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以后少吃我 > 1.第 1 章
以后少吃我  作者:奚六
    文/奚六

    淅淅沥沥下了几日的雨,空气里泛着股湿冷,地上积水未干,高架车流拥堵,原先三十分钟的一段路,硬是耗了一个多小时。

    程舒诺推开车门下车,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她稍不留神踩到脚下的小水坑,溅起的水花脏了右边裤脚。

    她轻微蹙眉,瞥了眼来电显示,又极快掩下情绪,“厉衡事务所的人到了?”

    对方低声答:“在第三会议室。”

    程舒诺没再耽误,“我在楼下了。”

    她说完,挂了电话往写字楼跑,高跟鞋敲在锃亮的地板上,“蹬蹬蹬”急促地响。

    五分钟后,维亚公关。

    程舒诺一进门,沈嘉微便围了上来,“总算来了,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她和程舒诺同事多年,程舒诺几乎没迟到过,工作出了名的拼命,年前升了高级客户经理,是她们团队的leader。

    “路上出了交通事故,堵了好一会。”程舒诺简单解释,又问:“厉衡派的负责人是谁?秦厉吗?”

    厉衡是市里首屈一指的律所,和维亚有过多次合作,秦厉是厉衡的合伙人,年轻有为风趣幽默,除了花边新闻有些多,没别的毛病。

    沈嘉微神神秘秘地摇头,“不是秦律师,之前都没见过。”她说完,迎着程舒略微好奇的眼神,又色眯眯地补充:“长得比秦律师还帅,就是看起来挺凶的。”

    程舒诺了然地笑:“你这是春天又来了?”她一边收拾资料往会议室赶,一边仍不忘炫耀,“有我家苏杭帅?”

    苏杭是她的男朋友,两人上个月才交往,到下礼拜刚好一个月。

    “别成天显摆。”沈嘉微因前一个问题脸红,挑后面一个问题反击,“苏杭就是小崽儿,能和里头真枪实弹的男人比?”

    程舒诺:“年纪小,还不配当男人了?”

    沈嘉微:“不是没有没的区别,是大小的问题,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喜欢嫩男啊。”

    程舒诺:“……”

    要说嫩男吧,苏杭确实挺嫩的,小她三岁,长得白白净净,又乖又奶,特别招人喜欢。

    程舒诺原先想反驳几句,余光瞥见几米外紧闭的会议室大门,又倏地收了心,不和沈嘉微贫嘴了。

    不是她说不过,是手上的案子实在头疼。

    创世互联网是他们的公关客户,年前她们组因为拿下了创世全年的公关外包,奖金拿到手发抖,这转眼的功夫,她快要连饭碗都砸了。

    上个礼拜,创世互联网的十五周年庆典是他们组负责的项目,前前后后忙了小半年,谁知酒会现场却出了意外,伤了一名员工。

    创世是老牌互联网公司,在业内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又是十五周年庆典,现场媒体来的不少,事故立马被捅到了网上。

    她们组连夜危机公关,引导舆论,创世将承担全部医疗费用,承诺给予高额补偿,原先事情到了这儿,也该告一段落了。

    可偏偏也不知哪里出了问题,该员工突然反水,借着之前的热度私下联系媒体,举报创世偷税漏税。

    这事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惊动了有关部门,创世高层震荡,股票一连跌了两天。

    创世作为维亚的公关客户,这舆论的担子自然就落到了她肩上。

    程舒诺头疼地按了按眉心,她已经连续两天没睡好了,而厉衡事务所的律师团会来,还不止因为这事。

    程舒诺心里长长叹了口气,收拾了心情,推开会议室的大门。

    会议室不大,两边都坐了人,除了自己组的员工,其他都是厉衡事务所的律师,不算特别生疏,正对着门口的两个律师,上个月还一起聚过餐,程舒诺一进门,她先道歉,“实在对不起大家,耽误了几分钟。”

    目光和面前的男律师对上,两人相视一笑,其中一个理解地说道:“没事,也就一小会。”

    说话的人,看面相也就二十多,可秃得很彻底,程舒诺有次坐他对面,差点把人家脑门当镜子照了。

    几人都挺客气,程舒诺感谢一笑,她正欲往自己的位置走,右脚刚迈出一步,会议室的正前方却不急不缓地飘来一声反问,语气冷然,“十分钟是一小会?”

    程舒诺:“……”

    整个会议室顿时静可落针。

    程舒诺脚步微顿,默了两秒,她循声望去,是靠近投影仪的位子,背对着门口。

    说话的人一身黑色西装熨烫妥帖,脊背挺得笔直,耳边的碎发稍稍盖住小半耳廓,双手搭在桌上,袖口往上卷了一圈,露出半截手腕,指间倒扣着钢笔。

    从她的方向看去是他轮廓分明的侧脸,会议室的百叶窗没阖紧,冷光打在他侧脸上,下颌线条流畅,唇角半抿,微微卷起的弧度里藏着几分冷漠,还有少许她不得不承认的熟悉感。

    程舒诺有些恍惚,转瞬间,又冷静下来,可她还来不及说句话缓解紧绷的氛围,那人又补了句,直接把气氛推到冰点。

    “程经理这么不守时是对自己要求低还是对我们不上心?”

    他轻描淡写地抛出一句,会议室更安静了,没人敢说话。

    程舒诺紧了紧手里的文件夹,斟酌着如何打破尴尬局面,视野里,那人却慢条斯理地放下笔,轻轻拨到书页的中间,右手往椅背一搭,侧过身,坦坦荡荡地朝她看了过来。

    他嘴角往上勾了几许,眼底却丝毫没有笑意,眼神轻飘飘扫过来,如浮波潦草的一掠,再随意不过。

    和他的淡然截然相反。

    两人视线交汇的刹那,程舒诺目光倏而一顿,手上的文件夹因为大力被捏到变形,熟悉的眼角眉梢,像某种阀门,某些画面不受控制地涌上来,顷刻却又被她强势打压了下去。

    一分钟后。

    程舒诺若无其事地在他对面坐下,她轻轻放下手中的资料夹,办公室依旧没人打破沉默,她勾了勾嘴角,扯出一个完美无瑕的笑,抬头看向对面的林宴,“林大律师一表人才,谁敢不放心上?”

    她语气调侃,两人目光再次对上,林宴表情冷然,程舒诺笑得灿烂却不失得体。

    下一秒,她掠过林宴,停在一旁年龄稍长的男人身上,“我说王律师啊,你要是提前和我说今天林律师会来,我昨天肯定都舍不得下班唉。”

    林宴抿着不吱声,眼底深不可测,程舒诺不以为意,冲他释然一笑。

    原先尴尬的众人,因她的几句玩笑话,明显松了口气,被叫王律师的男人笑道:“你可冤枉我了,林律师是从帝都来的人才,年纪轻轻已经是我们律所的合伙人了,我哪能提前通知啊?”

    程舒诺其实是了解一些的,林宴这些年一直在帝都发展,这会突然成了厉衡的合伙人,她多少有些意外,她如果没记错的话,林宴主打刑辩,理论上创世的案子不该他负责。

    心里想归想,面上却丝毫没有表露,程舒诺甚至配合地睁大眼睛,演出几分惊讶。

    林宴不着痕迹地拧了拧眉,在程舒诺的表情没有更夸张前,淡然说了句:“开始吧。”

    程舒诺收放自如,神情转瞬又严肃了下来。

    维亚是创世的公关团队,厉衡事务所则是创世的法律顾问,在创世的危机前,厉衡负责创世的一起收购案,而眼下创世自身难保,收购案备受阻力。

    维亚不仅要危机公关,也要打好创世收购的舆论战,厉衡负责专业领域,应对有关部门的调查,于此同时也需要维亚的配合,维亚也依赖他们的法律支持。

    与最开始的剑拔弩张不同,接下去的时间两人言语交流,偶尔眼神交汇又时常微笑颔首,配合默契。

    时间一晃就是一个多小时,还有些细节问题没有敲定。

    程舒诺睡眠质量很差,这几天工作强度又大,这会听得难免有些头昏脑涨,她手肘撑着桌面,拇指按了按太阳穴。

    原先林宴还在公式化的长篇大论,没一会,只见他指尖翻起一页纸张,动作顿了几秒,轻轻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大家休息十分钟。”

    他话音刚落,厉衡的律师松了口气,一个个转了转僵硬的脖子,维亚的人则目光纷纷落在她身上,征询她的立场,程舒诺求之不得,冲他们点点头,包括沈嘉微在内,几个组员身子往后一仰,累瘫在位置上。

    程舒诺微微失笑,推开椅子起身往外,经过林宴的视线,丝毫没有停留。

    盥洗台前。

    程舒诺想洗把脸提提神,无奈脸上化了妆,又只好作罢,双手撑在台沿,缓下些许紊乱的呼吸,片刻后,她抬头看向镜中,却猝不及防地和站在她身后的林宴视线对上。

    男人双手抄兜站在几步之外,五官俊朗,眉目冷然,清冷的眼神落下,漆黑的眸子静如深潭。

    她和林宴几年没见了,论外形,没什么变化,依旧是一副好皮囊,气质却相差甚远,男人褪去青涩,眉眼深邃,举手投足间气质浑然天成。

    年少的林宴,程舒诺便猜不透他的脾气,眼下的他,岁月沉淀,更深不可测。

    同一张脸,她曾经被迷得神魂颠倒,如今再看,却掀不起什么情绪,她还是喜欢苏杭那种稚气未脱的俊秀,没有攻击性,也足够温柔。

    心情平复后,程舒诺没了先前的窘迫,目光微微一顿,她冲镜子里的人礼貌一笑,对方不动声色地看着她,神色莫辨。

    程舒诺转身,腰肢轻轻往后一靠,她漫不经心地打量他,懒洋洋地开口:“林律师这么看我,难不成对我这个前女友一见钟情啦?”

    听得出她语气戏谑,林宴眉梢略微一挑,他不屑地轻哧,“你也太自以为是了。”

    程舒不以为然,正准备反唇相讥,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

    林宴言语挑衅,程舒诺主动停火,摸出手机低下头。

    是几条微信消息,两条是苏杭。

    【姐,咱俩分手吧】

    【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姐姐!姐姐万岁啦!】

    程舒诺:“……”

    另一条是她的好朋友,言简意赅的几个字,程舒诺扫了一眼,表情却冷了几度。

    程舒诺忍住脾气,飞快地敲下两句,随后关了手机,她再次抬头,发现林宴还在几步之外,同样的姿势,下巴微扬,薄唇淡抿,一瞬不眨地看着她。

    程舒诺勉强压下的情绪,又被他略带挑衅的眼神悉数勾了起来,她想起方才那条信息,程舒诺气极反笑,她慢悠悠地朝林宴走过去,慢条斯理地问:“我怎么就自以为是了?”

    林宴微微阖眼,看着程舒诺走进,语调清冽地反问:“难道不是吗?”

    程舒诺犹豫了下,右手轻轻一抬,指尖绕上林宴藏青色的细纹领带。

    林宴眼神黯了几许,眉眼染上淡淡的不悦,程舒诺熟视无睹,她不规矩地往下扯着领带。

    林宴就着程舒诺的姿势低下头,两人间的距离骤然压缩,程舒诺后背微微一僵,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些,不自在地拉开距离。

    林宴却故意凑到她耳边,他冷冷地笑,淡淡地嘲:“以前不是你哭着喊着要我娶你吗?”

    程舒诺尾睫狠狠一颤,突然被人揭了短,她眼神凌厉地看着他,林宴无动于衷,勾唇笑了笑,鼻间带出的温热气息洋洋洒洒扑在她唇瓣四周。

    程舒诺不悦地蹙眉,故意歪曲他的意思,“记得这么清楚,还说不喜欢我?”

    林宴嘴角往下压了几分,像听了什么笑话,唇齿齐合:“你说呢?”

    程舒诺故作轻快,“说什么,说你对我余情未了?”

    她顿了顿,对上林宴深邃的眼,假装看不到他眼底的冷意和嘲弄,刻意音量降低,语速放缓,“不如我试试?”

    林宴难得愣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程舒诺扯着林宴领带的右手却倏地往下一拽,于此同时,她挺了挺胸,脑袋往前送,强势地覆上林宴的唇瓣……

 

以后少吃我: 1.第 1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