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想我再喜欢你[娱乐圈]  作者:朝暮安
    傅时深盯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女生,半晌才开口:“渴吗?”

    房间里的空调开着刚刚好的温度,苏鹿半张脸缩在被子里,轻轻点了点头,趁他转身倒水的间隙,飞快地转着眼珠子打量了一圈,又吸着鼻子嗅了嗅。

    像是在医院。

    她不是睡在桥下吗?难不成梦游了?那傅时深怎么在这?

    还是说……她现在在做梦?

    傅时深递了水杯过来,淡淡道:“你中暑了,先喝点淡盐水吧。”

    苏鹿盯了他两眼,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接过杯子,道了声谢,低着头小口小口地喝水。

    做梦就做梦吧,有空调有小床还有会给她倒水的傅时深,多好的梦。

    傅时深也没说话,病房里安静得能听见墙上挂钟指针的走动声。

    苏鹿心里有点小失落,大概是平常太少听见他讲话了,所以即便是在梦里,她这个东道主也不知道要给他编点什么台词。

    这份压抑的安静最终还是顾亭一打破的,他左手餐盒右手购物袋,大阔步地走进病房里,东西在柜子上一放,叉着腰站在旁边语重心长地说:“小苏同学,你这个思想很清奇嘛,明明是说好来给你傅老哥过生日的,怎么礼物往垃圾篓里一存,自己就开始躺在桥下睡大觉了?”

    他若有所思地挠了挠下巴:“难道这是你们现在新一代小朋友的潮流庆生方式?那垃圾篓里找礼物也太上头了吧。”

    苏鹿的牙齿猛不丁地在杯沿上磕了一下,她皱了皱鼻子,说好的梦里不会痛呢?

    顾亭一:“我跟你说,年轻人潮流是好,但不要过了头,你要睡觉也挑个好点的位置嘛,今天要不是你傅老哥反应快,你兴许这会儿喝的就不是盐开水,而是孟婆汤了!”

    傅时深脸上没什么表情,瞥了顾亭一一眼:“绿豆粥呢?”

    “噢,在这。”顾亭一一边解着袋子,嘴上也没歇着,“还是我们傅哥会照顾人啊,还知道中暑了要喝绿豆粥,啧,小苏啊,你今天这一觉睡得,你傅老哥的生日趴都泡了汤,好好想想怎么谢罪吧。”

    “顾亭一。”

    傅时深很少这么连名带姓地叫顾亭一,一般这么喊的时候,都是在预告他摊上事了,如果语气再冷一点,那他就是摊上大事了。

    顾亭一见话说得差不多了,悻悻地闭了麦,随便找了个不太聪明的借口,溜之大吉。

    病房里再次只剩下了苏鹿和傅时深两个人,死一般的沉寂过后,苏鹿突然慢半拍地神经通畅了一下,认清了这压根就不是梦的现实,毫无底气地说:“时深哥,生日快乐。”

    傅时深垂眸,目光落在她脸上,嗓音很淡:“谢谢。”

    那时候的苏鹿还有一腔热情和孤勇,虽然一见到傅时深,就好像吓破胆的贼撞见神捕,秒怂,但话还是会说的,只不过比平常,要小心谨慎许多,总是担心说错一句就会在他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苏鹿握着玻璃杯,藏在杯子后面的指甲互相磕碰着,顾亭一刚刚明示了她毁掉了傅时深的十八岁生日这件非常不幸的事,很显然不是一句简单的“对不起”就能了事的。

    她还没组织好措辞的时候,傅时深倒先开了口:“你来的时候,带了风扇吧?”

    “啊?”虽然不太明白他突然说这件事的原因,苏鹿还是点了点头,“嗯,因为有点热。”

    傅时深挠了挠耳后的皮肤,脸上难得出现了些许复杂神情:“我之前没留意,不小心踩坏了。”他递过来一个白色的纸盒子,“没找到一样的,这个你看行不行。”

    苏鹿愣了愣,接过盒子握在手里,犹豫了两秒,像是怕他反悔一样,飞快地放在了另一边的床头:“其实没关系的,但是这个风扇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时深哥你拿着肯定也没用,那我就收下了谢谢。”

    她不动声色地把盒子往身后推了推,彻底移出傅时深的可及范围,扯开话题:“今天耽误了时深哥你庆祝生日,对不起,我下次会补上礼物的。”

    苏鹿在傅时深的事情上一向言出必行,在他十九岁的时候,用囤了一年的零花钱,给他买了个手表。

    可惜被退回来了,说是太贵重了。

    多么的!有原则!

    后来苏鹿听顾亭一添油加醋地说过,因为她提前跟顾亭一打过招呼说要去给傅时深过生日,再加上这几年来形成的传统,所以那时候下午放学了还没见着她的影子就觉得很奇怪。

    奇怪来奇怪去的,顾亭一突然脑袋开窍想起他之前去厕所的时候,无意中瞥见的垃圾篓上面一个盒子很面熟。

    因为那个包装实在太精致大气上档次了,所以就在他的脑海里刻下了很深的印象。

    不过苏鹿心里很有字母数,知道其实是因为她之前就给谢雨蔓看过,谢雨蔓又给顾亭一看了的原因。

    这一来二去加上她的手机也不通,两个人就很担心她是出了什么意外,找了一圈,最后还是傅时深在桥下找到了睡着的她。

    据顾亭一所言,那时候的她,发型潇洒面色红润还带着汗水的痕迹,非常的,美丽动人!以至于他一下没注意往后一步,嘎嘣踩裂了掉在地上粉嫩粉嫩的小兔子风扇。

    所以,那个风扇,其实算是傅时深替顾亭一赔的,还真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大善人。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可能是看它实在长得太可爱了不忍心吧,苏鹿那时候销毁所有和傅时深有关的东西企图将他这个人从自己的世界里彻底抹掉时,唯独留下了这个风扇。

    还一用,就用到了今天,一直到下午简兮庭哐当摔碎它的兔头为止。

    其实她本来也没觉得什么,最多是对于陪伴了自己很久的旧物的一点点不舍,但坏了就是坏了,也没办法强求,找个好垃圾箱将它安置了就算是对得起这份陪伴了。

    新的还是要买一个的,不然不方便,但肯定不会刻意再照着这个样子去买了。可是她没想到,傅时深居然会再送一个一模一样的给她。

    就连小兔子的表情,也丝毫无差。

    应该是凑巧吧,他怎么可能记得。

 

休想我再喜欢你[娱乐圈]: 13.休想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