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凡人霍师傅(修真+怪谈) > 16.多嘴的证词
    裴度捉来一只多嘴。

    这种灵兽长得有点像考拉,但嘴巴格外大,并且还有两只蒲扇一样的大耳朵,眼神怯弱老实,看起来笨拙又好欺负,谁能想到它们个个都是好事又多嘴并经常因此把自己作死却不悔改的八卦狂热爱好者呢。

    多嘴消息灵通,知道的不算秘密,但也不是容易打听到的。裴度为了方便霍白提问,还在这只多嘴身上下了一个咒术,以防止它把事情泄露出去。

    霍白带多嘴进了狗车,大花自觉的关闭“窗户”隔绝外部视线。

    凤九龄本来还想偷听,惊讶的发现就算他用灵力也完全探听不到里面的一切动静,并且丝毫察觉不到霍白和多嘴的气息。就他所知,整个大荒,已知的能够把气息隔绝的这样彻底的法宝不超过五样。

    这个狗车到底是什么东西?

    凤九龄露出深思的神情。

    霍白把多嘴放在椅子上,多嘴在她的目光中瑟瑟发抖,耳朵却情不自禁的竖起来,做好了探听一切消息的准备。

    “我问你,考拉。”

    多嘴耳朵动了动:“考拉!”它声音又脆又细,语速很快,听起来就像故意捏着嗓子用娃娃音说话。

    “你知道城里发生的命案吧?”

    多嘴连连点头,不用霍白追问已经连珠炮似的主动说下去:“死了九个凡人一个修士,只有修士被开膛破肚凡人都是一击毙命——被砸死被摔死被打死被捅死,一个被捏碎脖子,脖子上留下的爪印像人面枭的爪子。凡人开始传妖兽进城,太阳一落山东城区一个人都没有啦,多嘴都躲了起来。”

    “捏碎脖子,爪印。”霍白沉吟,凡人的死因似乎不像妖兽的作风,但被捏碎脖子而死的凡人死因又指向妖兽。九个凡人都是一击毙命,死前应该并未遭受太大痛苦,只有修士狗蛋一个死前遭受非人的折磨,而昏迷的燕燕却成了唯一的幸存者。

    “你说你们躲起来了,所以入夜之后的事情你们不知道?”

    多嘴继续点头。

    “被开膛破肚的修士认识吗?”

    “认识认识!”多嘴用力点头,“苟大安,灵空门的长老!他有十三房小妾,东城区有十三座大宅子,西城区多嘴进不去,多嘴听说他在西城区也有一个大房子!”

    “你们还真是不负多嘴之名。”人家有几个小妾几处房产都一清二楚,霍白无语的看着这小东西,“苟大安这么有钱吗?”

    多嘴小鸡啄米:“有钱有钱!灵空门都有钱!多嘴进不去!”

    “有钱还抢我的大花?”霍白嘀咕,回想桃花坊苟大安赖着不走的模样,又隐约觉得并不是“财迷心窍”的表现,“灵空门。”她自言自语,“凤九龄认得苟大安,他知道灵空门吗?燕燕的爹娘也提过灵空门,灵空门是什么地方?”

    “凤九龄是祝家的客卿,多嘴接近不了他,凤九龄的事情多嘴不知道!”多嘴语出惊人,“燕燕是灵空门弟子!”

    这就说得通为什么苟大安会表现出认识燕燕,但霍白完全看不出燕燕说谎的迹象,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有这样高超的演技吗?

    自己这位乘客甲还真是不简单。

    霍白挠头:“你怎么认得燕燕,还知道她是灵空门弟子?”

    多嘴就说:“当然认得啦,巡城军送燕燕回家的动静那么大,多嘴都知道。两年前燕燕被灵空门抓走,整条街都知道,多嘴当然也知道!多嘴记得燕燕,她闹的可凶啦,灵空门的一个弟子被她踹了□□一脚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才好!”

    霍白不相信:“你说的燕燕和我说的是一个人吗?”那个文文静静的小姑娘,两年前也才十一二岁,彪悍到什么程度才会去踹一个男人的要害,踹得对方在床上躺半个月?

    多嘴连连点头:“燕燕回来就变啦,以前她可凶了。”

    “回来?从灵空门回来?她爹娘救她出来的吗?”霍白还没来得及问灵空门为什么抓燕燕,不是说燕燕是灵空门弟子吗?

    “不是不是。”多嘴快速道,“就是燕燕的爹娘把她送去灵空门的,好多凡人都把不听话的儿女送到灵空门去,灵空门是个好地方,能让榆木变良才,凡人变修士——这当然不可能啦,凡人修士天注定。修士都知道灵空门是骗人的,只有凡人才会信他们的鬼话!”

    连这个八卦又怂包的小东西提起凡人都是看不起的神态,又怎么能指望其他修士好心揭穿灵空门的骗局?这就是灵空门虽然是骗子门派却依然能在禹都城内安然无事的继续存续的原因吧。

    霍白:“燕燕怎么回来的?”

    民间八卦无所不知的多嘴这次竟然摇起了头:“多嘴不知道燕燕回来啦,多嘴看到巡城军送燕燕回家才知道燕燕回来了。多嘴没看到过燕燕出门!”

    “你们总不会一直盯着他们家吧?不是啊,燕燕昨天才刚刚出了门,和她弟弟一起,你们没看到?”

    多嘴努力想了一会儿,眼神有点困惑,小爪子抱在胸前,不确定的说:“有弟弟,没燕燕。”

    ……

    多嘴先从车上下来,一溜烟的跑没影。

    霍白开门见山的问凤九龄:“你知道灵空门吗?”

    凤九龄又摇起了扇子,神情淡淡道:“听过,不熟悉。”

    “祝家你熟吧?”霍白不急,也没见生气,就像聊天一样语气平常的说,“祝家几个车夫的死和东城区妖兽出没的传闻有关,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死在哪里。”

    “家中。”凤九龄如实回答。

    裴度插嘴:“城主可是说尸体都是在桃花坊附近发现的。”

    凤九龄轻哼一声:“城主知道什么。虽说尸体实在桃花坊附近发现的,实则是死后被凶手抛尸到那里。”

    “凤道友,你之前怎么没说?”

    凤九龄不屑:“区区凡人之死,与我何干?我不想说便不说。”

    霍白冷冷道:“你叫我去祝家做车夫的时候可不是这么想的吧,我怎么觉得你是想看我会不会和前面的那些车夫一样枉死?你就没安好心!”

    凤九龄风度翩翩的摇扇子,目光不和霍白对视,抬头挺胸,嘴角挂着一抹高傲的冷笑:“本座是祝家客卿,当然要为人家排忧解难,本座是看你气质与众不同,又有灵犬护身,定能游刃有余的应对任何危机,这才推荐你去做这份工作。价值三百灵晶的灵笺说送你就送,你见过本座这种坑人还要倒贴钱的冤大头——”

    霍白淡定道:“黑黑。”

    白毛球瞬间变黑,刺目的电光闪烁。

    “噼里啪啦——!”

    一声变了腔调的凄惨叫声直冲云霄。

    裴度:“……”

    该说什么好呢,真没见过凤道友这么实诚的人。

    呵呵,有趣。

 

凡人霍师傅(修真+怪谈): 16.多嘴的证词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