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嫁给垂死重臣之后(重生) > 18.惊弓之鸟
    侯府的荷池不大,就那么一方亩地,也不知道是真深还是假深。凌仙儿一行赶到的时候,那苏二姑娘倒是已经被吴忧捞了回来,双眼紧闭着,口里还冒着水泡,面色太过惨白,像是死了。

    苏太医抱着女儿的身体,一脸愁容,边帮她把着脉象。“紫荷啊,你怎么这么傻哟?”

    凌仙儿的脸色,也跟着刷白。方才在善雅轩外面,不过说了几句重话,怎么人就投水了?以前就算在宫里,她也是一只蚊虫都不敢踩死的,如若今日却因她一句话,就害了条人命,那可怎么了得?那苏二姑娘还没醒,她都快要晕倒了,脚步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后背却撞进一片绵软里。

    身后的人轻呼出痛,她才转而回身过来,看看来人。

    孙让抬手将她挡了挡,护住捂着胸前的陆沉,见她一脸的慌乱,“公主,小心。”

    她这才反应回来,方才那声呼痛,是陆沉的。他胸口还有伤,是不是被自己撞坏了?“你…你没事吧?”陆沉的脸色也是惨白,跟那地上的苏二姑娘怎么就这么像?

    陆沉知她没见过死人,倒不像他,什么样的死法都见过了。他要抬手扶她,却被她躲开了。眼前的小姑娘俨然成了只惊弓之鸟,不知怎的,他心里竟然有几分酸疼。他看向一旁的陆安,“安儿,莫再让公主受惊吓,扶她回慧竹院歇着。”

    陆安对亲哥欠了欠身,走到凌仙儿身边扶着,还没开口说话,手便被凌仙儿扶了开来。

    “不…我要看看她…”她虽是不喜那苏二姑娘缠着陆沉,可她也不想她死…

    院子里闹出人命的事情,惊动的主母,卫氏由婢女扶着从善雅轩赶了过来,见那苏二姑娘的脸色,也是吓得一惊,便先责问了一旁的陆沉,“沉儿,这苏太医和苏二姑娘毕竟对你有恩啊…”

    陆沉咳嗽了两声,对祖母恭敬一揖,“是沉儿的不是。”

    主母这才走过去两步,对苏太医道,“苏太医,苏姑娘可还好?”

    苏适锦擦了把头上的冷汗,抬眼回了主母的话,“回国公夫人,气息尚存,就怕是受了寒凉。”

    一旁的凌仙儿听到苏太医这声气息尚存,方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脚步不稳,踉踉跄跄往旁边退了两步,还好被桂嬷嬷一把扶住了。

    倒是陆沉在一旁看着她的样子,担心她骇自己,不敢靠近,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见桂嬷嬷搭了把手,这才放了心。

    主母听闻那苏二无性命之忧,也送是松了口气,“那就先把人扶回我的善雅轩吧。让人给苏二姑娘生两个炭炉,暖暖身子,换身干净的衣服!”

    下人们都听见了,分头去忙活。生炭火的生炭火,拿衣服的拿衣服。吴忧倒是一把将苏二姑娘抱了起来,往善雅轩里送了过去。

    陆安在一旁看着,皱起了眉头,望着吴忧的背影只能远远叹了声气。

    主母见凌仙儿惊魂未定,过来拉着她的手安慰了两句,“公主,无需惊慌,就让老身来处理这事。”主母说着,看了看桂嬷嬷,“有劳嬷嬷送公主回慧竹院休息,再给公主做个安神茶。这三伏天的,手都冰凉,可不该是吓坏了!”

    “不…”凌仙儿反拉回了主母的手,“仙儿跟主母回善雅轩看看!”

    陆沉见她双唇煞白,还非要拧着参合这事,眉间一皱,深长叹了口气,拉着旁边的孙让便往善雅轩的方向去,“我们也去看看。”

    &&

    善雅轩的客堂里,下人们给三位主子上了茶。

    凌仙儿揪着帕子在胸前,还在揪心着自己怕是害了人命的事儿。

    苏太医从内堂里出来,给主母和她禀报了自家女儿的病情,“请公主和国公夫人放心,紫荷已无大碍,只是受了些寒凉…”

    主母先开了口,“那就好…苏太医对我家沉儿有救命之恩,若是得罪了恩人,老身心里可真是过意不去了。”

    “真…真是无事了?”凌仙儿站起身来,问着苏太医,“仙儿只是一时意气,不想…”不想苏二姑娘如此较真…

    话没说完,被陆沉他打断了去,“苏姑娘无事了便好,陆沉已让下人们备好了轿子,等苏姑娘好些了,便让人送她回去苏府!”

    苏太医这才往陆沉那边做了个礼,“听凭侯爷安排…”

    凌仙儿还惊得岔着气儿,便见一干下人们惨扶着那苏二姑娘从里屋里出来。

    苏紫荷停在堂内,等着外面的轿撵,却趁着时机,将堂内的人都扫视了一遍。那目光落在凌仙儿身上的的时候,带着几分狠厉。

    凌仙儿看着苏紫荷惨白的面色,差些又吓没了魂。那苏紫荷暗自里冷冷一笑,像极了前世中秋宴上的长姐,听闻纪长公子跟父皇说要娶她时候的眼神。

    桂嬷嬷在一旁拍了拍凌仙儿的肩膀,她才低下头来微微叹气。

    苏紫荷终是被下人们扶着出了善雅轩,坐上陆沉备好的轿子,由苏太医护着,出了侯府去。

    凌仙儿站起身来,和主母做了礼,这才晃晃悠悠被桂嬷嬷扶着,回去了慧竹院。

    方才在内堂里坐下,凌仙儿便觉着小腹微疼…方才一来二去都顾着那苏二姑娘,没觉着自己竟是来葵水了…本是见不得血色,这会儿更是几分虚弱,也没顾着几顿膳食,便回去床上躺了整日。

    &&

    陆沉回了书房,孙让却没闲着,絮絮叨叨嘟囔着方才的事情,“这苏二姑娘还真是没什么城府,明明是安抚之计偏偏被她弄成了苦肉计,真是白杀了侯爷一番苦心。”

    陆沉仍想着方才凌仙儿的脸色不好看,那么被扶回了慧竹院,也不知道做了安神汤没有…孙让的话,他听进去一半,没听进去一半,“那也正好,我正不想有什么苦心。我看苏太医是明白人,若他能劝着便劝着,我们城西药房还能给她几分薄利作补偿,如若劝不着,那我们也准备好说辞,跟皇上和太后解释我的伤势。”

    孙让叹气,“侯爷您这伤势若只是让皇上知道,倒还好。可如若被两党知道,侯爷您还把着兵权,伤又好了,岂不是徒添麻烦?”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陆沉说着越发有些不安,“方才公主受了惊吓,我们是不是该去探探?”

 

嫁给垂死重臣之后(重生): 18.惊弓之鸟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