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嫁给垂死重臣之后(重生) > 6.百鸟朝金凤
    今日凌仙儿清晨早起晌午又玩儿得一身大汗,刚刚回来擦洗了身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靖和宫里,一干奴才伺候着三位主子用过了午膳。

    凌仙儿刚要去偏殿的软塌上小憩一会儿。舒嫔却在偏殿亮堂的地儿,支起了绣架,那张太后寿礼金凤图还将将完成了一半,三日后便是太后寿宴,可不能再拖了。

    两个女儿都被舒嫔拉来帮忙。桂嬷嬷李嬷嬷分头去跑了参茶和冰莲子水儿,给主子们提神。

    绣架支在窗下,午后的阳光透过木头窗花照在绣图上,有些斑驳。凌仙儿看舒嫔揉了几回眼睛,担心她眼睛累伤了,便起身去推开了窗子。

    没有了窗花做影,绣图也明丽几分。舒嫔手下的凤凰,金线为底,银线勾边,羽翼金黄,精致恢弘,别有一番皇家气势。凌沁在旁边帮着舒嫔穿针引线,凌仙儿便随着舒嫔教的针法去绣那只小雀,勾出小雀那只眼珠子,灵动活脱。

    赶工三刻,殿外却有小太监来报:“舒嫔娘娘,皇后娘娘的赏赐到了!”

    “赏赐?”舒嫔倒是几分惊异,皇后娘娘何时赏赐过她的靖和宫…

    凌仙儿也几分迟疑。凌沁倒是没怎么长心,小声凑来凌仙儿耳边:“会不会是好吃的 ?!”

    小太监话没落完,皇后身边伺候着的大太监柳旭和走了进来偏殿,身后跟着一干奴才们,手里捧着礼盘,是些绛色和紫色的精布,精致的绣纹十分抢眼。

    舒嫔带着两个女儿作礼领赏,皇后身边的大太监柳旭和才忙服了母女三人起来,客客气气宣旨,“皇后懿旨,舒嫔教养忠孝公主、五公主有功,赏赐苏州秀坊锦服三件。三日后就是太后寿宴,舒嫔娘娘还记得要将两位公主好好打扮。皇后娘娘有嘱,后宫虽是从俭从德。可七公主如今封了忠孝,可不能太过素雅了。”

    舒嫔起身回了“是”,皇后今日里先是打了六公主的气焰,可回头才暗里提点着她,想来也是一番好意,多有拉拢的意思。谢了皇后的赏,送走了柳公公,她才提起那三件锦服起来看了看,“苏州秀坊专供皇家,这手艺还真是好,淡紫那件,几朵牡丹和贵鸟秀得活灵活现,给仙儿穿正正好!”她怎会看不出来,皇后明里赏了她们三人,可实则有轻有重,最精致的这套裙裾,分明是皇后有心让人挑给凌仙儿的。其他两件,也只是陪衬。

    凌沁望着那件淡紫色的小裙,“真真好看,皇后娘娘该是要心疼仙儿了,才亲自给仙儿挑礼裙。我和娘亲都是沾的光!”

    舒嫔和凌沁一个嘴一个皇后娘娘好,凌仙儿却不这么觉着,前世被皇后毒害了的事情她还如鲠在喉,区区一套锦服,又不能换回来上辈子她蝼蚁般的小命。

    只是皇后赏赐,自是不能不穿的。

    三日之后,靖和宫母女三人去寿和宫赴太后寿宴,便着了皇后赏赐的锦服。太监小安子和小路子,捧着那副昨夜才修好的金凤图,来给太后祝寿。

    凌仙儿穿着那身苏州秀坊的新衫,却总觉得哪儿不大对。她平日里素服惯了,不惹人眼,现在穿得鲜艳了,反倒是不习惯。躲在舒娘亲身后,从寿和宫外进来,多有妃嫔和公主着眼看她。她忙着收敛神色,不能自乱阵脚。

    皇祖母主张宫里从俭,也不让父皇铺张,即便寿宴也是家臣和子女们一起用膳,一家人热闹热闹。虽是傍晚,寿和宫里灯火明艳。父皇的家臣们都已入席,就连年前嫁出宫了的三姐姐也回来了。

    舒嫔带着女儿们走到太后跟前儿,给太后作礼:“老佛爷吉祥!”

    凌仙儿和凌沁也跟在她身后,微微欠身,“皇祖母吉祥!”

    这种场合,舒嫔的一抹油嘴又派上了用场,“老佛爷今日的气色啊,就像容池里的锦鲤,金玉瑞气!小辈儿们能来祝寿,可真是沾了喜气了!祝老佛爷啊,年年岁岁金玉安康,寿比南山!”

    两个小姑娘在身后欠身,齐齐一声:“皇祖母,年年岁岁金玉安康,寿比南山!”

    太后徐微芊听得满心欢悦,连连抬手让两个小姑娘起身:“都免礼,免礼了!这些日子不见,沁儿仙儿又长俊了!都不来多看看哀家,可把哀家想坏了,要不是今天生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见到哀家的两个乖孙女儿!”

    太后话语里几分埋怨,舒嫔听得明白,忙冲着两个小姑娘使了个眼色。

    凌沁反应慢。凌仙儿忙拉着她,跑到徐氏身边,一左一右捏捏腿儿,按按肩儿,“皇祖母,我们也可想您了。可就怕扰了您的清净。皇祖母只要一句话,仙儿和沁儿,日日都来看您。”

    徐氏看着凌仙儿,小嘴儿嘟着望着自己,一副娇气委屈的模样,就打不住心疼,伸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哀家听人说,你父皇可给你指婚了?就要嫁人了?”

    凌仙儿还没来得及答话,殿里便传来两声咳嗽。声声熟悉,顺着声音看了过去,果然是他…

    陆沉如今也算是半个家臣,看他前来祝寿,舒嫔忙将太后身边的两个小姑娘叫了过来。

    陆沉被孙让扶着,缓缓走来太后面前,身边还带着个高个儿男子,好像是个侍卫。

    “臣,陆沉给太后请安,祝太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徐氏笑着迎对:“今日是哀家的大日子,都免了礼了。镇北侯刚刚回朝,就拐走了哀家最小的孙女儿,可得是要好生待着她!”

    凌沁听得一笑,拉着凌仙儿的衣袖,小声在她耳边嘟囔:“皇祖母都知道了,刚刚还故意问你!”

    凌仙儿也在她耳边嘟囔:“皇祖母心里儿其实跟明镜儿似的!”

    徐氏耳尖,两个小姑娘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只叹小孙女儿这通透,却得嫁了个病恹恹的陆沉。也不知太医有没有法子,能给陆沉续续阳寿。

    陆沉目光落在前面的台阶上,“臣,自知体弱命短,只是家中还有祖母。公主嫁到陆家,祖母定会好好怜惜,陆家定不能亏待了公主。”

    徐氏心里咯噔一下,什么叫做让他祖母好好怜惜,你这个做人夫君的是已经在等死了不成?…这话说得不大中听,倒是在皇家家宴,她素来不露喜怒,也只能淡淡一声,“镇北侯真是有心了。哀家已经吩咐了苏太医,这些日子多往你府上跑几趟,给你多瞧瞧。你也放宽些心,苏太医的医术放诸整个太医院,都是顶尖儿的。有得他给你调养,你的病况定会有所转机!”

    陆沉又是微微一拜,“臣不孝,让太后费心了。”祝完寿,他便被寿和宫的太监领到一旁席间坐了下来。孙让边扶着,边咳嗽了一路。

    舒嫔一颗玲珑心,镇北侯刚刚那句话,说得她这个养母都不大乐意了,更何况是从小便把凌仙儿捧在手心里的老佛爷。她连忙帮着缓场子,让小安子和小路子把金凤图捧到了太后面前。“老佛爷,这是仙儿和沁儿,还有我这个当娘的,一齐给您绣来贺寿的。”

    小路子和小安子缓缓将绣图拉开,百鸟朝金凤,金丝银线借着灯火,祥瑞腾腾。

    徐氏看得满心的欢喜,才拉着两个小孙女儿的手,轻轻揉了揉,“我这两个孙女儿,可巧到我心尖儿里了。”就是非得嫁了一个给他镇北侯。这么一想,徐氏眼底氤氲,凌仙儿都看到了。

    当着这么多嫔妃家臣的面,可不能让皇祖母哭了,凌仙儿忙一笑,“皇祖母,你看那只小雀儿,是我秀的!可精灵了!”

    徐氏这才收了收情绪,让人把绣图接下来收好,一口长气叹了出来,“我仙儿的手巧!”

    正说着,大太监苏又年一声皇上皇后驾到,众人齐齐从席间走到殿中,行跪拜礼仪。凌仙儿和凌沁也被舒嫔拉着,走来殿前作礼。

    陆沉恰巧跪落在了她旁边。

    众人拜首。凌仙儿的目光却落在陆沉的右手上。他手背很白,上面经络刚劲,和女子的手怎么不一样。更让人奇怪的是,上面竟然有一道长长的疤…有点难看…她暗自嫌弃…

    父皇叫了平身,她这才和舒嫔一起,在席间入座。

    柳妃挺着大肚,带着六公主凌紫坐在她和舒娘亲旁边。

    凌仙儿今日这一身苏州秀坊的锦服,惹得凌紫都多看了几眼。自从那日被皇后斥责穿着太艳色,她便日日都是青衣素锦,怎么今日偏偏凌仙儿同是一身紫色的衣服,也没被一向从俭的皇祖母说不得体?

    凌紫越想越气,脑子里不觉冒出那日凌仙儿和凌沁乘船出行,差些没落入水里的画面。“怎么就没淹死她?”她小声咕哝出声,一旁的柳妃都被女儿这句话吓了一跳。低声斥责:“怎么了?你要淹死谁?”

    凌紫皱着眉头,抿了抿嘴,忙认了不是,“没有…娘亲,就是突然想起今天看过的画本子。”

    “说了多少次,那些画本子少看。看得你都呓语了…”

    凌紫抬手捂了捂嘴,“娘亲,紫儿知错了。”

    凌仙儿没听到那桌母女在说什么,凌沁在旁边,点着这个盘子里的椰蓉糕点,那个盘子里的三鲜肚丝,一样样给凌仙儿夹着,“仙儿,我都尝过了,你快尝尝!”

    舒嫔却没什么心思看茶点,皇上皇后太后一家三口在上座用膳,嫔妃们都依着阶品上去给太后敬酒祝寿。一会儿柳妃下来,就该得轮到她们靖和宫了。看着两个小姑娘还在一旁只顾着吃,她就有些恨其不争,“都停停,擦擦嘴。可别上去敬酒的时候,嘴边还挂着吃食!”

    凌沁连忙那帕子给自己擦了擦,看凌仙儿嘴角还有一丝儿椰蓉,她噗嗤一笑,拿着帕子给她抹掉了。

    殿前刚刚祝酒回来的柳妃悠哉摇着身子,被六公主扶了回来。舒嫔这才拉了拉两个小姑娘,“到靖和宫了!”

    右边的舒嫔起了身,凌仙儿忙帮五姐姐收好了帕子,拉着她也跟着起了身。

    凌紫一眼扫在凌仙儿那身紫色锦裙上,嫉妒迷了心智,借着擦身而过,她伸脚绊在她足下。

    凌仙儿还顾着拉着五姐姐,根本无心放在脚下,被这么拌了一下,身体失去重心,扑通一声便滚倒在地。一旁茶台上的热汤,正从她身上滚了过去。

    “啊!”虽是很疼,她却控制得小声。她闭着眼睛忍着,身子却被人微微扶了起来。睁眼,一双明眸恍入视线,凌仙儿仔细打量了一番,是个男子,她并不认识…可又觉得眼熟…手好疼…她来不及细想,便已经被舒娘亲扶了回去。左手手背被烫着了,她死死捂着…

    舒嫔忙着跟男人道谢:“多谢…多谢这位侍卫…”

    听舒娘亲这么说着,凌仙儿倒是想起来了这人是谁,是刚刚陆沉身边那个高个儿侍卫!

    殿上突然慌乱,凌沁也在旁边拉着她的手臂,看她右手死死捂着左手,小声关怀:“仙儿你是不是烫着了?”

    太后徐氏见小孙女儿跌倒,从座上惊起,“仙儿,快,哀家要去看看!”

    几个太监嬷嬷扶着徐氏走了下来,皇后也跟后面陪着。方才绊倒人的凌紫,已经随着柳妃候到了一旁。

    徐氏一见凌仙儿那张小脸皱成了一团,心就揪到了一团,被人扶着弯腰下来,“七公主烫伤了,快快送到后殿去,宣苏太医!”

    舒嫔还得顾着礼数:“老佛爷,可不能乱了礼数,还是让人送仙儿回靖和宫吧。”

    “哪儿成?仙儿疼成这样,还顾什么礼数?你这个当人娘的,也不知道心疼!”这么一番斥责,几个嬷嬷们已经将凌仙儿扶了起来,送进去了后殿,在软塌上躺了下来。

    老佛爷也跟着回来后殿,祝寿祝酒的事情也就此作罢。倒是皇后还立在原地,看着候在一旁的凌紫和柳妃。方才别人约莫是没看到,她却看得清楚,凌紫那一脚,害得忠孝公主被绊倒在地,才被热汤烫伤。

    当着家臣的面,皇后并未当场发难,也只是和善笑了一声,对柳妃和凌紫道,“你们也都回去座上吧。”

    老佛爷都回了后殿,席间便也冷落了几分。倒是皇帝当众提起,镇北侯和七公主的的婚事,钦天监已经选好了日子,定在了下月十五。

    陆沉被孙让扶着起身,上前谢了圣恩。

 

嫁给垂死重臣之后(重生): 6.百鸟朝金凤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