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将军哪儿去呢 > 6.第六章
将军哪儿去呢  作者:沈为凰
    圆脸丫头一边说着一边提着裙摆靠近沈长思,她脸上露出了暧昧狭促的笑容。

    直到床沿,她碰了碰沈长思的手肘,一把骨头,瘦如柴棍。这圆脸丫头顿了顿,轻轻的从手肘向上,跟挠痒似的摸到了肩头,一点儿也不圆润,跟摸骨架子似的。

    圆脸丫头笑脸逐渐凝固,她一言难尽的看着沈长思说:“你太瘦了吧?”

    圆脸丫头做采花大盗好几年了,从来就没无功而返过,今个她瞧见沈长思寡瘦成那样都没后退。

    可这一摸一把骨头,她是真的下不去手了,甚至有点心惊,要是跟以前一样下手她会不会给这丫头把骨头给掰断了啊?

    正是圆脸丫头犹豫该不该下手的时候,沈长思给圆脸丫头一个微笑,虚弱发声:“我打小就没吃过一顿饱饭,前几天还挨了一顿毒打,现在吃什么都会吐出来,所以才这么瘦……姐姐,你是救我的恩人派来给我揉伤的吗?”

    圆脸丫头‘哈’的一声,一脸懵逼的问:“揉伤?什么揉伤?”

    沈长思装作误解圆脸丫头前头暧昧言语,不解道:“我听说大夫都会推拿,要是扭伤,挨了打的伤,都可以用推拿揉着,多揉揉就能好。”

    说着沈长思撩起了衣裳,将触目惊心的伤势展露在圆脸丫头眼前。这丫头圆溜溜的眼珠子突现惊诧和愤怒。

    不是因为她有多喜欢沈长思,而是见不得女儿家身上出现这般惊骇的伤。女儿家是水做的,应该用来疼,怎么能受如此殴打呢?!

    圆脸丫头纤细的手想触碰沈长思的身上伤势,可又怕沈长思疼,硬是不敢下手去触碰。

    她天生就爱疼惜女儿家,瞧着这伤,也没了那暧昧心思,蹲于床边又急又心酸道:“哎哟喂,这谁打的啊?怎么下得去手啊?”

    沈长思愣了一下,她本意不过是吓退这圆脸丫头,没成想这丫头心善,竟然给她抱不平起来了。

    这真的是个采花大盗?

    沈长思心中狐疑,但面上不显,只苦笑道:“养父养母叫族里人打的,说我败坏了族里风气。”

    圆脸丫头在自个兜里摸出一个扁平白玉小钵,还没手掌大,打开后一股莲蓬的清香在屋里散开。

    她从里挖了一大块膏状物,均匀涂抹在沈长思伤处,边涂边问:“你是偷了汉子还是杀了人啊?下这么重的手?!”

    这么纯粹的关心,沈长思听着一愣,说实话纵使上辈子,她也只有一个姐姐会这么关心她。

    而如今,这么一个陌生人,闯入她屋里的陌生人,给予她简单的关心。

    沈长思愣了一下,她隐晦的瞥了着圆脸丫头一眼,在她抬头之际避开了自个的眼神,慢吞吞苦笑道:“不晓得,我就跟平常一样做事,听说是碍着哪个大人物的路了吧?”

    圆脸丫头手一顿,表情古怪的看了沈长思一眼,她问:“大人物?”

    沈玲珑感觉到药效在发挥作用,伤处隐隐的疼痛越来越小,她含糊的嗯了一声说:“是呢。”

    “带你进客栈的那些人,又是哪个?你认得?救你的?他们没给你说要对付哪个大人物?”圆脸丫头合上白玉小钵,蹲在沈长思跟前连连追问。

    沈长思因伤处难得的舒畅,她眯上了要,同时不忘细细观察这圆脸丫头,瞧着她急切的求知欲,沈长思心中轻哼,来打探消息的么?

    会是哪方人马么?

    朗清河特意的试探?还是那什么云顺假公主?或者说皇都的其他派别?

    沈长思对这些都不了解,但她长了脑子,并没有因为难得的温情而迷离了双眼。

    她依旧楚楚可怜:“我不知道,我快死的时候,恩人救了我,以后……以后我的命就是恩人的了,我听村里的老秀才说过,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这还是救命之恩了,恩人问我要不要跟她走,我就、就答应了。”

    沈长思戏非常足,把自个小可怜的形象营造的非常好,最起码这圆脸丫头是没有看穿的。

    这丫头沉吟了片刻喃喃自语道:“朗家军不在弩城待着,大老远的跑到这儿来救人?”

    边说边打量沈长思,小声叭叭道:“也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啊?这么一个小可怜……对了,你家……”

    “姐姐,谢谢你给治伤,你真是个好人,我觉得我没那么疼了。”在圆脸丫头要问其他事之前,沈长思不留痕迹的打断了她,并且真诚的感谢,“姐姐,你帮我谢谢恩人,以后不用这么晚来给我治伤了,不能因为我耽误你们休息的时间。”

    圆脸丫头欲要问出来的话戛然而止,不是因为沈长思的感谢,而是因为外头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猛的后退,脚一蹬便是到了窗边。

    沈长思歪头疑问:“姐姐?你做什么?”

    话音刚落,外头脚步声突兀急促起来,不过须臾,房门被撞开了,是秦淑雅。

    她与圆脸丫头打了个照面,脸色大变,直呼:“你是何人?!”

    说罢便是冲了过去,但圆脸丫头更快,她翻窗逃走,离开前还冲沈长思咧嘴一笑:“小妹妹,下次见再让你快活哦~”

    话音落下时,已然几个跳跃不见了踪影,而秦淑雅扑到窗边,倒挂于窗台也没能够抓到圆脸丫头的半片衣角。

    秦淑雅翻身落地,气得一拳头锤在窗叶上,随后猛的回头,直瞪沈长思,质问:“刚才是谁?你和谁交谈?你到底是谁?!”

    声声质问,完全忘了沈长思是被她家将军亲口承认过的公主殿下,纵使朗清河在这儿,也得跪下的人。

    沈长思深深的看了秦淑雅一眼,她轻笑道:“我是谁,你家将军不是已经给盖戳了吗?现在你问我?我倒是想问问,你们试探我要几次?这大半夜的,搞个女人过来做美人计?”

    秦淑雅一怔,张嘴就是反驳:“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一个女人,我们搞美人……”

    “秦淑雅!”话还没说完,因这边大动静惊起赶过来的朗清河厉声打断,“对殿下不敬,领十军棍!”

 

将军哪儿去呢: 6.第六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