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养的魔王崽子们 > 1.今天开始养魔王
我养的魔王崽子们  作者:啊旁
    01

    “你醒了?”

    点点银白的浩瀚星海里,无数微弱的流光划过。一个年轻男子穿着暖白色的发光长袍,飘悬在无边无际的白色宇宙里。

    这声呼唤在这个无际的空间里传荡,他听到了这声呼唤,缓缓睁开了沉重的双眼,但这个偌大失重的世界只有他自己。

    他翻了一个身,动了动微薄的嘴唇,用嘶哑的声音说:“你是谁?”

    那个陌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悲伤,很快答复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男子俊俏白皙的脸庞划过一丝犹疑,圣洁的面容之上落下刀削般利落的阴影。他蹙着眉头,追寻着属于自己一片空白的过去,“我是谁?”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的过去和名字了。

    “你叫瑟桉。”那个声音缓缓答。

    “瑟桉?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你能告诉我,我为什么在这里吗?”他追问。

    “为了挽救那些魔王。”那声音轻轻说。

    “什么意思?”他完全听不懂。

    “你不需要懂……我们会在结束的时候再见面。经历一切之后,你就会……”

    “啊?”

    那道声音刹然而止,悬浮在白亮无垠宇宙的瑟桉突然急剧地下坠,飞窜的银光不断地拉长变化。然后他忽然睁开了眼睛,眼前的光景突兀地一变——树影叠叠,羊肠小道通往一个静穆的巴洛克庄园。

    耳边是清晨雀鸟的呢喃,他站立在这片山原之上,身上穿的是寻常的男士衣袍。

    无数迭代的记忆涌进他的脑海。千百年前,西部长廊一带的民众饱受魔龙的摧残,密西里族人因为拥有特殊的御龙技法,打败了魔龙,一跃成为了当地的领袖。

    他要找的那个人叫做盛尔,今年十岁,是密西里一族最年轻、也是唯一的继承人。盛尔被家族称之为“恶”的继承者,是被女巫亲吻被神祇背弃的存在,他一出生就克死了生母和九个亲弟兄,摧毁了密西里无上的荣耀,而试图伤害他的人都会被反噬。

    谁也不知道盛尔是蛰伏的新生代魔龙,是老魔龙拼死留下的一点精血。

    瑟桉需要做的,就是陪在这个小魔王身边,等待他有朝一日长成大魔王。

    他硬着头皮往庄园的方向走去,不过多时便有一个牵着牛车的老丈往他这边赶来。老丈的牛车上载着两个灰头灰脸的少女,都一副寻常的农家模样,戴着草帽,眼神木讷又呆滞。

    瑟桉心中一喜,停下来问那个黝黑皮肤的老丈,“请问前面是密西里庄园吗?”

    那老丈人操着一口当地口音,“是啊!年轻人你到哪里去做什么?”

    瑟桉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任何借口,那老丈人却是个明白人,“你要去给巴兴伯爵当养子?来晚了啦!现在是给那个不能说的买几个近身服侍的女仆,前面的都死光啦!”

    他作为一个外地人,对眼前的情况完全不了解。瑟桉只好直奔主题,好奇问:“那个盛尔,是在这里吗?”

    “嘘嘘嘘!”老丈急忙急忙提醒他,“我看你这小伙子是个机灵的,怎么这个时候这么拎不清?你不要命啦?”

    晏西感到十分抱歉,“我人生地不熟,要是冒犯了……”

    这个年轻人有他见过最清澈的眼睛,老丈人对他不由地多了一丝耐心,“现在的密西里城堡就是一个是非地,年轻人还是快点离开吧。”

    无论如何他都要找到盛尔,否则无法脱离这个世界不说,连自己过去也不清楚。瑟桉别无他法,只能寄希望于路上萍水相逢的老丈,“老先生,我要进入密西里,你有办法吗?”

    老丈人一听不甚欢喜,“你一表人才的进去干什么?我看你身上穿的,绸丝面料,衣服挺贵吧?”他指了指牛车上的两个女孩儿,“就她们,看见了吗?进去了也是死路一条,跟在那个【禁忌】身边,哪里有活命的道理?”

    瑟桉看着牛车上的两位失落的少女,心中泛起一丝涟漪,十分唐突地问,“她们进去庄园是要做什么?”

    “到了年纪没人要,只能卖给庄园了,希望能卖个好价钱。”老丈人不觉有任何不妥。

    年轻女子被当做私人财富可以随意买卖是这个世界通用的规则。瑟桉心有不忍,却又无任何立场指责。他思索了一番,建议道:“老丈人若是要卖,不如将她们卖给我如何?”

    明知前面是死路,他不能任由这两位年轻女子牺牲年华。

    老丈人一听乐了。他这么一把年纪,居然在入土之前还能见到教科书般的英雄救美。老丈人说:“你看上她们了?不过密西里出的价钱很高,小伙子你怕是付不起。”

    瑟桉脸上一窘。钱?对了他没有钱。他完全没有金钱概念,身无分文,方才是他冲动了。

    老丈人没有察觉到他的窘迫,继续调侃他说,“你也不用眼红,你长得可比这两个寒碜的丫头好看多了。就这两个的长相,可卖不出什么好价钱。不过女仆嘛,耐抗耐打就行了。”

    说完,老丈人便踢了一脚老牛的屁股,“走咯,老东西。”

    傍晚的微风吹得田野的稻穗弯弯,晏西跟上去跟老丈人商量道:“这样如何老先生,您把我卖进去,放她们离开。请问您可以接受吗?”

    密西里庄园的女佣人都是通过严格筛选的,要求应征者面容端正,体态优雅,并且无任何不良嗜好,还要应征者的家庭背景进行一系列的核查。若是有一个滥赌的父亲或者好攀比的母亲,密西里是绝对不会收的。

    晏西罩着一件宽大的脏旧袍子,戴着一顶乱糟糟的栗色假发,站在一排来自四面八方的应召女仆之间,把自己高大的身躯蜷缩起来。亏得他长了一张雌雄莫辨的脸,这才蒙骗过关。

    庄园的女仆事宜一概由葛珂小姐负责。葛珂小姐身穿深褐色的工服,腰部的花蕾带子绑得紧紧的,显得格外地精明干练,让人忽略了她不大的年纪。

    葛珂站在晏西跟前,用手托着他的下巴近距离审视了一番,评价道:“这张脸真的是送进来吗?卖去夜场价格更高啊老头。”

    老丈跟晏西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搓了搓手开腔,“这死丫头性格不适合侍奉大官老爷,进夜场一不小心就玩死了,不进庄园怕是死的更快。”

    “你这老头居然还有这一点慈悲心肠?”葛珂扫了老丈一眼。“怕是她有什么花肠子吧?”

    “不会不会,这丫头蠢得很,哪里是小姐你这样的聪明人。”老丈说。

    晏西深呼了一口气,竭尽全力降低存在感。要是顺利的话,他就挽救了两个花样年华的女孩儿。

    “呵。”葛珂依旧在挑剔,“身高也太高了,也瘦了一点。老头你自己看看,比别的都高了一个头,价格得再少一点,这都是平时的三倍多的价格了。”

    老丈不肯退让,“你看看这张脸和这身子,完全值这个价钱。”

    “二十磅,不能再多了。”

    二十磅,老丈人挣的也比卖那两个女孩儿多。他磨蹭一会儿,不太痛快地答应了。

    葛珂又另外挑选了八个女仆,带着他们一起进了庄园。

    葛珂走在最前,面无表情地说道。“从前你们发生了什么都跟密西里没有关系,忘记你们肮脏的过去和恶臭的名字,以后在这里重新生活。没人在意你的过去,也没人在意你的未来。好好干活儿,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但是如果有别的想法,后山的乱葬岗就会出现你们的尸体,结局就是死。”

    年轻的女管家步履飞快,对精心布置的奢华庭院熟视无睹,“你们负责盛尔少爷,早上烧水擦拭厨具打扫房间帮盛尔少爷着装,下午准备点心陪读还有熨烫衣服,夜晚侍候洗浴。事情并不多,主要是记住一点。”

    葛珂停下来,特意提醒这一行新入庄园的女仆们说,“不要跟盛尔少爷过多说话,明白了吗?”

    “是。”

    这次挑选的女仆显然都对盛尔素来的行径有所耳闻,不敢轻举妄动。

    对于她们这些奴隶来说,进了密西里庄园原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代表着她们极有可能攀上这里的富贵公子,改变命运。但如果是交给盛尔少爷,没死都是幸运的,谨言慎行都是轻的,哪里还有心思盘算别的。

    她们都是无依无靠的可怜人,根本没有任何行李。葛珂带领她们到女仆楼里面,给她们安排了房间,又逐个发放了女仆着装。纯黑色的油滑面料,拿在手上有厚重感,细白的围裙和头花上都有繁杂的花褶子。

    “哈梦,比亚尔……”

    葛珂逐个给新来的女佣起名字,最后走到晏西跟前把最大码的女仆装交给他,“这已经是最大码了,你看上去不胖,先试一试。”

    晏西乖巧地点了点头。

    晏西比葛珂要高上不少,导致葛珂每次同他说话都要仰头。葛珂在密西里管理这些女仆以来,为了能够时刻驾驭这些女仆,从来不喜挑选过于高大的。但是晏西显然是个意外,阅人无数的葛珂从晏西那张过于出尘的脸上看到了温顺和纯良。这个外表出色少女性格儒软,就像天使一样令人喜爱。

    谁又知道是经历了什么才被买进来?

    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可对人言的过去,葛珂并没有多少心思挖掘别人的身世,她公事公办地说:“从今天起,你就叫哈伊,听懂了吗?”

 

我养的魔王崽子们: 1.今天开始养魔王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