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七零年代美滋滋 > 9.第009章
七零年代美滋滋  作者:寒小期
    第009章

    在婆婆的娘家,唐红玫直接来了一出花式秀婆婆。更确切的说,是婆媳俩合作相当愉快,互秀兼互夸,格外默契不说,还齐刷刷的把许学军丢在了一旁,从头到尾都没顾得上他。

    唐婶儿的娘家姐妹们都懵了。

    其实吧,她们姐妹几个之间倒也称不上什么恩怨情仇的。就是因为年岁相近,打小就好比较,哪怕一晃眼几十年过去了,除开唐婶儿外,其他人儿孙都成群了,这攀比的心态却不降反升。

    小时候比爹妈更疼谁,少女时期比谁长得更好看,长大了就比谁的对象更能干更出息,等嫁了人生了娃自然而然就变成了比孩子……

    谈不上心怀恶意,可是吧,当发现自己压过了所有的姐妹时,那心里的滋味哟,简直比喝了蜜都甜,而且这一甜就是一整年,毕竟她们都是有家有口的人了,平常见面也不容易,也就是正月里拜年碰个面。

    结果,今年就遭遇了滑铁卢。

    唐婶儿这命吧,肯定不算好,毕竟年轻守寡。可要说她命差吧,好像也不对。

    想当初,她要嫁给许父时,家里人还是持反对意见得多,主要是许家那边长辈都不好相与,这公婆叔伯小姑子都难相处,光许父一个人好有什么用?结果,她还是嫁了,婚后生活居然不赖,因为许父分了厂里的房子,没事根本就不回许家那头。

    等许父因公殉职时,娘家姐妹其实是摆正了心态打算能帮的帮一把,说到底也是亲姐妹,没的袖手旁观的。甚至她姐都帮着又相看了一个,想着总不能守寡一辈子吧?那日子该多难熬呢?结果,她还真打算守寡一辈子,不单守住了独子,还有亡夫的抚恤金、分配的福利房,统统都被她捏在了手里,甚至在儿子长大了如愿的让他进了当时已经极少招人的机械厂里。

    再往后,娘家姐妹瞧着她儿子实在是太木讷了,也帮着介绍了几个对象,皆没有成功。等她决定去乡下远亲那头挑个勤快能干的儿媳妇儿时,大家又劝了一波,当然还是没劝住,气得几个姐妹索性不管了,只道由着她娶个粗鲁没见识娘家还扯后腿的乡下土妞……

    最后的结果怎么样,还用得着多说吗?

    本来是开开心心的拜个年,现在吧,唐婶儿和唐红玫这对婆媳俩还是挺开心的,许学军一如既往的当摆设,反正表兄弟们也都了解他,加上兄弟之间原也没啥事儿,甚至还羡慕他娶了个美娇娘。

    至于唐婶儿的那些姐妹们,明面上是儿孙绕膝,可家里人口一多,这是非还能不跟着多起来?儿媳妇儿们之间要比较,偏心谁都不好,哪怕真的做到了一碗水端平,那也照样会被说嘴,人家铁了心觉得你贴补了其他儿子,你咋办?再有孙辈儿的一多,家里的口粮就不够了,盘算着小儿子家里就一个孩子,抠点儿出来补给大儿子家的,结果又是一场闹腾,全然忘了当初小儿子还小时,是他大哥赚钱养家……

    想着家里的烦心事儿,瞅着跟前这对亲如母女的婆媳俩,唐婶儿的姐妹们只觉得满满的绝望扑面而来。

    都说人比人气死人,可自家这姐妹咋就每每都有法子把苦日子盘活甚至过得更好呢?

    好在,正月里的亲朋聚会到底还是短暂的,唐红玫是初三这天早上跟着许学军去了他姥家,当天下午就挽着婆婆的胳膊回了家。

    因为不必去许家那头拜年,一下子就省了很多事儿,很是好好歇了几天。等到了初八开工的日子,也是许学军照常上班,婆媳俩照样待在家里,唐红玫只管一日三餐,其他活计唐婶儿几乎都包圆了,只她俩都闲着的时候,会凑在一道儿做些针线活儿,聊聊从别处听来的事儿,一个听一个说,和美极了。

    得亏这些日常,唐婶儿的娘家姐妹都不知晓,不然自个儿天天被儿媳妇儿们气炸,人家却……心态迟早得崩。

    及至过了元宵节,唐红玫再一次估算了日子,红着脸跟婆婆说了这事儿。

    那一刻,唐婶儿的两眼就跟那探照灯一样,“嗖”的一下迸发出万丈光芒,然后跟伺候老佛爷一样,揣上钱把人小心翼翼的扶到了县人民医院里。

    以前在娘家时,有个小病小痛的都兴忍忍过去了,就算真的熬不住,那也是去公社卫生所找人瞧瞧。因此,这还是唐红玫头一次进医院。

    本着婆婆说啥是啥的原则,她倒没有反对,等一系列检查做完,确定怀孕了后,医生又叮嘱了一番话,她也都一一点头答应表示记住了。

    其实,都不用唐红玫费心去记,唐婶儿就瞪着眼睛把医生说的话,一字不落的背下来了,她还打算回头找娘家大姐问问。

    “红玫你别担心,身子骨有些亏也没啥,咱们好好补补。我呀,回头去找找我娘家大姐,我记得她二儿媳妇儿的娘家三嫂的亲妹子就是在医院里当护士的!到时候问问,还有啥能滋补的,不然等要生了,医院里有熟人也好办事儿。”

    娘家大姐的二儿媳妇儿的娘家三嫂的亲妹子???

    这七拐八拐的关系,弄得唐红玫很是眼晕,不过……

    “我都听妈的。”想起人还在厂子里上班的许学军,她又补充了一句,“我和学军都听妈的。”

    “学军?哦对了,他还不知道这事儿吧?那不重要,咱们先回家去,等回头我再琢磨琢磨,看还有啥地儿能弄到新鲜吃食。”唐婶儿心里的小算盘拨得啪啪响,机械厂的福利素来都不错,以前领到了鱼肉等副食品都是紧着儿子儿媳吃的,现在就不了,还是儿媳妇儿比较重要。

    打死许学军都不会想到,他已经失宠了,目测这种情况还会一直延续下去。

    ……

    怀孕的日子严格来说,跟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原本,唐婶儿还打算把做饭的活儿重新揽回来,不过见儿媳完全没有孕吐反应,自个儿做饭菜更贴近胃口,唐婶儿也就没拦着,就是早饭说啥都不让做了,大清早的起来多折腾呢?还不如多睡一会儿,看着有□□点了再起也不迟。

    为了这个,她还逮着许学军教育了一番,言下之意是,要是敢在早起的时候把人给折腾醒了,那就换屋睡,让儿子滚去她那小屋里。

    许学军惊呆了,回过神来,再怎么不善言辞,还是结结巴巴的保证不给自家小媳妇儿添麻烦,这才堪堪保住了最后的福利。

    及至天气渐渐转暖,唐红玫的肚子渐渐显怀,从娘家带过来的衣裳也不合身了。这时,唐婶儿特地把这两月积攒下来的布票全拿出来,还跟人借了一点,拿去买了一块颜色鲜亮、贴身舒服的布来,还不是自个儿亲手做的,而是特地托给了裁缝做。

    这年头没有春秋装的说法,一般都是把冬天的棉袄掏空,春秋两季直接穿夹袄,等天气热得受不住了,这才换成单衣。就算这样,衣服也多半是补丁累补丁,要是有那么一两件簇新的衣裳,也是家里好几人共用的,谁需要谁才穿那么一次。

    唐红玫就有福了,唐婶儿把压箱底的料子都翻出来,老的料子做春衣,新买的透气料子做夏装,考虑到换洗问题,一应全是两件的。就连将来肚子会日渐增大的问题她也想到了,所以腰部都是放宽了的,保证穿起来舒坦极了。

    到了这会儿,就算没有刻意通知,家属楼这边也都知道唐红玫有孕了,虽说也有那么一两人背过身去说了酸话,不过明面上还是以祝福为主的,都纷纷拉着唐婶儿的手,说她终于苦尽甘来了,都不用等翻过年,年底就能抱上大胖孙子了。

    跟个经年老狐狸似的唐婶儿哪里听不懂这话的道理,笑眯眯的接受了祝福,话锋一转就道:“我倒不在乎是孙子还是孙女,就盼着家里能热闹一点儿。”

    回过身来,又同唐红玫说体己话,叫她别有什么负担,只管放宽心情,吃好喝好养好身子骨才是眼下顶顶重要的事儿,旁的事儿都不用管,至于街坊邻居说的那些话,权当是耳旁风,横竖又不是自家人。

    对此,唐红玫只道:“都听妈的。”

    可不是吗?这要是自家婆婆嫌弃的话,她就算心再大也会暗自琢磨一番,换做是别的长辈,多少也会在意一些。可谁会在乎邻居的酸话?我家咋样,用你管?

    就这样,唐红玫安安心心的在家里调养身子兼安胎,小日子过得美滋滋。

    至于她娘家那头,出了正月后,许学军就逮了个休息日回去支会了一声,不过那时恰逢生产队上忙着春耕,实在是抽不出身来。等那头忙过一个段落,唐红玫的娘家大姐和妈才挎着一篮子鸡蛋,往县里赶。

    与此同时,许学军的爷奶也在偶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考虑到无论是看望孕妇还是到时候临盆生产、满月百日都得随礼,权衡了一番后,那头决定权当不知道有这事儿,横竖两家早已断了来往,自家儿孙满堂也不差这一个。

 

七零年代美滋滋: 9.第009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