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猫嫁给了美人祖宗 > 5.第五章
猫嫁给了美人祖宗  作者:秋藕
    看到这剑,云黎泽越发确定那孤黛仙子就是萧玄渊了。

    他乖乖的在后面排队站好,等待那个传说中所谓的孤黛仙子相郎君大会。

    所有人都严肃等待着,唯有一个角落传来了喧闹的声音。

    几个白色衣服的人,压着一个身着黑衣的人过来。

    那几个白色衣服的人和云黎泽穿的是一样的,应是白凌派的人。

    而另一个身着黑衣的人,云黎泽听到白凌派掌门唤他司徒公子。

    这样云黎泽不由想起,他之前听人议论时,有人说,这孤黛仙子便是司徒家带回来的,这司徒家还曾经是正道之首。

    不过现在看这司徒公子,似乎很抗拒参加这个相郎君大会。

    不少人劝他都不听,最后还是把他押回来的那个白凌派掌门,微微一笑:

    “危机与机会,不过是转念之间。”

    这么一句不轻不重的话将,竟将那几乎要暴走的司徒公子,说的安静了起来。

    这白凌派掌门厉害了,云黎泽暗自佩服,忍不住抬眸去看那掌门。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白凌派掌门也朝他看了一眼。

    云黎泽赶紧别过视线,突然他感觉地面隐隐在震动。

    抬眼看去,那被锁着的剑四周发着刺眼的红光,它的上方一道门缓缓打开,一眼望进去,那里面漆黑一片。

    那门,和他之前被推出来的那扇门,一模一样。

    萧玄渊一定在里面,云黎泽睁着眼睛仔细看着,心跳慢慢加快。

    与此同时,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雷电交加。

    那把放在正中央的剑,红光中泛着黑气,剑身开始剧烈的抖动,锁链的声音异常的响动刺耳,仿佛下一秒就要断裂开了似的。

    强烈的威压伴随着乌云的密布,直直的朝人压了过来,让人喘不过气。

    所有门派的掌门齐齐跪了下去,大声恭敬道:

    “请孤黛仙子相看郎君。”

    他们说完,每个人的七窍总有一窍在流血,或是嘴角,或者鼻腔,又或是眼角等等。

    不过即使这样,他们每个人的面部表情还都维持的良好,流血并严肃着。

    然而带着恐怖气压的,电闪雷鸣的乌云依旧未散去。

    白凌派掌门转动着一只还在流血的眼睛,暗中伸手,将一旁的司徒公子推进了那扇门里。

    司徒公子大惊失色的一叫,消失在了那扇门里的漆黑世界。

    白凌掌门的声音掷地有声:

    “孤黛仙子,司徒公子迫不及待要与您见面。”

    他话音落下,强烈震动的剑身终于平静下来,密布的乌云逐渐散开,强大的威压也散了去。

    众人大松一口气。

    有了司徒公子带头,后面的人也跟着进了去,云黎泽跟在他们后面,也进去了。

    待所有人都进来之后,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后面的门,云黎泽也跟着他们齐齐转头。

    发现那门已经关上,并出现了一个他之前从未见过的黄金大锁,将这门牢牢的锁住了。

    四周人的气氛凝重了不少,但他们很快又严肃整齐的站好队伍,云黎泽感到一股巨大的竞争力量,在他们之间涌动。

    在他们这种浑身充满斗志的氛围里,云黎泽就显得格格不入,他看了看四周,发现依旧是他熟悉的那个树林,就是不知道萧玄渊又在玩哪个鬼了。

    正想得出神,天空中飘落下来各式各样的花朵,花朵飘落的速度被人有意控制着,缓慢又唯美的转着圈,像在空中跳着舞,优雅的降落到地上。

    云黎泽伸出手,一朵花缓缓落入了他的手心,在他的手心转了一个圈,才躺落了下来。

    是朵白色的花,与他一身白衣相配,衬的他整个人更加温润恬静。

    他抬头,又看了看空中飘落的花朵,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清澈的眸中尽是藏不掉的喜悦。

    这些花模样与种类,与他之前送给过萧玄渊的一模一样。

    分明,就是挺喜欢这些花的嘛,云黎泽喜滋滋的想。

    伴随着这些花的飘落,一顶红色艳丽的轿子,被四只鬼抬着,从天而降。

    轿子的前帘随风微微而动,偶尔露出里面美人的一点容貌。

    底下的人,均抬着头,一瞬不瞬的看着那轿子,希望能够通过那微微飘动的帘子,窥见孤黛仙子的容貌。

    只是都未能如愿,帘子就像个调皮的小孩,永远只会掀起一点点,让人看不清里面。

    轿子落下,一只骨节分明,修长好看的手缓缓掀起轿帘,众人皆屏息看去。

    云黎泽是见过萧玄渊的容貌的,但是他是第一次见到,祖宗这么撩人的出场方式。

    虽说萧玄渊的容貌是极好看的,但是他平时行为做事都没有半点淑女的模样,云黎泽时常觉得恍惚,感觉自己在跟着一个男人一样。

    今天这般情景,他在祖宗身边时,是从来没见过,心中也不由自主的期待了起来,想看看充满女人味的萧玄渊,会是什么样的。

    轿中走出来一个美人,身材高挑,一身红衣,眉眼化着偏妩媚的妆容,但只随意挑眉间的一个眼神,又散发着冰冷的寒意。

    妩媚热情与冰冷疏离,在萧玄渊身上毫无违和感的融合,反而有种让人想靠近,想不断深陷进去的美。

    萧玄渊双手轻轻抱在胸前,半倚在轿子上,浑身透着一股慵懒的美人气质。

    云黎泽期待的心完全得到了满足,就是这样,萧玄渊只要稍微文静一些,就算是假寐着什么都不做,那也是一幅画。

    “模样都不错,我很满意。”萧玄渊只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烟嗓般性感的嗓音缓缓道。

    “谢孤黛仙子夸奖。”

    云黎泽被他四周突然响起的这整齐划一的声音,吓了一跳。

    他跟着张了张嘴,假装自己也在回复的样子,一双眼睛还是离不开萧玄渊。

    萧玄渊要走过来了,云黎泽的心脏不由得跟着提了起来。

    啊啊啊,要走路了要走路了,一想起祖宗那太过男人的步伐,云黎泽只觉得要崩。

    只见萧玄渊一步迈起,知性淑女范十足,仿佛只看着他走路都是一番风景。

    云黎泽整个人都呆住了,这还是他之前认识的那个祖宗吗?太不可思议了。

    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就算死都要进来,只为有一个能够当萧玄渊郎君的机会。

    祖宗也算是祸国殃民那一类的了,云黎泽忍不住想。

    正想着,萧玄渊忽然在一个人的身旁停了下来,上下打量了那人,弯唇一笑:

    “好生俊俏的公子。”

    那人先是一惊,而后又定下心神,嘴角难掩喜悦,他一个潇洒的抬眸,欲深情的看萧玄渊一眼。

    头抬到一半,就被一阵风直接掀飞,倒在地上的同时,他袖口中的一包药也掉了出来。

    萧玄渊冷笑一声,修长的食指微微转动,那药包便被打开,垂直在那人脸上,声音幽幽:

    “你自己辛辛苦苦准备的东西,不吃了,多浪费啊。”

    那人死闭着嘴,怎么也不愿吃那药包里的东西。

    “浪费了多不好啊。”萧玄渊微叹了一口气,停在地上那人脸上的药包,终于离开了位置。

    那人整个人像缓过来劲来。

    萧玄渊手指微动,那药包又落在了那人的肚子上方,十分善解人意道:

    “不想吃那便不吃了,直接划开肚子,放进去吧。”

    地上的人“垂死病中,惊坐起”,赶忙拿着那药包,仰头全吃了进去,冲着萧玄渊讨好的笑。

    “真无聊。”萧玄渊觉得有些败兴致,手一挥,招来了三个男鬼,吩咐道,“这位公子摔得不轻,你们好生伺候着。”

    三个鬼答应,立刻朝那人飘了过去。

    云黎泽仔细看那几个鬼,他在这呆过一段日子,对这里的鬼还是有些了解的。

    只见这几个鬼个个眉眼都要弯成了月牙形,还不断的咽着口水。

    这分明是三只色鬼。

    云黎泽担忧的看向地上那人,却意外的发现这三只色鬼,并没有对那人做什么越轨的举动。

    这三只色鬼可是男女通吃的,竟然忍住了。

    不过想想也是,有祖宗的命令在前,他们就算是再饥渴,也不敢违背祖宗的话。

    云黎泽刚松了一口气,那边的情形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只见地上的那人忽然起身,他似乎十分的热,自顾自的开始脱衣服。

    又看到他身旁的三个鬼,竟然两眼发光,眼中饥渴灼人的可怕,他一个飞扑,竟然将一个男鬼压在了身下。

    被压的色鬼满脸开心,但是还要谨遵祖祖宗的话,忍着一动不动。

    色鬼不动,但是他身上的人开始动了起来……

    之后的情景不堪入目,最后,三只鬼,那人一只鬼都没有放过。

    所有人都目视前方,不去看。与那人同属一个门派的白凌派子弟,都羞的不敢抬头见人,太过丢脸。

    所有白凌派的人都低着头,唯有一个人,毫无门派自觉的,与其他门派的子弟一样,端正目视前方,站姿笔直,一副像模像样的样子,只是两个耳朵尖已经红透了。

    萧玄渊觉得有趣,不自觉的就走到了那人的身旁。

    即使不看,耳朵污染还是有的,色鬼不愧是色鬼,叫得那是一个卖力。

    云黎泽本就不是白凌派的人,丢脸羞愤不堪的这种情绪,他是没有的,但是他感受到的另一种情绪,比这个更冲击百倍。

    他一个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的小处男,什么时候经历过这些。

    而且让人崩溃的是,这居然是男人和男人。

    越听下去,云黎泽越觉得自己世界观的某块地方,在不可挽救的碎裂。

    “好生俊俏的公子。”

    云黎泽正忍受着听觉污染,忽然一个低声好听,如大提琴般的声音淌过他的耳尖。

    这声音似乎带着种魔力,将他耳边那些污染的声音,全全被清扫掉了。

    他正为此松了一口气,反应过来耳边的话的内容后,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了起来。

    萧玄渊不知何时,既然走到了他的身旁。

    根据前一次的经验,祖宗说这句话绝对不是夸人的意思。

    想着之前的人如今的惨况,云黎泽只觉得有些腿软。

    但云黎泽很快转念一想,他又没有藏着那种卑劣的心思,带着那种龌龊的药。

    他怕什么?

    这么一想,云黎泽的神色又渐渐镇定了起来,心中想着要不要抬头,跟祖宗打一个招呼。

    脑袋正要转动,猛的又顿住了,哦,刚刚那人脸上正是经历了与他一样的表情变化,在转脑袋的时候,“啪叽”一下,就直接被拍飞了。

    云黎泽:“……”好可怕,他还是不要转了。

    以不变应万变,云黎泽继续梗着脖子,端正站姿,目视前方。

    想了想,他又怕不礼貌,学着之前那些人回道:

    “谢祖宗夸奖。”

    说完,云黎泽感觉身旁人的气息一下冷了下来,自己也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浑身僵住。

    祖宗两个字几乎是他脱口而出的。

    之前在这里的那段日子里,所有人都喊萧玄渊祖宗,他也会在心中跟着喊,且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但是现在,

    仔细回想就会发现,这里所有人类都只会喊萧玄渊,

    孤黛仙子。

    云黎泽:“……”现在叫回孤黛仙子还来得及吗?

 

猫嫁给了美人祖宗: 5.第五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