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霸的佛系初恋[穿书]  作者:奎奎因因
    “我没有Q.Q。”

    默念了一遍那位女生的回答,晏阳灿对于她显而易见的避让敷衍态度,无奈又好笑。

    他长得像坏人吗?

    第一次向女生问联系方式,竟然被拒绝。嗯不对,上次借钱那回也问了联系方式,那是第一次被她拒。

    用支付宝转账给她还钱,知道她的名字:潇潇。

    试图添加她为支付宝好友,没有得到同意。

    这阵子,晏阳灿经常来这家和她初遇的书店。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念头在驱使。

    仅知道,他想认识她,想靠近她。

    那道聘婷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街角,晏阳灿仰起脸望了眼明净的天空,而后拎着随便买的书回家。

    ……

    “潇啊,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杨玟痛心疾首地嚷,“你伤害了一个帅比!”

    覃潇潇略无语:“伤害?”

    “对啊!那个帅比说不定非常忐忑鼓起勇气向你搭讪,然后,被你用这么蹩脚的理由的……妈蛋,他肯定都要内伤了。”

    覃潇潇:“……”

    “我靠想起来在书店里那时,他跟你打招呼那话,是什么来着?”杨玟得不到覃潇潇的回应,兀自道,“你们这不是第一次邂逅啊?”

    “而且他还知道你在二中!老实告诉我,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羁绊?”

    “还是那句:不认识他。”覃潇潇指向杨玟背包上扣着的东西,“二中校徽。”

    杨玟半信半疑,“他眼力这么好?”

    覃潇潇没兴趣继续这个话题,垂眼翻动架子上的各色小书夹,“这个怎么样?”

    “这个?太素了啊,这个印着樱桃的好看……”

    轻松地把杨玟的关注点转移。

    店里卖的俱是或清新或可爱的杂物,浅色的手账本啊,ins风格的贴纸啊,简单图案的帆布包啊等,戳中大部分女生的少女心。

    连覃潇潇都不例外,哪怕不买,随便看看都挺有意思的。

    杨玟接了个电话,询问过覃潇潇的意见,得到同意,十几分钟后,多了个女生加入她们的小队伍。

    女生叫董云芳,个高,短发,吊梢眼,整体给人的感觉高冷、不好惹。

    董云芳是8班的,还和覃潇潇同宿舍。

    大概每个宿舍都会有那么一两个比较“大人物”的女生,董云芳就是她们宿舍的这种存在。内里骄傲得像水仙花的原身并不认同。

    尽管同宿舍,两人的交流约等于零。

    所以,当董云芳和杨玟两人交谈时,覃潇潇没有试图尬聊参与。

    董云芳却在暗自留意覃潇潇。

    “到饭点了啊,吃什么啊?”杨玟嚷着肚子饿,报了好几个吃饭的地儿,“董云芳,吃哪家?”

    “随便。”董云芳稍作停顿,声音低下去,“问覃潇潇。”

    “潇啊,你想吃什么啊?不可以说‘随便’啊!”

    覃潇潇干脆答:“三品记。”

    “这家啊?”杨玟扭头问董云芳,“你怎么说?”

    “没意见。”事实上,董云芳对覃潇潇选了家普通米粉店感到意外。

    杨玟罗列了好几家店,董云芳以为覃潇潇会选日本料理店或韩国烤肉店,毕竟这些比较有逼格,比较符合她一贯的路线。

    如果覃潇潇明悉董云芳的念头,会坦诚地告诉她自己选这家店的理由:在杨玟给的备选里,它最便宜。

    杨玟的家境不错,平常消费水平比普通学生高,习惯倾向,列的店大部分都比较贵。不是说那些店覃潇潇吃不起,吃一顿还是吃得起的,只是她觉得原身家里经济条件一般,自己是个没收入的高中生,没必要去光顾那些在她看来没什么特别的店。

    有那钱还不如用来买文具、资料,让覃父覃母的负担轻些。

    进入店里,董云芳和杨玟相对而坐,覃潇潇坐在杨玟旁边,对面没人。

    各自报了要点的餐。杨玟点得最多,含招牌米粉、青菜和卤蛋的套餐,额外多加一份烤猪蹄;覃潇潇点得最少,单点一份招牌米粉。

    “潇啊,你真好养活。”杨玟随口感叹。

    覃潇潇笑笑。

    神经不粗的杨玟发现了董云芳和覃潇潇的无交流。怕落单的同桌尴尬,她拉着覃潇潇聊一会儿,又拽着董云芳聊一会儿,如此,分别和两个人聊天,从等餐到用餐过半。

    杨玟默默呼自己一掌:都怪你没考虑周全,拉董云芳加入逛街行动,搞得现在这局面……

    只恨自己分.身乏术,不能同时和两人聊天。

    聊到哪里了啊?哦,杨玟挑起感兴趣的话题:“潇啊,听说你们舞蹈社有人跟一个很牛逼的人谈恋爱,是不是你们社长啊?她谈恋爱了啊?”

    “不太清楚。”覃潇潇和现任社长傅春迎不熟,当初换届时,原身和傅春迎有过明里暗里的竞争,互相一直有嫌隙。

    杨玟的闲聊能力不是盖的,“你知道那个很牛逼的人是谁吗?”话里明晃晃透露着“我知道,你快来问啊”的意思。

    覃潇潇摇头,“不知道。”

    “提示一下啊,这个人你认识的。”

    杨玟想卖个关子,结果发现同桌丝毫不感兴趣的样子。

    她挫败地直接说出来:“是纪闻琛。听说校霸谈恋爱了,女朋友是你……”看见同桌漂亮的眼睛瞠大,杨玟有点得意,“啊呀,我就知道没有哪个二中的人对这个消息不感兴趣。”

    “呃……”覃潇潇只是猝不及防被杨玟前面的那句“女朋友是你”惊到。再一思索,杨玟想说的应该是“女朋友是你们舞蹈社的”,而不是她潜意识以为的那个意思。

    “看校霸平日也没和哪个女生走一块啊?”杨玟疑惑,“潇啊,你有看见过他和你们社哪个女生走得近吗?”

    “……没有。”有些莫名心虚的覃潇潇低头吃米粉。

    “总归不会是傅春迎。”

    董云芳的这句话让杨玟愣了下,她愣的点不在于董云芳说话的内容,而在于董云芳参与进她和覃潇潇的聊天。因此她没看到董云芳极快地看了眼覃潇潇。

    “纪闻琛喜欢的不是傅春迎那款。”

    “啊?”杨玟啜了口豆奶,“那他喜欢哪款?”

    董云芳不说话了。

    “妈蛋,你肯定也不知道。”

    董云芳耸了下肩,“待会我们去朝阳广场还是万达?”

    话题一下被拉到接下来的行程。杨玟浑然不觉,“我选朝阳,那里新开了一家一芳,去尝尝。”看向覃潇潇,“你想去哪?”

    “我想回家。”

    “啊?这么快?”

    覃潇潇擦净嘴唇,“你们逛吧。”有董云芳陪着,杨玟应该不需要她这号人了。

    “别啊……”

    “一起逛吧。”董云芳说。

    董云芳出言留她,这可有些难得。覃潇潇还是表示:“你们逛,我家里有点事。”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杨玟只得放覃潇潇走。

    其实没什么事,只是覃潇潇觉得和关系不近的人一同逛街没什么意思,不如回家看看书做做题。

    上夜班的覃父下午在家,见女儿这么早回来,手上几乎没带回什么东西,先是惊讶,然后有些心疼——他自然而然地以为女儿缺钱了。

    覃潇潇洗完澡回房间,看到桌面凭空出现的红钞票,眨眼。她大概能意会到覃父的意思。心里趟过一股暖流。

    今天冯秀玲难得地在下午卖完水果,能收摊回家吃晚饭。

    暖黄的灯光下,一家人围着不大的餐桌用餐。

    “对了,”覃潇潇对覃父覃母道,“今天老师把月考成绩发到班群了。我考了22名,年级276名。”

    她读书以来一贯如此,从来不用父母问,很自觉地报告考试成绩。

    “276名啦?”冯秀玲夹菜的动作停住,激动得直夸:“潇潇真棒!”

    覃锋也自豪地跟着表扬。

    覃潇潇脸颊有点点烫,这样的成绩一般般吧,再说她还是个相当于重读高中的人呢。

    激动过后,冯秀玲记起女儿曾经提出的要求,咬咬牙道:“潇潇,周末妈妈就给你买手机。”

    咦?没几秒覃潇潇晓得了,原身成绩一直不算好,覃父覃母曾温和勉励她搞好学习,原身很不耐烦,有次理直气壮地要求:要是她考进年级前300名,要给她买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最新款的苹果手机的价格近万元,对覃父覃母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字,相当于覃父三个月的工资。

    覃潇潇没法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个奖励,“不用买。”

    “妈妈答应过……”

    “没事。”覃潇潇看向覃母,“我的手机还很好用,不用买新的。”

    “这……”冯秀玲和覃锋面面相觑。

    “谢谢爸爸妈妈。”

    “哎。”

    女儿真的懂事了。冯秀玲再次在心里感慨。她从丈夫的眼里看到了同样的欣慰。

    饭桌上温馨和谐温柔环绕。

    “茂行他,”冯秀玲思索了一下措辞,“他是不是经常和一个女同学走一起?”

    冯茂行,原身的舅家表弟,在二中读高一。

    覃潇潇如实道:“不知道,没见过他几次。”

    冯秀玲点点头,没再问,只默叹了口气:以前潇潇和茂行关系多亲近啊,也不知道怎么的,上初中以后她对表弟越来越冷淡疏远。

 

校霸的佛系初恋[穿书]: 9.009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