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维纳斯之吻 > 9.免费试吃
维纳斯之吻  作者:板栗子
    余晚是在九月初的时候,找到了第一份婚礼策划的工作。

    公司只是一家小公司,她刚进去,也只能当学徒。学徒一个月的工资只有八百块,包一顿午饭,其他的,就再也没有了。

    以A市的消费水平,八百块很难生活,余晚租的那个又偏又旧的小房子,一个月都得六百块。剩下的两百块,她还要坐地铁和公交。

    但再苦再累,她也没动过要回C市的念头,这是她第一次反抗她妈妈,如果她这么快就放弃了,以后就再也没立场做这种事了。

    因为没有多余的钱给自己买好吃的,余晚那段时间的神经很脆弱,幸好星光百货的超市里,每天都有不同的免费试吃,余晚每周都会去两次,给自己改善生活。

    她特别感谢星光百货的老板,是他养活了她。

    第三次来蹭试吃的时候,余晚忍不住发了条朋友圈:“今天星光百货煎的小牛排好好吃啊,就是我担心售货员马上就能认出我了,有没有在星光百货工作的朋友,能给我一份超市售货员的排班表。_(:з」∠)_”

    厉深今天正好和室友来星光百货买吃的,在排队等结账时,他随手刷了个朋友圈,看见了余晚这条动态。

    他加了余晚的微信后,两人也没怎么说过话,厉深翻过她的朋友圈,可惜她仅展示三个月内的。

    三个月,她发了两条朋友圈。:)

    今天,倒是赶巧了。

    厉深读完她编辑的文字,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收起手机,对前面的竹竿道:“我想起还有个东西要买,你先结账。”

    “啊?你还要买什么啊?”竹竿在后面叫他,然而厉深走得头也不回。

    他记得他刚刚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了小牛排的试吃,他按照记忆找过去,一眼就看见那个眼熟的长发女生。

    是余晚,她竟然还没走。

    厉深推测她已经在这里蹭了不止一块牛排了,销售员看她的眼神都透着点不满,厉深走上去,拿了一袋牛排,塞到了余晚手里:“你喜欢吃这个?我请你吃啊。”

    牛排是放在冰柜里的,带着刺骨的寒气,余晚手上一冰,有点茫然地抬起头来。入目的是一张过分好看的脸,主人的嘴角轻轻弯着,像是能温暖她手上的寒意:“啊,是你,厉深?”

    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厉深比刚又开心了些:“你还记得我啊,Lily。”

    余晚:“……”

    所以说她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个英文名?

    厉深看了超市销售员一眼,又从冰柜里拿了一袋牛排出来,牵着余晚往前走:“走,我请你吃两包。”

    “诶,可是……”可是这块小牛排马上就要煎好了啊!她等了好久了!

    最终她这句话还是没说出口,被厉深给拉走了。竹竿他们结完账,直接去了外面等厉深。厉深看见他发来的消息,回了一句:“我还有点事,你们先回学校吧。”

    竹竿:啊?

    竹竿:你又想背着我们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

    厉深:想想你贴在床头的四字真言

    竹竿:……

    他贴在床头的四字真言是,关你屁事。

    余晚偷偷往厉深的屏幕瞄了一眼:“你有事的话,就先走吧。”

    等他走了,她就去把两袋牛排放回去。

    厉深把手机收起来,对她道:“没事,马上就排到我们了。”

    余晚有点不好意思:“可是怎么好让你破费……”

    厉深轻笑:“两袋牛排而已,不至于用破费这么严重的词吧?”

    余晚认真地道:“两袋牛排很贵的啊!”

    “……”厉深一顿,被她的模样给逗笑了,“哈哈哈你怎么过得这么惨,你父母没有给你生活费吗?”

    余晚抿抿唇,垂下了眼眸:“我都出来上班了,怎么好意思还跟家里要钱。”

    厉深无比震惊:“你已经上班了??你毕业了吗?”

    “……我毕业三个月了。”

    厉深:“……”

    他一直以为她比他小来着。

    余晚有点尴尬:“我看上去不像上班的人吗?”

    厉深道:“你看上去像十八岁。”

    余晚一愣,然后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你可真会说话!”

    厉深看着她的笑,也跟着扬起了嘴角。

    结了账后,两人一起往楼下走。余晚手里提着超市的塑料袋,偷偷抬头瞄了一眼比自己高一个肩膀的男生。从这个角度看他,他五官的线条更加分明了,高挺的鼻梁,漂亮的唇形,虽然都还带着点少年气,但已经能粗粗看出男人的轮廓。

    余晚想等他再长几年,一定会比现在更帅吧。

    厉深忽然一低头,对上了她的视线。余晚偷窥被抓了包,慌忙地移开了目光,厉深看着她微微泛红的耳朵,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点可爱。

    余晚听见自己身侧传来的低笑声,耳朵红的是更厉害了,她掩饰般地咳嗽一声,从塑料袋里拿了一包冷冻的牛排出来,递给厉深:“这个,我们还是一人一包吧。”

    厉深道:“诶,可是只有一个塑料袋欸,你是想让我用手拿回去吗?”

    “……”呃,好像是有点冰,“那你用塑料袋,我把牛排装在包里就可以。”

    厉深还是不依:“可是牛排会化的哦,到时候把你的包包打湿也没关系吗?”

    余晚:“……”

    他一个男孩子为什么懂这么多?而且他刚刚是不是在卖萌??

    厉深拿过她手里的牛排,又塞回了她提着的塑料袋里:“好啦,说好请你吃两块,少一块都不行。”

    余晚的耳朵又有发烫的趋势:“可你还是个学生,我多不好意思啊……”

    厉深道:“那就惨了,因为我可能会让你更不好意思了。”

    “啊?”余晚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厉深扬着唇角,笑得比盛夏的太阳还炙热:“因为我还打算请你喝杯奶茶。”

    余晚这才发现,他们两人正好走到了一家奶茶店前。这家奶茶店在星光百货很有名,以往她来这里,隔着老远就能闻到奶茶甜腻的香气,然后拼命吸几口,假装自己喝过了。今天都走到门口了,她竟然一丝一毫没有察觉。

    ……果然,男色误事啊。

    “走吧,来都来了,我们进去坐坐。”厉深把余晚拉进了奶茶店,他很注意分寸,只轻轻拉着她的手腕,可这个天大家还穿着短袖T恤,两人的皮肤还是接触在了一起。

    厉深的手心比余晚想象的还要滚烫,她不知道烫的到底是他的手心,还是自己的手腕。

    走到吧台前,厉深便松开了她,他抬头看着价目表上罗列的品类,对服务员道:“我要白桃乌龙,你呢?”

    “呃……我要抹茶雪顶吧。”

    服务员在电脑上敲了几下,重复了次他们点的奶茶:“一杯白桃乌龙,一杯抹茶雪顶,加冰吗?”

    余晚道:“我不加冰。”

    “这位帅哥呢?”

    “帮我加一点吧。”

    “好的,请稍等。”

    厉深没有追问余晚为啥不加冰,但余晚总觉得男孩子大概会默认是因为生理期,便主动开口道:“我胃不太好,一吃冰的就容易胃痛。”

    厉深笑了笑,道:“好,我记住了。”

    余晚:“……”

    不是啊,她说这个不是为了让他记住啊!她只是不想尴尬而已啊!

    奶茶做好以后,余晚近乎虔诚的喝了一口,然后感动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

    她终于真的喝上了!不用靠想象力喝奶茶了!

    厉深见她那个样子,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工作不顺利啊?”

    余晚无意识地搅动着吸管,对他说:“也不是,主要是我现在当学徒,工资太低了,一个月只有八百块。”

    “八百块?”厉深是真的惊讶,“我一个月生活费都不止八百块,你们老板也太黑心了吧!”

    “没办法,幸好公司还包一顿午饭,不然我真的要饿死了。”

    厉深想到她发的那条朋友圈,笑了声问:“所以你每天都来这里蹭试吃吗?”

    余晚又尴尬了:“也不是每天啦,一周就来两次,而且……”等这里的售货员认识她以后,她就准备换家超市了。

    “而且什么?”

    “没什么。”余晚才不打算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那也太丢人了,“谢谢你的牛排和奶茶,等我涨工资以后,我也请吃你东西!”

    “那一言为定哦,我等你联系我。”

    “没问题!”余晚豪爽地应承下来,很快又蔫了下去,“不过可能要等得有些久,我下个月又该交房租了。”

    厉深轻轻含着吸管,抬眸看她:“你一个人在外面住吗?”

    “嗯,我家在外地。”

    “那你有亲戚朋友在A市吗?”

    余晚道:“我有个大学同学也在A市工作,不过她已经有室友了,她们租的房子也不大,我不好过去跟她一起挤。”

    “这样啊。”厉深点了点头,问她,“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余晚道:“在一家婚庆公司学习婚礼策划,工资虽然低吧,但还是能学到东西。最近带我的老师就让我先了解下A市婚策行业的整体水平。”

    厉深似乎对她的工作很好奇:“这个怎么了解,去参加婚礼吗?”

    余晚道:“我想了下,假装成新人直接去各个婚策公司打听,可能要快一点。”

    厉深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倏然一亮:“那我可以帮你啊,我们一起假扮新人,会更像一点吧!”

 

维纳斯之吻: 9.免费试吃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