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死了的前男友回来了 > 9.第9章
死了的前男友回来了  作者:且拂
    白苻的预感还是很对的,封立屹的确是这个打算,在他眼里,白苻现在就是一只兔叽。

    更何况,十年前他在白苻变身骗他去出差的时候跟这只兔子同吃同住。

    一开始还不习惯,后来这小东西特别黏他,加上爱屋及乌,他后来也就习惯了,既然阿白把这兔子当亲儿子,他们以后也不会有孩子,他后来也就把兔子也当了儿子。

    可一转眼物是人非,之前见到这兔子他还有些陌生,可这么一会儿相处下来,加上这兔子太像阿白的脾性,之前的熟稔感上来,以前的感情也回来了。

    好在封立屹虽然爱屋及乌,可也有洁癖。

    他还真没打算跟一只兔子洗鸳鸯浴,他把上身的衣服脱了,露出结实赤果的胸膛,宽肩窄腰,比当年还要招眼。

    白苻本来正扒着门框拒绝跟封立屹一起进浴室,结果一抬头这厮把衣服都脱完了。

    白兔叽:“…………”为什么明明他也有锻炼,身材就没这么好!

    他这一懵,就被封立屹给抱了进去。

    等温热的水洒下来时他才回身就要跑,被封立屹捏住后颈的软肉往后一按:“老实些,不然还按照你主人说的方法来洗。”他记得这小东西似乎还挺喜欢这种方式的。

    白苻一开始没想起来什么主人说的方法?

    等脑海里闪过一个场景,湿漉漉的皮毛下的一张兔叽脸红了:“…………”

    他那会儿刚跟封立屹这孙子谈恋爱,你侬我侬的,变身的时候就想着总要谋些福利才好,当时不觉得,这会儿简直……

    他那会儿特不要脸的骗封立屹,说是他兔儿子特别听话,估计是洗澡的方式不对,需要用细绳子绑着手脚,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给洗一遍就老实了。

    后来封立屹还跟他惊讶:真的啊,可老实了。

    日,能不老实么?他自己亲自上手教的……

    后来为了不掉马,保住他这张老脸,他兢兢业业在封立屹面前老老实实当人。

    可谁知道……后来会成了这样。

    白苻心情不好,浑身湿漉漉的,加上墨水糊在毛上他也不喜欢,又不是没洗过,干脆大爷似的伸开爪子:“叽!”小封子,来服侍你白爷沐浴更衣!

    封立屹听不懂,就是觉得这小东西又突然听话了。

    就在封立屹单膝蹲在那里,打着赤膊帮兔叽洗白白的时候,外面的手机突然开始疯了一样剧烈响起来。

    白苻听到手机铃声瞥封立屹一眼,原本想着这厮日理万机肯定立刻就出去了。

    等他一出去他立刻就蹿走。

    谁知封立屹跟没听到一样,继续垂着眼认真给洗白白。

    铃声响了好几声之后,刚停下又再次响起来。

    一直响了很多遍,之后换成这办公室的座机。

    只是不管外面怎么响封立屹纹丝不动,一直把白兔叽洗的干干净净香喷喷的,拿过一旁的浴巾裹住,将身上的毛沾干水渍,径直走到一旁开始用吹风机吹毛。

    就在吹毛的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

    封立屹像是没听到,依然没什么反应,修长的手指穿过兔子毛茸茸的皮毛,手感极好,让他脑海里想起当年某人身上的触感,他瞳仁忍不住有些深。

    白苻听到敲门声似乎还有任助理有些急的声音,不过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白苻本来正享受前前男友的服侍,这声音着实扰人,仰起头叽了声。

    结果这一仰头就瞧见封立屹望着他不知在想什么,那眼神……

    兔叽瑟瑟发抖:“……”这厮别是连一只兔叽的主意都打吧?

    封立屹将兔子吹干,报到浴室门前,推了推:“自己去玩吧。”

    说罢将浴室的门关了。

    白苻哼了哼,大摇大摆像是巡视自己地盘的野兽,兔子虽小但气势不能输。

    封立屹这办公室里间这休息室倒是一应俱全,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时常住在这里。

    不过这怎么可能?

    封立屹洗澡倒是很快,很快就出来了,只在下身裹了浴巾,头发没擦干还有水珠往下滴,顺着对方的胸膛往下到腹肌,最后再往下……

    白苻正窝在他的床上蹦了蹦试试脚感,听到声音一转过头,就看到这幅画面。

    他的红豆眼有些愣,随即很快偏过头:“叽。”哼,暴露狂。

    可是背过身去的时候,忍不住挠着床单,嗷,真不公平,这孙子怎么能身材这么好!

    封立屹重新换了一身,将头发吹干之后,再次恢复了那个冷漠寡言的封总。

    他走过去,将兔子抱起来,重新走了出去。

    这段时间手机电话都没响了,不过他这边刚有动静,外面立刻传来任助理有些急的声音:“老板,你在吗?”

    封立屹坐下之后,看也没看快要打没电的手机,这才摸了摸兔子手感极好的长耳朵:“进来。”

    任助理松口气,快步推门进去了。

    他手里拿着几份文件,匆匆进来之后就将文件递上去:“老板,这几份合同没签,刚刚封女士电话打到我这里询问。”

    封立屹却是看也没看:“将电话转进来。”

    任助理一开始以为是老板刚刚吃饭前处理时没看到这几个合同,可瞧着老板这么淡定的模样,分明就是知道的。

    那老板没签,就是故意的?

    任助理突然就想到那位只存在传说中的前男友。

    刚刚玲苇小姐跟那位孙先生来的时候,他还以为老板教训孙禾源是替玲苇小姐和那位前男友报仇,毕竟玲苇小姐才十八岁,年纪轻受到情爱影响失了原则,后来说什么让玲苇小姐继续好好跟孙先生在一起一方面是想让玲苇小姐吃了亏自己认清,否则这个年纪只会更叛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白先生旧情复燃。

    毕竟在任助理的意识里,老板只有玲苇小姐这一个外甥女,虽然做错了事,可好歹是外甥女啊。

    所以他压根没想过老板会怎么着自己的外甥女。

    可此刻……他打了个哆嗦,突然觉得孙先生那两拳真的是得了便宜了,老板对自己这外甥女才是下了狠手啊。

    老板不好跟一个女人动手,所以,他让封女士亲自来?

    封女士是老板的亲姐姐,也就是玲苇小姐的妈。

    任助理打了个哆嗦,突然觉得以后他一定要抱紧那位前男友的大腿,老板这才是当真冲冠一怒为蓝颜。

    任助理抖了抖,赶紧出去了。

    这事……他还是别掺和了,老板连自己亲姐姐公司的项目都给拒了,怕是要大义灭亲了。

    以前老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还以为老板是觉得都是亲戚照顾一二,如今看来,老板不是重感情,他是压根没把这些看在眼里,图省事也就当没看到。

    可如今却是不一样了。

    任助理出去之后,办公室的座机很快响起来,这次封立屹倒是接了,摁了免提。

    里面立刻传来一个女人有些谨慎又带了讨好的声音:“小封。”

    封立屹漫不经心嗯了声:“什么事?”

    女人听到他冷淡的嗓音,心里更不安,她打了这么久的电话对方都没接,因为什么这太明显了:“姐、姐也没什么事,就是……就是想问问那几个项目之前不、不都说好了吗?怎么刚刚打电话给任助理,说是你还没签字?”上午明明说好的,怎么就突然不签了?

    她怕极了封立屹是故意的。

    封立屹视线落在一处,动作闲适地摸着兔叽软乎乎的毛:“是没签。我之前又细看了一遍,发现有几处不妥之处,还需要跟董事会再行商议。”

    女人心里咯噔一下:“小封,你是不是因为玲苇她……她也不知道那人是……这不是误会么?她年纪小又一向被我宠的无法无天,你别跟她小孩子一般见识。姐刚刚就打电话训她了,她应该去跟你道歉了,难道没去吗?那姐回头再教训她,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白苻这会儿终于听出什么情况了,他想起来等饭的时候封立屹动作极快签字的那些合同,难道封立屹这孙子真的为了他把自己亲姐姐的合同给扣了?

    给他出气?

    他有这么好?

    当年封立屹有多在意家人他很清楚,当初封立屹之所以会搬到他隔壁他们认识,也就是因为跟家里人闹脾气离家出走。

    若是不在意,怎么会这样?

    封立屹平静地听完,才面无表情开口:“她怎么样跟我没关系,我这些年见到她的面屈指可数。她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对她是你的事,我不管。至于道歉,她没对不起我,为什么要给我道歉?她做错了什么事,即使道歉,也是那个该道歉的人。”

    封立屹声音没什么起伏,可话里话外将一切分的清清楚楚,女人终于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声音带了祈求:“姐知道你心里有气,是姐不对没教好她。你生姐的气也对,姐公司那几个项目先不说,可你姐夫……你姐夫那个项目能不能先给批了?”

    封立屹表情依然没什么起伏:“你们还没结婚,哪里来的姐夫?至于你那小男朋友公司的项目,也有点问题,等商讨之后,若是董事会一并通过,会重新走程序。”

    女人傻眼了:她那个小男朋友家里的公司就要濒临破产,就靠着跟屹白集团合作这个项目起死回生,若是真的拒了,那彻底完了。

    她跟前夫离婚之后一直没遇到称心的,她是真的喜欢这个小男朋友,可因为年纪比对方大了好几岁,他家里一直不同意,这次公司出事终于松了口,可没想到临门一脚……

    女人声音带了不安:“小封,这项目若是不通过,他家的公司可就危险了。”

    封立屹闻言嘴角冷漠扬了扬:“是吗?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死了的前男友回来了: 9.第9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