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猫嫁给了美人祖宗 > 6.第六章
猫嫁给了美人祖宗  作者:秋藕
    云黎泽被萧玄渊盯得浑身凉飕飕的,忽然他感觉身旁一阵风流动。

    就在他以为自己也要像之前那个人,被一阵风拍飞时,萧玄渊忽然抬步,走到一个黑衣男子身前。

    萧玄渊的注意力,似乎一下被那男子吸引了过去,完全没心情再管云黎泽这个小啰啰。

    “我记得你是第一个进来的,没想到躲得这么后,你叫什么名字?”

    那黑衣男子浑身绷得紧紧的,回:“司徒绝。”

    “司徒绝。”萧玄渊饶有兴趣的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你生的比刚刚那个俊俏多了,不过看着,倒没刚刚那个嫩。”

    萧玄渊说着说着,视线就转移到云黎泽身上。

    云黎泽正偷看着萧玄渊的方向,被冷不丁这么一看,吓得赶忙收了视线,目视正前方。

    司徒绝双唇抿得苍白,说他比刚刚那个小子俊俏吗,他自己什么相貌他会不清楚?

    在这所有的人中,比那小子俊俏的都不知道能不能找出一两个人,更何况像他这种,相貌从小到大,就没被人夸过好看的人。

    他曾经因为自己相貌不够出众,而暗自窃喜,以为可以逃过孤黛仙子这一劫。

    现在他才彻底明白,是他想错了,只要他姓司徒,就算他是丑八怪,也逃不过这一劫。

    孤黛仙子说刚刚那一番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司徒绝回:

    “回孤黛仙子,我年过二十。”

    “原来这么年轻,”萧玄渊面带惊讶,又问,“可有妾室?”

    来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未婚,但一直以来,司徒家都是例外,可以娶过妾。

    “并无。”司徒绝一字一句回,拳头暗中握得死紧。

    “你和你的祖辈,不一样呢。”萧玄渊轻笑着回。

    云黎泽在一旁偷偷听着,他明显感觉到萧玄渊尾音处的上扬,看来心情真的不错。

    这司徒绝几句话之间,竟然能惹的祖宗开心,真是厉害。

    “那你呢?”

    正暗中感叹着,萧玄渊冷不丁回眸,问了他这么一句。

    云黎泽微微一怔,反应过来后,赶忙抓住机会,挽救刚刚的失误。

    他站的越发笔直,声音恭敬:

    “回孤黛仙子,我年过二十四,未婚。”

    话音刚落,他眼前笼罩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萧玄渊几乎转瞬间,就闪现在了他的眼前。

    “二十四?”萧玄渊微俯身,与云黎泽离的很近,他打量着眼前的白衣少年,仔细的连云黎泽脸上那细小的绒毛,都不放过。

    看过后,萧玄渊忽然轻笑了一声。

    温热的鼻息扫过云黎泽的耳尖,带着点微痒,萧玄渊低沉的嗓音萦绕在他耳畔:

    “身上奶气还未脱,你跟我说是二十四,成年了吗?”

    奶气这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云黎泽明显感觉四周人在憋笑。

    他脸胀的通红,认为这一定是猫身上的奶气,和他没有关系。

    他之前四只爪子全力踢猎人的时候,明显感到力量是从身上的一块地方发出来的,他想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妖丹吧。

    一只猫能结成妖丹,云黎泽不是太懂里面的规则,但少说几百年是有了的吧。

    “我成年啦!”云黎泽仰起脑袋,挺起胸膛,回得理直气壮。

    不仅成年了,还有可能几百岁了,年龄超大的那种!

    “好,你带着奶气成年了。”萧玄渊低声,一字一句回。

    此话一出,四周人憋笑憋得更厉害了,但萧玄渊在这儿,他们谁都不敢随意笑。

    然而萧玄渊看着眼前这,脖子都气得发红的白衣少年,自己先笑出了声,还是那种长久的,停不下来的低笑声。

    大家都敏锐的发现,萧玄渊的心情,比之前跟司徒绝对话的时候,更加的好。

    几个人忍不下去了,见萧玄渊都这样笑了,他们也跟着放开声音笑了起来。

    云黎泽紧抿着唇,眉头皱得紧紧的,很不开心。

    正烦恼着他们还要笑多久,突然只听砰砰几声,笑出声的那几个人直接从队伍里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萧玄渊拂袖收手,冷冷扫过四周憋笑的人,幽幽问:“很好笑吗?”

    所有人立刻敛去笑意,大气不敢喘一个。

    尽管这次是萧玄渊阻止了他们的嘲笑,但云黎泽一点也不感激萧玄渊,因为他看萧玄渊转身走时,肩头还有些微微的抖动,

    分明是在背着身笑。

    云黎泽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实在不明白萧玄渊这奇怪的笑点。

    之前他陪着萧玄渊的那段日子,萧玄渊也时常会笑出声,这种情况发生在:

    每当祖宗把一个鬼耍的很惨的时候,萧玄渊心情会变得好些,而后会一瞬不瞬的盯着一旁的他,对云黎泽发出命令:

    “笑,给我笑。”

    云黎泽跟萧玄渊不一样,他实在无法从耍鬼中,得到快乐。

    但祖宗竟然发命令了,他也只能笑笑:

    “喵!”

    他仰着小脑袋叫,为了表达自己的开心,两只眼睛眯起代表开心。

    原本心情还不错的萧玄渊,脸一下冷了:

    “敢敷衍我,你要死吗?”

    云黎泽:“……”

    于是云黎泽直接倒在了地上,开始打滚,喵喵喵的一声接着一声的叫。

    为了表达实在好好笑,他每个甜软的喵喵叫的声音,都会拐一个弯,就像在唱“这里的山路十八弯”一样。

    而每当这时,萧玄渊就会低低的笑出了声,心情直线上扬。

    原本笑得很勉强的云黎泽,见自己这样,竟然能够惹的恩人这么开心,便打滚得更加卖力,笑得心甘情愿,心满意足。

    不过每当笑完以后,祖宗就会立刻变脸,用无比嫌弃的眼神,看他这一身,在地上滚了无数圈的白毛。

    而后就到了祖宗惯常的给云黎泽摊煎饼,将他全身毛弄干净的时间。

    虽然都是惹的祖宗笑了,但是祖宗之前的笑和今天的这个笑,性质上有本质的区别。

    简单来说,他应该就是扮演了,之前那个被耍的鬼的戏份。与之不同的是,这次祖宗不允许旁人笑罢了。

    云黎泽有点记仇,心中憋着一口气,决定这两天不找萧玄渊,不把他就是之前那只小白猫的事情,告诉萧玄渊。

    就这两天先不理萧玄渊。

    嗯,对!云黎泽气呼呼的鼓着两个腮帮子,就这么决定了。

    之后萧玄渊带他们去居住的地方。

    看到眼前这一排排的房子,云黎泽终于明白之前萧玄渊让鬼们建房子,是为了什么了。

    在大家居住前,萧玄渊说了一些话。

    大致意思是,他们这些人个个长的俊俏,他实在不知道选哪个做他的郎君才好。

    这里有许多鬼大家都是知道的。

    那么就看今天晚上,谁的房子最受鬼的欢迎,那明天,这人就能有与他单独相处,互相了解的机会。

    很好,祖宗又自己倒腾出了一个新的游戏。

    不过云黎泽既然决定这两天不理萧玄渊,那么现在,他对此游戏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巴不得这两天萧玄渊都别来烦他。

    因此大家都在想着,该如何吸引鬼来房子里时,云黎泽正在愉快的四处逛,摘果子吃。

    这里的果子实在是鲜美,让他久久不能忘怀。

    如今有了储物袋,他自己也化成了人形,采摘和存储方面都十分的方便。

    专心采摘果子,时不时咬一口新鲜的果子吃,时间不知不觉过的飞快,转眼间已是傍晚。

    云黎泽带着自己满满的收获,要回自己的屋。

    路中听到了有人求饶的声音,他不自觉的放下脚步,把自己藏在一个树后面,偷偷看去。

    是之前那个,连三只鬼都不放过的人,他终于做完事清醒过来了。

    因为和鬼做那种事,被吸取了很多阳气,现在他双眼,额头下都是乌黑的。

    他正跪在萧玄渊面前,不断的忏悔求饶。

    萧玄渊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只说了一句话:

    “别让我再看见你。”

    说完他拂袖带起一阵风,把那人拍飞了。

    云黎泽转了转黑亮的眼珠,总觉得这句话怎么听着,怎么的熟悉。

    正想着,萧玄渊的声音缓缓响起:

    “你也来找我?”

    云黎泽一惊,脑中的思绪全被打乱,他尴尬的笑笑走出来:

    “路过,路过。”

    “哦?”萧玄渊微眯眼,一个字硬是说的拐了好几个弯,显然是不信的样子。

    云黎泽决定用身体行动证明。

    他转身,对着房子的方向,迈开腿,以百米赛跑的速度跑走了。

    刚想出一个新的耍人点子,刚抬腿往那少年走了一步的萧玄渊:“……”

    云黎泽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所有人怀着,要多引些鬼进自己屋子的心思,早早的就进了房子休息。

    他可以看到,漆黑的夜幕中,有好多鬼,都朝这儿飞来。

    与云黎泽之前看到的所有的鬼都不同。

    以前他看到的那些鬼,都是干干净净的模样,与正常人也没有太多区别,但是今晚……

    鬼从远处飘来的时候,模样也是干干净净的,他们会在各个房子上方飘动。

    又会在突然靠近某一个房子时,周身黑气大增,面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恐怖起来。

    有青面獠牙的,有满身是血的,总之死前的可怖模样都显现了出来。

    与此同时,房间里会响起充满恐惧,愤怒,抓狂的人的声音。

    云黎泽浑身寒战,第一次怕起了鬼。

    他赶紧开门进了房子,关上门的那一刻,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

    可是也在他关门的同时,他的身形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矮了下去。

    云黎泽身上的衣服散落的掉了下来,自己则成了小白猫的模样,站在这些衣服之上。

    他努力尝试化成人形,但他感觉周身的灵力都受到了牵制。

    在几次尝试无果后,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修仙人士,白天还在兴奋的讨论如何将鬼引进屋里,再控制住鬼,将鬼收集在一处不得动弹,现在却会怕鬼成那样。

    原来他们的法力也像他一样,被全部禁锢住了,现在不过是个凡人而已。

    云黎泽尝试用白绒绒的爪子推门,门却像被封锁了一样,怎么也打不开。

    他焦躁的在房子里转了几个圈,又终于冷静下来。

    他又没有像他们那样,在这房子里设置什么引鬼过来的东西,而且他在这里面这么一会儿了,也并没有什么可怕的鬼来找他。

    这样一想,云黎泽终于放下心来,思绪流转间,已经开始思考睡觉的问题了。

    他仰起毛茸茸的小脑袋,看了看比他还高的床榻,后退了几步,一跃而起,稳稳地跳在了床上。

    他用小毛球般的身体,将叠得规整的被子推开,而后又低着毛茸茸的小脑袋,专心致志的用小爪子扒拉扒拉,把被子折出一个窝的形状。

    大功告成,云黎泽一屁股坐在了窝的中央,把身子团成一小团,毛茸茸的小脑袋枕在小爪子上。

    倒腾了这么一会儿,他已经完全忘了鬼的事情,弄被子也相当于做运动,一下子困意袭来。

    两只猫眼睛缓缓闭上,软乎乎的小肚皮随着呼吸一动一动的,小声而有规律的猫呼噜声也随之响起。

    与外面那么多喧闹的房子相比,云黎泽的房子,显得格外的恬静美好。

    云黎泽的安眠只是个个例,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萧玄渊停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一众房子,听着那带着恐惧,充满疯狂的声音,嘴角微微勾起。

    廖檀静静地飘在萧玄渊的身后,看着这般鬼声鹤唳的场景,忍不住感叹:

    “他们这些人,一个都不是干净的。”

    这里的鬼,一开始是毫无秩序,怨气载道的。找不到人发泄自身的怨气,他们便疯狂的连这里的树木花草,都不放过。

    一时间,这里一片荒芜,寸土不深,鬼声载道。

    但祖宗来了以后,一切都变了。

    他还记得,祖宗刚来的时候,还是个五岁的小娃娃,一身小裙子,模样生的可爱粉嫩。

    这里的鬼第一次看到有人来,兴奋的不行,哪管对方有多可爱,多么小多么无辜,只管自己满腔的怨气,都能够有了发泄之处。

    廖檀是难得一个没什么怨气的鬼,他不欺负这小娃娃,但同时也救不了他。

    就在廖檀以为,这小娃娃活不过明天的太阳之时,他看到这小娃娃,浑身是血,从一堆因鬼被打晕后而堆成的山之中,用一把比他身高还长的剑,插着泥土,一步步从中走了出来。

    当时祖宗还很小,周身的灵力很弱,连带着他的那把剑的力量也微弱之极。

    那一剑砍在鬼身上,根本没有现如今这般砍下后,便如同经历了十八层地狱的效果。

    当时的那一剑砍下,最多也就是带来轻微的灼烧感。

    而就是这样的一把剑,当初那个小娃娃还是从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他从那鬼山之下走出来的那一刻,廖檀被他的那双眼睛惊到了。

    或许这小娃娃刚来的那一天,他还能从这孩子眼中,看到一些小孩子该有的单纯天真。

    而那天,他却什么都看不到了,那双本该充满天真快乐的眼睛里,是漆黑一片,深不可测的深渊。

    也是从那一天起,所有的鬼都不敢胡闹了,开始学着收敛自己的怨气,面目也渐渐变的平静好看了起来。

    因此,他们这儿凡是能够自由走动的鬼,都是可以控制自己的怨气,不会随意伤害人的鬼。

    今晚,这么多鬼现出他们满是怨气的模样,只是因为他大家看到了,害的他们惨死的人。

    那么多充满恐惧的声音,不过是来自人内心的心虚罢了。

    “这间房子是怎么回事?”

    廖檀正思绪飘远,忽得听到萧玄渊的发问,他立刻朝萧玄渊视线的方向看去。

    那间房子上方干净无比,在这一众冒着黑气的房子里,显得极其的格格不入。

    廖檀:“应该是这人真的什么恶事都没有做过。”

    萧玄渊扯了扯嘴角,眸子里尽是冰冷的寒霜:“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人?”

    “对对,应该是与他有仇的鬼并不在这里。”

    廖檀连忙回,被萧玄渊凉飕飕的一瞥。

    他只得立刻行动起来,飘了下去,随便找了个闲着无事做的鬼,让他去那个屋子里逛逛,哪怕做个样子也好。

    于是,云黎泽那恬静的房子里,幽幽的飘进了一个鬼。

    那鬼是一个女鬼,难产死的,非常渴望抱一抱自己的孩子。

    她一进来,就听到了一阵舒服悦耳的猫呼噜声,而后又看到了缩成一个小毛球,躺在柔软被窝里睡觉的小白猫。

    那软乎乎的小肚皮还在一上一下的,随着呼吸有规律的动着,女鬼整颗心都软了。

    女鬼也认出了这小白猫,就是那只之前在这里呆过一阵,总是喜欢跟在祖宗后面的小白猫。

    据说小白猫是被祖宗赶出去的,现在竟然又回来了。

    女鬼的脑中立刻脑补出了一部大剧:

    小猫妖痴情跟随祖宗,却被祖宗欺负调戏,被关起来,整天xxxx,羞辱折磨,最后又被没人性的祖宗一脚踢开抛弃。

    可小猫妖痴心不改,就算死也要重新回到祖宗身边,生死绝恋,又怕被再此那样xxxx,不敢说出自己是小猫妖的事实。

    没人性的祖宗因为没认出小猫妖,结果意外把小猫妖杀了,看到小猫妖尸体,想了想,烤了吃了……

    女鬼:“……?!!”

    好好的一部虐心,缠绵悱恻的大剧,只要把那没人性祖宗带入进去,故事就要崩,直朝着那不可思议的,可怕的剧情线奔去。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女鬼连脑补都不敢脑补了,祖宗真是太可怕了。

    也因为这般的脑补,女鬼对小猫妖的怜爱越发的浓厚,母爱之心泛滥。

    她实在心痒难耐,轻轻地飘了过去,看着那个圆乎乎,白绒绒的小脑袋,终于忍不住下手了。

    手摸到那柔软的白色毛发时,女鬼感觉自己都要开心的飘起来了。

    啊啊啊啊,好小一只小白团,好舒服的触感,好可爱啊!!!

    这粉嫩的小鼻子,这可爱的小耳朵尖,这圆乎乎毛茸茸的小爪子,这粉红的小肉垫……

    啊啊啊啊,她还能再摸一百年!!

    由于这女鬼呆在这房子里时间太久,其他一些无所事事的鬼们,都忍不住好奇了起来。

    于是,有一只鬼,静静地飘进了这个屋里,再也没有出来;

    又有一只鬼,飘了进去,没有出来;

    又有一只鬼没有出来……

    萧玄渊停在半空中,看着那间安静的格格不入,令他十分不顺眼的房子,竟然开始有一个接着一个的鬼,飘了进去。

    他只觉得意料之中,如此这般才算正常:“这么多鬼,呵,真是个罪孽满身的人。”

    只是,萧玄渊眉头微皱,语气十分不悦:“他怎么不叫?”

    廖檀:“回祖宗,这个人叫声太难听了,连鬼都遭不住,于是众鬼将他的嘴堵上了。”

    萧玄渊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满意的点点头。

    廖檀在祖宗身后,暗暗抹了一把虚汗。

    他可是听到,祖宗曾对那只小白猫说,再也不要让他见到他。

    祖宗的这句话,若是有人把它当作了玩笑话,那一定会死的很惨。

    廖檀也是非常喜欢那只小白猫的,自然要帮着瞒着,保住小白猫的性命。

    “别把人弄死了,如此罪孽深重之人,有意思。”萧玄渊嘴角微勾,最后补充了一句,转身离开。

    廖檀惊讶:“祖宗,您不再多看一会儿吗?”以往,祖宗能颇有兴致的看这种场面,看个一夜呢。

    萧玄渊最后看了底下一眼,十分嫌弃的吐出了两个字:

    “无聊。”还没有看一只猫,在那儿啃果子睡觉来的有趣。

    萧玄渊是个向来不会委屈自己的人,他心中有了这个念头,就立刻行动了起来。

    他找了一只猫鬼,静静的站在一旁,看那只猫鬼睡觉。

    那只猫鬼突然被祖宗围观睡觉,紧张的一动不动,只闭眼睡觉。

    他啥也没做,就得到了祖宗一句评价:

    “丑死了。”

    而后祖宗十分不悦的走了,只留猫鬼抱着自己的小爪爪,在风中凌乱。

    而后,萧玄渊越发的烦躁。

    他只要一想到那只小白猫出去以后,吃东西睡觉的样子被别人看到,就烦躁加剧,一晚上都没睡好。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担心的别人,正是他手下的那一众鬼们。

    这些鬼不但在一旁会看着,还会上手摸呢。

    一片黑气弥漫的房子里,有一个房子干净恬静。

    里面一只小白猫睡的憨甜。

    一众鬼排着队摸猫,屋子里排不下,就排到外面,排了一条长路。

    鬼们说话动作都放轻,深怕吵醒了小白猫。

    其中一只鬼的手稍微脏了些,不小心把小白猫那雪白的小脑袋顶,摸脏了点,就惨遭鬼的群殴。

    鬼们小心翼翼的,把小白猫小脑袋顶的那点脏擦干净,并要求所有鬼摸猫前,必须洗至少三次手。

    由于鬼数众多,每只鬼最多只能摸一下,下一次便要重新排队。

    由此,云黎泽在睡梦中,成了房子里鬼最多的人,荣获祖宗定的那游戏的,

    第一名。

 

猫嫁给了美人祖宗: 6.第六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