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安静的房子里,中央空调正在运作,将恒定的二十六度凉意输送到每一个角落。被布置成浅蓝色调的卧室中,床头柜上放置的时钟时针正指向凌晨六点。铺着浅蓝色床单被罩的大床上,陶湛湛侧躺着,脊背弯曲,微微皱着眉蜷缩起身子。

    本该是晨光熹微正好眠的时候,然而窗外的天空阴阴沉沉,豆大的雨点瓢泼一样砸落在地上台上窗户上,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其中还间或传来轰隆隆震耳欲聋的雷声。几条闪电在墨色的云中翻滚,配合着呼啸的狂风,仿若世界末日来临前。

    随着雷声渐大,本就睡得不安稳的陶湛湛额上开始冒汗。她手指无意识的攥着被角,唇角泄露出几句呢喃:“不要……不……”

    旁边的智能机器人检测到主人的情绪波动,自动按下了放着安神香料的香薰机开关,还挑选了一首评价最高的安眠曲,低低的播放,试图安抚陷入噩梦的主人。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陶湛湛手指越收越紧,额上的冷汗越来越多,整张脸血色尽褪苍白不已,喉咙仿佛被什么哽住,呓语都发不出来。

    窗外的浓云翻滚的越发厉害,闪电将云层穿透,轰隆的雷声开始密集,狂风裹挟着雨滴扑向四方。

    轰隆!

    “啊不要!”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雷炸响,陶湛湛一头冷汗的从梦中惊醒。她双眼失焦的坐在床上大喘着气,脑子里钝钝的,有点痛,又空茫茫的让人无所适从。

    梦中的情绪残留着,那股恐惧、慌乱、迷茫、恶心的感觉混搅在心口,让陶湛湛忍不住张开嘴干呕了几下。

    等到这股情绪随着安眠曲缓解消散了些,陶湛湛一头倒进松软的枕头里。

    她试图回想梦到了什么,然而脑中空空,什么都没留下。

    想不到,她也就不再去想了,毕竟她做噩梦是常事,每回醒来都会忘记。就像她现实的记忆一样,从八岁到十八岁,整整将近十一年的记忆全部随着一场车祸遗忘丢失。

    窗外的风雨散去,乌云散开,微白的晨光洒落下来。陶湛湛把手臂缩回被子里,看着窗外风云变幻的眼神迷茫,思绪漂移的想起了躺在病床上的那时候。

    睁眼醒来的时候全身哪哪都痛,被固定在了病床上不能移动。入眼的是陌生又熟悉的大伯,旁边还站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她看着大伯脸上的胡子,哑着嗓子轻声说:“大伯,你怎么突然老了啊?是不是堂姐又偷偷拿了你的窖藏啦?”

    大伯语气低沉:“大伯老了都是被你给气的!”

    陶湛湛不满:“哪有!湛湛这么乖!湛湛在家里收拾行李乖乖的,要等着和爸爸妈妈去度假呢!才没有气大伯!”

    一番话让在场的人都震惊了,于是医生来了一排排,问题也提了一堆堆,最终得出结果——陶湛湛遗忘了八岁暑假到十八岁车祸前的记忆。

    这个结果让陶湛湛迷惑不已,她听不懂医生说的那些话,但是长老了的大伯和刚刚那个陌生女人,也就是她长大的堂姐,却是惊喜不已,每次来见她都带着笑意。问起来,就说:车祸后没缺胳膊少腿保住了命就谢天谢地了,少了点记忆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然而还没开心自己长大的愿望突然实现的陶湛湛,在掰着手指头算了一通后,却笑不出来,她哭丧着脸抓着堂姐的手说:“堂姐,那我是不是考上高中了?我的暑假作业怎么办?!”

    ‘喀哒’一声开门声打断了陶湛湛的回忆,她侧头看去,就看见白色的门露出一道缝隙,五岁的赵安悦正站在门口探头探脑:“小姨~你醒了吗~”

    见陶湛湛醒着,赵安悦立马推门进来,先把粉红色的小枕头丢上去,然后甩开小拖鞋爬上床,钻进被子里拱到陶湛湛怀里躺好了,才揉了揉有些困顿的眼睛:“刚刚打雷声好大啊,把悦悦都吓醒了。小姨是不是也被吓醒了,不怕,悦悦来陪你睡个回笼觉。“

    小姑娘说着,还伸出藕节般的小手来,有模有样的仿照着自己被哄入睡时的样子,拍了拍陶湛湛的手背。

    外边的晨光随着时间开始浓烈,攀爬进了窗台,怀里抱着香香软软已经闭上眼睡过去的小姑娘,陶湛湛蹭了蹭枕头,也闭上了眼。

    噩梦残留的那些心悸感觉已经完全消散。

    等到她们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钟了。赵安悦揉了揉眼睛,噌的一下从被窝里站起来爬下床去洗漱,一边跑还一边呼喊:“小姨小姨快起床我们今天要去动物园!”

    去动物园的行程是早早的就定下来的,赵安悦肩负着带小姨去见见世面的伟大使命,因此从陶湛湛答应那天起就在期待着这一天。

    陶湛湛对此没什么反应,她懒懒散散的站起身,五指成梳将落在额前的头发梳到脑后,然后及拉着拖鞋开始刷牙洗脸。

    等到她开始往脸上拍精华乳的时候,赵安悦已经自己换下了睡衣,穿上了小裙子,拿着小梳子来找陶湛湛扎辫子。

    陶湛湛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帮小姑娘背后的拉链拉上,然后一把抱住她,脑袋放在赵安悦肩膀上小声说道:“悦悦,我们不去动物园好不好,小姨困。”

    “不行不行不行,”赵安悦疯狂摇头,“小姨你不能说话不算数!我们说好了的!而且我同学和我说,大熊猫可萌了~哦,我还学了一个成语,叫‘憨态可掬’,是形容大熊猫的,我要去看看嘛~~去嘛小姨~~~”

    小姑娘软糯的嗓子撒起娇来,那是谁都挡不住的。但陶湛湛不但不为所动,甚至反撒娇回去:“姨姨困嘛~不然这样,我们不去动物园,姨姨给悦悦买冰淇淋好不好~”

    赵安悦冷哼一声,脑袋一昂语气不屑:“我是会被冰淇淋改变的人吗?不行,今天一定要去!”

    赵撒娇与陶撒娇对决,25岁的陶撒娇败在5岁的赵撒娇的冷酷无情下,最终只能换好衣服吃好早餐背好包包准备出门。

    陶湛湛住的房子,是打着别墅式公寓名号的华印新城,位于城市中心偏郊区的地方,一大块的地皮就建了五栋房子,每栋十层,一层两户分梯上楼,里面是面积宽大的楼中楼。刷卡进门乘梯,隐私保卫严密,环境优美安保给力,一度被炒到了天价。

    这套房子是大伯陶明成给陶湛湛的礼物,这么几年来她都住在这里,因为没什么人。

    一大一小两个人穿着同色系的浅蓝色裙子,背着一个黑色的小包包,带着一顶打着蝴蝶结的草帽,唯一不同的就是赵安悦的裙子是无袖的及膝短裙,而陶湛湛身上的是长袖及脚踝的连衣长裙。

    两个人站在小区门口的时候,陶湛湛还在试图和赵安悦讨价还价再过一个小时去可不可以。

    惨遭拒绝。

    “姨姨你不要再挣扎了,我早就通知刘叔来接,马上就要到了。”赵安悦晃了晃左手上的电话手表,语气得意,“我们走到那边的小超市前面,刘叔会停在那里!”

    她说着就拉着陶湛湛的手往前方跑去。

    陶湛湛没有放弃,一边往前快步走一边继续试图说服小朋友:“悦悦,天气预报说今天高温预警,很容易晒伤的!我们就不去了吧动物园那么远,我们回家堆乐高好不好?悦悦你回头看看诶等等,那边躺了个人!”

    冷酷无情在前面带路的赵安悦前面都没有什么反应,听到这句话停住了脚步:“哪里?”

    陶湛湛紧了紧握着赵安悦的手,伸手指向右侧。华印新城小区外围是用岩石加护栏围了一圈,再前面还放置着一个又一个长方形的泥土箱,里面栽种着红花绿叶。陶湛湛看到的那个躺在地上的人,就是躺在两者夹缝间。

    位置隐蔽,加上高大树影的遮挡,一时错眼就会略过。

    要是看见常人,赵安悦平时胆子大也不会怕。但是这次她看过去,这人却是一个身上衣服破烂,脸上有几处污渍,脑袋上还留着长长头发仿佛流浪汉。

    流浪汉,这就有点怕了。

    赵安悦有点紧张的握着陶湛湛的手,小声和她说:“小姨,爸爸说不要管流浪汉,我们走吧?等会保安会来把人带走的。”

    “可是,”陶湛湛有点犹豫,“他看起来好像受伤了。”

    赵安悦睁大眼睛仔细看了看,果然在白色的地板砖上看见了红色的血迹。

    “那我们帮他打个120吧!”赵安悦非常懂的举起电话手表准备拨号。

    “要不要,再买点面包牛奶给他?万一是饿晕的怎么办?”

    “小姨,流浪汉有些很坏的,爸爸妈妈说要保护自己,悦悦要保护小姨,所以不可以哦~”

    陶湛湛承认赵安悦说的没错,但是……

    她眼神在地上人的脸上扫来扫去,总觉得心里有个声音模模糊糊在说话,让她迈不开脚步。

    然而她努力的去听,却什么也没听清。

    在两人等待救护车的时候,接他们去动物园的车先到了。原本说今天要加班的堂姐陶溪溪,堂姐夫赵堂夏一起从车上下来。

    两人今日过来也是不放心她们两个,因此推了工作一起过来,此时见躺在地上的人,陶溪溪皱了皱眉,与丈夫一起等着救护车。

    救护车很快来到,专业的医护人员在简单的检查过后把人搬上担架,两人抬着往车走去。站在原地的陶湛湛看着人被搬离后地砖上留下来的大片血渍,心里钝钝的。

    她正出着神,忽然收手被抓住。

    陶湛湛悚然一惊,条件反射的想要把手抽出来,然而那力道重的很,握的死紧。她越是想抽,力道就越是重。

    “湛……湛……”

    顺着抓着她的手看过去,原本躺在担架上昏迷不醒的人此时眼睫微动,仿佛想要努力睁开眼。微微张开的唇发出呓语,另一只手手指抽动,微微朝陶湛湛的方向伸出。

    “湛湛……”

    这次陶湛湛听清楚了。

    但她很是疑惑,这人……认识她?

    “湛湛……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好……开心……”

 

我失踪的男友居然是龙傲天本天: 1.第 1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