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嫁给垂死重臣之后(重生) > 13.听凭三娘吩咐
    陆沉并非全是替凌仙儿说话,只是自他病重将亡的消息在京都传开,便有各路鬼神打他镇北侯府世袭侯爵的主意。他征战在外,至今并无后嗣,若有人现在能一二子嗣过继与他,便能顺理成章继承侯爵。金三娘便是这其中一人。

    陆沉母亲两年前病逝,他还在北疆未能赶回来,实属不孝。母亲金氏死前却叮嘱着,她在金家唯一的幺妹儿如今无依无靠,定要请主母收留,给她留一口饱饭吃,这便是金三娘。陆沉也是一个月前征战回来,才见到的这未曾谋面的姨母。

    三娘听陆沉这么一说,圆眼滋溜一转,忙着给陆沉赔礼认错,“是是是,是三娘我不知礼数,怎么能这么说公主…”说着,她转而对着凌仙儿微微一欠身,“三娘是粗鄙妇道人家,望公主莫要见怪。”

    凌仙儿面上的滚烫稍缓,“不…不怪三娘。”

    三娘却将手里的小人儿,往凌仙儿面前推了推,“快,快去叫你娘亲!”

    “???”她方才嫁过来,怎会当了人娘亲?转眼疑惑着看着陆沉,又看了看主母。

    好在那小娃儿还有些怕生,并未跑过来。只是一双小眼睛看着凌仙儿正发怵。

    “啪”的一声,是主母拍在桌板上,厉声发了话,“金三娘,南松过继的事情,没人应承过你,公主和沉儿昨日才完婚,你是何用心选了今日就在公主面前说这些话?”

    金三娘拉了拉小娃儿,看着他不争气的样子,颇有些不大满意。随即,她才回了主母的话,“是,主母,又是三娘错了…只是侯爷这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公主嫁过来,也难保在三个月之内能为陆家传承子嗣。过继的事情嘛,也是看的眼缘,如若公主喜欢南松,那可不都是公主一句话的事情吗?”

    主母硬生生拉不住她,又是一手板拍在桌上,梨木雕花的桌板闷声一响,凌仙儿都被镇住了几分。“金三娘,你口无遮拦太无家法!”

    “哎哟,我又不是你们陆家的人…要有家法也不是我的家法。”

    主母毕竟年纪大了,说是说不过她,一股气儿没顺上来,便在咳嗽着。一旁的陆安忙去拍着祖母的后背。

    凌仙儿着才听明白几分,这小娃儿是金三娘一厢情愿要过继给陆沉续香火的。她这个镇北侯正妻还才进门第一天,便已经有人在打子嗣的主意了…

    陆沉喘急,咳嗽了三声,正要发话。却被凌仙儿抢了先。

    学着舒娘亲的把戏,她从身上掏出帕子,假做擦了擦眼泪,嘤嘤呜呜似是泣不成声,“三…三娘,可是我得罪你什么地方了?我才刚嫁给陆沉,却是不会那么快有子嗣的。可要我认了这么一大儿子,可不就是给我父皇认了个外孙吗?南松生得虽是俊俏,可就担心父皇他不愿意认这非嫡亲的血脉,还会迁怒到侯府。您可是盼着陆家好的不是?可是盼着我好的不是?”凌仙儿说着,哭得越发凶狠了。

    桂嬷嬷忙走来她身边扶着她,帮她从后背顺了顺心气儿。凌仙儿帕子下面,跟桂嬷嬷做了个鬼脸,桂嬷嬷方才晓得了:公主是在作戏,“咳咳咳,我们忠孝公主,也是皇上亲封的正二品公主,虽不及侯府的封号,却也生得娇贵。若有人硬是要贴上来,也得问问皇上他准不准。更何况,昨日公主才嫁过来,现如今就提过继子嗣的事情,依奴婢看,看侯府是想赶人走?那奴婢就回宫和娘娘禀报,让公主早日回宫,也省得住在这里不顺气儿。”

    下人给主母端了杯热茶过来,陆沉小心奉茶。见她们主仆二人一唱一和,便也没有打断,今日也算是省了些力气,跟这不识趣的姨母纠缠。

    金三娘被这大大小小的封号糊弄得一愣一愣,唯独认准了皇帝二字,听来是皇帝不大许她的南松过继给侯府。得罪了皇上,那可是得掉脑袋的…她这才收敛了三分,重重给凌仙儿做了一揖,笑嘻嘻打算糊弄过关:“公主这可是说的哪里的话,公主怎么可能得罪三娘?定是三娘得罪公主了,既然公主还和南松不甚熟悉,那就先处些时日,再做打算。”

    凌仙儿咽呜着,没停,“那…那全听凭三娘吩咐!”

    这话一说出口,当座众人都吃了一惊。就连主母都放下了茶碗来。明白人都听出来了,七公主这是扮猪吃老虎;不明白的,可都把气儿撒在了金三娘头上,这什么下三滥儿的玩意儿,竟然敢当众“吩咐”皇帝的女儿?可真是吃了熊胆了!

    金三娘后背脊梁骨也一阵寒意,公主这话分明就是哀怨她…刚刚连皇帝都搬出来了,她金三娘该真不会把这小公主逼回了宫,在皇帝面前告御状吧?金三娘眼珠子一转,直直拉着南松扑倒在地,连给凌仙儿磕了三个响头,“公主,三娘知道错了,三娘怎么敢吩咐公主啊。公主切莫再哭了,都是三娘错了,三娘给您磕头。公主定要饶过三娘,可不能在皇上面前提起啊…三娘还想留着一条小命享享南松的儿孙福…”

    凌仙儿忍住了笑,这才用帕子擦了擦明明干涩的眼角,“三娘何错之有,都怪我不够大度,刚进门第一日,就不愿给侯爷过继子嗣,简直是损了妇人家的德仪!”

    “咚!”“咚!”“咚!”三声倍儿响,金三娘又补上了三个响头,“公主真要怪罪就怪罪三娘吧,公主没错,三娘知道错了!”

    凌仙儿这才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堂内一干人都看到了,可就埋头认错的三娘和南松没看到,见堂内人都跟着一笑,凌仙儿忙收敛了笑容,委委屈屈答话,“那…三娘快起来吧…仙儿怎能让您跪我?我今日第一日入府,还想着跟祖母好好叙叙家常。三娘在这里,好像惹祖母不大高兴了。”

    金三娘哪里还敢起来,跪在地上又磕了个响头,才拉着南松,往门外跪着行了出去。临走出门口,才站了起来,捶了捶早已麻木的膝盖,拉着南松小声絮絮叨叨,往院子外去了。

    “你这表婶婶可真不是省油的灯!”

 

嫁给垂死重臣之后(重生): 13.听凭三娘吩咐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