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给妖端盘子的日子里 > 11.问问题
给妖端盘子的日子里  作者:咕咕查
    第二节课后中间有二十五分钟的课间时间,下课铃响起,生物老师拿起几分钟前收拾好的课本与教参大步流星地离开教室。

    正准备上前问问题的离羽因为坐在最后一排没来得及冲过去,加上他以前生物课总是在睡觉或者玩手机看小说,没在意这个老师上课的习惯,想要问问题时吃了个大亏。早知道下课的前几分钟冲上去了。

    离羽对着课本琢磨半天植物的有丝分裂,洋葱根尖有丝分裂的几张图看得他头昏脑胀,他知道单凭自己是没办法弄明白的。哪怕他从今天开始学习,前面的内容没听过,全靠自学,那些辅助材料他没来得及买,这个部分连个笔记都没有,能学出个花样才奇怪。

    有一瞬间,他想回到以前上学只为打卡拿毕业证的日子,很快他脑子里的另一个小人打消了这个念头。掌柜的又是交学费又是给工资,让他在这里好好学习,学就完事了,管他大学毕业之后需不需要再去找工作呢!

    离羽把大腿一拍,最终决定去问班上那个学习最好的同学,那人在班上不怎么说话,喜欢埋头学习。离羽见其他同学找他问问题时都有认真回答,自己去找应该问题不大。

    带上课本,离羽提步走到第一排找到班上的第一秦威峨。

    尽管第一名字里带威字,但他非常瘦并且矮,还有些畏畏缩缩,平时说话声音也不大。

    离羽走到他身边,秦威峨感受到旁边有人站着,看向他推推眼镜一脸茫然

    离羽不废话,把书翻到对应的页面,指着刚才看了半天的几张图问道:“你能不能给我讲讲有丝分裂?”

    秦威峨看看课本又看看离羽,抿唇很为难的模样。

    并且在离羽走过来之后,周围不少同学的目光投向那边,猜测他们的校霸要做什么。他早上说要考一本的事情,多数人没当真,笑过即事情结束。

    看他们班老大的架势,真要学习了?

    指着课本的离羽也不催秦威峨,他瞟了眼教室的时钟,还有十几分钟才上课,讲一个知识点的时间足够。

    然而离羽没等来知识点的讲解,等来的是秦威峨毫不遮掩苦大仇深的大叹气:“离同学,恐怕我无法给你讲解这个东西。”

    没有缘由被拒绝的离羽默默收回指在书上的手指,尽可能使自己平和地问:“为什么不能给我讲?”

    附近的其他同学抱着离羽的同款疑惑,为什么不能给离羽讲?平时他们没见过秦威峨拒绝过别人,一般情况都会耐心讲解。怎么到离羽身上变了?

    “离同学,你觉得你需要学习吗?”

    秦威峨蹦出来的话令离羽一愣,什么叫他觉得他需要学习?饶是每天上学如打卡的离羽也必须承认学习是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他之前很长一段时间的状况不过是过于颓废加上年龄上的叛逆,所以才没有认真学习过。

    不等离羽说话,秦威峨继续道:“离同学,我们知道你现在已经脱离了父母的管教,不仅如此身上有百万的资产,足够你挥霍大半辈子。所以你跟我们不一样,不需要太过努力。”

    关于他父母的事情,秦威峨说得相对隐晦,至少没有直白的表示你爸妈死了还给你留了一大笔遗产,你现在更应该拿钱享受而不是到学校来学习。

    明显感觉到指关节带着书在颤抖的离羽立即把手背到身后,他微微抬头张着嘴活动下颌骨扭扭脖子发出咔咔的声音,眼神中透露着骇人的气息。

    父母的话题一直是他藏起来的痛,熟悉的人擦边提到时,打两个哈哈也就过去了,他身边几乎没有谁会这么直白的说

    一些人在心中惊呼不好,离羽很明显有揍人的前奏啊!如果真的动手,秦威峨很显然不是这个大佬的对手,附近的几个男生交流过眼神后已经准备好等会儿冲过去拦住离羽。

    紧张的几十秒过去后,离羽合上嘴,对秦威峨说:“行,打扰到你学习了。”说完,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手上的书本被随意地捏在手上,随着他走路的节奏幅度晃悠。

    看上去没有把秦威峨说的话放在心上,虽然只是看上去,但至少让准备着冲过去拦住离羽的几个男生纷纷松了口气。

    这要是真的打起来,他们不一定拦得住离羽啊!

    目睹全过程的杨拓等离羽回到座位后小声关心:“羽哥,按照你原来的脾气,不应该骂骂咧咧一拳揍上去,再把他的眼镜摘下来踩在地上吗?今天咋了?”

    离羽听着杨拓的描述,自己以前这么恶劣?尽管半年前确实如此,但他不愿意承认。

    “我现在是个佛系少年,学习不好别烦我。”离羽没耐烦地对杨拓挥挥手。

    杨拓挠挠头,提出建议:“老大,咱两倒数第一别说倒数第二差。你刚才说的有丝分裂我不太懂,但是你可以找东芸啊!她语文英语成绩差得跟截了一条腿似的,但是单凭理科她能健步如飞啊!”

    一直在旁边边吃面包边偷听的东芸被杨拓的话气得呛到,还是她同桌见状又是拍背又是递水,东芸才感觉好些。因剧烈咳嗽涨红的脸朝向杨拓,抬起微微颤动的手,柳眉一竖:“羊驼,你几个意思!”

    没料到东芸反应这么大的杨拓非常无辜,他缩着身子趴在桌上回应:“我这不是夸你理科成绩好吗?考试五百分,理科能拿四百五,多棒啊!”

    东芸的成绩不至于像杨拓说得那么夸张,但是单把理科成绩拿出来,她在年级排名绝对是第一第二,问题在于她的文科差得让看过成绩的人无不怀疑人生,两个教文科的女老师见到东芸这样的偏科学生,除了干着急也没辙。

    东芸被杨拓的话气得拾起桌上的橡皮往他脸上砸,不过两人之间隔着一个眼疾手快的离羽,只见他条件反射地迅速抬起手接住了那块橡皮并不忘还给原主。

    离羽随手抄起书堆上的一本书,指了指封面,似缓解好情绪对东芸挤眉弄眼:“诶,芸姐,教我?”

    东芸看了眼离羽拿起的书直摇头:“这个我教不了,无能为力。”

    生物怎么可能教不了呢?离羽疑惑地看手上拿着的书。

    哦,拿错了,拿成英语书了,这个芸姐确实教不了。不说大话,离羽英语考试在答题卡上随便涂也比东芸认真考试得来的分数高。

    离羽抱歉的嘿嘿笑,放下英语书拿起课本生物1,试探性地对继续吃面包的东芸低声呼叫:“芸姐?”

    这次东芸点点头表示可以:“教你也不是不行,你中午再给我带几本书,然后我推荐适合你的复习资料。反正一轮复习快了,你就当提前预习吧!”

    刷刷两下东芸把书单写在便利贴上放心的交给离羽,然后立即用简单易懂的口头语和离羽讲植物有丝分裂几个阶段的区别,拿着铅笔在他书上圈圈画画,把考试经常考的知识点给他圈了起来。

    两人讲题的时间,杨拓偷偷拿出手机把哥几个的聊天群名从【瑞星拳击手俱乐部】改为【瑞星佛系少年会所】。

    讲完讲明白的东芸用任重而道远的眼神看经过知识洗礼的离羽,拍拍他的肩膀叮嘱:“你下午买了复习资料我给你圈几道题,做题比干看书容易记得知识点,也能确定你是不是真的记住了。”

    东老师说得非常有道理,离羽同学听后频频点头。

    在旁边蹭着听了点知识的杨拓问出憋了大半天的疑惑:“羽哥,你到底为什么突然要好好学习?”

    杨拓的声音不小,更何况在打了预备铃之后问的,教室里安静了一半,他说的话不少人听到了。他们确实好奇离羽突然求学是为了什么。

    扫视回头看的同学们,离羽坐正了身体,哼哼两声随即字正腔圆声音洪亮:“为了当一个有文化的富二代。”最后几个字咬得极重。

    他说得很认真却挡不住那些想笑的人,不过和早上比起来笑的人少了一两个。有人带笑意的眼神看向他,有善意,同样有觉得他不自量力。

    对此,离羽一一应下。

    正巧他发表完自己对未来的期许后班主任耿哥走进来,面带笑容的看向离羽。至少这个笑意离羽知道,不是嘲笑。

    转眼到了中午,轻车熟路找到学校矮围墙的离羽踏着一块大石头,双手攀上墙头用臂力把自己的身体撑起来,长腿一跨,跳跃,成功出学校。

    无相早已从离羽的口袋里变成黑烟飘在空中,围观了校霸翻墙的直播后发出啧啧啧的嫌弃声。

    还是当妖好,方便。

    离羽自然听到了无相发出的怪声音,懒得理,转身去找吃饭的地方,刚走两步被那团黑烟束缚住。

    不等他恼火,无相拖着他倒退,声音焦急:“我刚才看到今天挑衅你的家伙往幽兰街走了!”

    这话听得离羽一惊,杜同不是人吗?怎么能进幽兰街?

    意识到事情不对,离羽让无相松开自己,转身确实看到了杜同的背影。与无相互换眼神后,一人一烟往幽兰街的入口跑去。

 

给妖端盘子的日子里: 11.问问题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