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放开那个男配让我来[快穿] > 2.攻略病娇美男(2)
    羌活掩去眼底的冷意,笑容灿烂的回头:“好啊。”

    两人拿出手机,羌活主动点开自己的微信二维码,转手递到他面前让他扫。

    只听叮咚一声,羌活拿回来,就看到一个名为天使的加友信息,出现在她微信页面。

    羌活白皙柔软的小手轻点,在同意他好友的同时,嗓音软软糯糯的对他夸奖说:“你人跟你微信名字一样,像个天使。”

    “不是我取的。”殷诃精致的面容透着戾气,声音更是阴寒冰冷到极致。

    羌活当然知道不是他取的,她还知道这是小说女主白芷给他取的,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借题发挥。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羌活惊慌失措的道歉,眼珠一动一转之间带着懊恼和自责。

    殷诃目光冰冷,在吓得她小脸煞白、眼里含泪后,才薄唇微启:“没关系。”

    “真的很对不起!”羌活满脸歉疚的再次道歉。

    “回去吧。”

    羌活沮丧下车,但还是强打起精神,眼眶红红的对他甜甜笑着挥手:“路上注意安全。”

    殷诃坐在车内阴影里,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她干净毫不设防的笑脸,心底有什么在缓缓滋生。

    羌活右手挥动,红通通的眸底,冰冷又无情的目送着车子离开。

    原身的父母,一个是私人医院的院长,一个是院里的专家,两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时间回家。

    别墅里,常住的也就只有从原身小时候就开始照顾原身生活起居的秦姨和来回接送原身出行的司机张叔,不过这也倒方便了她。

    “小姐回来了?吃饭了吗?”一直在客厅里等着的秦姨,在听到玄关处的动静后,连忙迎上去接下她手里的小提包。

    羌活扶着墙把脚上的鞋换成拖鞋,像原身记忆里那样对她吩咐道:“秦姨,帮我做点吃的,刚才在宴会上,我都没吃什么东西。”

    “好,我这就去给你做。”秦姨把她的小提包放好,转身就一头扎进了厨房。

    羌活趿着拖鞋,上楼打开原身的房间,粉粉嫩嫩的装修风格,瞬间印入她眼帘。

    羌活没有去动原身房间的东西,而是在泡了个热水澡后,拿着手机半躺在床上。

    [翘翘:你……是不是生气了?]

    羌活等了一会儿,在没有等到回复后,刚要再给他发,就见秦姨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小姐快过来趁热吃。”秦姨把托盘里的三菜一汤和一小碗米饭放到一旁的餐桌上。

    羌活拿着手机过去,在看到盛米饭的碗只有巴掌大后,顿时坐下仰着头对她说:“秦姨,再给我盛点米饭,要大一点的碗。”

    “小姐,你不减肥保持身材了?”

    “不了。”羌活甜甜软软的笑着,“我想通了,过度减肥对身体不好,而且我现在也不是很胖,不需要再像之前那样节食。”

    “好好好,你想通了就好。”秦姨本来就对她减肥有点意见,现在听到她这么说,非但不怀疑,还很高兴的下楼去给她盛饭。

    羌活扭头,在看到殷诃还没有给她回微信后,当即拿起手机,按住语音键,给他发了条语音。

    殷家。

    哗啦啦——

    浴室的淋浴突然被人关上,片刻后,一个肤色苍白、身形高挑纤瘦的少年,穿着一件藏蓝色丝质睡袍,从里面走出来。

    殷诃把手里半湿半干的毛巾,扔到一旁的脏衣篮里,走到床边,就把放在床头的手机拿了起来。

    果不其然,手机主页面上,正显示着两条未读信息。

    殷诃眸色平静,白皙如玉的手指点进和羌活的微信聊天界面,抬眸一扫,就点开了那条简短的语音——

    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细细软软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愧疚和不安,让他一下想到了在回来之前,女孩儿怯生生向他道歉的模样。

    就像……他曾经养过的那只兔子。

    殷诃眼帘微垂,遮住眸子里的诡谲,嗓音极淡的给她回复了一句。

    那边,秦姨端着一小碗米饭上来,嘴里还不停地对着她叮嘱:“虽然看到你不再减肥我很开心,但是你的身体和肠胃,已经习惯了你之前的饭量,现在你突然恢复正常,很容易就把它们给弄坏了,所以你得慢慢来,不要一下子就暴饮暴食知道吗?”

    羌活乖巧的应了一声,尔后笑容甜甜的对着她说道:“秦姨,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好。”秦姨虽然唠叨,但没有过多干涉她私生活的意思,转身就回房休息了。

    羌活把已经吃完的空碗放到旁边,伸手端起秦姨刚端上来的米饭碗刚要吃,忽然想到什么,把碗放下转而把手机拿了起来,就见殷诃已经给她回信息了。

    是一条语音。

    羌活拇指微动,一道干净清冽的男声,缓缓从手机里响起——

    去洗澡了,刚看到。

    羌活轻笑一声,这是在跟她说没生气呢。

    按住语音键,羌活调整语气,接了一句。

    殷诃躺在床上,任由尚未干透的头发浸湿枕头,手机再次叮咚一声响起,还没来得及点进和羌活的聊天界面,白芷的先跳了出来。

    白芷:小诃,我听说你跟你家里人吵架,还偷跑出来了,为什么?

    白芷:你身体不好,不能任性,万一在外面晕倒了怎么办?

    白芷:小诃,你一向最听我的话,不要和你家里人闹了,回去好吗?

    殷诃浅淡的薄唇讽刺勾起,一双漂亮的星眸森寒透着戾气,这还是他第一次觉得白芷是那么招人烦,活像一个小丑在他面前上蹿下跳。

    白芷:小诃,你乖点,听话好不好?

    殷诃眼里戾气加重,直接把她拉进了黑名单。

    这时,羌活还带着红艳艳未读信息的聊天框,直接进入他眼里。

    兔子?

    殷诃眉眼间的阴郁微散,在点开她的语音,听到她软软糯糯的声音后,就好像有一只香香软软的小手,轻轻地拂去了他心底的戾气,整个人舒坦极了。

    我刚刚也才洗完澡,现在正吃饭呢。

    殷诃一遍遍循环着她的语音,直到心情平复才温声回了一句。

    另一边,羌活吃完饭躺在床上都快睡着了,殷诃的一句语音又把她给弄醒了,特别是在听到他那句话后:“你才是猪呢!不理你了,我要睡了!”

    发完这句,不管殷诃怎么回,她都关灯睡觉了。

    而殷诃,在确定她真的不会回后,也关灯睡了。

    翌日。

    “秦姨,我中午不回来了,你不用做我的饭了。”羌活穿着一身藕粉色的雪纺连衣裙,手拿着一个白色珍珠编织而成的小手包,脆生生的对着正在打扫卫生的秦姨说。

    “好,小姐路上小心。”

    羌活在玄关处换上一双同色系小皮鞋,打开别墅的门,就出去了。

    “小姐,你要去哪儿?”张叔坐在驾驶座上,扭头对坐在后面的羌活问。

    “张叔等下。”羌活从珍珠小手包中掏出手机,点开微信给不知道什么人发去了一条语音:“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可以去找你玩吗?”

    几分钟后,对方回了条语音过来——

    可以。

    羌活把他发过来的地址告诉张叔,笑容甜甜的继续跟他发语音。

    张叔透过后视镜,在看到她那张很明显带着甜蜜笑容的脸后,心里不由一咯噔。

    小姐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张叔下意识看了眼刚输入进导航的地址,在看到是一处非富即贵的地儿后,心里松了口气,可下一秒就又提了起来,甚至比刚才还要担心。

    富贵人家多纨绔,万一他们小姐谈的这个,是个纨绔子弟怎么办?

    林翘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就跟他亲闺女一样,当然不愿意看到她所托非人,但林翘毕竟不是他亲闺女,他作为一个司机,也不合适去说那些,所以只能频频看向后视镜,企图用自己的眼神儿,来表达自己的忧虑。

    羌活虽然能感觉到,他有什么话想跟她说,但她毕竟还没结婚生子,不懂这种身为老父亲的复杂心理,所以只纠结几秒,就丢在脑后不管了。

    舟山路。

    张叔把车停在殷家的宅子门口,扭头在看到对方家宅的占地面积和古朴的房子样式后,霎时心里更忧虑了。

    这男方家一看就是个传统的大户人家,也不知道等会儿小姐进去之后,会不会受到她们的欺负。

    “张叔,你不用等我了,先回去吧。”羌活一点也不懂他内心的忧伤,自顾自对他说一句,就下车敲开了朱红色的大门。

    张叔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在羌活进去后重新关上的朱红色大门,犹豫半晌还是没走,在周围选了个隐蔽点儿的地方,静静地等着他家小姐。

    殷家。

    在佣人的带领下,羌活一路穿过假山和小桥,来到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内。

    “小姐您在这里稍等一下,小少爷马上就到。”其他佣人在给她上了一杯茶和几盘点心后,便和那个佣人一起下去了。

    羌活:“……”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古风这么浓郁的地方,让她一瞬间都有种走进古代的错觉。

    “那是明朝的字画,不怎么值钱。”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羌活扭头,只见殷诃身着月白色长衫,右手拇指带一绿色扳指,整个人清俊优雅又贵气十足的朝她走来。

 

放开那个男配让我来[快穿]: 2.攻略病娇美男(2)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