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甜酒儿 > 16.酒酒
小甜酒儿  作者:九千野
    许酒敲了好一会儿,才把房间门给敲开了。

    李秋婷看见她一身狼狈样,隐约想起刚才好像下了一场大雨。

    “……你出去了?”

    许酒把袋子递给她,“嗯。”

    李秋婷接过,轻手打开袋子,“药店开门了?”

    许酒没精打采应付道:“二十四小时药店,回来晚了,你吃吧。”

    没动静。

    许酒不解看着她,莫不是还要等着她倒水?

    李秋婷微微抿唇,“……我不痛了。”

    许酒:“……”

    “我晚上头痛得厉害,就……偏头痛,白天没事。”

    许酒盯着李秋婷,大概是缺觉,她只觉得脑子里一团浆糊,分辨不出李秋婷是真话还是玩笑话。

    TMD还有这种病,晚上才发作,白天就好了,怕是故意耍她玩吧!

    她略微不爽的语气:“那是什么病?哭得我都不敢睡。”

    李秋婷大概有些愧疚,一只手抓上拿着袋子的那只手背,搓了搓,“就是神经衰弱……谢谢了。”

    不是神经病就好,许酒脱下身上的湿衣服,换上睡衣,卸了劲,躺倒在床,“我咪一会儿,准备出发的时候叫我一声。”

    “早餐不吃了?”

    难得李秋婷会关心人,许酒哼笑一声:“不吃了。”

    一大早和许酒起冲突,武扬雷打不动的运动习惯被打破了,不到半个小时草草结束,冲了个澡到酒店餐厅吃自助早餐。

    潘越杰来了,看见武扬,端着餐盘坐到他跟前。

    这一顿早餐吃得费劲,武扬不走,潘越杰不敢走,他已经加了两个火腿了,武总还闲闲坐着不动。

    这是要等人齐了开早餐会的意思?

    李秋婷到了,没一会儿,季博也到了,就差一个没来。

    “许酒呢?”

    李秋婷:“她说她不吃了。”

    “为什么?起不来?”

    李秋婷有些难为情,“我昨晚头痛,她五点多就出去给我买药,现在在补觉,待会儿我给她带一点吃的上去。”

    潘越杰皱眉:“头痛?现在怎么样了?”

    李秋婷抬眼,有些局促,她总觉得武总那双眼冷冰冰的,好像很不喜欢她似的,这两天从来没和她说过一句话,她虽然是在乙方公司,可在盛安,还真没见过这么高高在上的高层。

    她挠挠额头,“没事了,就是偏头痛。”

    季博:“五点多,天都没亮,她去哪里买药?”

    “她说二十四小时药店。”

    潘越杰想起了什么,“五点多不是下雨了,她怎么出去的?”

    李秋婷默了默,“……打的吧。”

    武扬拉开椅子,一言不吭走了出去,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餐厅尽头,以为这顿早餐要吃到地老天荒的潘越杰暗松一口气,终于解放了。

    最后一天的行程是参加一个智能家居系统的推介会,推介会开完就可以返程了。

    几人在外面用了简餐,回酒店拿行李,接送的商务车没到,几人在酒店大堂等着,武扬下来了。

    “武总,你不和我们回去吗?”

    季博会来事,这两天接触下来,成了这个小团体里唯一能和武总交流自如无心理障碍的人。

    他大堂里扫过一眼,“我还要办点事,你们先回,回去好好总结。”

    “不会要考试吧?”

    武扬淡笑,一个沉稳营销总,一个闷声置业顾问,一个嘴炮策划专员,真是神奇的配置。

    还有一个更神奇的……连影也不见。

    “要考,你策划岗的,先出一个策划案,我看看你是什么水准,销售岗……”他顿了顿,看向潘越杰,“许酒呢?”

    潘越杰:“武总,许酒她补休两天,要去见朋友,先不回去了。”

    他心下失笑,还真是今天不回,明天不回,后头也不回。

    “好,大家注意安全。”

    李秋婷垂下脑袋,别人听不出来,她听出来了,武总就是偏心盛安的人,敢情她就不是销售岗,许酒不在就略过了?

    许酒把行李箱存在酒店前台,出去找了一家网红甜品店,这家网红店外观是一艘船,主题是:我们的青春在迎风破浪中消散。

    许酒尝了两样店里的招牌,不过尔尔,她嘴巴刁,什么疼痛的青春,不过是残破的地中海。

    不过逼还是要装的。

    落在蓝色船沿的枫叶照,双皮奶和熔岩吐司。

    【这叫文艺女青年的下午茶,不接受反驳。】

    不赶时间,她坐了地铁,慢悠悠晃回酒店,这是一座快节奏的城市,路上行人如织,神色各异。有人忙自然也有人闲,高挡餐厅里人也不少,落地窗隔绝了室外的繁忙。

    那才是真正的下午茶,精致优雅,最靠窗的一对年轻男女,美得像一幅画。

    男的,今早才训过她,说她活该穷。

    女的,笑起来像电视剧里的白富美大小姐。

    没眼看了,她是一棵行走的柠檬树,要酸死这个大城市。

    武扬眼角的余光看见不接受反驳的文艺女青年雄赳赳气昂昂,两眼目不斜视地大步走过,莫名弯了唇角。

    纪妙安盯着他看,“你笑什么?”

    他收了笑,打开微信的一张图片,给纪妙安看,“这个店的东西好吃吗?”

    纪妙安看了看,“不好吃,我没去过,蛮有名的,都是外地人喜欢去。”

    “你没去过怎么说不好吃。”

    纪妙安强词夺理:“肯定不好吃啊,这些网红店都是靠营销才红的,就是给小姑娘们拍照打卡,东西能好吃到哪里。”

    武扬搓搓鼻尖,莫名一嗤:“要不说你年纪大了。”

    “你年纪比我还大,要点脸嘛!你都快老了,你爷爷不逼你结婚了?”

    他抹了抹下巴,“逼不了。”

    纪妙安小心翼翼看着他,“你爸呢?”

    他鼻腔冲出一声哼笑:“他管不了。”

    *

    颜一楠接上她,正赶上下班高峰期,两人被堵在路上,她抱着车里的一个玩偶,很困很困,却睡不着。

    “颜一楠,我穷吗?”

    颜一楠莫名其妙,“你穷不穷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

    她伸出食指,划拉车窗,有气无力:“就是没数啊,我妈嘴里,我穷得跟叫花子似的,她手里的钱又不舍得给我花一点,又嫌我的房子小,车子破,都是我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还完了首付分期,到车贷,还完了车贷,又来装修贷,没完没了,我就从来没有试过有钱的感觉!”

    颜一楠笑:“咱们又不是富二代,谁不是这么过来的,你看我那小破房,比你的还小吧,还花了我爸妈半辈子的积蓄,再搭上我半辈子,供完这套房子,我也快五十了,五十啊!都坐轮椅了!”

    许酒苦笑:“真惨。”

    “到时候我就卖了小破房,请个护工给我推轮椅。”

    许酒笑惨了,“我会时不时带点好吃的去看你的。”

    “带着你老公来,然后笑话我,看,谁让你不结婚,老了连个推轮椅的都没有!我说,我有护工,花钱不用看脸色!”

    她笑不出来了,谁说得准,说不定她才是那个请护工的人呢……

    颜一楠开车,本来不喝酒的,哪里知道许酒强烈要求点酒,颜一楠退了一步,饭后买了一些小吃,回家喝酒才能尽兴。

    这一喝,从九点喝到了快十二点,许酒上头了,躺倒在沙发上,颜一楠叫她去洗澡,叫不动,只好自己去洗了。

    憋屈,真他妈的憋屈。

    谁说了她活该穷,再好的公司也救不了她的?

    狗男人!

    她眯着眼找出狗男人的微信,他的微信头像是一片白雪茫茫中的一条德牧,看背景像是在国外。

    还真是冰冷的狗男人。

    她倒要遛遛他,她找到转账小方块,点进去,转账金额:10000,费劲数了数,一二……三四,四个零,转账说明:

    【十秒内自拍一张!】

    她把手机揣在怀里,煞有其事地数,十,九,八……

    没数到一,微信响了,拿起来一看,男人隔着屏幕,一如既往冷眼盯着她,真他妈的帅,就是太冷酷了!

    一万还买不到他一个笑么!

    她又开始费劲数数,一个一四个零 。

    【不要面瘫,要笑,笑!】

    这一次她不倒计时了,直直盯着屏幕看,哈哈哈哈哈,花钱买笑,她也算天下第一人了。

    狗男人发过来了,唇线有了变化,微微抿着似笑非笑,像是……在笑话她。

    不够,不够,买了当然要尽兴啊!

    转账10000,【加油!你一定会笑的!】

    这一回男人总算勾唇笑了,眸子里如冰山化水,澄净无双。

    有这样一双眼的人,怎么会是坏人呢?

    转账799,【棒棒哒!送你许酒酒哦~】

    微信界面变成了视频请求,她点了接受,狗男人那好看得一逼的狗脸出现在屏幕里。

    她眯着杏眼,心口相应:

    “狗,男,人。”

    他明显愣了愣,像是要确认一般,盯着她:“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许酒眼眨都不眨,干脆利落:“狗男人。”

    武扬顿了好一会儿,往后抬起下巴,蹙眉,“你在哪里?”

    许酒脑袋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他这是……要来找她报仇了?

    “我在颜一楠家,有本事你来啊!”

    颜一楠正好洗澡出来,渡着步子走过来,问:“你和谁视频呢?”

    许酒把手机往肚子上一盖,带着喝醉酒的娇憨,“走开……我不给你看。”

    颜一楠失笑,“是武则天她爹吧,我都听出来了,狗男人嘛。”

    许酒莫名火大:“滚啦!”

    “许酒酒,你在我家,你叫我滚啊,赶紧滚去洗澡!”

    许酒肚子上的手机突然传来低沉的男声:“为什么叫她许酒酒?”

    颜一楠脱口而出:“她本来就叫许酒酒啊,六年级才改名字,你以为为什么!”

    那一头静默了好一会,他低笑一声:“我以为?我以为她在装可爱。”

    装可爱?!

    许酒脑袋轰隆隆地响,装个屁哦!谁要对冷漠无情的狗男人装可爱!

 

小甜酒儿: 16.酒酒阅读完毕!