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凤台空 > 10.森罗万象10
凤台空  作者:沧海千山
    秦少阳不认识路,也说不清自己是在哪找到的兔子。

    姒倾被他逗笑了,丢兔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本来也没打算真让秦少阳去找。可没想到秦少阳不仅连夜找到了,还多抓回来十几只。

    这个秦少阳真是……姒倾笑着摇摇头,说:“虽说不一定是原来的兔子了,但既然是你辛苦抓回来的,那便养着吧。”

    姒倾是开心了,秦少阳却觉得很没面子,不想说话。

    姒倾看了看兔子,问:“你一晚上没睡?”

    秦少阳默认了。

    姒倾又说:“就为了这几个小兔子,你傻不傻?”

    秦少阳说:“那是你的兔子。”

    姒倾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盯着他看了好半天,忽然笑起来:“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痴傻之人。”他看了看渐渐亮起来的天色,忽然拉住了秦少阳的手。

    秦少阳倏然一惊。

    姒倾说:“过会儿天天和彭彭他们就要起床了,我得去街上买些吃的回来,你想吃什么?”

    姒倾的指腹很柔软,纤长的十指柔和地包住了秦少阳宽大的手掌。

    秦少阳浑身跟雷劈似的,半个身子都麻了,愣了一会儿才说:“阿倾,我能否与你同去?”

    姒倾问:“怎么啦?”

    秦少阳说:“我未曾到过永承,也不知早膳有何吃食,想一同去看看。”

    姒倾恍然道:“噢,也是……可你一晚上都没睡,身上的伤又没好,不用太勉强,我想让你回房休息的。”

    秦少阳道:“伤口已不疼了,不碍事。”

    虽说秦少阳一晚上没睡,神情看上去略有疲惫,可精神还是不错的,姒倾便没再推脱,说:“好,那你等等我,我换个衣服再出门!”

    秦少阳:“嗯。”

    姒倾松开他,转身小跑回了卧房,他光着脚,尚未束发,长袍的衣摆与秀发飘在他身后,落地轻盈得像是在飞一般,美得张扬又肆意。

    秦少阳盯着他消失的背影注视了很久。

    姒倾与他是截然不同的。

    他圣洁得宛如神祇,而秦少阳却像深陷于淤泥沼泽。

    皇宫里浓缩了世间的所有阴暗与肮脏,在这深宫之中,人性的丑恶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秦少阳想尽办法也无法逃脱这囚笼,以至于现在他想伸手去触碰姒倾,都觉得自己会玷污了他。

    可是……他又很想卑劣地将他拉进这罪恶的深渊,让他与自己一同沉沦,无法逃离。

    很快姒倾换了一身红衣出来,他原本就白,在鲜明的色调对比下更是肤白若雪。旭日的微光倾洒而下,在他脸上镀上一层和煦的耀芒,与素净的庭院相映成辉。

    秦少阳屏住呼吸,心跳都慢了半拍。

    姒倾注意到他的眼神,跑过去在他面前站定,兴冲冲地问:“是不是很好看?”

    秦少阳垂下眼帘,点头道:“好看。”

    “我第一次穿!”得到夸奖的姒倾高兴地在原地转了一圈,抬手看看衣袖,又低头瞅瞅前襟,“之前穿着有些大,今年终于合身了。”

    “我就知道一定很好看的。”姒倾还有些陶醉,但时间确实不早了,便叫上秦少阳准备出发,“走吧,少阳!”

    他走近后,秦少阳注意到这长袍的布料像是名贵丝绸,精巧的针法就连在宫里也是罕见的。

    会是哪里制作的成衣,永承会有技艺如此精湛的裁缝吗?

    “嗯。”秦少阳压下心底的疑惑,抬脚跟了上去。

    清晨的村子很是热闹,有些小贩已经挑着担子准备摆摊叫卖,各家各户的公鸡也开始陆续打鸣,充满了人间的烟火气。

    秦少阳和姒倾刚走出去,就有一个小孩提着考箱从他们面前经过。那小孩穿着花花绿绿的短衣,露出鼓鼓的小肚子,脖子和手腕都挂了银饰,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手里拿着个饼,跟他们挥手打招呼:“倾哥儿,倾哥儿!”

    姒倾同他挥手:“哟,今天这么早呀?”

    “嗯,今天阿娘拽我耳朵让我起床呢……”小孩咬了一口饼,一边吃一边说着,忽然注意到姒倾旁边站着的秦少阳,好奇地问,“欸……倾哥儿,那个好高的哥哥是谁?”

    “我……”秦少阳忘了跟姒倾通气,不知该说什么好,下意识看向他。

    “他啊……”岂料姒倾同他对视一眼,竟语出惊人地说,“他是我郎君。”

    秦少阳:“?!”

    秦少阳愕然地看着姒倾,郎君他想的那个意思吗?还是说,在永承,郎君有别的含义?

    只见小孩也瞪大了眼睛,表情露出些许崇拜,不可思议地感叹道:“哇,倾哥儿有郎君啦,这个大哥哥长得好看的噢!”

    秦少阳:“???”

    姒倾朝他挥手示意他快走:“别聊个没完,待会儿去私塾迟到了,先生又得罚你。”

    小孩的表情立刻垮了下来,嘟着嘴说:“好哦……倾哥儿再见,大哥哥再见。”

    他撒开腿跑两步,忽然看到同窗好友,立刻追了上去,边跑边喊:“秋秋,秋秋,倾哥儿有郎君啦!”

    秦少阳:“……”

    待小孩儿走远后,秦少阳问:“你刚才喊我什么?”

    姒倾笑着跑开:“没听清就算了!”

    秦少阳追上去:“我听见了,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姒倾道:“不能,我不想说了……”

    “喂,阿倾,等一等!”秦少阳一跑起来就会牵扯到身上的伤,他不敢有幅度太大的动作,担心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再度裂开。

    姒倾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站定:“那你快些!”

    秦少阳快步走上前,去拉姒倾的手。

    姒倾想把手抽回去,但秦少阳抓他的力气太大,他一下竟没能挣脱开。

    姒倾似是想笑,但又忍了回去,绷着脸质问道:“你干吗?”

    秦少阳:“阿倾……”

    姒倾:“怎么?”

    秦少阳:“郎君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姒倾反问说:“那还有什么其他意思?我可不懂你们中原人的弯弯道道。”

    秦少阳还有些难以置信,说:“可昨晚你不是还斥我痴心妄想,为何今日又答应了?”

    姒倾说:“看你这般痴傻,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好了。”

    秦少阳:“阿倾……”

    姒倾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把秦少阳往外一推,跑开了几步:“快走了,别磨蹭,彭彭和天天马上要起床了,他们用过早膳还得练功呢。”

    秦少阳笑着点头道:“好。”

    因地形的原因,稷凤村的村民住得都很集中,连在一起的房屋还有街道让秦少阳觉得这里不像是村庄,而是略小的集镇。

    姒倾虽是独居,但跟村民们都相熟,在路上碰见都纷纷同他打招呼。

    前些天他带秦少阳回来的时候有人撞见,现在看到他本人,一下子认了出来。

    姒倾没有否认秦少阳是昔粱人的事实,稷凤村近几年来还是头一回有生人造访,村民们看到秦少阳都很好奇,有些还对他的北方口音很感兴趣,拉着他聊了好一会儿。

    但无一例外,稷凤村的村民们都很友好和善,跟秦少阳想象中的完全不同,让他颇感意外。

    西南的人民竟是这般热情,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难怪姒倾会是这样率真的个性。

    两人牵着手走过街边尽头的拐角,秦少阳看到了一个简易的小摊,摆着一些烤饼,还有两口大锅,不知熬的是汤还是粥。

    一位妇人正收拾着桌上的碗筷,她脖子和手腕都戴了好看的银饰,身材瘦弱娇小,肤色黝黑,有着浓重的西南异域风情。

    姒倾走上前同她打招呼:“王婶。”

    妇人一抬头看到姒倾,眼睛都亮了:“倾哥儿来了啊,今日要给两个孩子带什么吃的回去?”

    “还是两碗豆花吧,彭彭昨晚特地跟我说了。”姒倾指了指炉灶上盖着的锅,上面还冒着丝丝热气,对秦少阳道,“王婶的豆花特别好吃,你要不要试试?你们昔粱人吃豆花吗?”

    秦少阳摇摇头,他没听说过豆花是何物,也无从回答姒倾的问题。

    姒倾说:“要不你尝尝王婶的豆花吧?要觉得好吃的话,明天我再带你来。”

    秦少阳几乎是没有犹豫地就点了头:“好。”

    姒倾朗声道:“王婶,麻烦来一碗豆花。”

    妇人也拖长了声音应道:“好嘞——”

    秦少阳诧异道:“就一碗,你不吃吗?”

    姒倾找了位子坐下,抬头看着秦少阳,说:“我不吃这些的。”

    秦少阳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疑惑地看着他。

    姒倾又解释道:“除了竹米我都不吃。”

    秦少阳:“……”

    又是竹米……秦少阳坐在姒倾对面,问:“那除了竹米之外,还有其他爱吃的吗?”

    姒倾好笑地眯着眼看他:“怎么,为什么忽然问这个,你想做给我吃么?”

    秦少阳沉吟一会儿,尴尬道:“不是,我、我只是问问……我只会烤些野味。”

    姒倾说:“那有机会给我尝尝吧。”

    秦少阳道:“好。”

    豆花还没端上来,摊位边就来了一个壮汉,跟王婶打招呼。

    姒倾闻声,下意识回头看了他一眼,看到来者是谁后立刻又把头转了回来,表情忿忿不平。

    秦少阳奇怪道:“怎么了?”

    姒倾往秦少阳的方向凑近了些,压低声音说:“我特别烦他……这人很烦。”

    秦少阳:“?”

    姒倾咬牙切齿地说:“昨日晚上你见过穷奇了,我不是告诉你穷奇被别的小畜生拐跑了么?就是他们的家的!”

    秦少阳:“……”

    所以穷奇才会被姒倾骂。

    “千万别让他看见我,否则又说个没完。”

    王婶一边舀豆花一边说:“镇东今天这么早啊,想吃些什么?”

    “嗐,王婶,可别提了!”叫镇东的男人说话的火气很大,语气也冲,“我们家兔子全丢了!”

    “唉哟,这可是大事!怎么回事啊,镇东?”

    镇东叹口气,道:“我们家兔子越来越多,窝里实在住不下了。我媳妇儿前几天就在我们家后山上围了块地,准备在那养兔子。这才刚刚放进去没多久,今早我起来一看,兔子全没了!旁边的栅栏也坏了,铁定是被人给顺走的。我得去找村长说道说道,要实在不行,我只能报官了。”

    原本姒倾见那男人发火,还有些幸灾乐祸,但越往下听就越不对劲。

    兔子?

    一窝全被顺走了?

    姒倾疑惑地看向秦少阳。

    秦少阳:“……”

 

凤台空: 10.森罗万象10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