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匪谋情 > 2.小天使与大魔鬼
与匪谋情  作者:无聊到底
    安然关注此木为安快一年了,虽然几乎没有与其互动过,但确确实实是一个为了此木为安而十分努力战斗的粉。

    每一次有人撕此木为安,她都会跳出来和那些人战个痛快,自家黑名单里住着的全是此木为安的黑子,每每一场撕逼落幕,她都中二得不行,感觉自己像个无名的黑暗骑士,守护了心中的魔族公主……哦不,女魔神王。

    只是,那个让她像个脑残粉一样默默为之奋斗的大神,忽然之间将她开除粉籍了,还要顺手抢一个她们帮会的驻地!

    对此,安然久久不能释怀,甚至从被开除粉籍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纠结一件事:究竟是自己的名字让此木为安感到不适了,还是此木为就是单纯想要找个借口继续攻打驻地?

    如果是后者,她心里会舒服不少,毕竟关注了此木为安那么久,知道此木为安就是那种随和起来很随和,土匪起来很土匪的人,根本。

    但如果是前者,她怕是要哭晕在厕所了,她的微博名是前几天刚改的啊!

    安然越想越觉忧伤,干脆在做完日常后就早早下了线,抱着手机在发了一条仅自己可见的微博。

    大神把我开除粉籍了,这一切肯定都是某人的错,这仇我先记下了!

    ——2016.2.11。

    发完,又看了看下面几条,不禁陷入沉思。

    改个名字以示嫌弃[拜拜]

    ——2016.2.7。

    某人看见我玩撕天,问我好不好玩,我肯定说又肝又氪且对新人极其不友好啊╮(╯_╰)╭

    ——2016.2.7。

    某人要回来了,还说要来我家玩,我没听错吧?

    ——2016.2.5。

    最近的几条微博,竟全是某人。

    某人,柴昕语是也。

    安然同柴昕语从上幼儿园开始就一直同班,小班如此,大班如此,上了小学,升了初中,竟都还是如此。

    这倒不是因为两人关系好,完全是因为两家父母关系不错,柴昕语家有钱又有人脉,不管幼儿园小学还是初中,都能把柴昕语送去B市最好的学校,照顾安然那只是顺带的事。时至今日,双方家长都觉得他们的孩子彼此间关系十分好,实际上安然早已默默将柴昕语放在了心底深处最不想触碰的地方。

    小学时,在老师和同学的眼中,柴昕语无疑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姑娘,学习成绩好,性格开朗大方又懂事,当起小班干来又有耐心又认真,长得漂亮,每天也穿得漂漂亮亮,简直就是各家长口中完美的“别人家的小孩”,恨不得掩盖旁人所有的光芒。

    但是安然知道,柴昕语只是表面天使,心底深处其实住着一个魔鬼,特别是在面对她时,格外的霸道且不讲道理,和旁人眼中的乖乖女完全不一样。

    在安然的记忆中,柴昕语明明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却偏偏什么都喜欢抢她的,铅笔尺子橡皮,不瘸腿的凳子,买来上课时候偷偷吃的零食,甚至连她和别人传的小纸条都逃不过柴昕语的魔爪。

    “你能不能不要像个土匪一样,每次拿我的东西都那么理直气壮?”

    每次这么说完,柴昕语也不生气,只睁大无辜的双眼:“我是觉得你那个不太好,我帮你赶快用完,然后送你新的呀。”

    事实也确实如此,“便宜货”被柴昕语抢着用完了,柴昕语就会送她贵的,然后继续抢她的用,这一次就会更理直气壮:“我想和你一起用嘛,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反正每次都差不多是这种套路,安然仿佛什么东西都无法独有,如果有,那也一定会很快就会被柴昕语以各种方式强行变成共享之物。

    不过那时,柴昕语于安然而言,像是月亮,明亮的一面覆盖着她所有的光芒,阴暗的一面给予她真实的自我——那是只有她能看见的一面,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小魔鬼,时时刻刻叫她头疼,却又让她忍不住想要处处宠着,生怕柴昕语有一天不在她身旁了,她便同无月之夜的孤星,再怎么闪烁,都嫌孤独。

    所以柴昕语再怎么霸道,安然都觉得无所谓,只是这一切心甘情愿的纵容,都因一件事而被彻底打碎了。

    安然记得,那一年她初二,正是年少懵懂的年纪,忽然收到了一封告白信,信的内容朴实无华,甚至能看出写信之人的小小胆怯,十分真诚的样子。

    安然当时校园言情小说看得不少,写信的男孩长得白白净净,成绩不好不差,平日在班上也不吵不闹,不由得令她颇生好感,甚至还有了几分小女生虚荣心得到了满足的窃喜——原来,一直活在柴昕语光芒之下,平平凡凡的她,也是会有人喜欢的。

    在那个无知的年纪里,她觉得感情十分简单,你喜欢我,我对你有好感,我们彼此约定在一起,便能手牵手一起走下去。所以,虽没做好答应的准备,却也对那个男孩多了几分注视,似是要给他一点表现的机会。

    可忽然,柴昕语开始有意无意的靠近那个男孩,像是以往每一次与她分享一切那样,试图分享那个男孩对她的好感。安然远远看到好几次,努力假装自己不在意,却发现愤怒是一种难以压抑的情绪。她开始厌恶与柴昕语共享任何东西,并下意识地将其疏远,再远远看她与那个男孩有说有笑。

    终于,柴昕语成功了。

    男孩的第二封告白信,换了收信人。那一天下课后,柴昕语站到讲台上,将那封信大声念了出来,并冷冰冰地说出了拒绝的言语。

    放学后,安然在回家的路上被柴昕语拦了下来。

    “看到了吧?你还认为他特别喜欢你,是我犯贱偏要凑上去吗?他不过是想找个人玩一玩罢了,谁都行,不是非你不可,你在天真什么?”

    “你就是喜欢抢我的东西!为什么要给自己找那么多理由?你就是个强盗!见不得我有什么东西,好的坏的,你都要抢一抢,别人手里的,就是比自己的好,是吗?柴昕语!”

    那一天,安然不再像从前一样选择退让,她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同柴昕语哭闹了起来。

    柴昕语一直想要解释,却又一次次被安然的话打断,直到最后,才完整说出一句:“原来你一直那么讨厌我,那也好,反正我很快就要走了,不会再抢你的东西了。”

    后来,柴昕语真的走了,在安然还来不及开口原谅她之前,先一步消失在了安然的整个世界。原来,这些年来她的父母感情一直不和,为了她强撑到现在,最终还是离异了。而她,随着母亲一同出了国,之后便与安然失了联系。

    安然一直想告诉柴昕语,当初那么生气,不是因为她抢走了那个男生,只是因为……不喜欢她用那种方式去为她验证什么是真心,什么是假意。

    而后的许多年,安然都过得十分平淡,读完普高后,又平平稳稳地考上了大学。读书的那些年,室友都成双成对,她的爱情就像被柴昕语扼杀在了情窦初开的那一年似的,不曾萌生一丝一毫。

    偶尔,她还会想起那个处处霸道的同桌,好奇她如今过得怎样……不过,也只能想想。

    想到最后,为了让自己不再去想,安然便在心里疯狂盘点那些年来柴昕语的坏,努力告诉自己,她真的真的很讨厌柴昕语这个人,时间久了,这份厌恶好像就跟成真了一样,让她终于不再总去想念一个那么多年来都了无音讯之人。

    安然从未想过有一天柴昕语还会回来,可柴昕语偏偏就回来了,十分突然的通过那个那么多年都没变过号码,却早已无人使用的老旧座机,联系到了多年不见的安然。

    电话那头,她的声音同从前有了很大的变化,可说话的口吻还是没变。

    “安然,我回来了!后天去你家玩,我想吃饺子,你懂我的意思吧?”

    就像这样,自信而又坚定,霸道而又绝对,丝毫不给人拒绝的机会。

    “凭什么呀……”挂掉电话后,安然小声哔哔着。

    那个家伙,还当她是当年那个好欺负的同桌吗?怎么可能啊!明天一定要让那家伙知道,当年的安然长大了,现在的安然是有脾气的,绝对不会再对她百般谦让了!

    想是这么想,却还是老老实实将柴昕语回来的消息告诉了老爸老妈,并在他们热情好客的催促下出去买了饺皮,回来拌了饺馅儿,吃完晚饭后,一家三口坐在电视机前包了一晚上的饺子。

    她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竟还记得,柴昕语吃饺子喜欢馅包得少一点的……

    她一点都不想承认,如今的柴昕语气质变了不少,比起以前,更好看也更沉稳,竟让她一度有些挪不开眼。

    想到此处,安然不禁锤了锤脑门,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现在的问题,难道不是明天要和此木为安打驻地战吗?怎么忽然就想起那个家伙了!

    安然正在心中吐槽,便接到了一通来自柴昕语的电话。

    “安然,明天晚上出去吃饭不?我请你看电影。”

    真是阴魂不散啊!我可是帮会栋梁,我是得严肃面对帮战的好吗!

    拒绝,必须拒绝!

    “我没空呀。”

    “你要做什么呀?阿姨说你的工作很少加班啊。”

    “没空就是没空嘛。”

    “好吧。”

    电话挂断,安然一头倒在床上,不禁有点小小的,小小的失落,她忽然也说不清这失落是来自被大神开除粉籍,还是来自没时间和某人出去吃饭看电影。

    电话那头,某人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道:“本来想放水呢,算了,明晚认真打一场吧。”

 

与匪谋情: 2.小天使与大魔鬼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