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快对我为所欲为 > 2.暗中过个招
快对我为所欲为  作者:红九
    《逃不过动心》第二章

    暗中过个招

    明嘉言站在台阶上,半侧着身,俯视着比自己少上了两个台阶的205,似笑非笑地问着:“是你自己想知道,还是她让你来问的?”

    205回身就冲楼下柜台那里喊:“老板娘,他看出来是你让我问的啦,咋办啊?”

    明嘉言:“……”

    他有一百个提前设想,设想205被他直面戳穿后是窘迫还是慌张,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会叫他一边看戏般欣赏一边身心愉悦。

    但这些假设里,没有眼下这种不按套路走的直接回头询问始作俑者的情况。他可以跟玩弯弯绕的人游刃有余地周旋一整天,但还真是拿205这种你挑明那我就挑得更明的没什么办法。

    他跟着205一起看向柜台后的任素棠。

    任素棠坐在那里,还是不紧不慢地嗑着瓜子——他想知道她怎么有那么多瓜子可以嗑,仿佛一百年不动地方地嗑下去都嗑不完。

    任素棠吐着瓜子皮,听了205的喊话,转过头,声音表情都没变,闲适慵懒如常,慢悠悠回了句:“知道了,你回你房间去吧,等有空我自己问问他。”

    205一声“好嘞”,猴一样从明嘉言身边蹿过去,进了门牌号205的房间。

    任素棠又转回头继续对着窗外懒洋洋地一边望天一边嗑瓜子。

    明嘉言:“……”

    他发现自己刚刚似乎经历了一个很离奇的瞬间,205与任素棠当着他的面旁若无人地一问一答,内容全与他有关,却偏当他是看不见。

    明嘉言撇嘴一笑。

    这客栈,确实有意思。

    他都有点期待任素棠要怎么问他了。

    ******

    安置好行李物品,明嘉言在房间里睡了一觉。

    傍晚时分他下楼来,想吃碗面填填肚子。经过柜台时抻着脖子望了望,他没看到任素棠。

    不是要问他来历吗?人去哪里了。

    明嘉言找了张桌子坐下来叫了碗面。

    等面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了点什么——他似乎一直在戒备着,看任素棠要怎么问他的话。

    他意识到这位美艳女子和205那番仿若没有他的对话,其实是在和他搞心理战。瞧,她一按兵不动,他就变得有点蠢蠢欲动了。

    明嘉言牵牵嘴角。

    厉害的女人,不愧是能在交界地开客栈的人。

    面做好端上来,明嘉言刚从竹筒里挑出一双筷子,眼前光线便暗了一暗,一个阴影罩过来。

    明嘉言抬头,看到205在自己对面骚里骚气地坐下。

    他也要了碗面。

    两人一起吃着面。

    一边吃着,两个人也不知道谁先起了话头就聊起了天。

    聊着聊着,明嘉言问了205一句:“法国商店送货小伙和高官姨太太的事,是真事吗?”

    205头都不抬,吸溜着面条口齿不清地答:“当然是真的,其实我就是那送货小伙。”

    明嘉言放下筷子冲205一抱拳:“艳.遇离奇,佩服!”

    果然那小伙就是205本人。明嘉言听到205讲故事时恨不得把所有美好词汇什么冰清玉洁风华绝代都用到那送货小伙身上时,就有了这个怀疑了。

    205吃光了面,也放下筷子。

    “艳.遇什么呀,那女的把我坑得多惨啊!”顿了顿,他直勾勾盯着明嘉言问,“你就是你讲的那个百人斩诗人本人吧?听说你一进客栈就对着老板娘念了两句淫.诗。你是不小心嫖了一身病,落魄了,才沦落到这的吧?”

    明嘉言正在喝茶水漱口,听了205这番话,他直接喷了。

    “当然不是我。”他咳了两声,放下茶杯,认真强调。

    “你就别不好意思了,说实话不丢人。”205一脸的不以为然,“这客栈里靠讲故事住进来的都是落魄人,讲的大都是自己的落魄事,放心谁也不会笑话谁的,哪怕是得过花柳病。”说到这205的眼神顺着明嘉言胸口一路往下瞄,直瞄向他双.腿之间,边瞄边贼兮兮的笑。

    明嘉言眼角眉梢一挑:“谁也不会笑话谁吗?可你脸上的表情可不是你说这样的,你看起来笑得很开心啊。”

    205收回眼神:“是吗?哈哈哈哈我这么沉不住气吗哈哈哈哈!我这不是合计着终于遇到一个比我惨的住进来了么哈哈哈哈!”

    205开心得无法自抑。

    明嘉言看着205,咬着后槽牙跟着笑:“行,这鬼地方,老子喜欢!”

    ******

    吃过晚饭明嘉言本想回房间去,但被205拖住了。

    “再聊会再聊会。”

    205和他推心置腹,讲述了自己住进“归去来”的前因后果。

    “我好无辜的,被一黑道大佬的十三姨太太给看上了,姨太太占有我之后,黑道大佬放话说要卸了我三条腿。你说我招谁惹谁了吧?我年纪轻轻貌美如花的,姨太太都快三十了,我才是被占便宜的那个好吧?但你跟黑道能讲出什么理来,没办法,为了我的三条腿,我只能躲在这避难了。”

    讲述完自己的遭遇,205希望换取明嘉言的遭遇。

    “我都说完我了,你也说说你,你来这之前是干嘛的呀,又是为什么会住进这来啊?”

    明嘉言笑笑,说:“我是跑小买卖的,在外省做买卖的时候,得罪了人。听说这里安全,因为有势力牵制,什么人在这都不敢太叫嚣,到了这只要能和老板娘搞好关系,就能避难。所以我来这躲一躲,等风头过去了我再接着做我的小买卖去。”

    205上下打量着明嘉言。

    明嘉言:“你看什么呢?”

    205说:“我看你怎么看怎么穷兮兮,你怎么可能是做买卖的呢?”

    明嘉言说:“谁逃难还穿金戴银的。”

    205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忽然他变得一脸美滋滋的。

    明嘉言问他:“你美什么呢?”

    205美滋滋地说:“你中午刚来的时候一副警觉得不得了的聪明样子,其实也就那样,你看,你现在还不是不知不觉就被我套出了话!”

    明嘉言牵动一边嘴角笑了笑,没说话。

    头顶传来一道声音,清脆悦耳,旖旎动人。声音里还带着瓜子淡淡的油和香。

    “傻帽,他故意说给你听的,你真当自己多本事套出话来了?”

    明嘉言抬头,说话的是老板娘任素棠。她嗑着瓜子站在桌旁。

    他看到了她全身的样子。

    淡青色的旗袍勾勒出她柔韧纤细的腰身,她看起来像一株高挑秀美的竹。

    那一刻明嘉言在想,这女人长得美美的,可怎么那么爱嗑瓜子?

    “想什么呢?”任素棠迎着明嘉言的注视开口问。

    明嘉言释放自觉邪魅的一笑:“我在想老板娘你怎么这样美丽。”

    任素棠用脚勾过来一张凳子,坐下,告诉明嘉言:“我其实也不是很在乎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你刚才的那番说辞又有几分真几分假,你究竟是不是做买卖的、有没有得罪人。但我这里有这里的善恶标准,只要你没谋财害命,没杀人越货,哪怕没钱,只要能讲得出故事,你想住在这,我就收着。但你记着,你要是犯了恶,我可就不容你了。”

    日头西沉,夕阳霞光从门口斜斜照进来,洒在小馆子里每个人身上。

    明嘉言调整了一下坐姿。他特别知道光从哪个角度打在他脸上,会让他的英俊值成几何倍数的递增。

    现在他找到了那个角度,然后看向任素棠,嘴角抬到似笑非笑的角度。他知道他这样的面部表情最遭女人恨,但也最遭女人爱。

    他果然看到任素棠眯了眯眼。

    他满心愉悦看到这样的反应。

    “当然。我怎么会作恶呢?我是个好人。”

    任素棠没搭理他,转头告诉205:“去把门给我关上半扇。”

    205一脸懵懵地问:“为什么啊?”

    任素棠:“为了防止有人借夕阳发骚。”

    205起身去关门。

    明嘉言身上的过分绚烂被遮断的夕阳霞光收走。

    任素棠对明嘉言语重心长:“我是不是看起来脾气很好的样子?明先生,你要这样想,那你可就错了。”任素棠不知道怎么比划的,手上瞬间多了把光闪闪的小刀,刀刃薄得像能把空气都割出血来。

    她把玩着小刀,说:“明先生,你得知道,我能在这里混下去,背后那肯定是有靠山的。所以,你得对我心怀敬畏才是,不要总这么撩兮兮地看着我,我不吃这套的。”

    顿了顿,她斜睨着明嘉言,满眼都是风情。她把锋利的小刀刀尖冲着明嘉言一比划,关门归来的205看到这样剑拔弩张的一幕吓了一跳,定在桌子两步远的距离处,随时做好大步跑开不溅一身血的准备。

    任素棠对明嘉言举着刀。忽然她手腕一抖,小刀在她手中一转,下一秒她捏着刀身,把刀柄递向了明嘉言。

    “喏,你的刀,还给你了,也请你把从我身上摸走的枪还给我吧。”

    明嘉言一笑,手从桌面下抬出来,手里正握着一把枪。

    他还了枪,收了刀,嘴角骚气地向上一撩,笑着说:“老板娘好身手。”

    任素棠也笑:“彼此彼此。明先生,能从我身上摘走枪还活着的人,倒也不多了,请你好好珍爱生命吧。”

    205像个傻子一样立在旁边,好一会才明白过来这两只妖精刚刚是过了一番什么招。

 

快对我为所欲为: 2.暗中过个招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