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算哪块小饼干  作者:佳糖糖
    02

    排队的人有点多,南晓边等边玩手机,刚解锁就收到了周旭的微信,要拉她进群。

    -南晓:?

    -周旭:我们班的微信群,快加

    哦,这位新班主任效率挺高啊,才分班就建好班群了?

    南晓点了加入。

    进群之后才发现群里已经有30多个人,而且连班委都安排完了,选的基本是高一担任过班委的同学,反正没她什么事儿,然后还发了新课表、课本目录、假期安排、座位表……

    南晓点开座位表看了看。

    第三组最后一排。

    还行。

    旁边这谁……陆言初?

    不认识。

    这个班跟她认识的也就周旭一个吧。

    哦,现在还多了个姜彤。

    ……居然跟周旭是同桌?

    南晓挑了挑眉,正想截图分享给周旭调侃他两句,突然被后面推了一下,差点儿把手机摔地上去,赶紧拿好,回头看谁撞了人还不道歉的。

    “你他妈没长眼啊!走路不看人的吗!”

    还没等她看清楚人,推她的男生就冲后面骂了两句,声音很大,喊得周围排队的都转头过来,一脸有戏看的表情。

    那个人却像是没听见,直直往前走,连脚步都不顿一下,完全把骂他的男生当空气。

    “喂,说你呢!”男生气得扣住他手腕,“装什么聋啊?”

    那个人手里端着餐盘和汤,被男生这么一拽,汤都洒手上了,黏乎乎地顺着手背往下滴。

    他终于停下,微微偏过头,居高临下地看着拽住他手的男生。

    没说话,也没动手。

    只是眼神冷得像冰,无声地盯着那男生。

    盯了很久。

    直到男生自己松开手,骂骂咧咧地退回队伍里。

    “神经病啊,眼神那么瘆人,吓谁呢。”

    同样的黑色口罩,同样的黑色校裤。

    ——是昨天在胡同里的那个帅哥?

    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也是二中的学生?

    南晓有些好奇,看着那个人走远的背影,鬼使神差想追上去问。

    “同学,同学!”

    饭堂阿姨在窗口里喊着,南晓只得回头应她一声,飞快地刷卡打饭。

    再转身看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走到餐具回收区,将那几乎没动过的饭菜尽数倒进泔水桶,然后放下餐盘,沿着饭堂楼梯下去了。

    “……”

    南晓低头看了看自己端着的饭菜,相比之下还是觉得吃饭更重要,只好放弃,找了个空位坐下来,边吃边跟周旭播报刚才的事儿。

    “不可能,要真是我们学校的,还这么牛逼,爸爸我能不知道吗?”周旭发了条语音,背景听着挺吵的,像是在外面吃饭。

    -南晓:说不定是转学生吧

    -周旭:那你追上去问啊!

    -南晓:没来得及,他饭都没吃就走了

    -周旭:别急,我帮你查查他底细

    -南晓:……算了吧

    周旭隔了好一会儿都没回复,南晓当他是真去查了,又补了一条发过去。

    -南晓:我也就随便好奇一下,没那个意思,你别乱打扰人了

    快吃完饭了周旭才回复她,说是在外面跟小弟们聚餐,回复得慢。

    “哟,都怕我打扰人家了,这么紧张啊?”

    “紧张个屁,我是让你别瞎折腾。”南晓说,“上学期的处分还没撤,你就消停点儿吧。”

    “行了,一提我就来气,那个臭不要脸的……”周旭小声骂了句什么,“哎不说这事儿了。你新舍友怎么样啊?人品还行吧?”

    “嗯。”南晓想起她那小白兔似的舍友,叹了口气,“就是胆子小,怕我怕得要命。”

    周旭不问也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能安慰她慢慢相处,该小心的还是得小心。

    “我知道。”南晓说,“哦,她好像是你同桌。”

    “那敢情好。”周旭拍胸膛保证,“以后有我帮你盯着她,坏不了事儿。”

    南晓笑了笑,把手机揣回兜里。

    饭后她没直接回宿舍,先去学校附近的超市逛了一圈。

    爸妈给的生活费还算宽裕,很多东西她都懒得从家里带了,直接在这边买,缺什么就往购物车里丢什么,装了大半车才准备去收银台结账。

    这个点来超市购物的人比较多,南晓推着车东张西望,想找个人少点儿的队伍,不经意晃过一道黑色身影时,还笑自己太多心了,哪能有这种缘分出现。

    “让让,让让。”

    大妈拖着个孩子挤出队伍,前面那人被挤得往前半步,偏头看了一眼。

    黑色口罩,目光冷漠。

    跟昨天胡同和今天饭堂里见到的侧脸一模一样。

    南晓:“……”

    还真有啊。

    不过这位帅哥没看见她,看完撞他的人是谁就转回去了,一手扣在购物车把上,一手向前屈起,头也低着,看姿势应该是在玩手机。

    长得挺高的,目测至少180了,比她还高出一个头。

    就是这一身黑乎乎的有点儿闷……骚。

    黑衣黑裤黑帆布鞋。

    口罩是黑的,耳机也是黑的。

    要是帅哥现在掏出手,上面涂着黑色指甲油的,估计她也能接受。

    ……咳,不行。

    南晓想象了一下,画面实在太美,在忍不住笑之前赶紧掐掉。

    前面结账的人又少了一个,帅哥推着车往前走,她也小心翼翼跟着挪了两步。

    帅哥的肤色偏白,露在短袖外的手臂白得隐隐能看见血管。

    但又不显瘦弱。

    十七八岁男孩子该有的肌肉线条他都有,甚至比平常见到的还要好看些,是那种恰到好处的精壮。

    ……还很结实。

    南晓到现在都记得昨天压在鼻子的那一下有多酸爽。

    “谢谢,一共365.8元。”

    回过神的时候,帅哥已经结完账了,站在收银台外侧往购物袋里装东西。

    南晓看他放了好几桶方便面,心想帅哥也没那么不食烟火嘛,气完了还是得吃饭,何必倒掉呢,白白浪费了一顿饭菜。

    “小姐,一共是238.2元。需要袋子吗?”

    南晓摇摇头,付了钱之后把东西一股脑地塞进书包,离开超市。

    回学校的路上没再看到帅哥了,倒是碰见了正好聚餐完出来的周旭,边聊边走回去,到宿舍区才分别上楼。

    宿舍里亮着灯,姜彤坐在书桌前看书,听见声响立马朝门口望去,跟南晓撞上视线又迅速低下头继续看,连个打招呼的机会都没给她。

    南晓也不在意了,进来关上门,回自己的位置开始整理。

    牙刷、牙膏、漱口杯放一起,洗脸巾挂进浴室、抽纸拆开放桌角……

    嗯?

    怎么有盒糖在她书包里?

    南晓拿出来看了看。

    薄荷味。

    包装挺高级的,还是进口货来着。

    可是她没买这玩意儿啊?

    想着又找出购物小票看了一遍。

    确实没买。

    那这是谁的?拿错了?

    她脑海里顿时浮现起帅哥低头装东西的样子。

    会不会是……他把这盒糖落在了收银台那边,然后被她胡乱塞进包里带了回来?

    南晓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但她不知道他名字,上哪儿去还啊。

    不然留着?

    她对甜食又不感冒,尤其是糖,留着也没什么用。

    “那个,”南晓转头叫人,“姜彤?”

    “……哎!”姜彤猛地坐直。

    南晓被她喊得吓了一跳:“你……冷静点儿,别激动。”

    姜彤慢慢转过身,手里还拿着书,挡在自己下巴处。

    “你吃糖吗?”南晓冲她晃了晃糖盒,“我买多了,你要的话可以……”

    “不用不用。”姜彤摇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我不吃的,你吃吧。”

    “哦。”南晓只好收回手,把糖盒暂时放到一边。

    先不管了。

    反正她跟帅哥这么有缘,说不定明天就能碰到了。

    *

    然而事实是,第二天南晓上了整天的课,连帅哥的半个影儿都没见着。

    顺便她那位新同桌的座位,今天也空了整整一天。

    不知是翘课还是有事来不了。

    “哎,我跟你说,你那新舍友真的绝了。”

    最后一节是班会课,课间大伙儿都紧张兮兮等着见新班主任,没到处走动,就周旭不当回事儿,一屁股坐在南晓旁边的空座位上,跟她吐苦水。

    “我就问她借个英语作业抄一下,话还没说完呢,瞧她那样儿都快哭出来了,至于吗?我是欺负她了还是怎么着啊?”

    南晓看都没看他,直接回了句:“长得吓人吧。”

    “靠,你怎么说话呢!”周旭不服,“我好歹也收过情书封过班草的,哪长得吓人了?”

    “不是丑,是凶。”南晓头也不抬地抄单词,“她连我都怕,更别说你了。”

    周旭的长相也算是好看那款,但不笑的时候看着挺凶的,笑起来又特别憨,上高中后为了摆脱以前那副傻样儿他就很少笑了,平常都强迫自己板着脸,久而久之就给人一种凶巴巴的感觉。

    “啧,真麻烦。”周旭说,“我还想着新学期能傍个学霸,考试好交差呢。”

    南晓瞥了他一眼:“你有空在这儿烦我,不如去跟人家好好培养感情。”

    “培养个屁,我怕一开口她又哭给我看。”周旭摆摆手,“别说她了,你这同桌怎么回事,开学第一天就翘课?挺牛逼啊。”

 

你算哪块小饼干: 2.02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