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下一任王妃 > 1.001
下一任王妃  作者:塔隐
    一阵风吹过,把昏迷的豆蔻呛醒了。

    她睁眼一瞅,看到自己落在了花间,满目的艳粉娇红,异彩灼灼。后方有座布满褶子的假山,半封闭地环着此处。

    四下悄然,没有人声。只有树间零碎的鸟鸣。

    真安静啊……

    这就是人间了。与仙界相比,风情也不失可爱。

    不过与其说是皇宫,倒更像乡野人家。可能由于疏于打理,百花都长野了,一重一重层叠着,在前面连成一张巨大斑斓的锦屏。

    豆蔻探头张望一眼,没敢贸然出去。摘了朵牡丹,坐在花间心不在焉地吃着。

    仙帝说,她的恩公今日会在此现身。

    一个王爷为何来这冷宫的废园子?豆蔻不明白。天意诡谲莫测,她等着就是了。

    她是奉旨下来报恩的。

    恩公原是仙帝的幺子,叫烈煜仙君。因为殴打仙官激起众怒,被仙帝打入了轮回。如今投胎转世,成了昊国的越王。据说过得不如意,连媳妇儿也娶不上。

    仙帝千方百计地搞暗箱操作,找人下来帮儿子作弊渡劫。

    这勾当就落在了豆蔻的头上。因为整个仙界欠烈煜仙君人情的,只有她一个。

    她吃过他一块肉,一块中毒坏死的膀子肉。他自己剁了扔掉的。

    当时她还是一株千年小妖,吃东西不挑嘴,逮住了这毒肉就啃。那口感暄暄的,像冻过的火腿。她吃得骨渣子都没剩。之后竟意外地褪尽妖气、凝出仙体,堂而皇之升上了天!

    ——就这么回事。

    如今后果来了。仙帝半逼半哄对她说:“豆豆啊,该是你涌泉相报的时候了。”

    豆蔻想赖又赖不掉,只好硬着头皮下凡了。

    此时正当四月,天又暖又酥。阳光在花梢和石棱上跳动,亮闪闪的。

    等来等去债主还不现身,她干脆往地上一倒,眯了一觉。

    直到某一时......

    花丛外来了说话声。豆蔻一激灵,睡意被惊散了。骨碌往起一坐,透过枝柯的细缝往外看。

    天色已昏蒙了。好家伙,她睡了一下午。

    太阳垂在西天,又小又圆,很淡的一轮。乍看竟像个月亮。如真似幻的夕照里,立着个浓妆的女子,脸上的粉瞧着有二两重,还是没掩住她的憔悴。

    旁边还有个男人,背对此处而立。一身石青色八团花长袍。宽肩细腰,站姿轩昂。

    豆蔻心中一动。

    女子声音飘渺地说:“若本宫重获昔日地位,对王爷也是极大助力。还望助我周旋一二。”

    “我若说不呢?”男人说。

    “王爷既不买帐何必来赴约?冒险潜入宫中就为告诉本宫不想合作?”女人胜券在握地一笑。

    “本王过来是为了亲手处置你。”

    “灭我的口?本宫把证物放在别人手里。假如我出事他立刻会公布于众。到时整个昊国都会知道,越王的母妃曾与皇叔私通……您说,陛下会不会质疑您的血脉呢?”

    豆蔻两眼“锃”的一亮。

    没错,这就是她的恩公。

    越王轻声一笑,慢悠悠说:“贤妃娘娘若有证物,当初害我母妃时就拿出来了,还忍到现在?”

    贤妃脸色剧变,魂飞魄散地望住他。像是在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一把掐住了女人的脖子。

    突变就这样发生了。

    豆蔻惊得忘记眨眼……

    未多时,女人浓艳的头颅一耷,断了气。珠花乱颤不已,好像残余的生命在不甘地痉挛着。越王拎布偶似的提着她,走向一旁的枯井,掷了进去。

    地底一声闷响。死亡的事实就这样落定了。

    豆蔻木呆呆的,寒气攻心。

    仙帝太坑了,居然让她落在行凶现场。现在出去相认不被灭口才怪!

    她法力低微,只会让植物开个花、蝴蝶跳个舞......小小的一介植仙如何打得过凡人?

    霍东宸并没马上走,站在井边凝固着。

    过了一会……他以唯美的慢速回身,转过了一张绝俗的脸。冷冽的眼睛向花丛淡淡一扫。似乎确定了没人,从容地往墙外去了。步子迈得很果断。

    豆蔻屏住了气。小人物的直觉告诉她:可能是在使诈!

    等她放松警惕出去,他会从墙后突袭,一击将她毙命——这样不会造成不必要的声响。

    她安静地趴着,稳稳的,一动不动。大约半盏茶功夫......石青色的高大身影从墙后踱了出来。

    他望着花丛轻声一笑,“哼,你倒是机灵。”

    豆蔻的鸡皮疙瘩都被他吓出来了。

    霍东宸步步趋近花丛。走得平稳,缓慢。夕阳最后的光线披了他一身。

    那德性,真的是天风振袖、气寒千里......

    到了花丛外,黑色描金云纹的靴子踩倒花枝,以冷血的慢速踏了进来。

    豆蔻紧急摆出个闲散的坐姿,嘴巴一咧,一脸幸会地对他笑了。

    两人的目光狭路相逢,停在了这个惊心动魄的瞬间。

    他看清了这个少女。

    一袭青翠罗裙,脸出奇的干净,清丽。好像不知什么是怕,一对圆挑眼定定的,瞳仁儿墨墨黑。仅这一眼,竟叫他觉得灵秀夺目,直击人心。

    豆蔻也近距离领教了恩公的艳光。

    这是仙魔一体的长相。极冷也极艳,融高洁和华丽于一身。眉眼长长的,清清的,像画上去的。表情淡雅得很,没有一丝行凶后的紧绷。

    凶手到了这地步就有了魔的派头,叫她头皮发麻,不敢不服帖了。

    他们对视了很长的一眼,超过了猎人和猎物对峙所需要的时间。

    长得有了缠绵的错觉。

    豆蔻假装轻松,干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初次见面,有点羞涩。以后请多关照啊。”

    霍东宸微微一笑,蹲下来,直奔主题掐向了她的脖子。

    豆蔻骨碌一滚,手脚并用往花丛里爬。比猴子还快。

    他的内力一个吞吐,将人吸了过来。左手罩住她口鼻,右手托住后脑,准备拧断颈椎。这姿势对她来说,不啻于要连根拔起了——

    豆蔻慌不择路,舌头在他手心一通乱舔。

    舔了一嘴的老茧......

    霍东宸的手猛地打滑,脸上闪过了霎时的痉挛。

    有道是“世上无难事,全凭不要脸”,这歪招成功恶心到了他,为她争取了一点求饶时间。

    豆蔻呼哧带喘地说:“王爷,可以把小人放生吗?”

    他望着她,抱歉似的一笑,“你听了不该听的东西,活不成了。”

    “我不会说的。你是为母报仇,天经地义啊!”

    “谢谢。”

    “说、说了你可能不信,我是刚下凡的仙人,来报你恩的。咱们是自己人。”她的瞳仁儿像打着寒噤的星星,两手紧紧掩在脖子前面。

    “是么?”他把被舔过的手在她头上摸来摸去,温柔地说,“怎么早不来晚不来,这么巧现在来报恩了?谁派你躲这儿偷看的?”

    “玉皇大帝,他让我来报恩的。”

    他被逗乐了,“好,既如此,本王现在就让你把恩报了上路回家,如何?”

    “我刚从路上下来。不不.......”

    他伸手拉她脖子前的爪子。她连忙一把捂住他的手,老奶奶般七老八十地抚摸起来......

    他手心里好多老茧,比她脚跟还粗呢。指头是粗圆的,骨拐儿特别大。这是武夫的手,他吃过的苦头都在上面。

    霍东宸问:“难看么?”

    豆蔻对孙子说话似的一叹:“难看哦。但男人十全十美的不就残废了?你有这手啊才算真正当家做主的男人哩!”

    霍东宸:“......”

    “我今年仙寿十六,王爷一定痴长我几岁吧?说亲了没?想找个啥样的?”

    他似笑非笑望着这荒诞的东西,死到临头花样真多。

    “实不相瞒,我对恩公一见钟情,芳心暗许,您要是不嫌弃,干脆抓我回府里做个压府夫人。如何?”她一脑门子冷汗地说。

    “你不配给本王压府。”

    “那就拿银子封我的口吧!”她的脸那么一绽,眉弯眼细,笑得要多软有多软。

    霍东宸困惑地想,我在做什么?跟一具“准尸体”手拉手诉衷肠?他杀人时还从没这样讲究过呢。如此一想,不容抗拒地把手腕一翻,擒住了她两只爪子。另一只手快得像风,袭上了她的脖管。

    豆蔻将蓄了一嘴的口水“噗”了出去。

    他忍无可忍往后一仰。豆蔻豁出全力朝他的臂弯一压……

    然而,这条裹在锦缎下的膀子像铁打的,纹丝没动。她倒险些震碎了肘骨,疼得脸都歪了——仙帝这缺德的大坑货啊!

    一口唾沫星子让攻守双方陷入了僵止。

    越王缓缓吸了口气,掏出一块雪白的锦帕,很珍惜似的擦拭着脸。再抬眼时,他的目光好像死了,静得令人窒息。豆蔻感觉他发生了质的飞跃。刚才是凶残级的,现在升到变态级了。

    好像她喷的不是口水,是粪水。

    少顷,他以凌迟般的慢速开了腔,“也好,既然你坚持不肯上路,本王也就不勉强了。就按你的意思带回府里养着。不过,丑话可说前头。”

    “你的话再丑小的也爱听。”她两眼雪亮,一脸虔诚。

    “哼,进府后要是不想活了,再求本王赐死……可不会依你。”他很美地一笑。

    “千万别心软依了我呀。让我低三下四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惩罚。”

    他垂下黑茸茸的长睫,“哼,看来你并不是胆大,只是不可思议的……愚蠢。”

 

下一任王妃: 1.001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