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权臣之路 > 15.chapter 15
权臣之路  作者:蚊子抱着白菜
    在很多时候,家族族长说的话比官府还有用。谢三爷说要把田氏送回去,绝不是一句毫无根据的威胁。

    他是真的能办到。

    田氏知道这一点,像是被淋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

    她眼睛睁到最大,嘴唇不住颤抖。面对谢三爷毫无感情的眼神,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到底相识几十年,旁人看田氏这副模样,也有些可怜,大着胆子为她说情:“三伯,六嫂她就是舍不得儿子,肯定没别的意思。”

    谢三爷扭头看了说话的人一眼,吓得说话的人缩回了脖子。

    他冷哼一声,转回头重新看着田氏:“我的话摆在这,你好自为之。”

    说完扫了一眼院子里的其他人:“都在这呆着干什么?家里没事做了?”

    谢三爷走了,连带着把院子里其他人也轰走了。

    田氏看着最后一个人离开院子,腿脚发软,终于撑不住瘫在地上。

    “娘,娘!”谢望跑过来扶着她:“你没事吧?”

    田氏表情空洞,眼睛直愣愣盯着天上,许久之后,才嗷地一声哭出来:“这是要逼死我啊!”

    “娘,你想开点,三爷他就是气急了说说而已,肯定不会真这么做的。”谢谢不以为意,说完又忍不住埋怨:“娘你也是的,二哥不就是搬到县城了,多大点事?值得你闹成这样。”

    他捡起地上的鸭子,上面已经沾了一层灰土:“好好的鸭子,都让你给糟蹋了。”

    “滚!”田氏原本正在哭嚎,突然抓起地上的瓦罐碎片,朝谢望扔过去,碎片断口锋利,在谢望脸上拉出一条口子。

    谢望吃痛,用手捂着伤口,感觉触手湿黏,收回手,就见上面沾了红色的血液。

    与谢朝不一样,谢望自小就是被宠大的,田氏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跟他说,更别提动手,如今受了一点小伤,就让他觉得无法忍受。

    “行吧,知道您嫌我烦,那我走就是了,不在这碍您眼。”他用手一擦伤口,疼的咧了咧嘴,拎着那只鸭子就要走。走了两步又停下来,转身把另一只鸭子也捡起来了。

    谢望走了没多久,谢朗也回来了。他去追谢朗的车,追了许久都没见到人,加之早上没吃饭,又渴又饿,不得已只能回来。

    他回村的时候遇到了几个同族的人,见到他都让他回去劝劝田氏。谢朗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心中着急,小跑着赶回来,就见田氏瘫坐在西屋小院中,院子里满目狼藉。

    “娘,这是怎么了?”谢朗急忙跑到田氏身边,想要扶她起来。

    田氏一把拍开他的手,盯着他问:“谢朝呢?”

    谢朗哑了声:“儿子走的没有骡车快,没追上他们。娘,等我吃了饭再去县城找他们吧,我一定吧二弟给叫回来。”

    就算找回来有什么用,有谢三那个老匹夫在,她什么都做不了!

    田氏气的心肺都在疼,忍不住迁怒到谢朗身上。

    就是这个好儿子,明知道谢朝要搬走,竟没有和她透露一个字!还好意思总说自己孝顺?!

    田氏越想越觉得谢朗是故意的,这个儿子和他兄弟联合这防备她呢!都把她当成恶人了!

    “娘,谢朝的事情不急,他就住在那,丢不掉,咱先去吃点饭吧,吃了饭再说。”谢朗又要去扶田氏。

    伸过去的手又被排开,田氏恨恨瞪着他,自己爬了起来。

    “吃吃吃,就知道吃!吃的跟猪一样,光长个子不长脑!”她嘴里骂骂咧咧:“一个个都是废物。”

    谢朗还维持着要扶她起来的动作,脚步被钉在原地,睁大眼不敢置信:“娘!”

    “娘什么娘?我没有你这种儿子!”

    ……

    谢家发生的这些闹剧谢朝他们毫不知情,两人正在忙活着整理新家。

    苏庆借他们的这个院子地段极好,出门不到一里就是书塾,书塾旁就是县城最大的书铺,再往前走一条街就是历来的县试考场。小院离各类商铺都隔着不近的距离,环境清幽,读书时绝不会受到打扰。

    苏庆提前让人打扫整修过院子,各类物件都齐全的很,他还特地送来一个帮忙跑腿的小厮。谢朝和苏瑶搬进去也不需要添置其他东西,只把带过来的行李收拾完毕,就没有其他事了。

    院子里有特别备置的书房,采光极好,谢朝第一眼看到便喜欢上,进去之后都舍不得出来。

    之后的一段时日,谢朝极少出门,每日在书房苦读。

    正月二十三,县署公告了考期,为二月二十日。

    考期公告之后,参加县考的学子们要去县署礼房报名。报名时不仅需要填写亲供,还需写五童互结保单,请廪生具保。

    县考报名之后,时间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似乎没做什么,就要考试了。

    考试前一天,谢朝整晚都没怎么睡。半梦半醒间听到鸡鸣声,就一下坐了起来。

    睡在旁边的苏瑶感觉到动静,勉强睁开眼。

    “夫君?”

    谢朝应了一声:“没事,你继续睡吧。”

    他拍了拍苏瑶,掀开被子起身,捡起放在床边的衣服穿上,就要出门。

    “要去哪?”苏瑶坐起来问。

    谢朝回头说:“我睡不着,去书房看会书。”

    苏瑶捂着嘴打了个哈切,面容困顿,却也掀开被子起来了。

    谢朝:“你多睡一会,现在还早。”

    苏瑶摆手:“等你走了再睡也一样,你去书房,我给你烧点水。”

    谢朝在书房里,手里拿着一本书。

    这是往届县试案首的文章,被人总结刊印成册,每到县试时,就卖的特别好。

    他盯着书页,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眼神涣散,不知在想什么。

    “咚咚。”门被敲响。

    谢朝回过神,放下书本去开门。

    苏瑶端着脸盆进来,盆里放着热水:“先洗把脸,醒醒神吧。”

    谢朝一句话一个动作,心不在焉地给自己洗了把脸。洗完脸,苏瑶又端着茶进来了。

    “给。”

    谢朝端过来,撇开茶末喝了一口。

    这杯茶里差不多放了半杯茶叶,茶水苦涩,一入口便叫谢朝忍不住皱眉,却也因此清醒许多。

    他放下茶碗,面对苏瑶有些歉意:“我这没事了,你别担心,去睡一会吧。”

    苏瑶点头应下,转身去却又进了灶间,她要做谢朝中午的吃食。

    天气还凉的很,考场也没有热水,所以饭餐什么是不能做的,一个不好就得吃出病来。

    苏瑶做的是一种米糕,前几天就把米磨成了粉,考虑到谢朝的口味,她少放了一点糖。

    糕点做着不麻烦,就是费时间,等米糕出锅,天也大亮了。

    两人吃了早饭,苏瑶帮他把糕点装起来,又装了一葫芦热水。

    她把葫芦系到谢朝腰间,皱着眉有点担忧:“天冷的快,水你尽快喝,冷了就别碰了。”

    “我知道。”

    苏瑶又拿出前几天找大夫拿的东西:“还有这个药油你收好,提神醒脑的,要是觉得困了就抹一点,但是别抹多,这东西冲人的很。”

    “好。”谢朝收下药油,顺势包住苏瑶的手,笑着看她:“就考一天,晚上就回来了,你放宽心等着就是。”

 

权臣之路: 15.chapter 15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