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深渊见星辰 > 13.明晰
深渊见星辰  作者:梅子留酸
    冬日夜里寒风很冷,周见深听完电话那端的话后,穿上大衣,看向沙发上的路星辰:“你深哥出去有事,晚点回来。”

    路星辰乖巧的坐在沙发上,轻轻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出了门后,一阵阵冷意袭来,周见深眉目间有些烦躁。

    要不是吴晓和沈真浩浩约他,这大冷的天,他是不想出门的。

    心里隐隐闪过家里小姑娘一双圆润明亮的眼睛,周见深把心里的隐隐浮现的不舍压下,冷着脸坐上了车。

    再来一次格调酒吧,周见深熟门熟路的去了他们常去的包厢。

    刚刚一进门,吴晓偏到天边的歌声就传来出来,碰撞刺激着人的耳膜。

    周见深的脸色更冷了。

    他走到沙发上,冷漠的掀开眼帘,看着吴晓冷笑了一声。

    那笑里隐隐带着让人心惊的凉意。

    吴晓心里一紧,忙把音乐关了。

    “深哥,你终于来了!”

    周见深:“叫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

    吴晓不顾周见深嫌弃的眼神,做到了他的旁边,给他倒酒,脸上笑嘻嘻的说:“深哥,先喝酒,吃点东西,咱们慢慢说。”

    周见深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看向一旁老神在在的沈真浩浩:“真真,你们再不说有什么事,我可走了。”

    他虽然面色平静,但眼睛却有些着急。

    沈真浩浩和吴晓对视一眼,他才看向周见深,语气带了些试探的意味:“深哥,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周见深嗤笑一声,只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机,“你吃错药了?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沈真浩并不因为他的语气生气,反而耐心劝说:“深哥,咱们这个年纪有喜欢的人,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我这几天瞧着,你大概是看上你家里的小姑娘了。”

    周见深心里猛然一窒,他张嘴就想反驳,却不知该说什么,脑子轰然纷杂,一时间思绪十分混乱。

    像是气球突然被戳破了一样,脑海里伴随一声炸响。

    沈真浩浩虽然混了一些,但是他天生就十分细心,察觉到周见深的情绪,他语气里不由带上了些叹息:“其实吧,在那些小姑娘的眼睛里,咱们可能也就只有脸、身材和家境能看了。”

    他抓住一脸不服气想要回嘴反驳的吴晓,接着说:“不过你家的小姑娘明显不是那样的人。她看上去乖乖巧巧的,心里却有自己的看法,要打动她,你至少得和她站在同一水平线上。”

    说了半天,他们怎么就一口咬定他喜欢路星辰了。

    周见深越听越觉得荒谬,他忍不住冷笑:“你的意思是我现在不配和她站在一起?”

    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哪里不配了,相貌、性格、家世,明明都能配得上。

    沈真浩看他要发火,依旧是温温和和的:“我们当然觉得你配得起,只是别人不觉得。”虽说他是不怎么在乎成绩,但是他们只要是学生,那人们就会用成绩做为衡量一个人的标准。

    品学兼优,长得还好看的女生,突然和不学无术,成绩倒数的男生在一起,加上那个男生还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样貌长得还帅,那更算是无聊的学生生涯里的一个谈资了。

    沈真浩浩本也不在乎这些,只是看自己兄弟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怕他将来不能得偿所愿而将来后悔。

    关键是沈真浩浩也挺喜欢路星辰的,他也不知道她的心里状态承不承受得了那些话。既然是学生,那只要他们的成绩足够优秀,那议论也会小一些。

    这样才会对本就心理状态不怎么好的路星辰,影响小一些。

    周见深眉目间微微染上戾气,他想要冷声说自己根本不喜欢路星辰,他只是把她当成了妹妹,但是话没出口,他心里却翻江倒海,脑子里不断回放着他和路星辰相处的画面。

    怜惜、悸动、伴随着莫名的甜意让周见深心里一个模糊的念头逐渐清晰起来。

    是了,要不是把路星辰放到心里,他才不会随时随地都想着她,不想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一步。

    沈真浩浩察觉到周见深脸上神情的细微变化,恰到好处的停下了话头。

    周见深清楚心里的想法之后就越发坐不住了,他心里像是被猫爪抓挠一样,只有立即离开这里,回到家看看路星辰柔柔的眉眼,才能静下心来。

    想做就做,周见深把手里的酒杯放下,故作镇定地扫了眼吴晓和沈真浩浩:“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他话音一落,就迫不及待的想走。

    吴晓一脸嬉笑,连忙在他身后问:“深哥,你是不是要回去找辰辰?”

    周见深脚步一滞,他克制不住的弯了下唇,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冷空气夹杂这寒风扑面而来,周见深心里却是一片火热,他匆匆忙忙的回了家,却见家里的小姑娘正靠在沙发上捧着本睡得正香。

    客厅里暖暖的,周见深刚要走过去,却突然想起自己身上带着的冷气,然后鬼使神差的停下脚步,等感觉周身气温回暖,才轻轻走到路星辰身旁坐下。

    路星辰睡得正熟,白皙如雪的小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看上去娇嫩得让人想要咬一口。

    周见深视线从她的弯弯的眉,移到高挺的鼻子,然后停在粉嫩的唇瓣上,他喉头微微颤了颤,感觉有些口渴。

    一种前所未有的渴望涌上心头,周见深压着如鼓的心跳,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路星辰的唇。

    柔软得像花瓣一样。

    红晕遍布周见深的耳廓,他手下轻轻摩梭了两下路星辰的下唇,却看到她微微皱眉,睁开了眼睛。

    周见深飞快收回自己的手,做贼心虚的后退了几步。他因为身体后仰,速度又快,一时间没能保持平衡,瞬间倒坐在地上 。

    路星辰:“......”

    一睁开眼就看到周见深摔倒,又灵敏的嗅到了酒气,她目光瞥过他耳廓的红晕,轻声问:“你喝醉了?”

    周见深正对自己的处境的有些尴尬,听了这话,心里一动,索性直直地坐在地上,目光迷离的看着路星辰,迷迷糊糊的笑了笑。

    和地主家傻儿子的一样笑容,一看就是醉了。

    路星辰静默了一瞬,才低头看着傻笑的周见深,好声好气的问:“你能站起来吗?”

    家里现在只有她,要是周见深没法自己起来,那她可要烦恼了。

    周见深害怕自己的语气露馅,只一个劲儿的朝着路星辰笑。

    他倒是要看看,小姑娘要拿他怎么办。

    路星辰的确目露为难,然后她伸出瓷白纤细的食指试探性的戳了戳周见深的手臂。

    周见深忍着笑意,看着她试探的动作,在她想要收回手指的时候,脑子一抽,直接伸手抓住路星辰的手腕拉了一下。

    一阵力道,让本就没怎么设防的路星辰直直倒进了周见深怀里。

    她瞪大了眼睛,慌乱的挣扎:“放开,周见深,放开我!”

    怀里的小姑娘香香暖暖的,一抱到她,心脏的某处地方就想被填满了一样,餍足感让周见深不仅没放开她,反而越发把她抱紧了一些。

    下颌放到她的肩上,周见深满足的叹了口气。

    不是他不想放,是他喝醉了,脑子不清醒,所以不想放开。

    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之后,周见深越发心安理得的抱着怀里的小姑娘了。

    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困在周见深的怀中动弹不得,清新的柠檬味混杂着淡淡的酒精味充斥的鼻腔,路星辰挣扎不开后,心里的不安与慌乱渐渐变成了无奈。

    “你先放开,我带你回房间好不好?”她轻声诱哄,试图让他松手。

    周见深埋到路星辰的颈窝,勾起一抹笑容:“不好,要抱着。”

    他无尾熊一样,缠得死紧,语气不同以往的散漫,低哑磁性又带着些撒娇的话伴随着灼热的气息喷洒在皮肤上,路星辰感觉热气顺着皮肤,烫到了自己的心里。

    她心里有些无措,只能不断的说:“你放开,我带你去休息。”

    周见深看她实在无措,只好紧紧的搂着她,胡搅蛮缠:“不许叫“你”,要叫我深哥,叫了,就让你起来。”

    路星辰无奈咬唇:“深,深哥。”

    一贯是自己喜欢的音色钻入耳膜,周见深眼里漾起了笑意。这个称呼从小姑娘嘴里说出后,带上了与众不同的甜味。

    他在心里品味了一下,这种甜意之后,磨磨蹭蹭的放开了怀里的小姑娘。

    路星辰立即爬了起来,在周见深不解的目光里直接去了厨房。

    周见深只能起身,慢吞吞的走到厨房门边看着路星辰手脚伶俐的开始煮东西。

    她动作熟练,像是对做饭做菜这种事十分熟悉一样。

    淡黄的灯光里,周见深像是喝醉了一样,思绪开始漂移。

    他想到要是小姑娘以后成了他们的妻子,等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她这样做饭,那他可以洗碗,打扫卫生,甚至,他们还能养是一只软绵绵的小猫。

    还没从这样莫名其妙的畅想中回过神来,就被略带无奈的嗓音打破。

    “来,喝点醒酒汤。”路星辰看着一直傻笑,双眼迷离的周见深,害怕他把醒酒汤洒了,只敢亲手用勺子舀了一勺,就这样喂到他唇边。

    她唇边带了无奈的笑意,眼神里有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包容意味。

    周见深第一次见路星辰笑,他呆愣的张口,把汤全喝了。

    嘴里带了酸味,刺激着神经,对于喜欢酸甜口味的人来说,这味道很好,但是周见深一向嗜甜厌酸。

    但是那汤是路星辰做的,他第一次吃她做的东西,不想就这样不喝了。更何况,看着小姑娘亲手把勺子喂到唇边,他也没有办法拒绝。

    于是一碗醒酒汤下去,周见深脸色都变了。

    路星辰知道他的口味,看着他越来越清醒的神色,把碗洗净收好,出来对着直挺挺的站在门口的人说:“清醒了?清醒了就回房睡吧,现在很晚了,我也要回房了。”

    周见深看着说完话就直接走的小姑娘,苦着脸,默默伸出了尔康手:“……”

    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说好要带我回房间睡觉的,怎么能一走了之呢?

    要是他一直装醉就好了。

    周见深收回手,一脸可惜。

 

深渊见星辰: 13.明晰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