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嫁给垂死重臣之后(重生) > 3.戏精舒娘亲~
    两个小姑娘正打趣着,柳妃挺着大肚,带着六公主迎面走了过来。妃嫔阶位有别,舒嫔带着两个女儿,齐齐做了礼,开口便是一段鼓吹,“柳妃姐姐今日气色真好,这皮肤都快能透出水来了。真是羡慕!”她靖和宫一向不受宠,后入宫的都封了妃,她却还只是个嫔位。可然诺却也还能在宫里还混得安稳,全靠着她这溜须拍马的本事。见着谁都能夸出一番新气象,见谁她都羡慕得死去活来。

    柳妃也并非第一天知道舒嫔这口油嘴,可这些话她偏偏喜欢听,放着是别日,也就答笑了过去。可昨夜洗尘宴上,七公主出风头的事情,后宫都传遍了。凌仙儿如今封了个忠孝公主,和长公主的品阶平起平坐,她好歹也得捧着三分:“舒嫔啊,当着忠孝公主的面,可别再叫我姐姐了。你这女儿养得好,受得皇上赏识,真是给你们靖和宫长脸了。”

    凌仙儿低着头,她和凌沁在宫里一向都最不惹眼,听着柳妃的话,只是微微对她作了个小礼。

    舒嫔这才帮着自己女儿解释,“姐姐你可别这么说,她昨日使性子,回宫我已经教养过了。说来嫁给镇北侯的事情,你我心里都清楚,不然昨日皇上该是先封的六公主!”

    这话说到柳妃心坎儿里:可不是嘛,嫁给镇北侯等着当寡妇,让她的六公主去可不得心疼死她了。忠孝公主的名号,不过是听着好听,等着镇北侯殁了,七公主还不得回宫住着。功臣殉国,他的遗孀谁敢再娶?“倒是六公主没这个福分,昨个儿皇上都夸了,还是七公主大义!”

    舒嫔忙岔开了话题:“诶呀,我要是没看错,这金步摇是上回皇上赏的吧,跟姐姐今天这身打扮真配!”

    柳妃抬手扶了扶步摇,脸上的愉悦没藏住,“舒嫔别笑话我了。快走吧,皇后那边该要迟了。”

    说着,两队人马合成一路,跟在两位妃嫔身后,缓缓往坤宁宫去。

    凌仙儿小声在凌沁耳边嘟囔:“舒娘亲嘴真甜!把柳妃娘娘哄的一愣一愣的!”

    凌沁嬉笑,也凑着她耳边,“娘亲也是在画本上看的。”

    一旁靠过来的六公主凌紫和两个小姑娘保持着距离。她比凌沁小一岁,比凌仙儿大一岁。却自视娘亲早封了妃,和这两个小丫头不是一路人。冷冷走在她们前面一些,却经不住身后的凌仙儿一夸。

    “六姐姐今天的衣服真好看!郁紫配着嫩黄,像朵刚从容池里摘上来的睡莲!”凌仙儿说完,用手肘推了推凌沁,小声耳语,“舒娘亲是这么夸人的吗?”

    凌沁点头如啄米,嘿嘿嘿没笑出声来,“就是就是!”

    凌紫没听到两人耳语,微微回头过来,才仔细看了看凌沁和凌仙儿今日的打扮,明明是皇家的女儿,怎么就这么不注重,穿得比那些官员的女儿都不如。凌紫冷冷笑了一声,继续跟着自己母妃走。

    “六姐姐好像不高兴!”凌沁小声说。

    凌仙儿:“别理她,她从来就是那副样子。端着!”

    柳妃有孕七月有余,到了皇后殿里,直接被免了礼数。妃嫔们入座,凌仙儿和凌沁才跟着站在了舒嫔身后。

    皇后同往日一样训完从德从俭话,目光便落在舒嫔身后的凌仙儿身上,“忠孝公主…”

    新封的名号,凌仙儿还有些没适应过来,被舒嫔拉了拉,她才走去殿前,欠身做礼。

    “你可知错?”

    “……”凌仙儿有些一头雾水,昨日在大殿上,皇后不是还夸她忠孝有佳的吗?怎么又错了?凌仙儿还楞在原地,舒嫔就已经扑倒在殿前,声泪俱下,“求皇后娘娘轻罚!”舒嫔边说着,边拉着凌仙儿跪了下来。

    皇后端着茶水,小抿了一口,“舒嫔的女儿教得甚好,她年纪还小,你替她说说,她哪儿错了!”

    舒嫔微微抬身,腰杆子都不敢挺直,胸前取下帕子,握在手里擦泪,“七公主亲娘去的早,是奴婢没能教好她的女儿,为实罪过。七公主昨日在殿上,当着百官主张自己的婚事,实在太过莽撞。身为皇家的女儿,就该像长公主一般,端庄娴静,怎么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提起崇敬一个男人?实在是丢了皇家的颜面!昨日一回到靖和宫,我便已经训斥过了。皇后娘娘今日若还要责罚,奴婢也绝不护着。”

    皇后放下茶盏,“这么多姐妹,就你的嘴最会说话。话都让你说完了,本宫还怎么责罚?”

    舒嫔瞬间无声,重重在地上扣了一头,不敢再起来。

    凌仙儿也跟着舒嫔,扣了下去,皇后没发话,母女俩是不打算起来了。

    赶上今日里皇后心情不错,舒嫔又把其中要害说得清清白白。道理说得好,能免一顿横灾。皇后起身从座上站了起来,被苏嬷嬷扶着走来凌仙儿面前:“忠孝公主,把手伸出来!”

    凌仙儿仍未抬头,一双幼嫩白皙的手掌举过头顶,上面还留着昨夜被打过的几道红印。

    皇后看了微微颔首,才接着问舒嫔:“看来确是已经罚过了?”

    舒嫔在地上又是一叩首,“回皇后娘娘,不光是七公主,昨夜里回去,五公主我也重新教养了。可不能和她这妹妹学坏!”

    “行了!都起来吧!”皇后轻轻一声,转身走回去了主位,重新坐了下来。

    凌仙儿这才扶着舒嫔起身。

    舒嫔戏还没完,继续拿着帕子嘤呜抽泣,缓缓回到了自己位置上。

    皇后又一番话,是对着凌仙儿说的:“既是已经知错,就好好做婚嫁的准备吧。镇北侯病弱,本宫也该体谅你嫁给她的苦楚。日后若是孤苦,亦可回来陪着你舒娘亲住着。再怎么说,替你父皇分忧,也是你的功劳。”

    虽是怕她,凌仙儿仍是依着礼数再跪谢了一番:“儿臣谢皇后娘娘。”

    一干嫔妃无人赶再说话,唯有敬贵妃提了起来,“这说来七公主也算是好命了,想我的二公主远嫁疆北离国,此生我与她都不一定能再见上一面。七公主倒是,伺候完镇北侯余生,不仅留在了宫中能陪着舒嫔,还享了二品俸禄,这不都跟长公主平起平坐了!”

    敬贵妃年长,长子还封了齐王,自是在皇后面前能说上几句话。这话里有刺,其他阶位不够的妃嫔也不敢挑刺。舒嫔名在其中,更不好答话。只等着皇后提起了昨日宴席上的事情,“敬贵妃不是还有四公主么?昨日皇上可是先点的四公主,敬贵妃可是还惦记着四公主和长孙家的婚约。如若不然忠孝公主的封号,本该是四公主的,嫁在皇城里,还能多回来看看你。要说二公主和亲远嫁,也让三皇子封了齐王,皇上何时亏待过自家人?”

    皇后发了话,敬贵妃也只好顺着说:“皇后说的是,早前皇上有将四公主许给长孙家的意思。昨日我也只是提醒圣上了一句,未免江南长孙家生了异心。只是我一想起二公主,这心里就…不是滋味儿…”敬贵妃说着,也咽呜起来。

    “妹妹你到也不必心急,如今镇北侯已经帮大魏平定了北疆。离国乃是友国。指不定哪日,离国驸马能带着二公主回朝看看你。妹妹如此忧心,倒是别伤了身子。”皇后一席劝说,敬贵妃便也没再接话。

    站在柳妃身后的六公主却被点了名,“七公主都要出嫁了,柳妃你这六公主养在宫里,也别耽误了婚嫁。哪日我与皇上也提提,给她找个好人家。”

    皇后这话看似好意,柳妃却也不敢随便揣度,她怀着身孕,各种礼数早被免了。现下也只是坐在位置上做了个欠礼,“皇后娘娘有心了。”

    皇后扫了一眼凌紫的衣着,“六公主这身打扮也太艳丽了些,不过十六岁的姑娘,后宫之中也并无其他男眷,柳妃你虽是舞姬出身,可女儿却是大魏的公主,理应注重端庄。这艳色的衣衫,以后还是少穿。”

    柳妃这才被嬷嬷扶了起来,跪下身来,“回皇后娘娘,是奴婢管教无方,六公主这身的确太过不端。”她嘴上认错认得快,可心里却难服,端不端那都是皇后说了算,什么不提,偏偏提回自己的出身,今天算是轮到她认栽了。

    凌月见势,忙跟着跪来了柳妃身边,陪着母妃一起认错。今天这身裙子,是她最喜欢的,可却被皇后说不端,委实委屈。

    众妃嫔被训完话,陪着皇后继续喝茶,说了说别的家务事,才从坤宁宫里出来。

    凌仙儿拉着凌沁和舒嫔说了声,两人便要去御花园里逛逛。杜嬷嬷李嬷嬷跟着,还得有落落阿漾伺候。

    晌午太阳有些烈,知鸟在树上啼得沸。两个小姑娘贪凉,跑去湖边吹吹风。却正遇上大太监苏又年。

    见着两位小公主,苏又年规规矩矩行了礼,“忠孝公主,五公主,这么热的天还在御花园里玩儿呢?今儿夏天靖和宫里冰块又没分够?可得早跟奴家说!”

    凌仙儿摇了摇头,她跟苏又年有几分交情,年岁还小的时候,有次在御花园和舒嫔走失迷了路。是苏又年送的她回靖和宫。“靖和宫里闷,我和五姐姐来吹吹凉风!”

    “湖边可得小心着,别落了水!”苏又年说着,对旁边的杜嬷嬷和李嬷嬷都嘱咐了两句,“你们可得用心看着两位公主!七公主可刚封了忠孝,那可是皇上都看着的人了!大婚之前,可别出了什么叉子!”

    凌仙儿素来不得皇帝青睐,倒是这一回,好似父皇还真的看重了自己几分。“苏公公又是去哪儿?”

    “哎,”苏又年一副苦样,“这还不是去正德门接您的未来驸马吗?镇北侯今日下了朝,便在门外候着了,有事要私下禀奏皇上。皇上这才刚见完丞相大人,奴家这才去接他!”

 

嫁给垂死重臣之后(重生): 3.戏精舒娘亲~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