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宫门处,两人低声交谈。

    “方才麟德殿外的事都看见了?”太子司鸿已经换了身衣服,再想刚才的事总觉得心里头憋闷不已,“我们不断给贤王府送人过去,没想到最后竟然被一个不知道姓名的小姑娘坐了世子妃的位子。”

    谈羽想了一会,说:“他们不是还没成亲吗?”

    谈司鸿盯着他看了良久,突然觉得计划屡次失败的原因没准就出在自己这些党羽的脑子上。他重重叹了口气,压低声音:“你有见过他对哪个女人多看两眼过?”

    谈羽诚实回答,“没有见过。不过他对他的侍卫们倒是很另眼相看,难道我们要对他的侍卫下手??”

    “……”太子司鸿此刻终于开始怀疑血缘的真实性,分明是同一个爹生出来的,谈羽和谈姬的脑子怎么就差这么多?

    难道问题出在贤王妃的身上?

    他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下,世上像他这样聪明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

    “孤怎么觉得他近几年来身子愈发硬朗了?虽说心性看起来还是有些失常,在一些大决定上却一点都不受影响。”

    “你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谈羽皱起眉,“没可能啊,我每次暗中给他下的毒他都没躲过。”

    “会不会是你收买的人那边出了问题?赵宗毕竟是父皇派去的,他有没有可能收着你的银子拿钱不办事?”

    谈羽说:“如果是这样就麻烦了……”

    三年前谈姬从伐楚之战回来之后似乎因为被萧衡生擒的原因而有些消极,在他身体里的毒全面爆发,险些丧命。

    但那之后晋帝派了名御医给他,时刻盯着他的情况,这三年来谈羽也时常让赵宗用毒给他吊着,既不让他死得突然,也不让他养好身体。

    如果赵宗从一开始就没想着顺他的意,那岂不是这么多年的毒都喂给狗吃了?

    谈司鸿看着他的表情就觉得事情不太妙,好在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淡淡开口:“算了。赵宗的事情先放一放,你有功夫多去接触一下那个姓宣的世子妃,这是谈姬首次准备留人在身边,务必要好好利用,切莫操之过急,一切只求稳妥。”

    谈羽皱起了眉,犹疑道:“姓宣?宣姓不是原燕国的国姓么?原来还有些燕皇室流亡在外没死绝呢?”

    太子淡淡看了他眼,说:“你别忘了燕皇室还有一个女人是从小在外长大的,方才我看那个世子妃的身手,不像是皇室能娇养出来的。”

    “如果她不是某个燕皇室旁支的小辈,很大可能就是燕国那个最小的公主。”

    谈羽是参加过这次伐燕之战的,对于燕皇室成员的了解不比太子少,听见他这么说顿时就反应过来,“殿下觉得她是燕十四?那个亡国祸星?可是谈姬为什么会把这样一个祸害留在身边?”

    “如果坐实了她的身份,我们完全可以以谈姬养着祸国煞星为由,意图我晋国早日亡国,心思歹毒,上禀陛下治他的罪?”

    “但是他怎么……”

    “你我都未曾见过那个世子妃的模样,如果她真的是燕十四,天下又能有几个人没听过她的名字?”

    谈司鸿仰头望着夜空里肆扬的雪屑,嗓音沉沉:“楚太子其貌如玉,谈姬容貌近妖,燕十四美名冠绝天下。”

    “她是祸国煞星不错,但她也是天下一等的美人。”

    .

    刚出了宫门,立刻有几个侍从上前,心腹拿了披风给他,问:“二公子,现在回贤王府吗?”

    谈羽望了片刻宫门内远处零星的微光,一言不发上了马车,霍宜已经习惯他这幅样子了,淡声说:“回府。”

    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这个主子跟谈姬的脾气也差不离多少了,总归是一家人,一家人的脾气就该整整齐齐。

    车轮滚滚行驶在石板街上,谈羽闭了会眼睛,突然出声问:“你们也觉得谈姬现在看起来比以前精神多了?”

    外面霍宜的声音传来:“属下倒觉得他比以前看起来身体更差了,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哪里还有当年带兵伐楚时的半分风采?”

    车内烛灯跃动,谈羽脸色不是很好,缓缓出声:“你去找赵宗,让他自己盯好分量,这次本少要亲自动手,半月内,我不想看到谈姬再出现在我跟前晃。”

    他伸手弄灭了灯,嘀咕了一声。

    “晃得本少心烦。”

    .

    宣慎慎跟着谈姬进了屋殿,看着进来服侍的一干侍者,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这是师叔的寝殿,我应该是不可以住的吧,我看偏殿就可以住人,我去那边就可……”

    喜鹊看到谈姬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好,及时提醒她:“世子妃,您这五日都是住在主殿的呢。”

    慎:“……”

    有没有人问过她的意见?

    发财暴富:【是啊世子妃,您这五日都是住在主殿的呢。】

    宣慎慎:你闭嘴吧。

    所幸谈姬寝殿里还有一张软塌,她这几天应该都是睡这里,黑夜里看不清谈姬的脸,那身白色的寝衣却很显眼。

    似乎知道她没有睡,谈姬低声问了她一句:“睡不着?”

    宣慎慎心想不是睡不着,是睡得着也不敢睡,宣慎慎这个原主像是有毒一样,偶尔会有点梦游的症状,而且她梦游的时候据说从来不干别的,就喜欢找人打架。

    这几年来师门上下估计都被她半夜挑战了个遍,眼下睡在谈姬这里,万一半夜爬起来把他给打了,那她这条小命也算玩完了。

    她突然觉得谈姬把她的功力封了,没准会是件好事。

    斟酌再三,宣慎慎终于鼓起勇气说话,语气有那么一点一言难尽:“师叔晚上睡觉睡得深吗?”

    “平常睡得浅。”谈姬说。

    宣慎慎放心了一些,睡得浅就好,只要不是她爬起来把谈姬打醒,那就还能挽救一下。

    “这几日你睡在这里,睡意便有些深了。”他又说。

    宣慎慎:“……”

    话音刚落,她的眼前便是一亮。谈姬不知什么时候点燃了一盏灯,宣慎慎望过去的时候,他已经睡下了,只是淡淡说了句话:“小孩子或许会有些怕黑。现在睡得着了?”

    宣慎慎心底暖了暖,说:“我不是小孩子。”

    大佬关心人的时候也很迷人呢。

    发财暴富:【是啊,真是迷人呢。】

    宣慎慎:闭嘴,你这个偷听狂。

    谈姬没再说话,宣慎慎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见第二天一早醒来还在软塌上躺着,脑袋也还在,心里骤然松了口气,幸好昨天晚上没爬起来跟大佬动手。

    不过她左右看了看,谈姬却不在房间里了。

    屋里没有东西可以吃,桌上的茶壶里也是空的。宣慎慎深沉地咳了两声,外面立刻有人问她:“世子妃是醒了吗?”

    “我饿了。”宣慎慎很直白地说。

    外面的人立刻端着东西推门进来,给她梳洗完之后,又将一些糕点放在了桌上,喜鹊拿着面纱走过来,“这些都是奴婢亲手做的,没有经过任何人的手,世子妃可以放心吃。”

    宣慎慎接过面纱放在桌旁,有些意外地问:“府里就连吃的东西也要这样小心谨慎吗?”

    不过想了片刻,她也就明白了。

    谈姬脾气这么差,不知道有多少人暗戳戳想着搞死他,下个毒什么的应该是家常便饭了。

    她突然想起来原著中谈姬还是原主谈姬的时候,就被他那个弟弟暗中下毒,心性和身体状况都有所下滑,所以楚临阳关一战的时候才被萧衡轻而易举生擒。

    而三年前谈姬穿到了这样一具毒入骨髓的身体里,想要清除毒素想必不是件容易的事吧?

    如果这期间谈羽还能找到机会给他下毒,那岂不是……

    “暴富啊,你这里有卖什么解毒药的吗?”

    如果可以帮大佬把余毒清了就好了,否则总觉得心里很不踏实,这种毒就像一个炸弹,不爆发的时候什么都好,一爆发就是抢救无效。

    原著中就出现过谈姬因为这个毒吃了大亏的情况。

    发财暴富:【系统拥有复制功能,但凡书中世界出现过的药物都可以复制,但没办法独立创造。】

    原著中谈姬这个毒直到死都没能解,这样说来是找不到彻底清除余毒的药了。

    “那我可以买了盾加在他身上吗?”宣慎慎问。

    发财暴富:【宿主独有功能无法对除玩家以外的人使用,包括防护技能和攻击技能。你本身就已经是个挂b了,能随意让别人也使用挂的话,整个世界都乱套了。】

    “……”想想也确实如此呢,不过总觉得有点可惜。

    发财暴富:【你能用系统技能施加于人物们身上就已经很无敌了,做人不要贪求太多。只要有钱,你就是近乎不死的存在,想给谁挡刀就给谁挡刀,只要你在反派身边,他不就相当于不死状态了。】

    宣慎慎:你说得对,看来我得多在这些傻炮灰身上勒索点钱,买了技能我就可以保护大佬了。

    发财暴富:【孺子可教,那还等什么,快来砸钱吧。】

    宣慎慎:我怎么感觉我像是中了传销的毒?

    “世子妃,外面有人找你,说是谈将军让他过来请你过去。”说话的是惊云。

    宣慎慎一愣,大佬找她啊?那她动作得快点,大佬还从来没有等过谁,去迟了他估计会生气的。

    “我现在的样子还好吗?刚起床是不是特别丑?”宣慎慎问惊云。

    喜鹊笑着答:“世子妃是奴婢见过最美的姑娘,怎么会丑呢?”

    这可能就是被暗恋对象叫出去约会的女人的常态吧,宣慎慎心想。

    她戴上面纱随意拿了两个糕点就边吃边跑出去,“来了来了。”

 

被反派大佬偏宠的日子(穿书): 7.一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