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阎王游历记 > 2.第 2 章
阎王游历记  作者:代安娜
    门前的那座桥原本叫做奈何桥,肩并肩能容纳四人的宽度,后来轮回投胎要做人的越来越多,地府的业务陡然大增,丰都大帝看这奈何桥的宽度十分愁人,时常发生挤压踩踏事件,就决定扩建。老着脸皮把天上地下的熟人都问了一圈,终于把扩建款项筹够了,大笔一挥,修了一个肩并肩能容纳一百人的新桥。

    于是奈何桥的牌子被摘去挂在了那座新桥上,三生石也被挪了过去,丰都大帝本着节约成本的原则把原先长在此处的彼岸花也给挖光移植了过去,这里就成了一座萧条零落的废桥,只有些孤魂野鬼偶尔迷路飘过来。

    我在这里数月也没看见半个鬼影,所以当我看见前面一个身影缓缓走来时,磕松子的手定在半空中,整个人都也定在了板凳上,直勾勾的双目看着他一步步走近,直到整个轮廓从阴影中全然而出,才算是回过神来。

    我上下打量了此人一眼,十二三岁左右大小,模样清秀,穿着一套玉色锦衣,眉眼处自有一番清风雅致,像极了书香门第里的小公子。我心下暗喜,过路钱,终于有着落了!这样的小鬼在临终时,家里人必定会烧许多冥币,小鬼嘛,一糊弄就全抖出来了。

    他四处看了看,不急不缓,神色谨慎。

    我挺直身子,袖着手,等鱼落网。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他上下打量我一眼,垂下眼皮,拱手说道:“在下李阑倚,京城人氏,见过地府门将大人。”

    我心猛地一缩,虽然被贬官数月,还从未有人敢唤我做门神。

    罢了,不知者不罪,何况那些都是过往烟云。

    “为何行于此道,欲往何处?”

    李阑倚看我一眼,回道:“欲往轮回往生处,寻一人。”

    “哈哈,小子,人死如灯灭,既然来了此处,便是今生缘尽,再也寻不到了。就算寻到了,一过奈何桥喝了孟婆汤,谁还记得谁是谁,劝你放下执念,安心上路。”

    李阑倚垂下眼眸,沉默不语。我心中犯疑,就算是个成年人,进了这地府,也会有几分荒神,这李阑倚怎的比那些六七十岁的老头还淡定。

    “小子,我看你可怜,给你指条道,不过嘛。”我话音未落,手上就感到一股沉甸甸的份量,斜眼瞧去,一个金灿灿的元宝被他放在了我手上,他将我的手指轻轻弯曲,握住元宝,十分诚恳地说了一句:“拜托了。”

    呵呵,我在这地府许多年,还从未见过这么会来事儿的小鬼,顿时好感度大涨,将手上那物化做一道烟,装进了功德袋。

    “那个人什么时候来的?如果他还没过奈何桥,你应该还有机会见上一面,如果过了桥喝了汤,那哥哥我也帮不了你了。”

    李阑倚望着我两眼发光:“他是昨夜走的。”

    我琢磨一下,昨夜走的,那今日应该还没过桥。丰都大帝为了尽快还钱,便在奈何桥对岸修了两排鬼客栈,还安排了地府一日游,那些刚来的鬼携带丰厚,又留恋过往,所以绝大多数都会在鬼客栈住上一两日。

    我领着李阑倚往新修的奈何桥走去,腥味越来越浓烈,忘川河中血水沸腾,奈何桥上人声鼎沸,彼岸花鲜丽夺目。有些鬼吓得哀嚎震天,抱着桥墩子不走,鬼差挥鞭怒号,催促他们快点过桥。

    极目眺望,桥那边的孟婆亭,一个倩丽的身影正在热情地招呼四方宾客饮一碗沁人心脾的忘情汤,美目盼兮,浅笑倩兮,身边的鬼望着她一饮而尽,问能否再来一碗。

    李阑倚专注地看着桥上人来人往,此处闷热得很,站了半响,我见他后背的衣衫全都湿透,额头还渗着汗珠。

    其实不太好认,凡间人断气后,都要换上寿衣,寿衣的样式大同小异,所以一眼望去一片白。

    我轻声说道:“要不要去那边鬼客栈看一眼,也许住在里面。”

    李阑倚摇摇头:“这是必经之路,一定能遇到,如果去看客栈反而容易错过。”

    我沉默不语,这小孩,不太容易受旁人影响。

    “他长什么样,我也帮你瞧着。”

    李阑倚并不看我,怔了一下,定定说道:“他……是一眼就能看见的模样。”

    我愕然,闭口不言,哪怕嫦娥下凡,在这熙熙攘攘的百人大桥上,也难说一眼望去就能瞅见。这得绝色成什么样,或者丑成什么样。

    鬼差的怒号声突然停了,我朝桥墩子望了过去,一袭黑色长袍的男子在人群中缓缓走来,长袍上缀着银线绣的百鸟归巢图,顺着阴风飘扬飞舞,半束半散的墨发有几绺被吹到了脖颈处,有几绺随风扬曳。那黑袍者姿态洒脱,毫无拘束,一眼望去的目光都汇在了他那勾魂摄魄的华美脸庞上,贵气端庄,奈何桥上顿时如星月破云,花开烂漫,璀璨异常。

    我做阎王许多年,还没见过这么花哨,这么飞扬,走地府走得这么兴致勃勃的鬼。

    他扯过鬼差的鞭子,看着鬼差的双目,鬼差像石头一般屹立不动。他缓缓弯下身,向正抱着桥墩子的那个女鬼低头耳语几句,女鬼止住了哭声。

    他又向女鬼伸出手,女鬼把手搭在他的手上,和他肩并肩往桥的另一边走去。

    众鬼愕然,鬼差愕然,孟婆也停下了手,直勾勾望着桥上,大家不自觉为二人让开了一条道,看着二人缓步通过奈何桥,像是在举行一场迎亲典礼。

    李阑倚向前走了两步,一直望着那人的背影,直到看他将那碗孟婆汤一饮而尽,方才转过身来,向我拱手一拜。

    “多谢门将哥哥,我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

    我见他嘴角微扬,却又像是苦涩之笑,问道:“那个人就是你要找的人?”

    李阑倚点点头:“人已经见到了,我便回去了。”

    我好心说道:“要回去哪里?反正你也要过那奈何桥,还不如现在随他过去,说不定投胎能投到一个地方去。”

    李阑倚摇摇头:“我阳寿未尽,要回阳间去。况且他说过,生死轮回不过是个外相的转换,不必执着,要见的时候自然会见到。”

    我浑身一僵,这话听起来怎么有些耳熟,熟悉的感觉又一次垄上心头。

    我小心翼翼地问道:“你阳寿未尽,为何能来此处?”

    他平和地回道:“家姐同太上老君大人颇有渊源,所以我向她讨了一粒丹,让我能来此处看看,咳,其实也不算讨来的,是我偷拿的。”

    李阑倚说完,又向我拱手一拜,缓缓而去。

    我伫立原处冷冷一笑:李竹筠、李阑倚,这老李家也不知道是和我有缘,还是和太上老君有缘。

    对了,太上老君大人还是个凡人的时候,有个凡间的名字,叫做李聃。

    哪怕做了仙,本家还是本家。

    呸,这个浊世!

 

阎王游历记: 2.第 2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