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要是饿鬼,死后所纠缠的必是生前吃不到的最后一口饭。若是冻死鬼,便是一件保暖的棉衣。若是发妻只是不舍你,只要让她现身和你相见,便可解决。但是现在,她是被你和小妾联手毒死,又掩盖了她死亡的真相,只是可惜,小妾那一滴指尖血让发妻的亡魂看到了自己的死因,其实不用我说,我相信这位老板也应该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了吧。”

    冤有头债有主,屋主比谁都清楚,只是他有些不甘,才找来忘忧阁,企图让发妻变幻的厉鬼魂飞魄散。

    “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她已经死了,难道还要和活人过不去吗!我对她难道不好吗,这些年来也是以礼相待,如今她死了,好处大于害处,难道还要来破坏吗!”

    这人要是坏透了,就连歪理也能当成正理。

    屋主恐惧到了极限,生出一股强烈的怒意来,他即便是杀她一次,就还能再杀第二次。

    从剑阁上拿出镇宅的宝剑,扔掉剑鞘,锋利的剑刃在阴风阵阵的屋内发出刺眼的剑芒,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顾玲玲觉得屋内那种阴冷之气瞬间缓和了不少。

    而男童在剑出鞘的那一刹那,一直掐着的小小的手指也松开了,看着那把宝剑露出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

    屋主举着宝剑,赤目圆瞪,咚咚几步走到门前,哗啦一声离开已经被厉鬼拍的快要散架的木门,而门上贴着的符咒也一同扯了下来。

    飘到了地上,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屋主一脚踩在了那几张符咒上。虽然蚀骨阁所用装备用度都是最简陋和低微的,但是对于防护来说,还是有些作用,厉鬼本来忌惮符咒,即便是门被打开也不敢进来,现在符咒被屋主踩上,上面朱砂的咒文被尘土脏污,没了符咒的阻挡,厉鬼张着尖尖的长指甲,就扑了过来。

    厉鬼似乎有些惧怕屋主的宝剑,被剑光照了几下,就怪叫一声冲着顾玲玲几人而来。

    虽然他们手中的桃木剑只是最低等的法器,但是作为新死的厉鬼还是有些忌惮,厉鬼又一声怪叫,虽然听着一样可怖,但是语调已经带上了气急败坏的愤怒。

    顾玲玲抱着男童,桃木剑已经被她放在了做法事的香案上,厉鬼转了一圈,终于发现了落单站在一旁正琢磨怎么不被厉鬼发现,跑到同伴身边的顾玲玲。

    红衣厉鬼仰天似乎是大笑一声,只是那声音就像是用指甲在玻璃上挠来挠去,听得人的脑子都有些发抽。

    顾玲玲见状慢慢的向后退去,虽然额间已经冒出冷汗,但是手上安抚男童的动作还是一样的轻柔。

    男童乖顺的歪头趴在肩头,听着顾玲玲那已经紧张到传达到耳边的疯狂的心跳,敛下的眼眸慢慢抬起,盯着旁边的香案不知道在想什么,那双放在身侧的小手也缓慢的搂上了顾玲玲的脖子。

    顾玲玲一愣,这小子平时拽的够呛,吃饭还得自己喂,和他说十句话能给自己一个眼神就不错,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主动抱住自己,看来孩子是真的怕了,怎么说他都只是一个三四岁的孩子。

    想到这,顾玲玲心头一软,一边谨慎的后退,一边靠在男童的耳边说道:“别怕,有我在,不会伤了你。闭眼。”

    男童眸光一紧,顾玲玲温热的气息就喷在他的耳边,小手紧紧的扯着顾玲玲的衣衫。

    话一说完,顾玲玲就猛然转过身子,转而让自己的后背对着厉鬼,省的一会厉鬼伤到了男童。

    男童并未依言闭眼,对于眼前的红衣厉鬼,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小角色。那张无辜可爱的脸上扯出一个冷笑,小小的手指不过掐了一个手决,还未使出,身子突然一震,指尖那淡淡的光芒瞬间消失。

    顾玲玲当然不会傻到站着把自己的后背留给红衣厉鬼。原主虽然资质平庸,但是好歹也是混过无垢阁的人,身手也比常人敏捷,顾玲玲靠着肌肉记忆,迅速的调动身子,飞扑到了香案旁边,一把抓起了桌上的桃木剑。

    男童有些微微的诧异,旋即又回归平静,小手索性就又继续搂着顾玲玲的脖子,小脑袋也靠在了顾玲玲的脖颈处,邪睨着眼前的一切。

    其实这个过程中蚀骨阁同伴也没坐视不管,举着桃木剑试图靠近顾玲玲。

    那红衣厉鬼见顾玲玲拿到桃木剑,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反而是趁着众人注意力都在为顾玲玲担心的时候,又转身袭向了身后,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屋主。

    屋主总归是个凡人,虽然有宝剑护体,但是警惕性也就差得多,见到发妻的厉鬼冲向和忘忧阁的人,下意识的松了松手,宝剑也由胸前降低到了身侧。

    红衣厉鬼的突袭让屋主没有防备,等到反应过来,自己的脖颈已经被厉鬼捏住,长长的指甲已经嵌入血肉,屋主吃痛,宝剑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蚀骨阁众人见状,纷纷举着桃木剑而来,但那厉鬼怨气太重,一门心思只想杀死屋主。鬼气暴涨,瞬间就把众人手中的桃木剑折断,人都也飞了起来,摔到了地上。

    顾玲玲也不能坐视不理,刚要举着桃木剑迎上去,又止住身子,把男童放在了地上,只是这个过程中男童一直扒着顾玲玲的衣服,似乎并不愿意和顾玲玲分开。

    “乖,你老实的躲在桌子下面,千万不要出来。”

    男童看了一眼桌子下面,一张小脸还是面无表情,就连一丝不屑都没有显露,顾玲玲也不顾不得他听没听清,拍了拍他的脑袋,脸上有些决然的意思。

    男童微微一皱眉,眼神扫过香案上的用来问灵的香炉,香炉立刻在原地跳动起来,动静不大不小,只是其他人都专注于对付厉鬼救出屋主,也就没人发现。

    顾玲玲盯着跳动的香炉,脑子里想的不是香炉为何跳动,而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穿书)我拿你当儿子你却拿我当媳妇: 3.第 3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