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佛系大佬的小妖精 > 1.霸总丧心病狂
佛系大佬的小妖精  作者:雀鸣
    01

    此时正值黄昏,夕阳的余晖把窗边坐在轮椅上的人晕染上了一层金光。

    下垂的白纱窗帘,随着小风轻轻晃动,不断地打在涂卿卿的身上,遮住了她的脸。

    涂卿卿却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她半眯着双眼,不像是在欣赏外面的景色,反倒像是睡着了一般。

    突然,“碰”的一声,房门被用力推开,宗秋林快步走了进来,满脸都是不快。

    “涂卿卿,你想好了没有,到底什么时候签离婚协议?”

    来这里之前,宗秋林刚为一家顶级时尚杂志拍完封面照,衣服倒是换掉了,却没来得及卸妆。此时,他脸上满涂了粉底,脸显得格外白;深色的眼影和眼线却把他的眼睛拉得狭长,眼尾也向上挑起。再加上,那双充满恶意的眼神,此时的宗秋林看上去就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恶鬼罗刹一般。

    他每往前走一步,皮鞋都会打在地面上,发出“啪啪”的响声,给人带来一种说不出的心理压力。

    然而,涂卿卿并没有回头看他,就像没听见他的声音一般,继续看向窗外。

    她的态度显然惹恼了宗秋林,他几步就走到了涂卿卿身边,讽刺地说道。

    “怎么,吞了一瓶安眠药没死成,你学会跟我装聋作哑了?”显然,涂卿卿没有死,让宗秋林觉得很遗憾。

    涂卿卿终于侧头看向他,眼神里却却没有以往的恐惧和悲伤,反而尽是被打扰的不快。

    宗秋林被她这副样子逗乐了,他伸手便抓起了涂卿卿的脸颊,用粗糙的大拇指,用力地揉搓着她那细嫩的下巴。

    “怎么,亲爱的,你终于开窍了,知道哭哭啼啼的那套对我来说根本没有半点鸟用,也开始玩一些刺激的新游戏了?好吧,这次如果你表现够好的话,我会推迟跟你离婚的时间也说不定。”他的故意拉低了声音,用她最怕的那种声线说道。

    可涂卿卿却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冷冷地问道。“你是谁?”

    宗秋林就像是听到了笑话似的,神经质地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儿,他才又开口说道。

    “莫非是选了失忆剧本?这倒新鲜,我配合你玩几天好了。可是,卿卿,你要知道,游戏是有时间限制的,我的耐性也是有限度的。你最好尽快签下离婚协议书,否则我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让你game over了!”

    他的声音实在很招人烦,涂卿卿按着抽痛的太阳穴,不悦地说道。“滚出去!”

    宗秋林这才发现不对劲,他又上上下下打量了涂卿卿一番,看涂卿卿的表情倒不像是假装的。此时的她是真的很反感他,好像也不怕他了。关键是她好像真的认不出他了。

    莫非涂卿卿吃了一瓶子安眠药,人是被救回来了,脑子却出问题了?

    其实,他们夫妻之间原本就不是多美好的记忆。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出身社会底层,却野心勃勃的坏男人宗秋林,恶意勾搭了有钱人家的二小姐涂卿卿。

    说起来,涂卿卿不过是宗秋林选中的踏脚石。他们之间最初的浪漫邂逅,只是宗秋林精心布下的局。

    但凡想要混迹娱乐圈的人,都干净不到哪里去。何况是宗秋林这样没钱,也没后台的。他不愿意像别人那样,不顾尊严地去陪富婆和那些变|态老男人。所以,便将魔爪伸向了锦狐娱乐有些公司的二小姐涂卿卿。

    他们在公园里偶遇,相识相知,成为要好的朋友,几乎每一步都是宗秋林费尽心思精心策划的。

    像宗秋林这种出身不高,学历有限的小混|混,哪里懂得大家小姐喜好的那些东西。不过幸好他这人最会演戏,又长得好,那些口不对着心的甜言蜜语随口就来。

    他不懂得画画,便坐在那里大半天,一动不动,给涂卿卿当绘画的模特。

    涂卿卿喜欢小动物,他就捡了只受伤的小土狗养在身边,然后带去公园,跟涂卿卿约会见面。

    身体残疾的涂卿卿,根本就是被姐姐保护过度的小傻子。根本就不分名犬和土狗,她居然真心喜欢上了那只该死的喜欢摇尾巴的杂毛混种小土狗?!给它吃高级狗粮,送它高级狗玩具,还会抚摸着他那身难看的杂毛?!

    宗秋林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机会总会留给有准备的人,涂卿卿那位能干的大姐,锦狐娱乐的女老涂楠楠总出了意外事故,生死不明。只留下一个幼小的私生子和涂卿卿这个身患残疾不知世事的小妹。

    涂家没人了,那些旁支的亲戚却虎视眈眈,一心想撵走涂卿卿和她小侄子,然后霸占涂家财产。涂卿卿这个懦弱少女,很快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宗秋林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以好朋友的身份,提出要帮助涂卿卿。涂卿卿也很信任他,两人契约结婚。

    婚后,宗秋林这个出身在社会最底层的恶狗,靠着一些旁人没办法想象的狠戾手段,迅速收拾了那些不老实的远亲,也彻底掌控了银狐娱乐。

    之后的五年里,他利用锦狐娱乐的资源,开始迅速崛起,堆积了大量的财富,本身也登顶娱乐圈,成了备受欢迎的影帝。

    涂卿卿却始终沉湎于丧姐的悲痛中,无法自拔。终日躲在房间里,不愿意出来见人。

    原本宗秋林觉得,养只短腿的小兔子,只要那小兔子不吵不闹,躲在角落里,安静地呆着,也不算什么。反正不会影响到他的前途。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习惯了在小兔子面前,彻底撕开自己伪善的假面具,露出真面孔来。

    他无聊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跑到小兔子面前耀武扬威,说一些可怕的事情。直把小兔子吓得眼泪汪汪,他却满足了恶趣味,心满意足地离开。

    可是现在,小兔子不知不觉就成了他人生中的绊脚石,宗秋林自然会毫不留情地踢开她。

    拍上部电影的时候,宗秋林偶然间发现跟他合作的傻白甜小花旦,背景雄厚,深不可测。

    宗秋林自然而然又带上了伪善的面具,亲自指导了小花旦的演技,几次下来,便把那小姑娘迷得团团转。他又套出了小花旦的真正身份,果然驾驶不俗。宗秋林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要想办法把小花旦拿下来。再加上宗秋林对涂卿卿这种没用的废物,本来也没有什么留恋。

    于是一周前,宗秋林正式向涂卿卿提出离婚。可那小傻子只会流着眼泪,苦苦地哀求他不要抛弃她。

    宗秋林看着她那副涕泪横流的样子,心里完全激不起半点怜惜。

    从他懂事时起,就知道靠别人的一时怜悯是活不下去的。世界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斗兽场。弱者终究会死掉,变成强者的养料。只有心够黑,手够狠,又有能力的人才能活下去。

    宗秋林不想成为别人的养料,他想要做人上人。他曾经发过誓,这辈子无论如何都要成为站在食物链金字塔顶端的王者。在这过程中,他甚至不介意去杀人。

    宗秋林当然知道,离开了他的庇护,涂卿卿大概活不了多久,却还是狠狠地甩开了她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涂家。

    当天晚上,他就接到了彭管家的电话,涂卿卿吃安眠药自杀了。

    那时候,他正在小花旦的床上。听到老婆快死了,他心里却没有任何波动,甚至还有心情抽上一根事后烟。

    在宗秋林的世界里,像涂卿卿那样软弱可欺的兔子,根本就没有生存的资格,倒不如早点死掉会更舒服些,起码不用受那么多罪。

    可惜,送医院及时,涂卿卿没有死成。

    接下来几天,宗秋林一直忙于工作,自然没空也没心情去看涂卿卿。却没想到,时隔一周,他再来找涂家,就发现他养了好几年的小白兔突然长了一口小獠牙?

    看着她挥着短短的小肉爪子,奋力反抗的小模样,宗秋林不但不生气,反而心里有些痒痒的。这样的涂卿卿让他觉得新鲜又有趣。

    宗秋林向来不会在涂卿卿面前装绅士,甚至可以说是从来不加掩饰。他近乎粗暴地抓住了涂卿卿的肩膀,直接把那具纤细弱小的身体硬扯了起来,然后一脸恶意地说道。

    “谁说你这种软弱的家伙,可以反抗我的?”

    涂卿卿用力地推他打他,试图挣开宗秋林的钳制,却发现他的十指如同铁钳一般,根本就挣扎不开。她的身体虚软无力,两腿没有任何感觉,甚至没办法撑住自己的身体。

    宗秋林看着她这副反抗的样子,扯着嘴角,露出一口白牙说道。“很凶嘛,不错,新鲜又有趣。”说罢,他便一脚踹开了涂卿卿身后的轮椅。

    涂卿卿的身体顿时就离开了最后的支撑。她“站立”起来,两脚却悬空着,唯一的发力点只有宗秋林的手。只要他突然松开,涂卿卿就会狠狠地摔在地上。

    涂卿卿恨毒了眼前这个疯子,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冒犯她?!

    “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她狠狠地说道。说着,便狠狠地打了宗秋林一巴掌。

    宗秋林也不躲闪,任由她打了个正着,随即疯狂又恣意地笑道。

    “很好,亲爱的,你越来越带劲了。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我老婆也这么会演戏。以前,我总觉得你是玻璃做的,一碰就会碎掉。现在看来,你腿不好,骨头倒是结实得很。既然这么有力气,倒不如跟我做真正的夫妻。”

    说罢,宗秋林就不顾涂卿卿反抗,甩手把她摔在床上,然后甩掉西装外套,欺身压了上来,他单手就制住了涂卿卿的双手。

    涂卿卿无力地躺在床上,就像是垂死的小动物。她闻着那股刺鼻的香味,看着面前那张油彩涂出来的修罗恶鬼似的脸孔。第一次感受着那股反抗不得的力量,她终于意识到,这并不是一场梦境,一切都真实的。

    她终于从那个没有时间,无边无际的黑洞中逃离出来,在一个现代残疾女孩的身体里重生了?!

    与此同时,宗秋林就近乎粗暴地扯裂了她的纽扣,他并不急于占有她,反而故意用脸贴近她的脸颊,然后戏虐地看着她挣扎。他以此为乐。

    记忆的碎片不断地在凃卿卿的脑海里炸开,她一直忍耐着,就是不肯死去,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被黑暗虚无所吞噬,哪怕是沉睡数百年。

    她等了这么久,难道就是为了受到这个疯狗一样的人类侮辱吗?

    一时间,愤怒夹杂着仅剩的妖力在她的体内爆发。

    涂卿卿轻而易举便挣开了宗秋林单手的束缚,她那双手就像滑腻的蛇,妖娆地缠绕在宗秋林的后脖颈之上。

    宗秋林微微愣了一下,很快就笑了起来。“原来,卿卿,你早就想同我做真正的夫妻了?”

    他喊卿卿名字的时候,声音有些发软,又带了几分缠绵之意,倒像是真的有几分喜欢她似的。可实际上,这不过是演戏罢了。

    涂卿卿也不理会他到底想什么,她的唇角突然扬起了一抹微笑。她本来就长得白净纤细,带着一种病弱美态。

    此时的她突然一笑起来,媚眼如丝,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娇艳,就像是最娇艳诱人的花朵。

    宗秋林不由自主地被她那双眸子吸了进去。就好像有个不谙世事的小妖精,在他心底最柔软地地方挠了一爪子,不疼,却痒得厉害。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失控的场面。一切都好像有些过界了。

    就在宗秋林警觉地想要脱身离开的时候,涂卿卿那双眸子里却闪过了一抹血色。

    由于太快了,宗秋林甚至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又或许是夕阳映照的缘故。

    然而,很快他眼前一黑,便重重地倒了下去。

 

佛系大佬的小妖精: 1.霸总丧心病狂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