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就别想离开我 > 15.第十五章
你就别想离开我  作者:我不想坑
    季斯年,又是季斯年。

    眼皮正打架的乔溪整个人像是喝了兴奋剂,一下子睡意全无。

    意识明明清醒的她,还是做了一个不大清醒的回答。

    掀开薄毯,下床,披衣服。

    虽还不算太晚,但气温降得厉害,一出楼道口,乔溪便能很清晰的感受到露在衣服外的肌肤所带来的颤栗感。

    她把外套拉链拉上,缩了缩脖子。

    昏暗的路灯下,耳畔人声鼎沸,说笑不断。

    走到路口,拐到一条小道上后,行人减少,再深入,空气也安静下来。

    墨色的湖边,蘑菇亭下,依稀能瞧见一个纤瘦的背影。

    乔溪走近,背影转身。

    在乔溪过来这一路,撞到几对或手牵手,或亲密相拥的男女。

    周伊约乔溪见面的地方,是C大有名的约会圣地,俗称“情|人坡”。

    我她妈大晚上的来这里竟然是跟一个女人。

    周伊的长相比乔溪看起来有攻击性,属于第一眼的大美女。

    波光粼粼的湖面,飞鸟拂过,荡起涟漪,头顶星光璀璨,夜空澄净幽蓝,银河像发光的白布,温柔的照着世间万物。

    乔溪无心欣赏美景,她看着只着薄裙小腿露出一大截的周伊,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她不冷吗?

    美女的抗冻能力,不是盖的。

    乔溪开门见山,“你想跟我说什么。”

    周伊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嗓音细细柔柔的,“我跟季斯年分手了,这事我想你应该听说了。”

    乔溪吸吸鼻子,很轻松的语气,“嗯,知道啊。”

    “那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和他分手。”

    “我想不想知道不重要,而是你想不想告诉我。”

    周伊笑了,“不愧是进过辩论社的,跟他一样,总是喜欢把话语权握在自己手里。”

    “周同学,我只是在客观陈述一件事实。是你叫我出来的,你想对我说什么不想对我说什么,完全由你控制,你不想告诉我的事情,难不成我还能拿铁棍撬出来不成。”

    周伊一时哑然,颇有些讽刺的道,“果然,和他连说话的方式都差不多。”

    周伊口中的“他”,乔溪清楚,她多半指的就是季斯年。

    “周同学,要不咱们说话的方式简单点,绕了这么半天,我还是没听出来你到底想谈什么。”

    看着面前一脸无忧无虑的乔溪,周伊眼底闪过丝丝嫉妒。

    她们,确实是处于这个世界两个极端。

    “我之所以和季斯年分手,是因为我不过是他的退而求其次,可我不想一直这样退而求其次下去,所以我放弃了。”

    退而求其次?她的意思是说季斯年当初和她在一起时并没有那么喜欢她,而且他们在一起后,季斯年还是没那么喜欢她。

    可为什么季斯年当初还要和她在一起,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当初追他追得紧,所以嫌烦的季斯年才随便找了个女朋友好让自己知难而退?

    “大妹子,原来咱们同病相怜。唉,同是天涯沦落人,我去买两瓶啤酒,咱俩好好坐下来喝喝。我跟你说啊,分手这种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一醉解千愁,过几天就看开了,真的。要你还忘不了,我带你去操场跑几圈,运动能让人体内释放内啡肽,从而改善心情,这事我最有经验了。”

    周伊嘴角抽了抽,她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她走哪身边都簇拥着一群人,到哪都吃得开。

    “乔溪,你才是季斯年心里最好的那个你知道吗。他当初拒绝你,并不是因为他不喜欢你,而是他觉得自己配不上你的喜欢。”

    乔溪懵逼了。

    这他|妈什么翻转剧情,最近看的狗血八点档都不带这么离奇的。

    又不是旧时代的封建社会,还谈什么配不配得上喜欢这种鬼扯的话。

    “等等,你把我说糊涂了,我又不是什么王室公主,季斯年他也不是山顶洞人穿越过来的,什么叫他觉得配不上我的喜欢。”

    再说,周伊是怎么知道的?季斯年亲口跟她说的?

    就算分手,以季斯年的性格也不会跟她说这些。

    周伊笑得愈发讽刺,是啊,像乔溪这种含着金钥匙出身,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大小姐,又岂能体会她们这种小时候只能穿别人不穿的旧衣服,拼尽全力学习只希望长大后能在城市里站稳脚跟,不再回到过去那种贫苦生活的心情。

    她和季斯年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季斯年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一点。

    喜欢又怎样呢,没有结局的爱情,也不过是一场绚烂的烟火,绽放过后便只剩下满地的狼藉,永远留在回忆里。

    而美好的回忆,难以让人忘怀的同时,却也恰恰难以让人走出来,这才是最伤人的。

    她现在不就是深刻体会到这一点,如果再重来一次,她情愿选择不和季斯年在一起。

    不曾有过,不去回忆。

    或许,她就会像现在的乔溪一样,不过当成是人生里摔过的一次跤,伤疤好了,一笑而过,烟消云散。

    每当在学校里碰到和室友有说有笑,那张写满了灿烂的脸,她真的很羡慕。

    不管是丢人也好,被老师批评也罢,甚至被大家群嘲,那张脸明媚依旧。

    就像季斯年曾无意和她说过的一句话,这世上有谁会不喜欢追逐太阳跑呢,越是生活暗处的生物,越发渴求温暖明亮阳光。

    在看到陆知非竟然也喜欢季斯年口中那令人追逐的阳光时,她心中便产生了一个年头。

    这世上,怎么会真的有人完全一点阴暗面都不会有,如果有,那不过是经历的阴暗不够,又或者,是个傻子。

    她现在很想毁掉,一点点的毁。

    ……

    “你知道季斯年家里是个什么情况吗?他父亲以前吸毒,后来贩毒坐牢,他|妈改嫁了,嫁给当地一个跛子,后来又生了个弟弟后基本很少再管他。他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靠奖学金和助学金来的。”

    乔溪还是有点不大明白周伊说的话,“可那又怎么样,跟刚才你说什么他觉得自己配不配得上我的喜欢有什么关系。”

    年年考系里第一,法学系才子,国际大专辩论赛最佳辩手,长得帅篮球打得好,脾气好说话温柔,天……乔溪都不能继续往下细想,就是看了他之后,再跟别的男生那么一比较,她都觉得自己这辈子只怕是要嫁不出去了。

    周伊见乔溪一头雾水,一副完全没明白她话里意思的模样,好笑又觉可悲。

    这就是她们之间的差别吗?

    “乔溪,以前每到周末的时候,你家里都会派车来接你回去是吗。”

    “也不是每次吧,我经常自己打车回去啊。”

    “打车……”周伊再次讽刺的一笑,“可能在你的世界里,无法理解像我和季斯年这类人。我说的再简单直白一点,阶级,你懂吗,季斯年之所以当初不答应你,就是觉得他和你,不是一个阶级的人。而且,他怎么努力,都到达不了你家的那个阶级。他不想被人当成凤凰男,不想被人说是吃软饭,更不想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自卑。”

    听到周伊这番话,乔溪先是又惊又喜,季斯年竟然喜欢她?这怎么可能?!

    不过随即,她又郁闷且惆怅了。

    季斯年竟然考虑的那么多吗?

    对于周伊的话,乔溪存疑。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季斯年应该不会当你的面说喜欢我吧。”

    “这还用他告诉我吗,喜欢一个人根本是藏不住的,哪怕他极力的想要掩藏,可看你的眼神却不依旧像是想要像全世界宣布他对你的心意。”

    乔溪反驳,“他既然没说,那可能是你误会了,他对谁都很温柔,又不单单只对我一个人。他要是真的喜欢我,怎么可能会对我那么冷酷无情。我当初倒追他那会,在他楼下坐到半夜,晚上冷的要死,那风还把我给吹感冒了,他一句安慰的话都没跟我说。”

    “乔溪。”

    “嗯?”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所谓他对你的冷酷无情,其实是对你最深的温柔。”

    这是什么鬼道理。

    周伊:“他是想彻底断了你的念想,让你不要再对他执迷不悟。真的冷酷无情,是他对我,明明不喜欢,却为了放你自由而来渣我,给了我两年的念想。到最后,我还是没在他心里留下任何位置。”

    周伊这番话,彻底扰乱了乔溪的心境。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她真的想不通,也不大能理解。

    喜欢不喜欢,在她看来很简单,喜欢就在一起啊,活在当下,一辈子那么长,谁能保证以后会发生什么事。

    ……

    周末,乔溪还是熬不住母上的连环夺命call,回了一趟家。

    自周伊那晚跟她说了季斯年喜欢她的事情后,上课她总是心神不宁。

    也没敢跟室友说,怕被室友那么一怂恿,又自我感觉良好信心满满的去走以前的老路。

    自那次倒追季斯年失败并且被群嘲丢脸后,她就对自己发誓,她乔溪这辈子要是再倒追她就是大傻叉。

    回到家里都将近两点,她妈看她瘦了,心疼的不行,赶紧又去做饭,给她弄了一大桌子吃的。

    在学校待久了的,格外容易想念家里的饭菜。

    红烧肉,糍粑鱼,糖醋里脊,黄瓜炒木耳,可乐鸡翅,嗷呜……

    乔母见乔溪没拿筷子就拿了一块鸡翅往嘴里送,责备又爱怜的递过去筷子和纸巾,“瞧你猴急的样子,平时在学校这么吃还不被人笑话死,哪里像个女孩子的样子,慢点慢点,都是你的……”

    “谁叫您做的太好吃了。”

    这句话听得乔母心花怒放,“喜欢吃妈做的菜那你还老躲着不肯回家。”

    “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得学会独立,总想着回家到时候工作怎么办,那我要嫁人嫁到外地……所以我现在得提早适应不回家的生活。”

    乔母脸色一板,“溪溪,妈可跟你说,妈可不许你以后嫁外地,这人家要是欺负你,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您要这思想,那我估计到时候嫁不出去了。”

    “说什么胡话,既然你提到这茬了,妈跟你说,今天晚上我可和你陆叔叔约好了,晚上咱们俩家一起吃饭,你必须得去,不然我跟你爸在人老陆面前多没面子。妈又不是逼你非要和人小陆在一起,你忘了你小时候,人家小陆怎么对你的,你可真是白眼狼。”

    那都多小时候的事了,她哪还记得。

    “好好好,我去还不成吗,这可是你说的,别逼我非得跟他在一起,我要恋爱自由。”

    “还恋爱自由,说的好像妈拿绳子把你绑起来逼你嫁人一样。”

    之前那态度,可不就是嘛。

    乔溪啃完嘴里的鸡翅,拿纸巾擦干净手,小心翼翼的口吻,“妈,问您件事。”

    “说。”

    “您对我找男朋友的标准是什么?”

    “妈也没什么标准,只要对你好,人品好就行。”

    乔溪心里一喜,“是吧,那要是人家不仅对我好,人品好,又高又帅,有才华,您是不是得做梦都笑醒。”

    “你要真能跟能给我带回来这么个女婿,妈何止做梦都要笑醒,妈还要天天去烧高香。”

    “这是您说的。”

    乔母一听乔溪这话就知道有情况,“我怎么听你这话的意思,你现在是交男朋友了?”

    “没有,还没那么快啦。”

    “那你说那些有的没的。”

    乔溪拿起筷子夹着一块鱼往嘴里送时,鱼碰到嘴唇她却没继续往嘴里送。

    “妈,那我再问您一个问题,”

    “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再不吃,菜都快冷了。”乔母说着,拿起筷子夹菜在她碗里。

    “妈,如果我找的男朋友什么都好,就是他家里……他爸坐牢……”

    ……

 

你就别想离开我: 15.第十五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