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排球!!]前辈!我是你的粉丝 > 5.前辈说可以教学习
    连休第二天的练习也顺利结束,最后一天要坐新干线去东京,男生们在休息的房间各干各的。日向洗完澡回来之后找一年级的说话,不一会儿气氛就热络起来,原本在玩手机刷网页的人也加入进来。

    山口和月岛分享自己的看法:“果然只要日向在,大家都会变得热情起来呢。”

    然而月岛看着聚在一起闹哄哄的人,头疼地站起来准备去外面静静。

    恰好那边日向正在被一年级的缠着说在东京比赛的事:“你们别看月岛那家伙性格那么差……”

    西谷看热闹不嫌事大,笑嘻嘻地附和着“是啊是啊”,看见月岛要走,还喊他:“月岛别逃啊,还是被夸了害羞了?”

    真是……月岛压下窜起的火气,假笑着回应:“和星约了去散步,毕竟,我和诸位不一样,不是单、身。”

    山口连忙转向另一边掩住嘴,把笑声堵了回去。

    月岛说完转身出门,留下一群单身狗在门关上之后才反应过来,群情激奋。

    “可恶的月岛!!!!!”

    其中西谷和田中情绪最为激动,不过嚎了没两声马上被缘下摁住教育。

    原田借着气氛还没褪,像是顺口一样问:“说起来林前辈和月岛前辈是怎么交往的?”

    关于前辈的八卦,别人同样很感兴趣,也跟着追问起来。不过关于其中的细节连山口都不是很清楚,更别提别人了。

    一年级的野崎抱头:“啊!可爱的经理被夺走了……可恶!好羡慕!”

    松本发言:“但是我觉得水谷桑也很可爱,看起来好乖巧的样子。”

    山口听到这句话,也跟着点头,心里想,水谷确实是个好孩子。

    “所以!”西谷大吼一声,“为了保护我们的经理,一定要让别的男生离水谷酱远一点!”

    田中激情附和:“是!师父!”

    然后山口神情微妙地看着他们俩又被缘下摁住教育。

    之后山口打算去自动贩售机买水,正巧在那里遇到了林星宁和水谷,双方打了招呼之后山口问:“林酱不是要和月一起去散步吗?”

    散步?林星宁的疑问只存在了一瞬,她很快通过看言情小说的经验反应过来这是山口希望和水谷单独交流的借口,非常配合地点头,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是差不多了呢,那我先走啦。”

    她走之前还不忘给山口比了“OK”和“加油”的手势。

    山口完全没有对上她的电波,摸不着头脑地看她走远,看到水谷看着自己,很快不去想林星宁奇怪的行为了:“水谷酱最近适应社团活动了吗?”

    “嗯!已经适应啦。”

    “那就好~”山口笑笑,“明天要和音驹打练习赛,水谷酱知道音驹吗?”

    “知道的,我爸爸也是排球迷,和我说过音驹和乌野的因缘呢,”水谷说完这句话突然意识到,如果说自己不知道的话不是可以和山口前辈多说一会儿话了吗?

    “……但是现在的队伍不是太了解了。”话风180°转了回来,“比如球队风格、队员还有赛绩什么的……前辈给我讲讲吧?”

    “可以是可以啦,但是我也不是很专业,”山口抓抓脑袋,“那就从我们去年和音驹打练习赛开始说吧。”

    “好的~”

    原本山口是只打算说一下和音驹的练习赛的,在水谷的提问下又提起了前一年暑假的远征:“说起来就是那个时候,因为远征和期末不及格补习的时间撞上,所以日向和影山努力学习了好一段时间呢。”

    水谷问:“日向前辈和影山前辈现在也还在补习对吧?”

    “嗯,教导主任和武田老师提过,说是就算曾经在春高取得了好成绩,也不能荒废学业,所以平时要好好学习,”山口回忆了一下当时西谷、田中、日向和影山的表情,忍不住笑起来,“田中前辈和西谷前辈是由缘下前辈管着啦,月本来不想花时间教日向他们的,但是林酱很感兴趣,就没办法了。”

    “诶?林前辈很喜欢教人学习吗?”

    山口仔细想了想:“其实也不算吧,林酱可能是比较喜欢在学习上为难人,给日向和影山出的题目都很过分哦。”

    很过分的题目是什么题目?水谷疑惑地问:“很难吗?”

    “难度倒还好,但是题目中‘陷阱’很多,日向和影山经常会上当……什么时候你做一下就知道了。”

    “我应该做不出来,”水谷不好意思地干笑两声,低头绕手指,“我学习不太好,大概要考前突击才能勉强及格的那种……”

    说到这儿,山口作为前辈的责任心又开始冒头:“不介意的话,水谷酱如果有什么不会的题目也可以来问我。”

    “好!”水谷马上应下,然后才道谢,“谢谢前辈。”

    山口不好意思地用手蹭了蹭鼻子:“不用谢啦,毕竟我是前辈嘛~”

    结束了和山口的闲聊之后,水谷乐颠颠地踮脚小跳着回房间,然后在拐角处看到了原田。

    水谷停下来打算打招呼,看见对方做了个安静的动作,直接转身离开了。她一头雾水地转过去,看见月岛正在女生休息的房间门口低头和林星宁说话。

    水谷开始思考要不要现在回房间。

    然后月岛弯下腰,温柔地亲吻林星宁的脸颊:“晚安。”

    好的,为了生命安全,她还是迟点再回去吧。

    等水谷磨磨蹭蹭地在走廊上转了一圈回来,发现林星宁已经坐在床铺上看小说了。

    其实说起来,交往中有亲昵的举动很正常……不如说平时这两位前辈在社团活动的时候交流反倒不像是恋人关系……水谷开始思考。是因为要把社团活动放在第一位,不影响气氛,所以才这样的吗?

    那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社团活动的时候她是不是也应该和山口前辈保持一定的距离呢?

    这么想着想着……水谷猛地拍脸,自己在妄想些什么呢!

    “怎么了小千夏?”林星宁转头看她。

    “没什么……”水谷摇头摇到一半,又想起刚才原田落寞的背影,决定还是稍微问一下,“对于前辈来说,如果有别的男生和你告白的话,会觉得困扰吗?”

    “也不会啦,还是挺感谢他们能欣赏我的优点的,”正当水谷对林星宁的回答有些别的联想,她又接着,“所以会很干脆直接地拒绝。”

    “诶?”这是什么逻辑?

    “因为无法回应别人的感情,所以最温柔的方式就是干脆拒绝啦,”林星宁看见水谷还是不理解的神情,举例,“如果小千夏很喜欢一个人,不管对方是不是处于单身的状态,不管怎么说,内心还是会抱有一点期待的吧?”

    水谷点头。

    “告白之后,对方回答类似于‘虽然没办法和你成为恋人,但是能够成为朋友’这样的话,就会忍不住花许多心思与情感,努力地想要扮演好‘朋友’的角色。”

    “然而不管对方多照顾你的心情,用什么样的方式来修饰,拒绝就是拒绝哦,那样的说法,只会让你在没有未来的单方面付出与暗恋里陷得更深,这样难道不是很残忍吗?”

    水谷又思考了一会儿,迟疑地点头。

    林星宁看她好像理解了的样子,顺口问:“小千夏怎么突然问这个?”

    “就是……突然想到。”水谷连忙转移话题,“刚才我和山口前辈聊天的时候,说到学习的问题,前辈说如果我有问题可以去问他,前辈果然很温柔呢!”

    林星宁露出一个看透一切的笑容,点头附和:“是呢~”

    她还提出:“小千夏如果愿意的话,每天午休也可以过来补习。”

    “诶?会不会太麻烦前辈们了?”

    “不会啦,临近模拟考了,日向和影山都会来的。”

    “那好呀,谢谢前辈~”

    于是,一个因为自己可以增加和山□□流的时间和机会,一个因为在学习上可以多“折磨”别人,两个人都很高兴。

    第二天乌野一行人到音驹,双方队员在门口打完招呼之后,山本又是抱头惨叫:“为什么!为什么!!”

    田中举起双手在水谷和林星宁身边舞动炫耀:“看到了吗虎!这就是乌野真正的实力!”

    山本哭着跑走:“好不甘心!!”

    “哈哈哈哈哈~”

    简短的小插曲过去,队员进入体育馆开始认真热身,练习赛开始之后更是全身心地投入到比赛中。

    相比前一年,乌野队友间的配合更加默契,在比赛中也稳扎稳打地拿下了几局,双方的比分你追我赶不相上下。

    不过3场两胜制的比赛,还是音驹拿下了2场。

    教练之间谈话的时候,猫又教练笑得不怀好意地拿话刺激乌养教练:“只不过是春高赢了而已,三年级毕业了队伍就不再前进,乌养君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啊~”

    乌养教练如同心口中箭,充满怨念地把不甘心咽回肚子。

    武田老师拍拍他的背安慰:“没事啦乌养君,放轻松放轻松~”

    最后在夕阳下,双方队伍告别:“下次在全国排球联赛见!”

    坐新干线回去的时候,原本水谷是和林星宁坐在一起的,后来林星宁明显是困了,头一点一点的,于是月岛主动和水谷换了座位,让林星宁靠着自己的肩膀睡觉。

    而水谷坐在山口边上,激动的心情像是通过血液传输到身体每个角落,感觉整个人都麻麻的。

    山口看她正襟危坐的样子:“水谷酱累吗?回去还有一段时间,要不要也睡一会儿?”

    也?睡一会儿?

    水谷下意识地回头看靠着月岛肩膀的林星宁,然后懵懵地转头看山口,受到的冲击过大,觉得脑子里白茫茫一片,是这个“也”的意思吗?

    然后山口从包里拿出颈枕:“水谷酱不介意的话可以用。”

    “……哦是这样啊,”水谷接过,“谢谢前辈。”

    于是她套上颈枕,闭上眼睛休息。

    3秒后,她不自觉地用双手捂脸。

    啊啊啊——

    是前辈的气味——

 

[排球!!]前辈!我是你的粉丝: 5.前辈说可以教学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