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八零海鲜大王 > 6.第006章
八零海鲜大王  作者:寒小期
    第006章

    学到了新技术后,刘秀红的织网速度确实快了不少。刚开始其实还有些生硬的,但随着她埋头苦练,没几天就达到了书熟练的程度,每日里赚到的工分比以前多了三分。

    刘秀红觉得,自己学会后,难保不会有别人来求教,因此也提前问过了她大姐的夫家弟媳。

    她大姐的夫家姓周,周家人口也简单,老大周大军,老二周小军。其实两兄弟上头还有个姐姐,不过早在十年前就嫁出去了,听说嫁得挺远的,平常不太走动。

    比起刘帅红,她弟媳长得的确有些普通了。说普通都是夸赞的话了,不过这人确实是个好性儿。听说别人会求教后,直接表示完全不介意别人学了去。还叮嘱道,这法子快是快,但必须全神贯注的织网,时间久了不光是腰背疼,眼睛也挺难受的。

    凡事都有利有弊嘛,这个道理刘秀红还是懂的。

    “我也是没别的法子了,苦点累点没啥,只要别让我跟孩子们分开就成。”刘秀红说话的时候,还要分神去瞧身畔的小儿子,幸好杰杰这孩子打小就很乖巧,不吵不闹的,一个人就能玩得很好。

    虽说是新媳妇,不过周小军媳妇果真是对了她婆婆的胃口,端的是手脚勤快。新婚第二天上午就教了刘秀红新的织网技术,下午就同她一起去了晒渔场。之后便准时准点的来晒渔场报道了,或是织网,或是帮着腌鱼晒鱼,一刻不停的。

    一起在晒渔场干了几天,其他人没对她们会的新技术产生半点儿兴趣,反而对周家这个新媳妇好奇满满,都说周大娘总算是做主了一回,娶了个合心合意的儿媳妇进门。

    说真的,刘秀红听着多少有些尴尬。

    自己的娘家大姐是什么人,她当然是明白的。

    其实,也不能说人不好,只是依着老一辈人的看法,她大姐确实不是那么会持家的。像做饭洗衣打扫带孩子之类的活儿,她大姐全会。但也仅仅是会而已,而且每次觉得做得差不多,就撂开了手。

    用刘帅红的话来说,家里哪样儿活她没做?做完了,还不准她歇会儿跟人说说话?非得像老黄牛似的成年累月的弓着身做活儿?

    偏周大娘就觉得这个大儿媳眼里没活儿,见天的闲在那儿。说你自个儿屋里的活儿干完了,不能顺道把其他屋也归整一遍?把你们俩口子的衣服洗了,就不能把婆婆和小叔子的也洗了?

    刘秀红刚嫁过来时,当真是没少听大姐抱怨,抱怨到了最后,婆媳俩是相看两厌。周大娘索性把大儿和儿媳轰了出去,自己守着小儿子过,说这样起码眼不见心不烦。

    差不多也就是刘秀红生下大儿子豪豪那会儿,周家分了家,她大姐还觉得挺好,俩口子带个孩子过得又不累,没了身边的老婆婆念叨,日子过得别提有多舒坦了。

    再看周家的小儿媳,不过才几天工夫,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真是个顶顶勤快的人,用老一辈人的话来说,就是眼里能出活。小辈儿们有些不是滋味,老一辈的却很是羡慕周大娘,夸你眼神好,挑了个能干的,以后就只等享福好了。

    也有人不大赞同。

    “秀红,你知道周小军那媳妇是哪儿的人吗?大巨渔业队的!那头啊,穷得叮当响,她还是家里的老大,底下七八个弟弟妹妹。就算现在不搞旧社会那一套彩礼了,听说周大娘还是送了不少东西过去,才算说成了婚事。”

    “周大娘这么偏心,你大姐就没个想法?她有没有跟你念叨?妯娌俩呢,当婆婆的咋能不一碗水端平呢?”

    刘秀红忙着低头干活,偶尔才嗯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跟她搭话的人嫌她没意思,又想到她家那个情况,多半说了两句后,也就走开了。

    等人走开了,她才微微叹了一口气。

    互相攀比这种事儿,她打小就经历得多了,姐妹之间比完了,还要跟兄弟们比,成家以后比丈夫比孩子,跟婆家那头的妯娌还得争个高低长短……

    偏她这性子,最是不耐烦这种事儿,总是能避就避,这才会在年初,小叔子说好了对象后,二话不说跟丈夫一起搬离了婆家。

    周大娘让大儿子俩口子搬出去时,起码帮着起了房子,打了家舍,粮食和钱都是给足了的,加上那会儿航航也有三岁了,因此刘帅红没费什么劲儿就将日子给过顺了。

    反观老许家这边,年初开春刚给小叔子许国庆说好了对象,对方不想跟妯娌一起过,再说老屋那边的房间也确实不够用。许国强作为长兄,倒是没同弟弟计较,很快就同生产队商量,低价买了两间年久失修的房子,自己弄材料找渔业队上的哥们帮忙修好了房子,将将置办了点儿家舍,费了点儿心力总算将日子过下来了。这还不算,每个月发工资时还得拿出三块钱给老娘,返航时也每每往老屋那头送些鱼虾。

    那会儿的日子其实也挺苦的,大儿子倒是不用太操心了,可小儿子才出生几个月,最是离不得人的时候了,家里家外更是有一堆琐事等着她去做……

    可甭管怎么说,当时一家人总是齐齐整整的。

    正盘算着呢,主任大娘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压低声音道:“明个儿就是咱们队上发工资的时候了,你等下晚点儿走,我提前把下个月的粮票和钱给你。”

    刘秀红微微有些讶异:“这合适吗?会不会太麻烦您了?”

    “我说你都是俩孩子的妈了,咋还那么天真呢?明个儿一早发,粮票和钱还不都是提前准备好的?还是你打算跟你婆婆比早起?”

    到底是别人家的事儿,主任大娘也没说的太直白,不过刘秀红还是听明白了她的潜台词,是担心老许家作幺。

    当天傍晚,刘秀红等其他人都走了以后,才放下了手里的渔网。好在,这些天她本身走得也晚,倒没引起别人的注意。再说了,来晒渔场干活的人,多半都是要赶回去生火做饭的,一看到点了,恨不得立刻走人,哪儿会关心别人如何?

    背上小儿子,刘秀红跟着主任大娘去了场部。

    东海渔业队是附近岛上数一数二的大渔业队,不光渔船多好手多,连场部的房子都造得比别的地儿好。

    所谓的场部,就是一排二层小楼。一楼原本是作为知青的宿舍,不过这两年能走的都走了,没走的也都娶妻嫁人了,陆陆续续搬空以后,这里就成了仓库,存的倒不是海产品,而是渔船上的各类设备、零件,还有新领来的尼龙绳、粗麻绳等等。

    一楼的门口全部挂着沉甸甸的大锁,靠南面的第一间还住着值班的人。值班室里有设备连着队里的大喇叭,真要是有个什么意外,保准第一时间将全队的人从梦乡里喊起来。

    二楼则要绕过值班室,从小楼侧面的楼梯往上走。

    刘秀红亦步亦趋的跟着主任大娘,她从前很少往场部来,像领粮票工资之类的事情,在从老屋搬出来之前,都是婆婆去领的,之后则由丈夫许国强自己领,领完了分出三块钱和十斤粮票拿去老屋那边,剩下的才会交给她。

    主任大娘走在前边,上了二楼,走过了三间办公室,这才掏出钥匙开了门,拉了下垂在门边的绳子,点亮了屋里的灯。

    借着明亮的灯光,刘秀红这才看清楚了屋里的情况。

    办公室不大,靠左手边的墙边摆了两个巨大的档案柜,右手边则是两张办公桌和两把靠背椅,桌角处还搁了个废纸篓子。

    主任大娘熟门熟路的拿钥匙打开了办公桌的抽屉,从里头抽出了粮票和钱,又拿本子和笔出来,教刘秀红怎么填。

    “就这儿,写下你的名字,再勾一下,记得对下粮票和钱的数目。”

    “粮票是十岁以下的给十斤,你家俩儿,一共二十斤粮票,粮价现在是一毛五分八一斤,我给你批了三块五,足够了。”

    “钱是场部借的,不叫你还,等孩子长大了能赚钱了,叫他们自个儿还。到时候呀,估计这钱也不大值钱了,放心好了。”

    钱会越来越不值钱,这话还是韩远征同她说的,她一开始还有些不信,后来闲得没事时,仔细得琢磨了又琢磨,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这会儿同刘秀红说时,也就忍不住带了出来。

    刘秀红依言打了勾,写上自己的名字,这才将核对过数目的钱和粮票收进了口袋里。

    主任大娘拿本子看了看:“你字写的不错啊,小学念完了?”

    “念完了初中。”刘秀红有些不大好意思的道。

    “可比你大姐那狗爬式的字好看多了,我记得她也说自己是初中生来着。”

    “大姐念书的时候,学校老师不大上课。轮到我时,又不一样了。”刘秀红小声的替大姐辩解了一句。

    没说出口的话是,她当初在学校的成绩是真的好,完全可以继续上高中,可家里不宽裕,俩嫂子也进了门,接连怀上了身孕。再说前头的两个哥哥两个姐姐都是念完初中就不念了,她也不好搞特殊化。因此,当爹妈问她要不要上高中时,她说不想再念书了。

    如今回头想想,后悔倒谈不上,就是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丝的遗憾。

 

八零海鲜大王: 6.第006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