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正解没有任何兴趣。」

    「绕开达成正解的选择向BE的终点狂奔不是更有意思吗w」

    驼环着手臂看着大屏幕上各种各样的反馈留言,确定了中途加入游戏的成员。

    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惩罚什么人的意思在其中啦。

    游戏最紧要的就是享受其中嘛。

    #

    “是的,第十八关卡的内容是「寻找校医室」,这次是恐怖悬疑的解谜逃脱游戏的噻~这个关卡相当的危险,稍不留意就会造成同伴的死亡或者受伤,顺带一提通关的时间是24小时,药物的使用会因为吹奏野大人本人的身体素质而更加需要谨慎识别,也就是说即使是各位大人在限定时间内获得藏在校医室里的药物,但是该药物造成吹奏野大人的死亡或者不适,本场游戏都会以失败结束,参与游戏的成员全——部都要被处理掉哒。所以需要的成员需具备一定的讨伐能力、识别能力,以及团队合作精神,除开目标——吹奏野大人以外,还需要3人以上,各位已经决定好参加的人数了吗。”驼语气平静地再次讲述了游戏关卡的提要,看着底下的「学生们」,重复了一下时间,“还有30秒,如果没有人想参加的话,老师就要开始点名了。”

    “这个关卡……”

    “阿晓,这一关卡你不可以自荐哦。”路路森柚子打断了入出晓的话,站起身来说道,“我来参加这个关卡的挑战,不过我没什么讨伐能力哟~所以药品的适用范围使用剂量甚至是桃桃的情况大可以交给我~”

    “啊对了。”驼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应吹奏野大人的要求,我们在这次关卡的初始设定里加入了规避正解路线的buff,也就是说,本次和吹奏野大人组队的成员通关的路上会很辛苦的哟。”

    “这是什么恶趣味啊你!”驱堂杏也吼道,“这不是在恐吓参加的人么!”

    “是提醒哟,吹奏野大人可是崇尚着「绕开正解路线朝BE的路线狂奔才是玩游戏的至高乐趣」这样的信条哟。”

    “这是什么反人类的信条,玩游戏只是为了game over还玩个屁啊!”驱堂杏也拧着眉头,“啊我是真的第一次听说有直播游戏失败的家伙,竟然还见到主人了,叛逆期吗?!”

    “和您一样处于非常叛逆期,并且是天才儿童的吹奏野大人哦。”驼拍了拍手说道,“吹奏野大人在下载本游戏之后用时3天就全线通关,通关之余她甚至给我们写了很多的反馈,那些反馈非常利于我们及时地修补游戏bug呢。相信吹奏野大人在直播实况的也一样,是完美通关后的故意走的be线吧。很坚定地在维持废材up主的人设,我也不忍心让她这个设定在本次直播中崩掉呀。”

    “吹奏野用刀都没办法击溃那个关卡的毛毛虫怪也是为了这种设定?”

    “bingo~忍雾大人正解。”

    “也就是说这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关卡对吧。”鬼崎开国勾起嘴角笑了笑,“我参加。”

    “哈……这种情况也没办法打退堂鼓了。”忍雾石榴叹了口气举手,“我也参加。”

    “我可以帮忙照顾吹奏野酱,而且,我可以保护自己不会给大家添麻烦的。”伊奈叶阳美子说着握紧了□□,“我可以的。”

    “诶!!!伊奈叶大人真的要参加吗!这可是非常危险的呀!”驼一听伊奈叶阳美子要参加,变得非常的不安,他指手画脚地说道,“这样的话我要调整一下游戏的难度才行,如果让可爱的伊奈叶大人受伤的话我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呜呜!”

    #

    决定参加这个关卡挑战的人员是:

    固定人员:(病员)吹奏野桃

    路路森柚子,鬼崎开国,忍雾石榴,伊奈叶阳美子。

    总共5人。

    虽然是恐怖类的游戏,但是由于关卡难度大而且危险,擅长恐怖悬疑风格游戏的更敷屋花凛被留在教室里,用鬼崎开国的话来说就是——

    不知道会经历些什么,女孩子最好还是留下来为妙。

    本来该把伊奈叶阳美子替换下来的,但是伊奈叶阳美子坚持一定要参加这次的关卡,以及列出了一串地包括:

    逢河擅长的类型并非这种游戏,而且战斗力过弱

    驱堂已经3天没睡觉了万一倒下了就是病员*2

    入出虽然可以但是体育分为2,如果事态紧急的话可能会受伤之类的

    ……

    非常理智又令人反驳不能的理由。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因为伊奈叶阳美子的参加,驼调整了游戏难度。

    “鬼崎,这个关卡需要合作,你不要擅自行动。”

    忍雾石榴在打开教室门的时候对鬼崎开国嘱咐道:“为什么不把吹奏野的武器带上。”

    “啊……”鬼崎开国背着吹奏野桃,平静地说道,“因为太重了。”

    “……”

    “真的很重的啊。”鬼崎开国重复了一次。

    “我,我帮吹奏野酱带上吧!”伊奈叶阳美子抱起了被鬼崎开国留在教室里的刀,跟上了他们一起走出了教室。

    “喂,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走廊是这个样子的吗?”

    鬼崎开国被忍雾石榴开门之后接收到的环境信息给震慑了一下,塔里应该是普通的信息时代的装潢,但是这次打开门看到的却是古典阴森的木地板走廊。

    空气混合着木制品受潮腐败的气味,气氛压抑得让人有些许毛骨悚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这种场景就像在梦里一样,光线微弱昏暗,却是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前方后面左右两边的情况完全掌握,只是这里充斥的空气非常的冰冷,也非常的凝重。

    “感觉像是古老的校舍。”忍雾石榴说道,“在电视剧里看过。”

    “哦?”鬼崎开国笑了笑,“那种会突然跑出女学生说这里闹鬼的古老校舍吗?”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鬼崎开国话音未落,还真就传来了少女的尖叫声。鬼崎开国和忍雾石榴对视了一下,决定先将女孩子留下来,男生前去探路。

    “路路前辈,小桃就交给你们了,如果遇见了什么可疑的家伙就用你最擅长的毒药之类的击退他们。”鬼崎开国笑眯眯地说道,“能办到吧。”

    “能办到的喵w”路路森柚子抱住鬼崎开国交给她的吹奏野桃,“小开对女孩子真的很温柔呢~前段时间是把杏仔直接扔过来的嘞。”

    “当然了,女孩子是要用来呵护的。”鬼崎开国笑着,“就算是路路前辈我也不可能是用扔的哦,再说小桃……现在是病人。”

    “嗯哼~我知道了。”

    路路森柚子低头看着微微皱着眉头的吹奏野桃,决定和伊奈叶阳美子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待着。

    而鬼崎开国和忍雾石榴先去探路。

    顺着刚才的声源,鬼崎开国和忍雾石榴找到的地方是甲组的教室,教室里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一切都整整齐齐,但是驼说这是个解谜游戏,这里也许会有什么线索。

    “驼那家伙真的有够乱来,竟然中途加入了新人,明知道对方生病了也竟然让她立刻就参与了游戏。”忍雾石榴打开了储物箱,仔细检查里面的东西,“故意的吗。”

    “他做的事情有不故意的么。”鬼崎开国挨个检查了课桌的桌兜,希望能从中找到些什么,啊真的有——

    不过是一封没什么用处的情书。

    “鬼崎你认识吹奏野?”

    忍雾石榴关上了储物箱,问道:“对吧。”

    “……”鬼崎开国将那封没什么用处的情书放回桌兜里,站直了身子看着忍雾石榴,“你这么猜测的根据是什么。”

    “上个关卡公开第九名参与者名字的时候,你主动要求参加游戏了。而且,「小桃」这种叫法,很亲昵。”

    “所以呢。”

    “为什么要在入出问你的时候否认你认识吹奏野。”

    “因为确实——不认识啊。”鬼崎开国耸了耸肩膀说道,“我本来也没有打算要隐瞒我认识吹奏野桃的事情,只是认识的时间不长,太遥远,只是几面之缘,感觉也不像是认识的样子。对我来说吹奏野这家的人,不过是家里面的老头子们才会挂在嘴边的角色而已。”

    “果然是这样啊。”忍雾石榴扶额说道,“我个人认为,驼让吹奏野也参加了这里的游戏,也许是为了牵制你,小白屋事件他是给你警告,但是他不会轻易就放过你吧。就像为了报复杏也给他安排青椒套餐一样,也给你安排什么会让你有所忌惮的事情。”

    “但是我不认为这是能让我有所忌惮的事情。”鬼崎开国环着手臂无奈地说道,“觉得困扰和有所忌惮的应该是小桃才对吧。”

    毕竟吹奏野家的女儿应该是娴熟文静知书达礼的大和抚子,被鬼崎家的人看到大和抚子竟然舞刀弄枪嚣张跋扈,对方才是更困扰的那个吧。

    只不过有点奇怪。

    他印象里的吹奏野桃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废材up主也想达成恋爱成就[综]: 3.- 0003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