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论奸佞之臣的职业素养 > 1.第 1 章
    1

    今天是我一命呜呼的日子。

    我的灵魂飘在半空中,看见自己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至今仍然无法相信我真的死了。

    说来惭愧,我的尸体是在京城透明花魁秀秀的房间里被挖出来的,当时秀秀当着衙役的面哭得梨花带雨,哽哽咽咽说她速来卖身不卖艺,而我贪慕她美色竟想要强取她贞`操,酒气冲天天干物燥一时上火,竟在床上一命呜呼了。

    当是时,周围百姓在笑,从小衙役到御史台都面有菜色,仿佛是遭了天大的屈辱。

    也许你要问,为什么御史大人会来?

    因为我是一个权臣。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那种。当朝摄政王是也。

    2

    我飘在空中,看见御史大人细长的脖颈曲线优美,耳鬓边出了汗,几缕乌黑短发汗涔涔贴在白`皙的脸上……咳,我顿时觉得身上有些痒,许是因为他的手正缓缓划过我的身体。

    御史大人正俯身仔细检查我的身体,一双细白无暇的手把我翻转了过来,从我的后颈处开始摸索,摸过肩胛骨,胸肌,腹肌,然后咳……他阖上了眼,替我小心地系上了衣服扣。

    我感觉到眼眶有点湿,不知是感激还是心酸。

    我在朝中树敌众多,没想到临死却有一人还肯为我收敛狼狈形容。

    更没想到此人竟是从未有过交往的,清心寡欲高岭之花御史台。

    真是……

    我还来不及掉一滴泪,却见御史大人清淡的脸上忽添几分恼怒,竟然扬起手来朝我脸狠狠扇下!

    啪——

    响当当一记巴掌。

    “为官不正……色狼!”御史大人气得眼圈通红。

    ……

    3

    这真是天大的冤枉。

    这朝中上下谁人不知,本王的袖子早就在十六岁那年就断得干干净净。

    4

    周遭百姓越聚越多,官府的人马很快就拖了本王的尸身回了朝。

    我不知该何去何从,只能留在花魁房里发呆,却见刚才还抽抽噎噎的花魁忽然换了一副神情,千娇百媚的脸变成了一张飒爽无比的神貌,从帐后抽出了一柄宝剑。

    红颜利刃,巾帼不让须眉,好一个漂亮的女侠客。

    要不是老子刚刚着了她的道死在了她床上,我倒真想由衷夸她几句。

    人群早走,一个黑衣人从窗外翻入,盯着花魁问:“如何?”

    花魁冷笑:“没想到堂堂摄政王沾不了酒,一杯下肚他就忘了北了,我就给他灌了些药。”

    黑衣人道:“这奸臣一死,幼帝就再无倚靠,我大禄复国之日指日可待!”

    花魁娇笑一声,依偎进黑衣人的怀里,顷刻间轻纱软帐,一室旖旎。

    岂有此理,摄政王与不胜酒力有什么关系?

    酒囊饭袋安能治国!

    我揉着针眼飞出窗外,在太阳底下飘荡,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担心我这身败名裂的死法能不能沉冤得雪,还是担心那个年幼的小混球会不会被前朝贼人一锅端了天下。

    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飞去御史大人府上。

    就冲他刚才那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我就暂且相信他是个刚正不阿眼里容不得污秽的清廉好官。

    5

    差点忘了,我就是那个污秽。

    听说有人把当下朝野分成了三类,一是贪赃枉法吃喝嫖赌党,二是写诗遛鸟不问世事党,三是通敌叛国意图谋反党。

    按照百姓的说法,本王与御史大人都不在这三类里。

    御史大人是忠君爱国出了淤泥那个不染尘的那支花;

    本王是要啥有啥厮混于朝野早就烂得五毒俱全了的那块泥。

    我与那御史大人在这方面倒算登对,一朵高岭之花,一块下里巴土,多年之前本王初见他,只觉得此人彻透彻脑透着一股子清雅秀气,思虑详多捉摸着如何下一下爪子,结果却被当年七岁的奶皇帝拦下。

    奶皇帝说:“朕不许你动朕的御史大人。”

    我盯着奶皇帝圆滚滚的眼睛,龇牙咧嘴吓唬他:“别乱说话!小心我心情不好谋个反。”

    奶皇帝抱着我的腿,圆头圆脑晃荡:“那种人脑袋瓜里非黑即白,很麻烦的,你泡了他就做不得许多黑心事,做不得黑心事就守不了江山,守不了江山是小,我要是被人给NENG死了,仲父拿什么面目见我九泉之下的亲爹?”

    是的,老皇帝年轻时认了我作义弟,临走还甩了口大锅子给我,非逼我发誓守不住江山来生当太监。

    这奶皇帝就是老皇帝甩给我的锅,年纪虽小性子随爹,父子俩没一个好东西。

    奶皇帝:“仲父放心,等朕荡平乱党,定当卸磨杀驴,把御史大人绑了送你房里去。”

    ……看看这黑心的帝王血统!

    6

    这一等,就是十年。

    十年岁月倥偬,十七岁的奶皇帝唇红齿白,盯着人时含笑妍妍,明媚得好似桃花初放。

    可惜心是更黑了。

    他在我府上喝了一席酒,睡眼惺忪倚在本王怀里念叨:“仲父,十年来朕觉得有些对不住你,把你的好事耽搁了。眼看着御史大人皮肤都没早年水滑了,朕愧疚,夜夜寝食难安,心疼啊仲父。”

    我顿时警觉,这混球小子看起来是要给我下一道狠菜了,铺垫着呢。

    果然小皇帝话锋一转,眯眼笑起来:“仲父,朕吧,想来一票大的,你懂的伐。”

    ……本王真的懂。

    他十七岁了,再不干一票大的估计都对不起他那黑到骨子里的心肝。

    按理说我该拼了性命帮他一把的,我本想设下天罗地网帮他捞一票大的,却不想马失前蹄,竟栽在了一个烟花女子的手上。

    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正所谓祸不单行,我正飘来飘去哀叹,忽然间听闻天上电闪雷鸣,我只觉得胸中疼痛难忍,一时间神思恍惚涣散,再凝神时已然躺在了城外乱葬岗里。

    ……喵?

    我听见脱口而出声音,连忙站起身来,却发现直不起腰。

    他娘的,本王四脚着地了。

 

论奸佞之臣的职业素养: 1.第 1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