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恶魔的眼泪 > 1.血之誓约.1
(快穿)恶魔的眼泪  作者:sherry_c
    我的心静默无声,专等候神;我的救恩是从他而来。

    ——《圣经诗篇62:1》

    ——————————————

    静静地手按佩剑站在巨大的穹形拱门前,米迦勒安静却也紧张地等待着什么。

    他的身前是一扇大到看不见顶端的石门,传承自远古诸神时代的玄奥花纹藤蔓般浮动缠绕,镶嵌其上的每一颗宝石都闪烁着金红色的亮光。

    厚重的石门背后,是圣灵的处刑场。当有圣灵堕落或是魔化时,诸神就会在这扇石门背后,亲手收回曾经赐予对方的永恒。

    米迦勒焦急且紧张地等候在门外,传言中冷峻公正的炽天使,如今却自乱了阵脚,像个卑微的凡人一般流露出和身份完全不符的忐忑和紧张。

    吱呀一声突兀的轻响,乌鸦泣血般的一声嘶鸣,厚重的石门突然被轻轻打开了一条缝。

    银发蓝瞳,长袍染血。在米迦勒漫长的岁月里,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有圣灵从石门之后的刑场中活着走了出来。虽然那人的身后,再也没有了圣灵引以为傲的纯白羽翼。

    传言以悲悯纯洁著称的圣灵雪莉尔向诸神自请陨落的时候,几乎所有圣灵都以为这不过是谁恶作剧的玩笑。

    因为雪莉尔是最没有可能走进那扇石门的人。

    她永远不可能堕落,更不可能被亵渎,诸神设下的惩戒于她而言形同摆设,这般纯净无垢的圣灵绝对不会被处以这等极刑。

    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可事到如今,雪发蓝瞳的圣灵却踏着缓慢的步伐从那扇石门背后走出,耳畔寂静回荡着鲜血滴落的轻响。

    米迦勒屏息而退,不敢贸然上前触碰。

    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以战斗天使著称的六翼天使米迦勒居然会畏惧一个性情如此温和纯净的圣灵。

    可目光掠过的瞬间,米迦勒只觉得,毛骨悚然。

    是啊,诞生自主神眼泪中的圣灵,以仁慈悲悯降世的天使,有谁会去质疑这被世人视为仁慈博爱的纯洁圣灵呢。

    主神赐予她雪莉尔(cheryl)之名,凡人供奉她为悲悯纯洁的神明,甚至连那张精致如皎月的面孔上都满盈着泉流月色般的宁静悲悯,又有谁会去怀疑这样一个纯净无垢的灵魂身负罪恶呢……

    可只有他记得,只有他记得数百年前耶路撒冷一战,火燃苍穹,血流成河。

    作为唯一的圣战见证者,他此生难忘那一日所见的一切,被世人冠以圣母之名的圣灵双目通红身缠囚链,驾驭着纯金色的火焰点燃了这座被反抗者充斥的圣城。

    被火光映亮的浓重夜幕像是圣灵缓慢垂落的羽翼,漆黑的囚链叮当作响,雪发赤瞳的圣灵驾驭着纯金烈焰一步步踏着虚空降临世间,黑红的鲜血就这么在她脚下延展,拖曳出腥红巨大的十字。

    这是何等的讽刺。

    朝圣的圣徒将生命献祭自甘死于焚天的火焰之中,悲悯的圣灵却对无辜者的亡逝充耳不闻。

    究竟该让他如何形容那一瞬间的恐惧,纯金的烈焰疯狂吞噬着这座城市中所有的生灵,即使身为六翼天使首位,鏖战三万叛军也易如反掌的强者,他也无法靠近这洗涤罪恶的金焰。

    因为直觉告诉他,一旦靠近,一旦触碰就会死。

    被赋予永恒生命的炽天使,却从这纯金的烈焰中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他感到不可思议,可源自灵魂的颤栗却让他狼狈不已地逃离,再无天使的优雅高贵。

    被诸神斩去羽翼的圣灵就这么安静地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像是一缕无处安息的游魂。

    那道目光从他脸上轻轻掠过,宛如冰凉的泉流稍触即逝,旋即没有半分眷恋地漠然收回。

    米迦勒说不上来自己现在是何种心情,那个曾经化作他几百年梦魇的圣灵就这么缓缓远去,他看不见她此时的神情,只有一地蜿蜒的血迹,昭示着对方正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斩去羽翼,这是唯有犯下深重罪孽的圣灵才会被处以的酷刑,他见过太多承受不住疼痛昏厥或是歇斯底里的存在,也感同身受那种疼痛对于圣灵而言究竟是何等难忍。

    剥皮拆骨,莫过于此。

    可她却那么安静,安静得像是察觉不到疼痛的死物,就这么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光芒的尽头。

    金红色的鲜血顺着背脊处的伤痕汩汩流淌而下,一袭白袍血染为黄昏时分的金红。

    ……

    【是的,我可以杀死这世间一切的存在,即使是号称永恒不死的生灵,我也能将其抹除】

    【世人将我奉为仁慈悲悯的圣者,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不过是个十恶不赦的刽子手,诸神手中最锋利的尖刀】

    【我为我的罪孽感到羞耻万分,我曾经以无数罪或无罪的生灵为代价苟活至今,如今,我愿用永恒的消亡赎罪,以灵魂的陨灭告慰亡灵】

    ————————————

    雪莉尔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漆黑的焦墟中,周围是汹涌起伏的火焰。

    踉跄着起身退向还未被火焰侵蚀的圣坛,她虚弱地连连后退试图呼吸到微凉的空气,可被火焰熏烤的空气早就焦灼噬人,逼仄得让她感觉无法呼吸。

    如今的她拥有了人的身体人的五感,汹涌灼热的火焰于她而言再也不是冰冷虚无,她感觉到了疼痛,还有无法呼吸的灼热逼仄。

    生平第一次以人类的视角去观察周围的一切,周围的布景像是一间简朴破败的教堂,头顶早已被烟熏黑的穹顶上依稀描绘着创世纪的壁画。

    教堂正对着大门的圣坛前伫立着高高的十字架,她踉跄着跌倒在瑰丽明亮的琉璃壁画前,手指却在触碰到地面的瞬间猛地感受到一阵烧灼的刺痛。

    那是一滩还未被火焰灼干的血。

    当初她向诸神祈祷能将死亡赐予她,作为她向诸神交换死亡的代价,她必须寻找到那个被选中的罪恶灵魂,用七生七世的时间陪伴守护,直至他灵魂中最后的污秽除尽才能得到永远的安息。

    人的七世,对于拥有永恒生命的圣灵而言太过短暂,所以她愿意等待这不过弹指一瞬的时光。

    但人的双眼无法分辨灵魂,所以诸神告诉她最后的旨意,她寻找的灵魂诞生自罪与罚的七宗罪之中,个性偏执暴戾,而他的鲜血,能够灼伤圣灵。

    像是突然察觉到什么一般,她猛地抬起头望向十字架的黑影。

    汹涌的火光,目呲欲裂,有酸涩的泪模糊视线,可她却分明看清了,那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黑影,是一个还不过七八岁的少年。

    七寸长的银钉从手腕和脚踝刺入,穿透血肉之后深深扎进木制的十字架,而那些流淌在地上还未干涸的血,就是从这些伤口中缓慢溢出汇聚。

    她挣扎着站起身,伸手试图把那个孩子从十字架上救下来。即使那孩子的血会灼伤她,即使那不是皮肉的疼痛而是直接作用在灵魂上的痛楚。

    颤抖着手指把锋利的银钉一点点抽出,她痛得脸色苍白,最后终于在教堂承受不住火焰侵蚀前抱着那个孩子从打碎的玻璃窗中逃了出来。

    本就残破的教堂在身后应声倒塌,恍惚间,她似乎听见了众人如释重负的欢呼。

    怀里的少年突然望着她睁开了双眼,病态般苍白的脸颊,嘴唇却是鲜血般浓重的艳媚,望着她的眼睛里除却瘆人的漆黑还有浓重的戾气。

    “你不该救我。”他的声音很冷,像是生满了尖刺的冰渣在心口滚过,冷得发颤。

    她从他开口的间隙中察觉到了对方生在皮肉下的锐利獠牙,她知道这孩子是在故意告诉她,他是不为世人所容的异类,他是吃人的怪物。

    海维西本以为眼前的女孩会像在第一次发现他身份时那样畏惧地尖叫、逃离,可她却出乎意料地没有。

    她只是沉默地看着他,眼里带着他分辨不清的悲悯与陌生的温柔,然后伸手抓住他纤细苍白的手臂飞快地向着夜色深处跑去。

    尚是孩童体态的吸血鬼自然跟不上成年少女的步伐,被拽着踉跄了几步,对方看他实在跟不上就干脆俯下身把他背在肩上,头也不回地向着与人群相反的地方跑去。

    真是愚蠢的猎物啊,他缓缓凑近对方雪白纤细的脖颈,上等丝绒般细腻的质感,有着妙龄少女独有的甜蜜香气。

    他的瞳孔在瞬间收缩,虹膜染成血色,在他的视线里雪白的皮肉下流淌着让他垂涎不已的滚烫鲜血,只要轻轻一口,那些折磨着他的饥饿与虚弱就能散去。

    他就能回去复仇,把那些把他钉在十字架上的人统统杀死,用他们的鲜血来满足渴望。

    人类的身体没有办法支撑太长时间的奔跑,精疲力尽地停下脚步手扶着树干喘息,背上的人突然猛地用力,一阵天旋地转。那个有着血色瞳孔和漂亮面孔的孩子捂住她的嘴把她按在冰冷的地面上,缓慢勾起笑意的嘴唇旁露出猎人噬血的獠牙。

 

(快穿)恶魔的眼泪: 1.血之誓约.1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