,想他要是告诉褚辰,这孩子其实是他的,他还不直接昏了。  颜岫开怀了几分钟,心情又沉重下去。  不知道褚辰知道真相之后会是什么反应。老实说,如果换成褚辰揣着肚子过来找他,颜岫也肯定会被吓傻。

    颜岫至今都很迷茫,他不过就是被人下了药,闯进褚辰房间借地冲了个冷水澡,那药奇葩了点儿,冷水越冲浑身越烫,之后一不小心跟褚辰滚了床单……这也都算了,反正那天褚辰喝多了,自己离开的时候他还没醒,这事儿不是应该就这么过去,就像从未发生过吗?

    怎么就莫名其妙搞出了人命?

    我怎么能怀孕呢?颜岫摸着肚子,百思不得其解。

    “今晚上举行杀青宴,咱们现在就收拾收拾回酒店了,导演让大家好好休息一下。”

    声音由远及近,颜岫立刻坐起身,听到褚辰道:“我自己收拾就好,你忙你的。”

    颜岫松了口气。褚辰把人支开之后自己拿钥匙开了门,走进来望着他,神情叫人看不透:“你怎么知道自己怀孕的?”

    “我一开始觉得不舒服,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那医生确认好几次,告诉我的。”

    “给封口费了吗?”

    “他很有医德,会尊重我。”

    褚辰拿起茶壶给自己倒水,很久才道:“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你,我,医生。”

    褚辰坐立不安。

    室内寂静着,褚辰脸色越来越难看,他陡然快步走来,目光灼灼如利刃:

    “为什么要来找我?孩子是谁的?”

 

和宿敌奉子成婚后[娱乐圈]: 2.宿敌·二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