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将军哪儿去呢 > 7.第七章
将军哪儿去呢  作者:沈为凰
    朗清河板着一张冷脸,眉眼中染着的是刚正不阿,不容反驳。

    秦淑雅自知反驳不得,恨恨瞪了沈长思一眼后朝朗清河拱手一礼说:“领命!”

    半倚床栏的沈长思在秦淑雅重重脚步到房门口时,似笑非笑的开口:“十军棍?”

    秦淑雅当她觉得十军棍轻了,一时不忍,怒视沈长思,呵斥道:“如何?!公主殿下嫌十军棍少了吗?依公主殿下看,是不是得杖毙属下最好?!”

    朗清河当即抽剑直拍秦淑雅腿窝,加以内力直接将其拍跪于地:“秦先锋,是谁许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殿下无礼的!”

    “君君臣臣,可懂?!”

    “算了吧,朗将军。”沈长思啧的一声,对这戏看得有些无趣,她摸着自己因营良不良还干枯的指甲盖,吹了几口气说,“姑娘家嘛,这么严格做什么?十军棍下去,以后这秦姑娘还怎么嫁人生子啊?”

    说着轻瞥了跪地的秦淑雅一眼。

    秦淑雅可不领这个情,只觉沈长思在侮辱她,她想要喷骂沈长思,但被朗清河狠狠压着,根本动弹不得。

    朗清河深吸一口气,眸似寒星,行为举止却是毕恭毕敬。

    她问:“还请殿下明示。”

    沈玲珑反问:“明示?”

    她眉眼因骨瘦如柴而大得吓人,看见朗清河郑重其事的模样,没憋住惊讶,笑弯了眼,倒教人看起来没那么可怖了。

    因身体不大好,她一笑便是忍不住咳嗽,咳了好一会儿才缓住说:“我难道说的还不够清楚吗?算,了,吧。狗清楚了吗?不用装模作样给我看了,我可不想还没到皇城,就被你一堆手下记恨呢!”

    朗清河摇头道:“殿下心善,但军规不可违,该惩……”

    不等他说完,沈长思骤然冷脸:“怎么?我一个流落在外的真公主说出来的话,不顶用,既然如此,还不如不回去了,省得我不愿意在皇城做个吉祥物,让你我,乃至于我那什么便宜皇兄,都不愉悦。”

    一旁被压着的秦淑雅看沈长思喜怒无常,一会儿宽己待人,一会儿以权压人,见着就厌恶。正巧这会儿朗清河压在她身上的力道没了,她当即起身,气势冲冲离去,且道:“用不着你猫哭耗子,假慈悲!不就是十军棍吗?我秦淑雅还受不住不成了?”

    这一回,沈长思没有不悦,她见秦淑雅走远,听隔壁一棍一棍军罚,以及秦淑雅闷哼的声音,她好心情的勾起了唇角。

    朗清河见此,隐忍道:“殿下没必要玩这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殿下是君,要罚谁,无人可拒。”

    沈长思睨了朗清河一眼:“可我更喜欢看得罪了我的人,自个偏要去受罚,还自认为在和我作对,像个傻子一样,这叫我特别痛快。”

    听着十军棍打完,隔壁窸窸窣窣的声音,朗清河眉头都拧成了川字。

    沈长思轻笑一声道:“将军恼火了啊?”

    朗清河干巴巴道:“臣不敢。”

    “那就记住你今天说的不敢。”沈长思别有深意的看了朗清河一眼说,“以后你还会有更多这样的不敢,吉祥物,我是不会做的,搅事精我就挺喜欢的。”

    说完她打了个哈欠,睡下了,也不管屋内朗清河如何忧心与气氛。

    朗清河沉默良久,锁好门窗后到隔壁屋,集合亲兵,郑重其事嘱咐:“日后,若有谁对公主殿下不敬,就不用就在我营下了。”

    众人大惊。

    十三更是忍不住道:“将军!她那种喜欢挑事的,难道也让我们忍着吗?”

    朗家军,忍过谁了?

    朗清河道:“那也得受着,恪守君臣本份,如今太子殿下缺这么一位亲妹妹,更缺公主殿下这种能人!”

    说完看了一眼已经趴在床上了的秦淑雅,她叹了口气道:“初五领人去南萨,你且只能自己上药了,谨记教训,下一回再如此,就不必留在我身边了。”

    秦淑雅气势消了不少,她颇为虚弱道:“属下日后,绝不再犯。”

    朗清河叹了口气:“散了,明日早起赶路。”

    说完便抱着剑,于沈长思门口守夜。

    次日清晨,沈长思被叫醒赶路。

    接下来的路平坦很多,朗清河还特意弄了辆马车,铺了厚厚几层棉絮防震,沈长思得以在赶路中也能好好养伤。

    有吃有喝,沈长思过的惬意,来了几波杀手都给朗清河挡了下来,沈长思躺在马车里没受一丁点惊。

    但好日子总不长久,沈长思身体修养的才刚有些好转,朗清河就跪在他面前请示:“殿下,依照现在这个速度,还有半月即可到皇城了,不知可否让秦淑雅上车,这段时日同殿下讲讲皇城的情况。”

    说的有理有据,让沈长思到皇城以前,了解一下皇城的情况,不至于到时候两眼一抹黑。

    但沈长思不是个眼瞎的。

    她放下前两日在肃州州府泰安城买下的邸报,瞥了朗清河一眼道:“我听说昨日秦姑娘因那十军棍而身手迟钝,给杀手伤到了?”

    朗清河沉默了下来。

    沈长思则是嗤笑一声道:“没想到朗将军还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呢?”

    “请殿下成全。”被看穿目的了,朗清河索性不遮掩找理由了,直接说了来意,“她撑不住了,再则若是真有刺客杀到马车内,秦淑雅也能够尽绵薄之力。”

    沈长思翻了个白眼道:“她不趁乱反杀了我,我就得去烧香拜佛了。”

    朗清河解释道:“殿下,秦淑雅已经受了教训,对殿下忠心耿耿。”

    沈长思捻了一块红豆酥吃着,且边说:“行了,让她进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朗清河没有因此松口气,反而更加谨慎,片刻,她抿着嘴问:“殿下吩咐即可,臣自当竭尽全力。”

    对这种打官腔的说法,沈长思当没听见的,直说自个的要求:“整个皇城,大大小小官员,你所知道的牵扯,全写出来给我。”

    听此,朗清河骤然抬头。

    她盯着沈长思,眸色微沉。

    沈长思反问:“不愿意?”

    朗清河道:“殿下,后宫不得掺政。”

    沈长思啧的一声说:“不愿意就滚。”

    她这儿没有任何商量,一码换一码。

 

将军哪儿去呢: 7.第七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