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傻啊!?你妈说抱一下就会怀孕你还真信了吗!?照这样说你刚坐在我的机车上还抱住了我你是不是就要怀上我的孩子了?啊!?”

    “糟糕了……我要怀上中也先生的孩子了!!!呜呜呜我该怎么办……”

    围观两人对话的国木田摇了摇头,现在整个人都是一个你清醒一点.jpg的表情包。

    “说到底抱一下根本不会怀孕啊!”

    “真、真的吗……”中也这话激起了你旺盛的好奇心,“那要怎么样才会怀孕呢?”

    “呃……”中也往后退了一步。

    你立马转移目标:“国木田老师,你能告诉我吗?”

    “呃……”国木田也往后退了一步。

    太宰治在后面偷笑。

    与谢野在后面摇头。

    最终与谢野看不下去了,把两个男人拽到一旁,自己亲自上阵给你上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两性生理课,并且强烈谴责了将你保护过度的你的母亲一番。

    认真听课的你并没有察觉到在你身后发现的一幕——

    太宰勾住中原中也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低语:“中也,我该说你不行呢还是该说你纯情呢……这种时候就应该说:让我亲♂自来教你吧,然后……”

    “哈!?你以为全世界男人都跟你一样吗你这个花心渣男!”

    “嘁,我才不想被DT说教呢……”太宰把中也扔向一边,又勾上了国木田的肩膀,“国~木~田~君~你——啊,我忘记了,国木田君也是DT呢!”

    “DT?那是什么?”国木田问。

    “处男。”给你讲课讲到一半的晶子回头插了一句嘴。

    然后太宰治就被前搭档和现任搭档联合起来揍了。

    半小时后。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也就是说,想要怀孕的话先要——”

    你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侦探社内说这种话题是有多么不妥,指不定被外面的巡警先生听到后就会上楼来查侦探社水表了,还好中原中也及时捂住了你的嘴。

    “女孩子不要随便说这种话!”

    “为什么?”你歪头。

    “总之就是不行!”

    “我知道了,这就像不能随便说男人不行一样,对吗?”

    “对,没错……呸!你一个JK在说什么啊!?这种话是谁教你的?”

    “是太宰先生教的!”

    “太宰!!果然是你!!!”

    然后太宰又被揍——啊,可惜这次被他躲了过去。

    “那个,请你们不要再打架了。”你紧闭双眼,冲到太宰和中也、国木田的中间,张开双手,做好了自我牺牲(?)的准备。

    他们本来也只是小打小闹,动作自然很快就停了下来,并没有出现准备揍太宰的中也一拳把你打飞的狗(bao)血(li)桥段。

    “对不起,中也先生、国木田老师、还有太宰先生,都是我不好……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这全都是他(这家伙)的错啊!”中也和国木田异口同声,指向了站在你身后的太宰治。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太宰朝对面的两人嫌弃地摆摆手,待你转身后又立马露出迷人的微笑,和你说,“你有话想对我说,对吧?不惜经历这么多麻烦的事也想和我说的话,就让我听听吧。”

    “那个,太宰先生……对不起……!”

    (说什么胡话呢!这个臭渣男用我的名号骗你你还和他说对不起干啥啊!用这个怼他啊!!怼他啊!!!!!!!总之把锅扔给他就对了啊!!!!!!)——中原中也气急败坏。

    “请收下这个。”你从制服包里翻出一支钢笔,递给了太宰。

    “啊,这不是我的钢笔吗。一直找不到,我还以为丢了呢。”

    “是之前太宰先生借给我的,想要还给你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你了……因为联系方式在那天也删除了、我也不知道太宰先生的住所,所以一直没办法把它还给你……”

    “谢谢你。”太宰弯下身,摸了摸你的头,从你手中接过钢笔,眼中是平日里不曾有过的温柔,“你真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呢。”

    (敢骗这么温柔的孩子你也给我反省一下啊!)——国木田独步也气急败坏。

    “所以,你就是为了把它还给我?”

    “嗯!”你笑着点点头,“虽然过程很波折,但是能物归原主真是太好啦!”

    “等一下!”中原中也又忍不住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你为什么要一直强调‘他对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之后把我甩了’!?”

    “啊,关于这个。因为那位好心的俄罗斯人告诉我,只要这样做的话一定就能再见到太宰先生啊!”

    “啧……我就知道。”

    “又是那家伙……!”

    “走吧中也,虽然并不想和你合作。”

    “我也一点都不想跟你合作啊!”

    “要不我叫上侦探社其他人。”

    “要不我再叫上港黑的?”

    “我看行。”

    “我觉得可以。”

    “走了敦!”

    “喂,芥川?”

    你听着两人的对话,一头雾水。

    故事的结局是——

    像最开始说好的那样,国木田留在侦探社里给你补了课,而当带着小弟们的太宰和中也在乱步和花袋的帮助下抵达好心的毛子的住所时,那早已人去楼空。为了报这一箭之仇,太宰治在论坛开了个新帖,标题叫做《818俄罗斯渣男费奥多尔不为人知的秘密》,还请了好多水军来跟帖,控诉了这位好心的毛子其实是个恐怖分子、帽子只是他用来遮秃的道具、当众杂坏大提琴等多项罪名。

    最后,是中原中也把你送回了家,他和你说——

    “你一定能考上东大的,我相信你。”

    *

    几个月后。

    高考当天。

    你抱着书包在横滨大街上狂奔,简直想掐死睡过头了的自己。

    睡过头也就算了,今天竟然还堵车。

    这样下去别说考上东大了,就连大学说不定都考不上了——!

    此刻,中原中也正骑着摩托被堵在路中央。

    他恰好看见了狂奔的你,大声呼喊你的名字,叫住了你。

    在了解情况后,他二话不说把安全帽扣在了你的头上。

    “可是中也先生,你不也被堵在路中央了吗?”

    “没时间跟你解释,快上车。”

    “哦!好的,我相信中也先生!”

    你想起之前的情景,在车发动之前就搂紧了中原中也的腰。

    你做梦都没想到,这次他一踩油门,摩托车居然上天了!地上的人们都抬着头,惊讶地看着你们——中原中也硬是用异能开挂,从空中创造出一条路,把摩托当成飞机,把你从空中安全地送到了考场门口。

    你火速冲进考场,跑了一半突然想起没跟中也道谢,于是你停下脚步,回过头冲着校门口大喊:“谢谢中也先生!!”

    中也没说什么,只是向你挥挥手,他觉得自己酷毙了,又拯救了一个失(chi)足(dao)少女——直到他听见旁边的路人小声议论说:“天呀!!他就是那个港黑花心渣男!!!”

    草,太宰治,我果然还是要砍了你。

    *

    过了一段时间。

    据目击者樋口一叶汇报,高考放榜当日,一名JK兴冲冲地闯入港黑大楼,大声嚷嚷着“我要见中也先生!我要见中也先生!”。由于不久前曾有关于港黑干部中原中也不太好的传闻,港黑保安怀疑这名JK是为爱所困为情复仇而背着炸|药包来和中原中也同归于尽的。

    是的,樋口一叶也能看出来,只有对心仪的对象爱得深沉的人,才会有这般充满渴望与激情的眼神。

    似乎是希望有谁也能帮助自己一样,她决定帮你一把,于是拨通了中原中也的电话,帮你CALL来了中原中也本人。

    保安检查过你的行李,发现并没有什么炸|药包,你也并不是异能者,只是一名普通JK后就把你放了,也允许你在这等待你想见的人。

    你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喝着樋口一叶为你准备的橙汁(之后你听中也说,她因为擅自离岗而被他的上司揍了,你很是难过)。当你看着一名个子不高,戴着帽子,头发颜色还和桌上的橙汁一样的人朝自己赶来时,你忍不住冲他大喊——

    “中也先生!!我考上东大了!!!!!”

    “什么!?我就知道你肯定能考上东大!!!”

    “呜呜呜呜中也先生我太激动了!!!”

    可不是吗,中也心想,你都激动的抱住他了。

    中也清了清嗓子,想说些什么比较正式的庆祝话语,却被路过的港黑路人给打断了——

    “中也先生,这是你女儿吗?”

    “你活的不耐烦了吗!?”

    “对不起中也先生!原来是你女朋友,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因说错话而害怕被重力碾压的港黑路人飞一般地逃离了作案(?)现场。

    至于之后你因港黑路人这一句话,被港黑所有人误认为和中原中也是情侣关系,由此诞生的恋爱喜剧,全都是(作者懒得写的)后话了。

    -Fin-

 

818港黑花心渣男中原中也到底脚踏多少只船[文豪野犬]: 7.终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