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挚爱皇夫 > 1.一
挚爱皇夫  作者:乔木雨落
    傅盈冉捂着剧痛额头醒来,就听身侧传来杨桃焦急的声音“陛下,您可算是醒了,奴婢这就去唤太医”

    杨桃…不是在出宫逃离时为自己挡了一箭身亡了么…怎会!抬头扫视周遭,竟是她三年前的寝宫朝阳殿,这寝宫不是被她那胆大包天的皇夫一把火烧了么,就因她在此荒淫无度的宠溺贵君不理朝政!这么想着,傅盈冉朝杨桃问道“眼下是何年”

    杨桃微微一愣,禀道“陛下,您不记得您刚登基改了年号么”

    登基之年!?那不是四年前么,傅盈冉下榻急跑出去。

    “陛下,您慢些跑”杨桃急急跟了上去。

    傅盈冉却充耳不闻的往墨蕴殿跑去,她此刻只想见他,那个至死都要护住她的人——皇夫邱慕言。

    上一世这时皇夫正因她醉酒强要了他而气得心疾发作,她记得就是这次行房使他有了身孕,奈何他身子不好,自己又对他不满的很,没事便来膈应他,后来那孩子…生生被自己给气没了…现在想来,她不过是想要以此引起他的注意罢了,当真是…愚不可及!

    殿外就听到那略带喘息的咳声,走进殿内,见侍卫奕瞿正跪在榻边替那人揉按心口顺气,忙上前欲替了他的位置。

    奕瞿见来人是陛下,不满的皱眉道“皇夫眼下身体不适,怕是不能侍奉陛下”

    谁要他侍奉了,没看出是朕要照顾他么。

    傅盈冉沉声道“朕的事何时轮到你一个小侍卫来多舌,滚出去”

    榻上的喘息声徒然加重,傅盈冉心虚的朝那人看去,就见他缓缓睁开眼,紧捂心口低喘道“退下…咳咳咳咳”

    奕瞿虽不放心,却只得领命退下。

    “皇夫好大的威风,你的侍卫竟然连朕都不放眼里!”怎的一见他就忍不住拿话气他,莫不是习惯了!?

    邱慕言揉着气痛的心口,闭眸急喘不欲理她。却不想那丫头竟爬上了他的床榻。

    “傅盈冉!咳咳咳咳……”一时气急竟止不住的咳。

    当今天下能这般大胆直呼她名讳的,怕是也就眼前这人了。

    邱慕言本是丞相之子,生来便心肺孱弱,累不得又气不得。想当初母皇替她订下这门亲事时她是百般不愿,身子这么差如何陪她坐拥天下,更何况他成日总冷着脸,一点都不似秦哥哥那般温润可亲。所以成亲后她从未去过他房里,直到登基后,那人成了皇夫,她不顾阻拦将秦祺迎入宫中封了皇贵君。

    想到那位皇贵君,傅盈冉冷笑了声,上一世,秦祺怀了晨安王的种却哄她是自己的皇嗣,若非最终晨安王逼宫成功,她还不知自己竟为旁人养着孩子!

    邱慕言抬眸就见陛下勾唇冷笑,忍住晕眩朝她冷声道“陛下大可不必这般牵强,皇贵君有孕是喜事,臣还不至于这般容不下他”

    额?他以为自己来是让他书信给丞相府,使丞相早朝莫再提及嫡长有序的宗规?

    不待她开口解释,那人似是难受的紧,脸色煞白的急喘道“此事…臣…应下了……让…让奕瞿进来……”

    话未说完竟是提不上气,微张嘴犯了绛紫。傅盈冉忙将唇覆了上去替他渡气。上一世这人不顾生死执意陪在她身侧随她逃亡,一路上捉襟见肘,甚至没有银两买药,每每犯病时,她便这般替他缓了喘症。

    直到他缓过这阵发作她才从他唇上退去,皱眉道“身子这般差,还总那么大气性作甚”嘴上虽这么说,手却动作轻柔地替他揉按心口。

    邱慕言身上无力晕眩的紧,便任由她抱着闭眸低喘。

    夜里,他被心悸惊醒,急喘着唤奕瞿,刚一开口,便见一素白的手抚上他心口轻轻揉按,耳畔传来低柔的声音“莫急,慢慢呼吸”

    那人何时待他这般温柔过,莫不是…梦吧……

    这般想着,却仍是跟着她的节奏慢慢调整呼吸,果然心口的窒闷缓了些。

    凤鸾殿内,秦贵君听闻陛下在墨蕴殿住了一宿,好看的柳眉微微皱了起来。

    这边傅盈冉正替晨起心悸的人儿揉按胸口,揉着揉着就不安分的吃起豆腐来,却不想人儿刚一清醒便冷着脸将她赶出寝殿。

    傅盈冉不忍他动怒伤身,只得憋屈的离开,走到殿外就听宫侍传禀,说是皇贵君动了胎气。

    想着晨安王那里还需稳住,傅盈冉压下心底厌恶,不耐的朝凤鸾殿走去。

    还未入内,便见医侍来来回回不断往殿内送药。上一世可没这戏码,莫不是真动了胎气?

    演戏演全套,傅盈冉换上焦急地表情疾步冲入殿内。

    “祺儿!”她自封秦祺为皇贵君时便不再唤他秦哥哥,而是宠溺的唤他祺儿。

    榻上的人听到她声音,虚弱的抬头朝她委屈低泣道“陛下…”

    傅盈冉握住他的手,朝一旁太医沉声道“皇贵君可有恙?”

    跪在地上的众太医中,为首的周医正俯首禀道“皇贵君并无大碍,只是…”

    “继续说”

    “皇贵君眼下孕期还不足三月,定要仔细保养,万不可再熬夜不眠”

    闻言,傅盈冉皱眉道“怎会熬夜不眠!”说罢朝凤鸾殿伺候的一众侍从怒道“你们怎么伺候的!”

    梓阳跪下解释道“陛下这些时日忙于公务,皇贵君日日等着陛下,没成想昨夜竟是一夜未眠动了胎气”

    傅盈冉掩下眸中的不耐,抚上秦祺的脸颊,低叹道“傻瓜,日后朕每日都来凤鸾殿看你,切莫再这般任性了”

    “可是…皇夫那里……”

    原是如此,傅盈冉心下不屑,却配合道“那病秧子,朕与他虚以委蛇还不是希望丞相那里莫再纠结你我孩儿的名分,朕定要让我们的孩子享有最尊贵的身份”

    话音刚落,未来得及看榻上秦祺那欣喜的神色,就听到一阵急促地咳喘,而后便是那人惨白着脸由奕瞿搀扶着走了进来。

    邱慕言病的这些时日,身子虚软,若非被搀扶着怕是都无力站稳。他听闻皇贵君动了胎气,想着到底是陛下的子嗣不放心前来探望,未免扰到皇贵君休息就未让通报,却不想听到陛下这番言论,当真是……

    傅盈冉心虚的朝那苍白容颜看去,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得生硬道了句“你来了啊”

    邱慕言微微颔首,示意奕瞿将他扶到榻旁,忍着心口的不适,扫了眼面色无碍的秦祺,冷声道“皇贵君身怀龙嗣,日后还是仔细着些”说罢不再停留,径自让奕瞿搀扶他出去。

    “陛下……”秦祺委屈的低唤了声,却恰巧看到她满脸忧色的盯着那道背影。

    傅盈冉安抚好皇贵君便寻了借口离开,匆匆赶到墨蕴殿,正巧见奕瞿扶着那人靠坐在榻上,而僅宇正一勺一勺的给那人喂药。

    上一世那人腹中孩子之所以被她气没了,除却父体孱弱,更重要的是他素日里医治心疾的药物对胎儿不好,等他发现自己有孕时孩子已不易留住,可他仍天天喝着安胎药希望保住孩子,就连心疾发作都不肯用药,偏偏自己还总来气他。眼下他还不知自己有孕,时日太短就连太医也诊不出。想到前世的种种,傅盈冉忙抬手打翻药碗。

    “陛下!”僅宇怒呼了声,却见本被奕瞿扶着的那人突然紧捂心口闭眸倾身倒下。

    “快传太医!”奕瞿朝门口侍卫吩咐。

    傅盈冉从奕瞿手中接过那人,让他靠躺在自己身上,不断的替他揉按心口,太医赶到时那人仍晕厥未醒。

    眼见太医又要写下那伤及父体胎儿的药方,傅盈冉怒道“不许给他用药!”

    心疾发作不用药…陛下这是想要皇夫的命啊!太医猛的一惊,却是不敢再写药方。

    感觉到怀中之人身体微颤,傅盈冉忙垂眸看去,见他缓缓睁开眼眸,低问道“可好些”

    心疾发作不用药缓下如何能好些…邱慕言讽刺的勾了勾唇角,疲惫地喘息道“陛下想要臣的命…眼下…怕还不是时候…咳咳咳咳”

    他是在警告她倘若他此时毙了,丞相府必不会放过皇贵君及他腹中的龙嗣。

 

挚爱皇夫: 1.一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