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恐慌游戏 > 4.铁索桥
恐慌游戏  作者:揉蹄
    赵樱现在的样子,应该是惊吓过度,开启了一种自我保护的模式。

    她蜷缩成婴儿的样子,拒绝和外界沟通。

    以赵昙对她的了解,他猜测,她现在肯定满脑子都在努力回想可爱的猫猫狗狗、琳琅的美食、华美的衣服,借此来冲淡心里的恐惧感。

    上一次看到她这个模样,是在父母的葬礼上时。

    看来她这次真的是吓得不轻。

    赵昙泛起心疼,走近赵樱。

    他用食指和中指轻轻抹过赵樱的后颈肌肤,而后转用一只手掌轻轻拍她的背。

    赵樱从小就有个怪癖,喜欢被人抚摸后颈,就好像猫儿喜欢被抚摸脸颊一样,只要一摸她的颈后,她就能迅速安静下来。

    当赵樱感受到自己后颈一凉,她第一反应是哆嗦了一下。

    两秒后,她反应过来了,连忙睁开双眼。

    花了几秒确认眼前带着妆提着消防斧的NPC就是哥哥,她的双眼里顿时涌出泪花。

    赵樱用泪汪汪的眼神看着赵昙,一张俏丽的脸上满是埋怨。

    赵昙懂她的埋怨是什么意思。

    要不是为了给他这个哥哥送鞋,她也不至于被卷进这场噩梦中来。

    所以,赵昙回以一个愧疚的眼神,用手拍着自己胸脯,用微表情和动作表示自己承认错误,愿意接受惩罚。

    赵樱爬下马桶,不敢再看卫生间里的一地肉泥,连忙拖着哥哥回到了“A卧室”。

    兄妹俩对视,两人都无法开口说话。

    房间里也没有纸笔。

    赵昙工作的时候不允许带手机,玩家也不许带手机。

    因为无法交流,赵樱的俏脸愈发焦躁,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怒和恐惧,她索性朝着自己的哥哥就是一套王八拳!

    在没有妹妹的时候,赵昙幻想中的兄妹关系比较梦幻,他总觉得妹妹就应该是柔柔弱弱,温婉可欺的,就算打起人来也应该是软绵绵的粉拳。

    事实上……

    这疯丫头虽然没练过,可她狠起来,拳头比他武馆的那些师兄弟打的都疼!

    起码他们师兄弟切磋的时候也不敢使掏眼踢裆这类的狠招儿,可赵樱是真敢下手!

    都怪他当年手贱,教了她几手阴毒的手段防狼。

    结果这女人精得很,任何有危险的地方她都不去,任何有不良企图的男人都被她一眼识破,流氓压根就没机会靠近她,这些防狼手段倒是全用在他这个哥哥身上了……

    赵昙也不敢反抗,就护起自己的重要部位,任她捶了,反正他皮糙肉厚的,耐揍,让她打打发泄一下情绪也好。

    打了几十拳之后,赵樱累了。

    明明刚揍过人,冷静下来之后,她却又变成了一副受害者的模样,用一双泪水濛濛的眼睛看着赵昙,扑到他怀里,默默的用赵昙的脏袍子擦起眼泪。

    赵昙也没法开口安慰她,只能轻轻拍着她的背。

    兄妹俩就这么一个无声的哭,另一个无声的安慰。

    等到赵樱彻底平复了情绪,赵昙指了指门外,一手拎着消防斧,另一只手牵起赵樱便开始跑。

    既然妹妹没有事,那他们就得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才行!

    赵昙带着妹妹拐回到了“D卧室”那边,打算把另外一个活下来的女同事救一下。

    但当赵昙回到“D卧室”的时候,他看到的却是女同事被绑在一张病床上。

    在惨白的灯光下,她呈“大”字型平躺在床上,怒睁着双眼。

    一旁的棉被被拆碎了,摊在地上,她的口中被塞满了棉花,肚皮不知被谁切开,剖口用一种古怪莹绿色细线粗糙的缝合。

    女同事的腹部隆起了近一米高,因为她还是个年轻的姑娘,皮肤很紧实,她肚子里塞进去的那个东西遮蔽的并不完美,露出了大半。

    那是一个成年人的尸体,一双断腿都从她的胸口下方伸了出来。

    看样子,是隔壁“C卧室”的那具男玩家尸体。

    赵昙知道这里有个活人,所以有少许的心理准备。

    看到这画面后,他心一惊,立即将门带上了。

    但赵樱还是瞥见了一些里面的画面,她眼神一黯,轻咬着自己的下唇,保持缄默。

    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难受。

    就当这迫不得已的沉默,是对那些死者的默哀吧。

    既然女同事已经死了,赵昙再没有其他的牵挂,带着赵樱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出口。

    出口是一道厚重的防火闸门,需要两个人的力量才能转开。

    赵昙感觉手里的消防斧兴许还有用,他舍不得扔,他撕下了袍子上的一块布条,用布条将消防斧绑在了自己背上,然后和妹妹合力将闸门打开。

    推开闸门,赵昙却傻眼了。

    按理说,只要离开了出口之后,眼前就会出现A17鬼屋那个明亮干净的大厅。

    可是,门后面却出现了一道铁索桥。

    漆黑的背景中,有点点繁星在旋转着,形成一个正在快速移动着的星空,叫人看着眼晕。

    桥的尽头是一个发光的蓝色漩涡,像极了仙女系星云。

    铁索桥则是由五根手腕粗的铁锁链造就而成,两根是扶手,三根用来行走,上面没有半块可供人踩踏的木板、玻璃、铁板之类。

    这座简陋的铁索桥就像是架在浩瀚的宇宙之中,而不停旋转着的星辰,也影响着视觉判断,极大的增加了过桥的难度。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赵樱用疑问的眼神看着赵昙,比着口型问:这些是你们店里的新场景吧?

    赵昙则拼命摇头,用眉眼的表情加动作表示:我们A17的技术还没有达到这么强的水准。

    这个场景实在是太真实了,比美国科幻大片都要真实!

    如果他们店的设备能让裸眼效果达到这种水平,那他们老板还开个毛的鬼屋?她已经可以去申请诺贝尔奖了。

    赵昙的反应,让赵樱彻底绝望了。

    她原本还希望这一切都只是这个鬼屋使用的科技太强,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看哥哥的反应,她明白了一切都是真实的。

    那,他们现在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过桥?

    就在赵昙赵樱兄妹俩不知所措的时候,几行发光的字出现在了铁索桥尽头上方——

    【恭喜你保持沉默,通过第一轮考验。】

    【第一轮“保持沉默”的规则已解除,你可以开口说话了。】

    【第二轮考验内容已开启:在120秒内通过这条铁索桥,进入下一个试炼点。】

    【剩余时间:120秒。】

    兄妹俩的眼神颇为无奈。

    果然要过桥。

    眼看着剩余时间“120”变成了“119”,倒计时已经开始,赵昙不敢再浪费时间,立即踏上铁索桥,在前方探路。

    赵樱也不敢停留太久,跟上了哥哥的步伐,也小心翼翼地踩在了铁索桥上。

    这个铁索桥大约有六七米长,只要心态稳住,以赵昙的平衡能力,他一分钟之内就能通过。

    赵樱学过跳舞,平衡性也不错,按理说,顺利走过这段铁索桥应该不是问题。

    可是,当他们两个走了几步之后,二人就都意识到:不对劲!

 

恐慌游戏: 4.铁索桥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