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日子 > 2.chapter 002
小日子  作者:何书
    时意走之前偷偷塞了三千块钱在时秋雪的口袋里,他明着给,姑姑肯定要塞回来,这钱他是真心实意想给姑姑用的,所以就偷偷塞过去,让姑姑不得不收下。

    他知道,家庭主妇看着清闲,除了做做饭,家务活,打扫卫生洗衣服这些,都可以由家用机器人来完成,但没有收入,也会少很多权利和自由,他和姑姑都没有爸爸妈妈了,他想姑姑可以过得好一点,不能和别人比,但可以和从前的自己比,时意想从前的姑姑过的比现在的姑姑更好一点。

    血缘让两人就像两条藤蔓,就算各自生长,但却无法分离,永远彼此羁绊,而生活又让他们不得不彼此寻找更多的阳光。

    时意走在S市的大街上,回忆起了许多事情来。

    这次来S市,时意脱掉平时工作才会穿的衬衫,今天穿的是白色字母T恤,瞬间年轻了几岁,说是还在上学的大学生都有人信,但事实上他已经毕业三年了。

    他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给不知道还在不在S市办事的江濯发信息。

    “我好啦,你要是有事,我就先买张票回去,想看看书,下个月就要考试了。”时意说的考试,是任何一个想当父母的人都需要考的父母资格证,只有考了这个证,才能申请孕育自己的孩子,他之前看了幼儿教育学父母篇,最近开始背幼儿心理学父母篇。

    父母篇比起正统的幼儿教育学和心理学当然要简单许多,都是最基本的幼儿知识,时意虽然好久没有这样像学生一样每天看书背书,默写,写卷子,但并不会觉得枯燥,因为只有这么做才能得到资格证,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这也意味着,他会有新的家庭成员,他和江濯的孩子,他们的家人。

    对此充满期待的时意又怎么会觉得枯燥,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发完信息没多久,江濯就回复了。

    “定位。”江濯一向这么言简意赅。看到这两个字,时意好像能听到他那简洁有力的声音。

    这么想的时意把定位发过去,大概过了十分钟,江濯开的车就出现在了时意的面前,江濯开的是一辆新型奥迪,像一部科幻老电影里的造型。线条流畅甚至性感,一看就知价格不菲。

    所以时意问都没问,已经认定这车是江濯公司的车,这次江濯过来办事儿,借来开吧。

    在他的眼里,江濯只是个保安,江濯也的确在安保公司工作,时意没有问太多,江濯也没有说过工作上的事情,时意想着,江濯愿意说,他就听,江濯不愿意说,他也不会强迫他说具体工作内容,毕竟保安只是份普普通通的工作,别人有时候不觉得有什么,本人可能会比较在意。

    他知道好多当兵的出来,都选择在安保公司工作,有的当保安,有的当保镖,根据能力不同,有不同的职位,而作为退伍军人的江濯在安保公司工作,时意并不意外。

    至于江濯具体是给人当私人保镖,还是保镖,或者保安,他都没有问太多。

    不过他觉得江濯最次,应该也是个保镖吧,他可是看到过他在公园里打拳,虎虎生风,非常有力,肌肉也好结实……

    想到有力,时意想到了夜里的那双手,一样的有力炽热。

    不禁脸红。

    时意用手背碰了碰自己忽然变得滚烫的脸颊,故作从容地将自己的定位发送给江濯,并嘟囔一句:“不要乱想了。”仿佛这样就能平复下来。

    江濯开着车出现在时意的面前时,他还在愣神,江濯按开副驾驶的窗户,时意才反应过来,江濯已经过来了。

    因为刚刚在想一些有的没的,让他不敢和江濯对视,打开车门坐进去,下意识摸了摸脸颊,发现不像刚刚那么烫后才吁出口气。

    江濯启动汽车后问时意。

    “中午吃的什么?吃饱了吗?”

    时意本来想说你办事的地方在附近?但因为江濯的话,立时忘了要问的,而是摸摸肚子,其实,菜都挺好的,但因为有些拘谨,只吃了一碗就停了,江濯不说就罢了,一提吃饱了没,他觉得好像还得再吃点什么,但是想想挺麻烦的,他迟疑了一下后说:“吃饱了,你事情忙完了?”

    “嗯。”

    时意笑道:“那真巧了,那我们回去吧,早点回去,还可以看看书,你幼儿心理学父母篇看完了吗?”时意问江濯说:“我该看第二本了。”

    江濯把车调成自动驾驶模式,然后扭头看着时意对他说:“我看到第三本了,幼儿营养学。”

    时意露出羡慕的神情说:“你看的可真快,你可别光图快,得记在心里,不然不是白看了吗?我们要想年底申请孕育孩子,得下个月都考到证啊。”

    江濯笑了一下说:“那等你复习完了你的后,可以给我摸摸底,我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巩固。”他的眼神很温柔,但不是那种故意撩人的温柔,他的神情是平实的,不让人觉得想要逃,像温水,将人包裹。

    看到江濯温柔宠溺的神情,时意爽快的答应道:“行啊。”对于这种眼神,他这半年早就习惯了,他觉得是因为江濯比他大几岁,所以把他当成弟弟一般的包容着,江濯这半年来也的确很包容他,虽然他也不是无理取闹的性格,但正是因为江濯对他的体贴和包容才让他下定决心与他领证结婚,这里面有一部分是他太想有一个自己的家,另外一部分就是他觉得江濯非常好,让他愿意与他结为伴侣,虽然不知道未来如何,可现在他觉得自己的婚姻生活很快乐,如他预想中的那样,一切都按部就班,按照他预想中的进行着。

    路上两人讨论着关于考试的事情,也聊了一些其他的日常,只是到了A城后,时意发现路线不太对,他纳闷地问道:“这不是回家的路呀,我们应该在下一个十字路口拐弯才对。”他以为江濯认错路了。

    江濯说:“我想吃点东西,你陪我吧。”说完看向时意。

    时意闻言,想到反正离家很近,加上他自己也有点饿,很顺从的点头说:“好。”因为刚刚说过自己吃饱了,时意不好意思说,我想吃点东西再回去,所以这会儿江濯说要去吃点东西,他心里瞬间觉得,心有灵犀啊,太好了!

    因此回答的时候尽力压住那点小雀跃,生怕被看出来之前说的“吃饱了”是客套话。

    跟同床共枕的人客套,总觉得不太对劲,所以时意不想让江濯觉得他跟他还如此生分。

    这个点,不上不下的,很多店刚刚收拾,但江濯总有办法,两人来到了一家粤菜馆。

    吃茶可以从早吃到晚上,也就没有还没开张这一说。

    时意不是A城人,但在A城上学后,就爱上了这里,还有这里的环境和天气,心甘情愿的在A城工作结婚,A城是个很有包容性的城市,让每个异地人都能感觉到那份包容和和善。

    江濯带时意吃了茶点,凤爪,蒜香排骨,小笼包等等一堆,虽然每一份份量小,但茶点叫了不少,各种都吃一点,喝口茶,通体舒畅。

    可能是因为今天是周六,吃饱的时意竟然想睡觉,要不是想着还得复习,他就真的会忍不住一回家就倒头就睡。

    时意回到家后,为了让自己清醒一点,特意洗了个澡。

    江濯还有点事情要办,送时意回家后就去了公司。

    时意坐在客厅,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拿着平板和配套的电子笔,一边划重点,一边在心里默记。

    晚上江濯回来的时候,时意靠在沙发上,竟然睡着了。

    江濯看到时意睡着了,没有叫醒他,而是把客厅的灯调暗,怕抱他回卧室会弄醒他,江濯只是去卧室拿了条毯子出来,帮时意盖好,这才挽起袖子去厨房。

    煲青菜瘦肉粥,洗菜,切菜,把之前在酒楼里买回来的流沙包蒸上。

    然后炒菜。

    当香味被爆出来后,时意才渐渐醒过来,他听到脚步声,睁开眼,就看到背着灯光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因为他背着灯光,时意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但光看轮廓就知道是江濯,还嗅到了他的气息,一种薄荷味沐浴露的味道,明明两个人用的是同一款沐浴露,但时意还是能分辨出江濯身上的气息,那是完全不同的味道,很让人安心。

    他拉着毯子,打了个哈欠,声音轻轻地说:“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叫醒我。”

    江濯身上围着围裙,手里拿着厨房用纸,吸手上的水,闻言说:“看你睡得香,就没有叫你,想你多睡一会儿,这会儿刚炒好,正准备叫你,你就醒了,去洗洗脸,可以吃晚餐了。”

    听到吃晚餐,时意下意识懊恼的“哎”了一声。

    他懊恼是因为他一直想做顿饭给江濯吃,婚后时意几乎没有给江濯做过饭,早上江濯起得比他早,晚上回来的比他早,中午两人都在公司,这么久了竟然没有好好的露一手给江濯。

    时意坐起来,揉着眼睛说:“明天我要早点起来,我来做早饭吧!”

    江濯说:“你晚上有时候加班回来都很晚了,白天能多睡一会就多睡一会,我现在时间多点,就先做着,等我忙不过来了,你想做了再做。”

    两人边说边一起往里走,江濯是去厨房,时意去洗手间,听到江濯的话,时意说:“我明天休息啊,今晚早点睡,明天就能早点起了。”

    江濯脚步顿住,闻言扭头去看已经站在洗手间里的时意,默默地说了一句。

    他语气慢条斯理地说:“你忘了,你今晚要给我摸底,今晚你怕是也不能太早睡了,明天还是我来做早餐吧,睡饱了,才有精神做别的。”

    “那我明天中午做!”

    说完话的时意本来没有多想,但是洗把脸扭头去看江濯,刚好看到他眼含笑意,意味不明,瞬间就明白了那句晚上怕是也不能太早睡的真正含义。

    瞬间脸有点红,时意为了不让自己尴尬,抬腿伸脚把洗手间的门给关上,理直气壮当鸵鸟。

    体力好了不起啊!起得早了不起啊!

    体力好……好像是有点了不起……咳!

 

小日子: 2.chapter 002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