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泥泞中的她 > 9.泥
泥泞中的她  作者:配影
    吕桐的手受伤了,打上厚厚的绷带,这倒是让她轻松了好几天。

    杨博城对她并没有和以前有所不同,两人也从未把那混合着血腥味的吻放在心上。

    对吕桐这样出身的女孩儿来说,即使是贞洁也不是多重要的东西。

    杨博城不管她,她就继续去找丁帆。

    冷清的少年依旧和同学有着明显的不同,看到吕桐在窗户那里冲他招手,丁帆起了身去教室外面。

    丁帆这么快地跟她出来,吕桐很开心,冷淡的脸上也露出笑容。

    丁帆的表情看起来却有些微妙,他的目光停留在吕桐脖颈的勒痕,以及包扎绷带的手,“你还……好吗?”

    吕桐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手,但是她的手已经快要好了,“还可以,”吕桐用另一只手拽脖子上的项链给他看,“这个是我的战利品!”

    杨博城赏罚分明,她帮他干了个大活儿,灭了一个竞争者,给的酬劳也很丰盛。吕桐用钱买了店里最贵的项链。

    吕桐的快乐并没有感染到丁帆,他依旧有些烦闷,不看吕桐展示的项链,“晚会的事我听说了,杨博城做那样的事,你还呆在他身边?你不是说你过得不好吗?”

    觉察到少年的烦躁,吕桐收了手,认真地看他。

    “虽然过得不好,但是有吃的有喝的,还有钱。”比以前伙食都不能保证的日子好多了,“杨少爷也是个守信用的人。”

    吕桐的眼睛黑白分明,看着丁帆,带着他熟悉的固执。

    丁帆当然熟知她的这个眼神,当他们在偷东西的时候,吕桐从小摊上捡别人吃剩的半个包子的时候就是这种眼神。

    丁帆怎么让她扔掉,让她花钱去买新的包子她都不从。

    以前是为了活着吃别人剩下的包子,现在是为了钱财出卖|身体。丁帆怎么也想不通明明看起来单纯秀气的女孩会做这种事。

    “吕桐,”丁帆看她,依旧是吕桐喜爱的那份与他们不同的气息,“你还剩什么呢?”

    丁帆的问题问得认真,以至于吕桐整个人都有些发怔。

    “自尊,身体这些你都不在意……你还剩什么呢?”丁帆认真地问她。

    吕桐的脑内有几秒钟的空白,苍白的脸上泛出绯色,她突然觉得今天不适合来找丁帆。

    也许是因为日头太毒辣,也许是因为今天是学校上课的日子,也许是因为今天的衣服不合适,首饰也不应该戴的。

    吕桐原本就不是擅长说话的人,死命地咬了嘴唇。

    丁帆轻声叹气,“杨博城对你不好,你不要再跟着他了。”

    “那你呢?”吕桐问,尝到自己唇齿间的血腥味,“那你为什么要对我好?”

    像是没有想到吕桐会这么问,丁帆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而后他非常肯定地摇头,“我对你不好。”

    吕桐很少会有羞耻的情感,可是这一次,她自己都能感受到自己的羞耻,血液充斥耳尖,烫的厉害。

    她忽然就知道了,为什么丁帆会喜欢杨诗佳,为什么和他天天呆在一起的自己不行。

    他们是不同的,从根本意义上就是不同的。

    即使保了丁帆一命的不是杨诗佳,而是变得有钱的自己,丁帆也不会喜欢她。

    吕桐向后退了一步,想起初次见到丁帆时心里想的——那是个多么漂亮的少年啊,他不属于这里。

    吕桐从学校跑出。

    她今天穿了漂亮的裙子,穿了漂亮的小高跟鞋,戴着尊贵的首饰,和街道上有钱人家的女孩的打扮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

    学校门口的人那么多,她看着像洪水猛兽,要张大嘴巴把她连骨头带血地吞咽下去。

    从学校到杨博城住处的距离不算近,吕桐跑着回去。

    高跟鞋磨破她的脚腕,可是她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脱了高跟鞋提在手上走。

    她穿着那双细长的高跟鞋,血液从伤口处流出,灌进鞋底。

    她到达门口的时候,杨博城刚刚下车。

    他穿着妥帖的西装,头发后梳,抬手整理袖口,整个人散发着上层人士的那股矜持傲慢。

    杨博城听到女孩急促的脚步声,微微侧头,看到少女蓬乱的头发和气喘吁吁的模样,扯了嘴角。

    不用猜也知道她刚刚又去找谁了。

    可惜的是杨博城嘲讽她此刻狼狈的言语还没有吐出,少女突然扯了脖子上的项链向他的脸上砸去。

    “吕桐你有病吧?”杨博城皱眉,躲开项链。

    吕桐走到他面前,用那只没受伤的手去抓他的脸。

    杨博城确认吕桐确实有病,虽然这女人原本就病的不清。

    吕桐非常清楚她在什么,她在迁怒,她在丁帆面前战战兢兢,就跑到杨博城面前泻火。

    杨博城轻而易举把她按在地上,看到她挣扎时高跟鞋顺着小腿流下的血液。

    杨博城面无表情地扔了她伤痕累累的脚腕上的那双鞋子,显露出狰狞的伤口。

    吕桐还在尖叫着挣扎,指甲划破他的脸侧。

    “吕桐,”杨博城不吃她尖叫的那一套,“你是不是觉得你惹不起丁帆,就能惹得起我了?”

    吕桐闭了嘴,看向杨博城,忽然失了力气,觉得眼前一片灰暗,“我只是什么都没有了。”

    杨博城扯了嘴角,认为她这话说得好笑,“你不是还有条命吗?”

 

泥泞中的她: 9.泥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